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六話 北方狼煙

  就在江東這邊孫堅的基業正如火如荼的建立起來,而北方的混亂局麵似乎因為陳任的出現,而變得比曆史記載得更加撲朔迷離了。

  自從孫堅、曹操以及公孫瓚先後離開了會盟,先是有兗州太守劉岱以借糧的名義殺了東郡太守喬瑁,直接連兵帶人都霸占了去。討董會盟的各路人馬都各自回到自家的駐地,紛紛開始招兵買馬,準備在這亂世當中分一塊甜美的糕點。

  隨後便傳來袁術帶兵攻下豫州汝南,盡數奪得豫州領地,這一開仗便宣告北方諸侯亂戰的正式開始。公孫瓚攻打冀州,卻被本來與他約定同盟的袁紹撿了個老大的便宜,冀州的兵馬和土地都盡歸了袁紹所有。公孫瓚一個火爆脾氣,如何咽得下這口氣,當即派出大軍直取冀州。那袁紹取了冀州兵馬也是自信滿滿,親自領兵前來迎戰,雙方便會戰於磐河。

  磐河雖然不寬,但卻是兩軍之間的界限,在磐河中間架著一座寬大的石橋,這座石橋將成為兩軍的真正戰場。

  石橋西頭,是公孫瓚的軍隊,聞名天下的白馬義從矗立在公孫瓚身後。而在石橋東頭,是袁紹的軍隊,雖然軍士們的銳氣比不上公孫瓚的白馬義從,但在袁紹身後,卻是一排威風凜凜的戰將,戰在袁紹左右兩邊的,都是一臉橫肉滿麵胡須的金甲戰將,正是袁紹的愛將顏良、文醜。

  “好你個袁紹!之前總以為你是個信義之人,還奉你做盟主,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個如此小人!”立在陣前的公孫瓚指著對麵的袁紹就是破口大罵。

  袁紹還保持著一身風度,笑著說道:“是那韓馥自覺才能不如我,才將這冀州讓給我,關你什麽事情?一個婢女之子,竟敢與我爭戰?”這一句話袁紹可是說得有些惡毒,公孫瓚本來也是貴族出身,可惜自己的母親不過是一名婢女,因此公孫瓚從小到大都沒有得到家族的支持。但公孫瓚卻是依靠著自己的努力,硬是一步步的爬到了現在這個地位,而自己母親的身份卻成為了公孫瓚一生中的禁忌。

  被袁紹這樣當著兩軍陣前挑出了自己的禁忌,公孫瓚怒得滿臉通紅,額頭上一條條青筋暴起,大喝:“以前天下人都當你袁紹是個忠義之人,今日一看,卻真是個狼心狗肺之徒!”

  饒是袁紹的涵養再好,被公孫瓚這樣**裸的辱罵,也是再也保持不了臉上的笑容。袁紹鐵青著臉指著對麵陰森森地說道:“誰與我去殺了那廝!”

  “待某去!”所謂主辱臣亡,袁紹一聲令下,左右的顏良、文醜同時應下,直接拍馬便衝上了石橋。

  一刀一槍指著那公孫瓚便喝道:“公孫小兒!還不快快上來受死!”

  那邊公孫瓚的部將也不是孬種,白馬義從中竄出了四名武將,提著四柄長槍便攻向了那顏良、文醜。剛剛衝到顏良、文醜麵前,四將隻見得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光華,顏良的長刀直接劈開了左邊的兩將,而文醜的槍則是連續刺下右邊兩將。隻不過是一瞬間,那公孫瓚的四員部將都慘死在了馬下。

  眼見得自己的部下被殺,公孫瓚如何還忍得住,當即便要拍馬上前,卻是被身邊的親兵給攔下了。而那邊袁紹嘴角微露著一絲殘酷的冷笑,把手一擺,喝了一聲:“上!”

  隨著袁紹的這一聲冷喝,袁紹軍紛紛在各自將領地帶領下殺向了河對岸,而白馬義從也不虧是天下奇兵,此時仍然冷靜如初,麵對著殺氣騰騰的袁紹軍,白馬義從紛紛掏出掛在馬背上的弓箭,在將領的指揮下開始向袁紹軍還擊。

  漫天的箭矢雖然給袁紹軍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但可惜卻阻擋不了氣勢正虹的士兵。在顏良、文醜的帶領下,袁紹軍終於突破了白馬義從的弓箭防線,開始短兵相接。白馬義從的威力在於奔射,雖然短兵相接的戰鬥力也不弱,但終究不是自己的最強項。何況,白馬義從乃是公孫瓚的精銳之師,既然是精銳自然人數不多,而公孫瓚其他的士兵此刻卻無法和士氣到了頂點的袁紹軍相抗衡,勝負的天平開始向袁紹軍一方傾斜。

  “哈哈哈哈!諸公且看,什麽天下奇兵白馬義從!不過爾爾!公孫瓚?無能之輩也!”袁紹用馬鞭指著戰場對身邊的文士笑道。而身邊的文士除了偶爾幾個沒有說話以外,其他的都紛紛給袁紹送上了讚美之詞。

