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食人老頭

“大師,您說該如何處置這小子?”

“阿彌陀佛!”和尚不慌不忙地走到井邊,探頭探腦地看著井裏麵,語重心長地念叨:“出家人自當以慈悲為懷,可是這位施主畢竟觸犯佛祖,不可饒恕,這樣吧,將他投入井中,關他個三天三夜,是生是死,皆由佛祖來決定吧。”

投井?哈哈,再好不過了,老子正要趕著回去呢,不過可別投錯嘍,紹岩歪著脖子,這才注意到身邊的那口井正是帶自己穿越的那口神井,頓時喜上眉梢。

司馬俊麵色頹唐道:“大師,此井少說有千丈之餘,前段時間有幾個宮裏的下人曾在此輕生,到最後全部葬身於此,何況是三天不吃不喝……”

這倒不是司馬俊大發善心,要知道,在宮裏隨便處死一個下人可不是件小事,萬一被皇帝發現,後果非常嚴重,說不定連自個兒的腦袋都保不住。

“阿彌陀佛。”和尚打斷了他的話,“將軍大可放心,我們這麽做隻不過是順應佛意、替天行道而已,相信佛祖亦不會怪罪於我們,若是他命不該絕,上天必然有好生之德。”

司馬俊想了想,覺得有理,“好吧,聽大師的,來人,把他給我投進去。”

幾個士兵迅速來到井邊,紹岩猛地從地上站起來,揮手一笑:“不用麻煩你們了,我自己來!”

“你……”司馬俊、和尚二人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再見了,各位無恥大哥,認識你們算我倒黴,不過說到底還是要感謝你們,我可以回家了,最後,我代表那些善良的人們衷心的祝願你們短命早點死!Goodbye!”

紹岩縱身向井裏跳去,在場人被他的這一舉動給驚呆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紹岩覺得自己仿佛睡在了一張偌大的席夢思床上,從頭到腳軟綿綿的特別舒服,並且身邊簇擁著一大群穿得非常性感風騷的美女,美女們趴在他身上為他作全身按摩。

“嗬,嗬嗬,嗬嗬嗬……,真舒服啊,太舒服了。”紹岩閉上眼睛盡情地享受著,臉上到處都是美女留下的紅唇印,他睜開一隻狼眼,貪婪地看著眼前一個個如花似玉的可人兒,美麗的身材,豐滿的胸脯,雪白的大腿……,嘴角的口水情不自禁的往下流,很快又被他給吸了回去,“嘻嘻,肥水不流外人田。”

美夢做的正過癮,紹岩忽然感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臉蛋,而且是一隻冰冷粗糙的手,“喂,醒醒,快醒醒。”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紹岩一門心思沉浸在溫柔鄉裏,對周圍的感應早就忘乎所以,不厭其煩的罵了一句:“吵什麽吵,等老子享受完了再……”

“你給我起來!”

“靠,他娘的少跟老子煩。”紹岩發出一聲巨吼,說來也怪,他這麽一喊,還真把對方給震住了,至少從氣勢上取得了勝利,隻聽那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但卻比之前客氣了許多。

“喂,勞駕往邊上挪一挪,你壓到我胡子了。”

“哎,真受不了你!怕了你了。”紹岩極不耐煩地坐起來,當他懶洋洋的睜開雙眼之際,身邊的美女們如幻影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黑漆漆的洞穴,而P股下麵根本就不是什麽席思夢,卻是一堆白白的形如蠶絲的東西,他好奇地順著蠶絲摸索而去,蠶絲的盡頭很像是一塊圓圓的粗糙的石頭。

“咦,好像還有點溫度。”

“廢話,那是老頭我的臉。”

“啊,有鬼呀。”

平白無故摸到一張臉,換作是誰都會嚇得半死,紹岩後退的同時,卻一不留神被地上的石頭給絆倒,神秘老頭嗬嗬一笑:“大白天的,哪來的鬼呀?是你做賊心虛吧?”

“說什麽呢?我不偷不搶,幹嘛要做賊心虛?”紹岩壯著膽子悄悄地往後倒爬幾步,左腿膝蓋無意當中碰到一個又硬又圓的物體,起初他還以為是什麽寶貝,於是雙手將它捧到眼前一看,當時差點暈死過去,因為他拿到手裏的並非是什麽寶貝,而是死人的骷髏頭。

“哇,媽呀!”

“還不是做賊心虛?這就是貪婪的代價,其實有些東西,你越把它當作寶貝,它就越不值錢,就拿這些骷髏來說,腐朽之前一個個生龍活虎,有的甚至正值風華正茂,前途無量,哎,隻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

神秘老頭打量著紹岩這身行頭,笑道“看你這副樣子就知道是犯了偷竊罪被扔下來的。”

“偷竊?那倒算不上,難不成偷吃也算嗎?”

