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二話 誘惑

  幾日後,零陵城破的消息已經傳到了桂陽,桂陽的太守府中一片愁雲慘淡。

  “兄長!我們如何是好啊?”那桂陽太守趙範,正端坐在廂房的榻邊,眼睛不時瞄一眼身邊一名穿著華服的美婦。而在榻上,卻是躺著一名麵色蒼白的男子,這男子長相倒與趙範有幾分相似,似乎並沒有察覺到趙範眼神的不妥。

  “咳,咳!”那男子重咳了幾聲,很是虛弱地說道,“賢弟,你貴為一郡太守,這桂陽城的大小事務都應當由你決定。你又,你又,咳!咳!你又何必來問我呢?”

  趙範這才把視線從那美婦身上移回來,說道:“那零陵郡太守劉度,本欲抗拒程普大軍,卻是落得個城破的下場,自己連同兒子都被送到長沙軟禁。”

  “那你欲如何?”那男子連續咳了幾聲,卻是咳出了喉中的濃痰,臉色也好了許多,對著趙範說話也順暢了許多。

  趙範臉上露出了些許落寞,低聲說道:“那程普軍隊勢大,我小小的桂陽城卻是擋不住,因此小弟決定舉城投降!”

  “既然賢弟已然有了決定,又何必對我說?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便是。”那男子也是微微鬆了口氣,隨即說道。

  “其實,小弟是有事要求兄長!”趙範對那男子說道,話隻說到一半,那眼睛望向了那美婦,卻是閉口不說了。

  那美婦自然是明白了趙範的意思,當下拜道:“叔叔和夫君商量要事,妾一婦人,不宜在此,告退。”說罷,便轉身離開了。

  待那美婦離開了廂房,趙範這才站起身來對躺在榻上的兄長拱手一拜說道:“小弟雖願降,但零陵太守劉度下場為前鑒啊!”原來這趙範雖然是願意投降,但卻是舍不得這太守之位。

  “那賢弟又當如何啊?”

  趙範坐到榻前,靠到兄長身邊低聲說道:“我早聽聞那程普軍中參軍郭嘉,在長沙城時便是日夜風流,想必是個好色之徒!若是兄長同意,小弟欲將嫂嫂送與那郭嘉,以嫂嫂傾城美色,那郭嘉定然為嫂嫂保我太守之位!”

  趙範的話語好像惡魔的低吟,驚得自己的兄長坐起了身,睜大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弟弟,竟說不出話來。

  絲毫沒有理會兄長驚訝的神態,趙範微微一笑,卻是再次站起了身,彎身拜道:“小弟之前途,可都指望兄長,望兄長成全!”

  “你,你,你……”那趙範的兄長指著趙範,隻是說了個“你”字卻是再也說不出其他話來,忽然噴出一大口的鮮血,直接噴了趙範一身。

  趙範連摸都未摸,神情冷淡地說道:“如果兄長沒有意見,那麽待程普大軍到來之時,小弟就將嫂嫂送去了,感謝兄長成全。”說罷又是一拜。

  趙範的兄長此時卻是雙眼漸漸暗淡,就這麽手指著趙範,倒了下去。趙範這時才緩緩從袖口掏出絲巾,擦去了臉上的血跡,把弄汙了的絲巾直接丟到了兄長那瞪圓了眼睛的臉上,轉身離開了廂房。

  且說幾日後,程普大軍已經開到桂陽城外十裏處,卻是看見那桂陽太守趙範手舉著一方大印,跪在了道路中間,身後還跪著一大票官員。

  一見到程普等人,趙範低著頭大聲說道:“桂陽太守趙範,聞程將軍摔兵前來,特舉城投降,望將軍接納!”

  程普是個粗人,見趙範投降了,也沒有什麽表示,照理說這時候也該下馬快步走到趙範麵前,把趙範扶起來,然後說句趙太守勞苦功高之類的吧。可惜程普隻是坐在坐騎上哈哈大笑,他是笑郭嘉的料事如神,昨日郭嘉就跟他說了,這次零陵大捷,這桂陽肯定要望風而降,這還沒到桂陽了,桂陽太守就真的來請降了。

  “郭先生啊!”與陳任的稱呼不同,程普由始至終都是稱呼郭嘉、荀彧等人為先生,可能是在心底還是把陳任當做和自己一樣的武將吧,要是陳任知道程普的想法,估計會委屈地說道:“我真的是個謀士!”

  “郭先生啊!這桂陽太守既然已經請降,我軍當如何處理啊?”在程普心中,這趙範還是識時務的,但郭嘉之前曾經說過,這些原本的守將全都要換掉,不能留下一人在原地,全部送到長沙暫時軟禁起來。

  郭嘉騎著馬,慢慢地從軍隊中走出來。眯著眼睛看著跪在地上的趙範,對一旁的程普做了個稍安勿躁的手勢,隨即對趙範笑道:“趙太守獻城有功,快快請起!”

