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八話 造酒師

  在曆史上的呂布,可以發現有著兩種不同的性格。在前期,他追求強者,因此從丁原到董卓,甚至得到了個三姓家奴的罵名。而到了後期,呂布開始追逐的自身的權利和享受,這其實可以認為是呂布在心態上的一種扭曲。

  在曆史上,呂布嚴格意義上來講,終生未嚐一敗,無論是虎牢關還是長安,還是最後的下邳,呂布在武藝上始終沒有輸給過任何的個人。因此可以分析為呂布在武藝上無敵漸漸變得呂布作為武者失去了最基本的追求。呂布隻有將自身的追求放在了其他方麵,這可能就是他會為了一名美姬而反叛董卓的緣故。

  但是這時的呂布可以說是精神麵貌完全的不同了,有了陳任這個在武道上的追求目標,呂布可以說是把整個心思都放在對武道的進取上。如今的呂布再和董卓配合,將發揮出之前完全不同的威力,這恐怕是陳任所沒有想到的。

  而現在,呂布的尊敬從陳任身上已經轉移到眼前的張繡身上了,雖然很清楚的知道,張繡並不是自己的對手,但自從知道張繡是陳任的大師兄後,呂布便已經兩次三番的來找張繡攀談。

  張繡自然是不會拒絕呂布了,實際上他很欣賞呂布這種直來直去的脾氣,幾次交談之後,兩人也算是朋友了。

  “哈哈!張繡將軍,我剛剛還在和張濟將軍說呢!聽說最近在長安城內的七寶樓,來了個奇人!”呂布很親熱的拉著張繡笑道,這也多虧了是張繡,要是陳任的話,呂布這種親熱勁估計會讓陳任出一身雞皮疙瘩,然後恨不得一槍捅死他。

  “奇人?”張繡卻是一臉好奇地問道,適才的不快早就煙消雲散了,以前雖然也有些接觸,但張繡也沒有想到,有了目標的呂布竟然和他如此的投緣。

  “對啊對啊!”呂布點著頭說道,“這奇人會釀造一種美酒,我曾經得義父賞賜,喝過一杯。那酒的滋味,到現在我還記得啊!”說著眼睛盯著遠方,似乎正在回味著,隻是現在的呂布雖然口中說得那般喜歡,但眼中卻沒有半點迷戀。

  張繡倒是笑了起來,雖然在剛剛聽到呂布提起美酒兩字時,心中忽然一跳,但想起陳任似乎從來都不會把自己釀酒的方法外傳,也就沒有放在心上,取笑著呂布:“呂布將軍何至於此?不過是個造酒的匠師,有何稀奇?”

  呂布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若隻是個造酒師,我又怎麽會稱他做奇人?此人奇特之處並不在他所釀造的美酒,此人一到長安,便拿出了三壇美酒敬獻給義父,從而得到了義父的召見。他對義父說,願意每天提供一壇酒給義父,但要義父做他的靠山,不然的話他情願一死也不再釀一壇酒!”

  張濟和樊稠之前已經知道這件事情的始末,而第一次聽這件事的張繡卻是再次心中一跳,不知為何,張繡聽得呂布所說那造酒師的行為,總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另一方麵也是暗自讚歎,這造酒師可算是把董卓的心理算得一清二楚,董卓崇尚武力,這番做作,必然能引起董卓的興趣,隻要這造酒師不會危及董卓的性命,估摸董卓答應下來的可能性極大。

  果然,那呂布也是一臉奇怪的神情說道:“讓我吃驚的是,我本以為義父會立刻下令殺了他,可義父竟然還答應了他!”這裏就看出了呂布對董卓的不了解,以及在呂布內心對董卓的一種恐懼心理,否則的話,在曆史中,王允設計了連環計把貂蟬送到董卓手中,如果呂布敢向董卓說出真相的話,董卓身邊的李儒很快就會告訴董卓關於王允的計謀。但是呂布卻不敢說,隻敢和王雲偷偷密謀,正是因為呂布雖然外表天不怕地不怕,但心中卻還是認為董卓是超越自己的強者,是自己不能去招惹的。

  言歸正傳,張繡也被呂布的話挑出了興趣,顯然這造酒師能夠準確的抓住董卓的心理,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造酒師。呂布接著說道:“後來這個造酒師就在七寶樓擺下擂台,他一天隻拿出三壇酒,擺在七寶樓樓上,隻要求有人能夠回答出他的問題,便能免費品酒。若是不能,就隻能聞著那香溢的酒氣,幹瞪眼。”