“當然不能例外,別說是偷吃了,前幾日還有幾個宮女就因為在主子麵前說錯幾句話被扔了下來。”

“禍從口出!”紹岩總算找到一個較為恰當的形容詞,但令他最困惑的還是眼前這個怪老頭的身份,可是四周皆是黑漆漆的一片,為了揭開這個謎團,他掏出打火機,隻聽‘哢嚓’一聲,短暫的火光瞬間照亮了周圍,也就是在那一瞬間,他終於大致看清老頭的臉,那是一張布滿傷疤、皺紋的臉,尤其是在微弱的光線的作用以及滿頭白發的襯托下,簡直可以用四個字來概括——麵目可憎。

“不用看了,老頭我是人不是鬼。”怪老頭似乎看出了紹岩的那點心思,於是把頭一甩,地上的白須宛如閃電般縮了回去,紹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隨口問道:“我想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我記得明明是跳到一口井裏,怎麽會平白無故地來到這裏?”

“哈哈哈……”怪老頭晃著腦袋,反問道:“難道你不覺得你現在就坐在井底嗎?”

“不可能,騙誰呀?”紹岩拿著打火機觀察著四周,通過濕漉漉的牆壁,以及地上腥臭的淤泥,還有腳底冒出的寒氣,除了這些,他再也找不出不相信的理由。

“不對,一定是搞錯了,司馬俊這個王八蛋,他娘的,老子上當了。”紹岩坐在地上埋怨道,老頭狂然大笑:“老夫活了八十多歲,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麽蠻不講理的小太監,明明是你自己主動跳下來的,怎麽怪起他人了?”

“關你屁事,我看你也不像是什麽好人。”

“嗬嗬嗬,何出此言?”

“大白天裝鬼嚇唬人,幸虧我膽大,要不然不被你嚇死才怪呢。”

“你膽子確實是挺大的,老頭我呆在這裏已經二十年了,落井輕生的人不計其數,當中也有不少人像你一樣一息尚存,可一旦見了我,一個個活生生的都被嚇死了。”

“不是吧,不計其數?”紹岩不禁毛骨悚然,支支吾吾地問:“死這麽多人,那……那你不害怕?你不怕鬼?”

“哼,老頭我連他們屍體都敢吃,何以害怕那些子虛烏有的鬼神之說?”

“什……什……什麽?”紹岩臉色開始發青,雙手和嘴唇不停地在顫抖,怪老頭心平氣和地說:“你不用緊張,老頭我隻吃死人,對活人沒興趣,所以呢,你無論如何都要為自己留下最後一口氣,千萬不要因為可憐我,而犧牲自己給我當美食。”

“哼,可憐你?你想得倒挺美的,我莊嚴、隆重、鄭重其事的告訴你,想吃我屍體——沒門!為了能夠保全自己的屍體,我決定采取措施。”

“什麽措施?”

“服毒自殺!”

“為什麽?”

“連你一起毒死!”紹岩不懷好意的淡淡一笑,怪老頭樂得捧腹大笑,好不容易才控製住自己高漲的情緒,紹岩見他心情正好,便趁熱打鐵故意誇讚一番:“老頭,我看你武功高深莫測,就憑你剛才甩胡子的那一幕,我敢斷定您絕非等閑之輩,試問,天下之大,又能有幾人可以將胡須留得像您這麽長?能做這一點不僅需要超強的毅力,還要持久的耐力,而且您的胡子能屈能伸,運用自如,您是天下間所有男人的榜樣,我以你為榮!”

“油嘴滑調,說了一大串,是不是想讓老頭我送你出去啊?”怪老頭一語中的地說到了紹岩的心坎裏,紹岩臉不紅心不跳,很坦誠地跑到老頭後麵替他捏肩捶背,希望能夠等到他最想聽到的答複。

“不行!”怪老頭吐出這兩個字的時候,身板擺出二十年來從未有過的端正,紹岩氣得眼冒金星,撅著嘴巴道:“不行就不行嘛,犯不著這麽嚴肅,你一個老頭子可以守著二十年,我呢,我今年才二十五歲,就算我不能回到2010年,我也不想死在這兒。”

“臭老頭,糟老頭,死老頭,不想幫忙就算了,我就不信,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會想不到辦法?”紹岩這麽說也是出於自我安慰,他可不想被這古代人看扁了。

“哈哈哈……,小子,你不僅聰明,而且身上還帶著一股拗勁,老頭我就喜歡你這性格,不過你想過沒有,此井深千丈,就算上麵放下根繩子讓你往上爬,你也要爬上一個月,”

紹岩惱羞成怒地貼著他的耳朵,大喊道:“你少在那幸災樂禍,吉人自有天相,我是不會死在這裏的。”

“信不信由你!”怪老頭摳出耳朵裏被震出的耳屎,爽朗笑道:“念在我們相識一場,老頭我給你指條明路。”

“你會這麽好?”紹岩將信將疑地看著他,怪老頭眉開眼笑地說:“其實很簡單,你隻要做一件事就能達到你的心願。”

“什麽事?”

“那就是拜我為師,做我徒弟!”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