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三話 練兵

  柴桑城內,黃蓋領著甘寧、太史慈正在縣令府邸門口迎來孫堅等人。

  柴桑沒有像豫章那般投降,但柴桑一個小小的縣城,又怎麽能抵擋由黃蓋、甘寧和太史慈三員大將的一萬雄兵,不到半日,太史慈首先攻上了城牆,打破了城門,柴桑縣令也在亂戰中死於甘寧刀下,柴桑宣告攻破。

  由於孫堅之前的將令就是攻下豫章和柴桑,黃蓋等人便把大軍安置在柴桑城外,等待孫堅大軍的到來。

  “哈哈哈哈!”聽到遠處傳來孫堅的笑聲,黃蓋等人都紛紛單膝跪下見禮,孫堅與陳任韓當騎馬而來,當即下了馬,把黃蓋等人托起:“公覆為我大軍首取兩城,實在勞苦功高啊!”

  黃蓋抱拳說道:“末將實不敢貪功!此次奪取柴桑,乃校尉太史慈和甘寧之功勞矣!”黃蓋不是嫉賢妒能之人,立刻為身後的太史慈和甘寧請功。

  “好!”孫堅讚賞地看著太史慈和甘寧,“二位的功勞某自然知曉,現在某特加封兩位為偏將!望兩位將軍再接再厲!”

  “多謝主公!”太史慈和甘寧都是滿臉喜色,抱拳喝道。

  身邊的陳任和韓當也都紛紛上前與諸將見禮,待進了府邸,各人都到大廳內分主次坐好。黃蓋首先對孫堅抱拳問道:“主公,這彭澤郡近在眼前,為何主公卻隻命我等攻下這柴桑?末將無須多帶兵,隻要三千兵馬,便將那彭澤城拿下獻於主公!”

  孫堅和陳任相視而笑,陳任說道:“黃將軍莫急!這彭澤郡不過路上的小石子,我軍要取隨時去取便是,主公要將軍在此守候卻是由要事要辦!”

  聽得陳任說話了,黃蓋便不再言語,隻是專心聽著陳任說法。

  “此次我軍去取江東,然江東諸郡都建立在長江沿岸,如從陸路出發,不僅路途遙遠,耗費時日較多,而且多是無用之功!所以要取江東,就定要有隻強大的水軍!這柴桑地處鄱陽湖邊,是極好的訓練水軍之處。主公意欲將左先鋒軍全部改建成水軍,並在鄱陽湖上興建水寨,造船隻,待水軍建起之時,便是我軍掃蕩江東之日!”

  這一計策自然也是陳任獻給孫堅的,要攻下江東或許並不一定要靠水軍,但要守住江東,那便一定要有隻強大的水軍。因此陳任就打算仿效後來的周瑜,在這鄱陽湖上建立水寨訓練水軍,也正因為如此,在右先鋒軍中,特意指派了甘寧這個前水賊頭頭。其實,若是能夠找到蔣欽、周泰,那就更好了,可惜這個時候還不知道這兩人在何處翻江弄浪呢。

  黃蓋和甘寧一聽陳任一說,心中原本的那些不快都不見了。二人本就是擅長水戰,可軍中的水軍不過隻有二千上下,如今孫堅打算打造萬人水軍,可不是讓二人有了發揮的地方嗎!

  這眾人正在商議這水寨建立的細節,沒過一會,便有一軍士快步進來報道:“報!右先鋒軍有軍情報上!”

  “哦?”眼下這豫章、柴桑已經到手,就等待程普大軍的消息,正好此時來了消息,自然特別關注,孫堅趕忙招手說道:“快!快快呈上來!”

  待軍士將裝著軍情的錦囊遞給了孫堅,孫堅立刻從錦囊內抽出絲絹,仔細閱讀上麵的軍情。不過一會兒,那孫堅臉上浮現了濃濃地笑意,當即拍案起身說道:“好個郭奉孝!果真如子賜所言啊!”說罷將絲絹遞給了身邊的陳任。

  陳任接過絲絹,也是仔細閱讀起來,上麵不僅寫明了奪取兩郡的始末,而且把關於處理兩郡太守的結果詳細寫在上麵,特別注明了桂陽太守趙範逼死親兄,欲用親嫂來換取太守職位。被郭嘉拒絕後,又與桂陽守將陳應、鮑隆意圖謀害程普,被郭嘉識破反用計誘殺了趙範三人。現大軍已經向柴桑行來,依照路程,估計三天後就會達到柴桑。

  陳任看完後,不由得笑著想,這趙範當真是個官迷,為了這太守之位可是煞費苦心,但卻落得個身死的下場,真是可悲啊。

  “好!這郭奉孝可是子賜推舉之人,果然是個人才啊!不僅猜出了子賜的安排,更是用計先後降伏了零陵、桂陽二郡,右路先鋒軍不僅未損兵,反而憑添了不少實力!好!實在是太好了!”孫堅連聲誇獎,更是連帶著陳任也受到了表揚。

  “主公!正好程將軍三日之後便到柴桑,我們可以開展第二步計劃了!”陳任起身說道。

  孫堅也是頻頻點頭,對黃蓋等三將說道:“公覆!興霸!子義!你三人火速前往鄱陽湖,建立水寨!務必盡快為我軍訓練出威武水軍!”

