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七話 長安風雲

  “多虧玄德相救,不然此次為兄真的是凶多吉少啊!”見袁紹軍已然退去,公孫瓚這才趕到劉備的麵前抱拳謝道。

  劉備也是微笑著回禮說道:“伯珪兄不必客氣,昔日多虧了兄台收留劉備,否則如何還有劉備今天。”

  公孫瓚也是一臉的苦笑,他不過是性情暴躁,但不是傻瓜。劉備這句話就意味著劉備正式獨立一派,而不再是他公孫瓚的手下了。望著那勇猛的關羽、張飛和趙雲,公孫瓚戀戀不舍,卻也是不能反對。且不論他現在是否能夠限製住劉備,就光憑今日劉備相救之恩,公孫瓚就不能強留劉備。

  公孫瓚也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豪傑,當即大聲笑道:“昔日在恩師坐下,某就看出玄德兄不會是池中之物,他日定能一飛衝天,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得到了公孫瓚的認可,劉備的內心狂喜不已,這就意味著他將不再寄人籬下,真正有了爭霸天下的資格了!而就在劉備慶喜之時,公孫瓚雖然也是一臉笑意,但心中卻是冷冷地一哼:“且讓你暫時高興高興,待你真正到了爭霸天下的隊列中,你才能知道其中的不易,到時候隻怕又要苦苦哀求其他諸侯來收留你了!”再次心有不甘地望了一眼劉備身後的趙雲,轉身便帶著軍隊離開。現在袁紹軍隊大敗,正是乘機攻占冀州之時,若是讓袁紹緩過氣來,隻怕再也遇不到這麽好的機會了。

  劉備與帳下的三將相互欣喜的望了望,這次出兵幫助公孫瓚,甚至不惜得罪四世三公的袁紹,為的不就是這麽一天嗎?劉備看著關羽和張飛,眼睛中竟流出了幾許淚水,嗚咽著說道:“二弟!三弟!”

  “大哥!”關羽和張飛也是滿臉激動地看著劉備,三人同時拔出了腰間的長劍,如同當年桃園結義時,再次將三柄長劍擊在了一起。

  趙雲雖然加入劉備帳下時日不長,無法理解三人所吃的苦頭,但也被三人的情誼感動。望著三人之間火熱的眼神,想起自己與陳任還有大師兄和二師兄之間的兄弟情誼,雖然不比劉備三人差,但卻是各為其主,不免有些傷感。

  正當趙雲在此感傷的時候,長安城內也有一個人,正懷著和趙雲同樣的傷感,這人正是趙雲和陳任的大師兄,張繡。

  張繡的處境其實並沒有之前陳任和趙雲擔心得那麽嚴重,實際上董卓等人,甚至包括李儒在內,雖然都知道了張繡和陳任的關係,但都很默契的沒有提起這件事。這中間固然有張繡的叔叔張濟在董卓軍中的威望原因在內,更主要的,是因為董卓軍內從上至下那股子尊重強者的想法。

  沒錯!雖然陳任和趙雲是董卓的敵人,但陳任可是單槍匹馬,以一人之力打敗了董卓軍中第一人的呂布!這一點與曆史上完全不同,董卓帳下,無論是西涼將領還是並州將領,都是在苦寒之地的廝殺中成長的,以強者為尊的思想從小就灌輸到他們的腦子裏。雖然對陳任和趙雲他們痛恨無比,但同時又暗自尊敬著這二人,所以連帶著原本可能會受到連累的張繡,反而成為了董卓軍中的新寵兒。

  當然,這樣並不代表著張繡就可以真的在董卓軍中肆無忌憚,相反,一向穩重的張繡反倒是更加小心謹慎,因此,連帶著張繡都不敢去常山為師傅祝壽。

  此時,張繡正站在院子當中靜靜地看著夜空,一會兒想起西川的二師弟,一會兒想起平原的三師弟,再一會兒又想起江東的四師弟,當然想得最多的還是遠在常山趙家村的師傅。

  “那可是繡兒嗎?”一把嬌嫩的聲音響起,單單就憑這聲音就足以激發男性內在的征服欲望。

  可是張繡卻是微微皺起了眉頭,轉過身子,似乎很不情願地朝著身後那片陰暗的角落作了個揖。那角落中閃出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在月光的照射下,一張精致的麵孔漸漸從黑暗中浮現。

  “果真的繡兒在這裏啊!繡兒以後不必太拘於禮數了,不要每次一見到我就行禮嘛,平白地生分了許多呢。”那美婦說話聲音膩死了人,伸出手就直接扶住了張繡行禮的雙手,隻是在扶住後,那幾隻芊芊玉指卻是在張繡的手上劃來劃去。

  這種情況喚作其他男人,定然開心得不得了,但是張繡的麵色越來越難看了。張繡收回了自己的雙手,反倒讓美婦的玉手在落了個空,張繡淡淡地說道:“繡兒是晚輩,小嬸是長輩,繡兒向小嬸行禮是應該的。不知道叔叔找侄兒有什麽事?”