  趙範這才領著一幫子人站起了身,趙範對郭嘉說道:“這位肯定就是郭參軍,在下此次前來獻城,卻也帶來了桂陽的美酒,特來送與貴軍將士。”

  看著趙範的眼珠子不停地打轉,郭嘉就知道這趙範心裏有著主意,當下也不說破,對正要嚴詞拒絕地程普說道:“難得趙太守一片心意,屬下認為,未免寒了桂陽上下的心,將軍不如就收下吧!”

  程普先是一愣,郭嘉雖然也貪酒,但一向都適可而止,一路上從未喝醉過,為何這次會鼓勵自己違背軍規?可一看到郭嘉正偷偷地給自己擠眉弄眼的,程普就知道郭嘉定然是有了打算,出於對郭嘉的信任,程普也就點頭應允了。

  趙範見程普應允了,可是一臉喜色,既然程普沒有拒絕自己的獻媚,那正麵程普以及郭嘉都對自己沒有敵意,這第一步走好了,那接下來就要容易得多。但趙範卻是不知道,此時郭嘉已經打定主意要把自己這個有著鬼心眼的太守送到長沙終老。

  沒過多久,趙範就把程普大軍迎進了城,對於投降這點,趙範確實是沒有什麽其他想法,很是大方地把對桂陽城的控製權交了出去。到了夜裏,趙範請了軍中諸將好是一頓大吃,除了許褚和程普保持著必要的清醒以外,其他將領都是喝得酩酊大醉,那郭嘉更是直接醉倒在桌下。

  酒席結束,趙範親自扶起郭嘉,承擔起送郭嘉回營的任務。程普生怕趙範會對郭嘉不利,派了好幾名親兵明裏暗裏的保護。待趙範扶著郭嘉離開後,程普和許褚就各自端著一大缸冷水開始好好教訓自己這幫沒有警惕性的屬下。一時間,酒樓內傳出陣陣哀嚎聲。

  趙範自然是不會對郭嘉有什麽不利舉動,程普的這番措施卻是多餘了,趙範可是老老實實地把郭嘉送入了軍營中郭嘉自己的大帳內。隻不過,在那之前,趙範早就把自己的嫂嫂樊氏送進了郭嘉的大帳。

  把郭嘉放到榻上,對這樊氏使了個眼色,便轉身離開了,那些親兵自然不會認為那文弱的婦人會對郭嘉造成什麽傷害,看了一眼美貌的樊氏,都帶著羨慕的神色離開了大帳。

  可是所有人都萬萬沒有想到,就在大帳中隻剩下郭嘉和樊氏的時候,原本已經醉倒的郭嘉忽然一個翻身爬了起來。看了一眼呆住了的樊氏,郭嘉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便邪邪地一笑。此時他也猜出了趙範的用意,但是恐怕郭嘉是不會讓趙範如意了。

  “你是何處的女子?”郭嘉帶著欣賞的眼光看著剛剛回過神的樊氏,郭嘉邪笑著問道。

  “小女子趙樊氏,乃是趙太守兄長之妻。”那樊氏雖然早就得知了自己的命運,但是自己夫君剛剛去世,便要來此陪一個陌生男子,讓接受傳統思想長大的樊氏有些猶豫,盡管這陌生男子確實是有些魅力。樊氏偷偷抬起頭望了一眼長相俊朗,還帶著一絲邪笑的郭嘉。不得不說,這樊氏確實是長得傾城之貌,這偷偷的一瞄,便帶出萬種風情。

  郭嘉卻是暗自歎息,這趙範為了保住這個太守之位,可是下了血本了,連自己的嫂嫂都出賣了。郭嘉的眼中帶著一絲寒光,卻是一臉微笑的對著樊氏說道:“夫人莫要拘束!不如喝口酒可能會好點哦!”郭嘉說罷便將常年放在身上裝酒的水壺遞給了樊氏,樊氏猶豫了一下,此時也需要酒精壯膽的美婦還是接過水壺喝了一口。

  有了第一口,就有第二口、第三口,樊氏不過一個普通的婦道人家如何經得住郭嘉這酒場老手的勸酒,一杯杯酒就這麽喝了下去,這可是陳任釀造的高度酒,樊氏沒過多久便是一臉醉意,兩眼媚意如絲地看著郭嘉。郭嘉此時也知道到了時候,便開始誘問樊氏有關趙範的事情。

  喝醉的人如何把得住嘴,加上樊氏本來就對自己丈夫的死因有所懷疑,卻沒有證據因而悶在心中。此時喝醉了酒,心情一放鬆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樊氏這裏說得痛快,卻沒有發現,雖然郭嘉一直保持著那張邪邪的笑臉,但眼中的寒意卻是越來越重。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