  “喏!”三人皆離席抱拳拜倒,同時大喝接下孫堅的軍令。

  “大榮!”孫堅對坐在陳任身後一臉羨慕的祖茂大喝一聲,“我與你三千兵馬,去取那彭澤,你可敢去?”

  祖茂大喜,站起身拍著胸口說道:“末將定取下那彭澤獻於帳下,若不然,主公可取末將這頭顱!”

  孫堅也是豪傑出身,聽到祖茂這番豪言壯語,也是大喜,當即拿出軍令符救丟給了祖茂。祖茂可能是被其他幾人紛紛立功的情形刺激到了,可是卯足了勁,也不廢話,接過軍令一抱拳說道:“末將這就去取那彭澤!請主公等末將的好消息!”說罷轉身便走掉了。

  孫堅這邊歡聲笑語,而在另一邊,韓當所把守的烏林,卻是暗潮洶湧。

  早在幾日前,那劉表一聽聞孫堅帶大軍前往江東,便開始整合了一萬荊州兵從襄陽浩浩蕩蕩地出發,此時已經到了南郡。韓當得到消息後,也是帶著留守的五千江東軍趕至了烏林。

  烏林後麵便是長江支流,如果劉表要進攻孫堅的領地,就一定要先取烏林。所以韓當的這一安排是十分正確的,若是沒有占據烏林,荊州水軍一向名聞天下,恐怕這長江支流上,倒出都是荊州軍進攻的支點。

  在南郡,因為韓當把守烏林而按兵不動的劉表正在府邸走來走去。在他身邊的,卻是自己的外甥張允,曾經接待過陳任的蒯良,還有一名留著山羊胡子的武將卻是在荊州與蒯家齊名的蔡家領頭人蔡瑁。

  “舅父!那烏林不過守軍五千,我們荊州軍有一萬精兵,整整是他們兩倍,為何我們還要在此枯等?”張允抱拳對劉表說道。

  劉表白了一眼張允,沒有理會他,那蒯良也是沒有說話,隻是在心中暗自罵張允是個草包。這韓當是孫堅手底下的老將,在江南也算是打下了一定的名望,那是出了名的穩重。雖然自己這方比烏林的守軍要多上一倍,但若是韓當堅守不出,以荊州兵的攻城實力,就算是有三倍兵力都不見得能拿下烏林。

  可就這麽守在南郡也不是辦法啊,劉表雖然不理會張允的亂出主意,但心中也是著急。前番輕易聽從了袁紹的指示,和孫堅這江東猛虎撕破了臉皮,不僅沒有撈到什麽好處,反而是自己被打得損兵折將,還賠上了四郡,如何不叫劉表窩心。如今好不容易盼到孫堅離開長沙,孫堅的老窩空虛,劉表這才想著出兵,就算不能拿下長沙,最起碼也要奪回四郡。可誰曾想到孫堅早就防著自己,竟然留下了五千兵馬和一員虎將把守。劉表這一擊就像是打在了軟綿綿的棉花上,一點都著不到力,莫非就隻能看得著天大的機會溜走?

  劉表不甘心,這事情放在誰身上都不會甘心。劉表定住身子,望著低頭想著什麽的蒯良說道:“子柔,如今荊州軍此次的成敗可就仰仗先生了!”

  聽著劉表誠懇的請教,蒯良暗自滿意劉表的態度,實際上當初蒯家和蔡家作為荊州的大族,會同意支持劉表,正是因為劉表的態度,實乃是做一名傀儡的不二人選。

  一旁的蔡瑁捋了捋胡須,雖然麵無表情,卻是把劉表的行為看在眼裏,放進了心裏。這蔡瑁雖然沒有什麽文韜武略,但是這政治上勾心鬥角的本事卻是不小,此時心裏卻是暗暗發急。蔡瑁急的卻不是目前的軍事,而是劉表的態度。

  這麽多年來,蒯家和蔡家一直都是不分上下,而且同時表態支持劉表,也獲得了劉表的幫助,將襄陽其他家族都遠遠的甩在身後。隻是前幾年蒯家忽然莫名多出了許多實力,蔡家已經漸漸有弱於蒯家的趨勢,如今這劉表又事事都向蒯良、蒯越兩兄弟請教,如此下去,蔡家也終要成為蒯家的踏腳石。

  但是,就算蔡瑁再怎麽著急也沒有用,蔡家在他們這一代的子弟,確實是不如蒯良和蒯越出色,自己有幾分斤兩,蔡瑁心中還是有數的,再想想自己的那幾個兄弟,還不如自己。蔡瑁忽然想起自己的那個小妹,以及上次劉表來到蔡家飲宴的時候,望向小妹的眼光,蔡瑁心中已經暗暗有了主意。

  而那一旁被劉表和蒯良冷落的張允卻是陰沉得臉坐在了蔡瑁的身邊,蔡瑁忽然笑了笑,安慰式地拍了拍張允的肩膀,對著張允一笑。此人也是一關鍵人物,既然蒯家看不上走裙帶關係,那麽我們蔡家就來利用這一步!蔡瑁下定了決心,另一隻手緊緊地一握。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