s 閱讀頁

第八章 蓋世神功

“別呀!剛剛隻不過和您開個玩笑,師傅都叫了,還能有假?俗話說得好,一日夫妻……,不對,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從今往後,您就是我親爹,這樣總行了吧?”紹岩邊說邊朝鄭月桂遞了個眼色,示意她躲在自己的身後。

“哈哈……,好一個‘終身為父’,好一副玲牙利齒,好吧,看在你叫我一聲‘師傅’的份上,老頭我暫時放過這丫頭,至於以後怎麽樣,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怪老頭怕二人聽不明白,便故意拍拍肚子補充說道:“老頭我最近飯量很大,尤其是生氣的時候,沒準控製不住自己,所以……”

“徒兒明白,師傅您是高手中的高手,我哪敢惹您生氣啊?”

“知道就好。”

要不因為你是個瘋子,老子才懶得理你呢,他姥姥的,我怎麽這麽命苦,竟會遇上這麽個瘋老頭?既卑鄙又無恥,老天爺,你睜開眼睛看看吧……,紹岩抬起頭默默地向上天禱告,誰知一不留神,眼睛被上麵掉下來的灰塵迷住了,他伸手使勁揉搓著,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流。

“臭小子,你哭了?怎麽?你不願意?”怪老頭詫異地看著他,紹岩隻顧揉眼,哪有時間去理會他,怪老頭嘲弄道:“所謂男兒有淚不輕彈,想不到你這麽沒出息,哎……”

日,站著說話不腰疼,老子抓把泥沙灌你眼裏試試,死老頭,瘋老頭……,紹岩暗自叫罵,但表麵上還得強顏歡笑,裝作一副很委屈的樣子,愁眉苦臉地說:“師傅教訓的是,掉皮掉肉不掉隊,流血流淚不流淚,身為男子,絕不能輕易落淚,尤其是當著女人的麵。”

鄭月桂向他遞來一塊手帕,紹岩看著上麵‘龍風呈祥’的圖案,不禁想起了以前的往事,想當年他在學校裏最拿手的就是泡妞,雖然一生玩過不少女人,但真心對他好的隻有一個叫文娟的姑娘,他們倆都是孤兒,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學,甚至連打架的時候都會在一起。

有一次,他和文娟逛街,突然從後麵竄出五六個手持砍刀的小混混,他奮力推開文娟,而自己背上卻挨了對方兩刀,他一邊忍著傷痛,一邊拉著文娟的手衝了出去。

二人來到了一棵桂花樹下,文娟拿出一塊繡著‘龍鳳呈祥’的手帕為他擦拭著肩膀上的傷口以及額頭上的汗水,紹岩見她緊張的樣子特別可愛,便趁她不備在她那張俏臉上狠親了一口,文娟羞愧地掄起拳頭輕輕打在他的後背,紹岩故意裝作很痛的樣子,文娟以為自己用力過大,嚇得束手無策,紹岩咯咯地笑了起來,順勢將她摟在懷裏。

微風吹過,桂花隨風而下,輕輕落在他們的肩膀上,這時,紹岩明顯感到文娟全身顫抖了一下,雙手沿著自己的胳膊慢慢往下滑落。

文娟再也沒有睜開雙眼,隻留下了最後一絲微笑和一滴深情的淚水……

“文娟,文娟……”紹岩抱著她軟弱無力的軀體失聲痛哭,直到後來他才知道,文娟早在三個月前患上了肝癌,並且已經是晚期,醫生說她最多還有三個月,而今天剛好是最後一天。

……………………

回想起悲憤的往事,紹岩的眼角處情不自禁地淌著淚水,鄭月桂走近他跟前,關切地問:“公子,您沒事吧?”怪老頭漫不經心的冷哼一聲:“他能有什麽事?我看他八成是想起了什麽人?沒準還是他的舊相好呢?”

“謝謝公主關心,我沒事!”紹岩破涕為笑地搖搖頭:“師傅說得對,我能有什麽事?隻是有些觸景生情罷了。”

“觸景生情?我看是舊情難忘吧?”怪老頭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紹岩擦幹眼淚,瞟了他一眼,冷冷說道:“是啊,有情總比無情好,至少比有些人要強,看著一本正經,像個大善人,骨子裏卻壞得令人發指,他呀,估計這輩子都不知道情字咋寫嘍?”

“臭小子,你這是在指桑罵槐嗎?”

“有嗎?我怎麽不覺得,我說師傅啊,您老人家什麽都好,就是疑心病太重,您們知道我為何落淚嗎?”

怪老頭、鄭月桂麵麵相覷。

“還不是因為師傅您?”