  “難道沒有人動過強?”張繡自然是知道董卓軍中的將士是個什麽德行,依照他們橫行霸道的性格,絕對不會乖乖的去回答那造酒師的什麽問題。

  “有!怎麽會沒有!”張繡知道董卓軍的德行,呂布等人又何嚐不知,呂布神情怪異地說道:“我之所以說那造酒師是個奇人,正是因為此。之前也有李傕帳下的親兵打算強行去那美酒,可是那造酒師就拿著根木棍守在酒壇旁,一看見那些兵痞子要動粗,便立刻揮棒把那些酒壇統統打碎!張繡將軍可是沒有看到當時的場麵啊,那酒香四溢,引得圍觀的人沒有一個不流口水的,那造酒師很張狂地說,隻要誰再敢亂來,他馬上從二樓跳下,今後誰都別想喝道這酒!”

  張繡忽然問道:“何以呂布將軍會知道得如此詳細?”

  呂布也料到張繡會有此一問,笑道:“我當時是被義父派去守候,防止有人搗亂!那幾個親兵心有不甘,還想動粗,馬上就被我帶兵給抓了!後來義父還把李傕給叫了過去,狠狠的訓了一通,從此便再也沒有人敢找那造酒師的麻煩了!”說罷後,又是一陣大笑,卻是想起前幾日看見李傕被董卓訓得滿臉通紅卻又不敢吭聲的模樣。

  張繡現在已經是對這造酒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當下說道:“此人果然可以稱之為奇人!長安出現了如此奇人趣事,我又豈能不去看看?呂布將軍,不如明日我們便去瞧瞧?”

  “哈哈哈哈!”呂布一陣大笑,“張繡將軍卻是糊塗了,我剛剛不是說過,我奉了義父之命,去守護那造酒師擺擂,不管張繡將軍去不去,我可是每天都要去的!”

  張繡拍了拍額頭,一副剛剛想起來的模樣說道:“對對對!不如這樣!若不嫌棄,呂布將軍和樊稠將軍今日便住在此處,明日我與將軍一同前往如何?”

  “正是!”張濟也是讚同,且不說呂布現在仍是董卓的愛將,單單是對這個造酒師,張濟也是有著同樣濃厚的興趣。

  呂布和樊稠相互望了望,同時笑道:“固所願也,不敢請耳!”

  張濟忙是吩咐下人為二將準備廂房休息,張繡卻是邀請呂布和自已在同一個院子夜談,呂布自然也是欣然答應,眾人卻是沒有注意,在大廳後麵的房間內一名美婦正傾聽著他們的談話,當呂布答應留下來時,這美婦滿麵的歡喜,可在聽到呂布要和張繡秉燭夜談後,美婦卻是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落寞地悄聲離開。

  一夜無眠。

  雖然昨夜呂布和張繡聊到很晚,但出身軍旅的二人還是早早的起了床,在洗漱過後,二人便急衝衝地離開了府邸,直接奔著長安城中最大的酒樓——七寶樓而去。

  一路上,張繡看到陸續有人從他們身邊經過,他們趕去的方向和張繡的目的是一樣的。張繡此時便已經發覺到,在自己不知不覺中,長安城中竟然出現了如此新的潮流。

  行不過久,那座長安城最高的建築物七寶樓便出現在幾人麵前,此時七寶樓已經是被圍得水泄不通,張繡等竟然被堵在人群之外不得進去。呂布眉頭一皺,把手指放在嘴中用力一吹,發出了尖銳刺耳的嘯叫聲。隨後,便聽得被看熱鬧的眾人圍住的七寶樓內傳出一聲巨大的嘶鳴聲,隻見得一團火紅從七寶樓的二樓竄出,直接從七寶樓上落在了人堆。

  仔細一看,正是呂布的坐騎——赤兔馬!那赤兔馬安穩地落在了七寶樓前麵被士兵控製出來的空地上,隨後也不管前麵有沒有人,直接就奔著呂布的方向飛快地跑了過來,驚得那些圍觀的人群紛紛散去,直接在呂布等人麵前形成了一條寬大的通道。

  “好夥計!”呂布疼愛地摸了摸正在向他撒嬌的赤兔馬,笑嗬嗬地誇獎了一句,隨後便帶著張繡等人來到了七寶樓前麵的空地。此時,幾名軍士正不停地忙碌著,將一張寫滿字的巨大絹布貼起來,絹布上雖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字,但是張繡一眼就看完了那絹布上的內容。

  張繡卻是完全說不出話來,因為那絹布上所寫的問題,張繡已經不僅僅是有影像了,而是完完全全地肯定自己曾經看過!而且是在十幾年前看過!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