  張繡的冷漠讓美婦有些尷尬,但隨即又恢複了閉月羞花的笑容,美婦繼續用那膩得死人的聲音說道:“還不是你叔叔的那些軍中好友,這次又是來拜訪你的呢,還有那並州軍神呂布也來了呢!”說到呂布的名字時,美婦的俏臉不由得紅了一下,反而讓美婦顯得更加嬌豔。

  張繡又是皺了皺眉頭,呂布長得又多俊俏,張繡自然是知道,但是眼前的這個美婦又不是雲英待嫁的姑娘,而是自己叔父的妻子。張繡心中對著個小嬸越來越不滿意,若不是顧念著叔父對這女子甚是寵愛,恐怕張繡早就破口訓斥了。

  當下張繡也不理會那美婦,隻是抱了抱拳,便徑直離開,待美婦省過神時,那張繡早已走得不見人影了,讓美婦被這個不解風情的木頭人氣得用力跺了跺玉足。

  七轉八轉,張繡終於來到這間大屋的大廳外。這間大屋不過是董卓進長安時,張濟帶兵從長安的官家中搶來的一間,雖然並不是長安城最大的住宅,但已經是極具奢華。張繡突然想起四師弟陳任曾經念過的一句詩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當真是最形象的形容了這個年代的官員。

  想起了自己拿古靈精怪的小師弟,張繡不由自主地麵露笑容。真不知道這個小師弟小小的年紀,竟然會知道那麽多稀奇古怪之事,也不見他平時多讀什麽書,可就連村內童淵特地為他們師兄弟聘請的教書先生都被他問得羞麵而走。偏偏他的武學天賦有那麽強,而張繡作為童淵的大弟子,但武學天賦卻是師兄弟中最差的。但是張繡沒有絲毫妒忌陳任的想法,在他們這些師兄弟眼裏,陳任永遠都是那個需要他們保護的小孩子。

  “啊!繡兒!你來了!”大廳內一名中年男子看到正在大廳外的張繡,忙是打起招呼,而此人,正是張繡的叔父,董卓軍大將之一張濟。

  “叔父!”張繡先是走到張濟麵前行了個禮,又轉身對旁邊的幾名將領抱拳寒暄:“見過呂布將軍!見過樊稠將軍!”

  今日的呂布沒有像當日汜水關那般穿著鎧甲,手拿方天畫戟,反倒是一身的白色長衫,在腰間別著一柄長劍,頭上一抹白色的書生巾,配合他那張小白臉的模樣,倒還真有幾分風流文士的做派。

  而另一邊的樊稠卻是一副武將打扮,一臉的大胡子,在加上滿臉橫肉,站在呂布身邊,還真如綠葉般撐托出呂布的風流瀟灑。

  “張繡將軍!”呂布和樊稠也是站起身對張繡回禮,此時張繡也不過是一個校尉的官職在身,按道理是得不到呂布這些人的如此禮遇的,但張繡也明白為何連一向眼高於頂的呂布都會如此禮待於他,正是因為剛剛張繡還在懷念的小師弟陳任。

  張繡的想法還真是呂布現在的想法,其實呂布這個人的思想很簡單,從小便在苦寒之地長大的呂布,隻有一個很簡單的人生目標,那便是跟隨強者。幼年時因鮮卑族入侵,隨父親離開了自己的家鄉,在見到統兵打敗入侵的鮮卑族的丁原後,呂布便認為丁原是強者,於是開始依附丁原。洛陽之亂時,雖然大家都認為呂布是被董卓用赤兔馬給誘惑過去的,但呂布心中清楚,他真正是屈服於董卓的強大。

  盡管表麵上當時丁原的勢力並不比董卓差,但呂布卻是很清楚,董卓手底下猛將如雲,軍士個個都敢以命相搏,而反觀丁原,雖然並州軍也算是天下數一數二的軍隊,但丁原卻不是個很好的指揮者,在與董卓軍的第一戰呂布便發現了這個事實,若不是有他呂布在,若不是董卓不願傾盡全力攻打,恐怕董卓軍早就把丁原的部隊吃掉了。因此,在衡量之後,李肅的來訪給呂布指明了道路,呂布二話不說便決定投靠董卓。

  而在汜水關下,陳任的強大,讓呂布感覺到了他許久沒有感到的另一種強者的氣息。這不是丁原董卓這樣的掌握大權的上位者的氣息,而是一名真正的武者在遇到更強的武者時,所感應的氣息。陳任讓呂布知道了自己的前麵還有更強大的存在,也讓呂布找到了新的目標,因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呂布甚至是很尊敬陳任。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