“因為我?”怪老頭倍感詫異,紹岩深深歎了一口氣,道:“實不相瞞,徒兒從小無父無母,一直由伯父帶大,如今隻身離鄉掉井……”

“公子,是離鄉背井!”鄭月桂好心好意從旁提醒,紹岩最恨自己說話的時候被別人打斷,靠,不就是說錯一個字?幹嘛那麽認真?我親愛的公主小姐,拜托你給我留一點想像的空間行不行?真是掃興……,於是清清嗓門繼續往下說,

“行了,老頭我知道你接下來要說什麽。”怪老頭打斷了他的話,“紹岩,你接下來是不是說,‘師傅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這輩子除了我伯父,就數您對我最好了,我以後什麽都聽師傅您的’”。

紹岩驚呆了,他斷然沒有想到自己精心編織的‘馬屁經典語錄’居然讓眼前這位其貌不揚、麵目可憎的老頭給一語擊中,而且說得那麽一文不值,他是又氣又恨,又敬又怕。

看來這個老頭不像是個瘋子,很有可能是一位心理專家,管他是什麽專家,總之好漢不吃眼前虧,與其再這麽糾纏下去,倒不如做做樣子。

俗話說得好,進一步刀山火海,退一步海闊天空,想到這裏,紹岩露出一副極其猥瑣的笑容,突然跪倒在地,兩手抱拳,豪情壯誌地說:“知我者,師傅也!今生能得遇師傅,實屬紹岩之幸,師亦如此,徒複何求?”

偏偏在這個時候,鄭月桂毫不留情地再次指出他的病句,“紹公子,是‘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噢?是嘛?謝謝公主的兩次提醒,看樣子我真得去買一本《成語詞典》了。”紹岩大為不悅,他最恨自己在說話的時候,有人插嘴。

“好了,少在那裏油嘴滑舌,快起來吧!”怪老頭盤膝而坐,嘴唇上下微微一動,鄭重其事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開始吧!”

“開始?開什麽始?”紹岩怔怔地望著他。

“為師現在就將韓陽神功傳授於你!”

“韓陽神功?師傅,我隻聽過九陽神功。”

怪老頭沒有說話,閉上眼睛把頭一甩,隻聽‘嗖’的一聲,長長的胡須猶如離弦的箭射在紹岩的身上,紹岩來不及躲閃,渾身上下已被胡須纏得嚴嚴實實。

怪老頭一掌擊打在紹岩的後腦門上,刹那間,隻見他的後腦上冒出一股熱氣,起初,他覺得渾身異常熾熱,總的來說還算舒服,有點像大冬天裏在澡堂沐浴的感覺。

如果是簡單的洗澡倒也舒服,然而隨著時間的過去,加上怪老頭不停地運功,紹岩明顯感覺到溫度在不斷地上升。

“哇,熱死我了,熱死我了,師傅,可不可以把溫度調低些?我……我……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再這麽下去,我的腦袋要被烤成豬頭了。”紹岩大汗淋漓地來回搖晃著腦袋,汗水如傾盆大雨淌落在地,鄭月桂見他表情痛苦萬分,不由得心急如焚,一邊用為他擦汗,一麵祈求怪老頭停止運功。

怪老頭始終沒有停手,紹岩身體晃得更厲害了,滿臉都是掙紮擰出來的道道皺紋,臉色變得非常蒼白憔悴,四肢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怪老頭伸出雙臂抱緊他的腦袋,心平氣和地說:“心靜自然涼,韓陽功忽冷忽熱,常人確實很難過這關,但為師相信你一定能行,你現在什麽都不要想,盡量忘掉一切,千萬不要分心,要不然功虧一簣,你我必死無疑。”

“知……知……知道了。”紹岩咬牙切齒地點點頭,怪老頭繼續合掌運功,紹岩試著淡忘一切,身體漸漸適應了高溫的侵注,腦袋也恢複了意識。

然而,正當二人專心致誌地練功之際,忽然從井的上麵落下無數的石子,每塊都有巴掌那麽大,紹岩睜開眼睛的瞬間發現有塊石頭將要砸在怪老頭的腦袋,於是二話沒說,使勁推開怪老頭,而自己由於一時分心,導致五髒六腑受到重創,吐出一大口鮮血。

“紹公子”

“紹岩!”

鄭月桂奮不顧身地撲了過去,紹岩用手擦掉嘴角的鮮血,開玩笑地說:“不用擔心,沒事,這人哪就應該多流點血,這樣才能促進新陳代謝,才能長壽。”

“紹大哥,這都什麽時候了,你怎麽還有心思在這開玩笑?”鄭月桂嬌怒道,紹岩見她如此著急,心裏略有幾分得意,本想再和美女調侃幾句,豈料上麵接二連三地落下石子,他便以最快的速度拉著鄭月桂的手閃到一邊,怪老頭猛地甩起腦袋,長長的胡須沿著井壁往上延伸,刹那間隻聽一聲尖叫,隻見從上麵掉下一名士兵,紹岩、鄭月桂頓時目瞪口呆,怪老頭憤怒地瞪著那士兵,問:“說,是誰指使你們這麽幹的?是不是無邊?”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