  “主公!且看那邊!”一名中年文人忽然指著戰場的北方叫道。

  眾人都往那中年文人所指方向望去,隻見在地平線末段,忽然湧起了陣陣灰塵。很快,一員身著銀甲騎著白馬的小將出現在眾人眼中,緊接著,那小將身後又浮現了無數騎兵。

  “那是?是趙雲!”袁紹先是眯起了眼睛望去,終於看清楚了那小將的容貌,卻是把袁紹嚇了一跳。當初在汜水關下,雖然最出風頭的是陳任,但袁紹也是曾經習過功夫的,趙雲最後那驚豔一槍,雖然被張遼和高順擋住,卻是讓袁紹看出了這趙雲的厲害,更何況他還有個師弟陳任,那可是厲害如妖人般的存在!也正是因為如此,雖然當初袁紹也知道是趙雲幫忙放走了陳任,卻不敢拿趙雲怎麽樣。

  如今戰事幾乎已定,可是卻突然殺出了個趙雲,袁紹連忙望了望趙雲身後,可千萬不要連陳任都給招出來了啊!

  雖然沒有看到陳任,但袁紹卻是看見了當初在會盟時一直呆在公孫瓚身後的劉備三兄弟,這個時候傻子都知道他們是來幫助公孫瓚的。當下袁紹立刻發布軍令,命令冀州兵馬統統整合陣容準備迎戰,想了想,又下令顏良、文醜去迎戰趙雲。

  那邊顏良、文醜雖然不情不願,但還是遵從了袁紹的軍令,倒是讓公孫瓚的軍隊緩過了一口氣,公孫瓚一看是劉備前來相助,也立刻開始整合兵馬,準備與劉備夾擊袁紹軍。

  顏良、文醜當初在汜水關大戰時其實已經在袁紹軍中,隻不過袁紹見呂布厲害,不敢讓兩位愛將冒險。顏良、文醜眼見陳任和趙雲成此大功,自然是心裏不是滋味。一直以來未逢敵手的二人,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會比陳任與趙雲差,如今見了趙雲,顏良和文醜都是戰意滿滿,終是顏良快了一步,先文醜一步向趙雲衝去,而文醜也是緊隨其後。

  但是二人卻是沒有如願以償的對上趙雲,隻見得趙雲兩邊的關羽和張飛同時冷哼一聲,各自攔下了顏良、文醜。槍對槍,刀對刀,關羽對上了顏良,而張飛也迎戰上了文醜,而趙雲卻是直接殺進了冀州軍中,與冀州第一戰將張合戰到了一塊。還未幾個回合,就聽得身後一陣喝彩聲,那關羽和顏良戰不到幾個回合,關羽的寶刀直接劈斷了顏良的長刀,而那邊張飛的丈八蛇矛也刺穿了文醜的頭盔,顏良、文醜同時驚出一身的冷汗,當下掉轉馬頭便往回跑。這時張合也是漸漸落了下風,要不是有身邊的冀州兵在幫忙,隻怕是早就落敗了。

  袁紹怎麽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結果,顫抖的手指著那戰場結結巴巴地說道:“為,為何,為何公孫瓚還有如此猛將?”袁紹此時仍把劉備等人當做了公孫瓚的部下。

  此時,公孫瓚的軍隊也已經整合完畢,開始發動了對冀州兵的進攻,而劉備雖然人馬不多,但勝在猛將多,關羽、張飛、趙雲,這是何等的組合,宛如三道利箭插入了冀州軍陣當中。

  “不要亂!不要亂!站住陣腳!迎擊敵軍!”在冀州軍中有戰術大師之稱的麹義,連聲呼喚著士兵擺好陣型,張合也舍去了趙雲,直接融入到軍陣當中。

  此時終於看出公孫瓚白馬義從奔射的威力,隨著白馬義從從袁紹軍邊緣擦過,卻根本不與袁紹軍正麵接觸,宛如一道清風滑過。但是這道清風帶來的卻是一陣陣如暴雨般的箭矢,射在袁紹軍中,不停地帶來了大量的死亡,連張合也一時疏忽,被流矢射中了手臂。

  “啊!痛煞我也!”眼見得一場大勝竟然轉變得如此場麵,袁紹捂住自己的胸口,竟然沒有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直接倒下了馬。身邊的文官親兵一陣慌亂,之前首個發現趙雲的中年文人立刻對身邊的傳令官說道:“快傳令!撤軍!撤軍!”

  隨著袁紹陣營中傳出一聲聲清脆的鳴金聲,袁紹軍開始敗退,而公孫瓚的軍隊在之前也受到了嚴厲的打擊,自然也就沒有追擊,這一場兩雄爭鬥的戰役最終以公孫瓚的慘勝來宣告結束,而戰役後期出場的劉備,卻成了整場戰役最大的受益者。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