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一話 奪零陵

  正當孫堅為黃蓋一路先鋒軍慶功時,南邊程普所領右先鋒軍卻沒有那麽幸運。他們行軍至零陵時,卻遭到了零陵守軍的抗拒。

  程普焦急地在帳內轉來轉去,身邊的郭嘉卻是自得其樂的喝著自己偷偷帶來裝在水壺內的美酒,而另一邊的許褚卻是摩拳擦掌,隨時準備出擊。

  “郭先生,還不到出擊的時候嗎?”程普再次走到郭嘉麵前問道。

  郭嘉眨巴眨巴醉眼說道:“程將軍莫急,這零陵的守軍不肯投降卻是再好不過了。若是我們能好好的大勝這一仗,下一戰的桂陽便輕而易舉!”

  程普說道:“要大勝還不簡單,某帶著大軍出擊,包管今天夜裏咱們就能在零陵城內最大的酒館慶功!”

  “不不不!”郭嘉晃晃頭說道,“程將軍是未領會主公的意圖!”

  程普頓時傻了,孫堅叫他來不就是打下零陵和桂陽嗎,還能有什麽意圖,程普也不是後來已經成名的老將,沒有那麽多傲氣,當下便向郭嘉求問。

  “哈哈哈哈!”郭嘉仰天笑了一番說道,“也是,我觀主公的這一謀略定是陳子賜出的主意,程將軍猜不透那也不奇怪!還是在下來說給程將軍知曉吧!”

  雖然有些鬱悶,郭嘉這番話明白著說程普沒陳任聰明,但程普也沒去計較那麽多,忙是蹲到郭嘉身邊傾聽,一邊的許褚也是被郭嘉說得好奇心大起,跟在程普的身後蹲下。

  郭嘉又嘬了一口酒,心滿意足的搖了搖頭說道:“程將軍莫非忘記主公昨日點將時說過,要程將軍先取下零陵、桂陽二郡,在與大軍會合,主公到時另有任務交托程將軍?”

  程普飛快地上下晃動腦袋,說道:“某怎麽會忘記,正是主公說過有任務要交給我軍,我才會這麽急啊!”

  郭嘉擺擺手,說道:“程將軍休要小瞧此任務,此次不過平定零陵、桂陽兩郡,有一將領三千兵馬足矣!何故主公要派給將軍一萬兵馬,還有在下和許褚校尉跟隨?顯然主公的目的並不是單單這兩郡!”

  說著,郭嘉再次嘬了口酒,站起身來走到大帳中間的地圖邊說道:“將軍請看,待我軍取下桂陽之後,之下便是交州地帶,交州雖然貧瘠,但是卻是將來西取西川的一條要道。主公讓我軍去取了桂陽之後,便與主公大軍會合,這一來一去,路程遙遠,而且半途而廢,為何?在下猜想這是陳子賜給主公獻計的第一個目的,掩人耳目!讓其他勢力都認為程將軍這一萬兵馬在南方攻略,然後再把我軍北調,起到奇兵作用!”

  程普大拍一下自己的額頭,恍然大悟,卻又忙說道:“照先生所說,那我軍更應加快速度,莫要耽擱了主公的大事!”

  郭嘉笑笑說道:“程將軍莫急,在下還未說出陳子賜獻計的第二個目的,想必也是把在下和許褚校尉派到將軍軍中的用意!”

  “哎呀!”程普被郭嘉賣關子的說法弄得實在是受不了,抓住郭嘉的胳膊說道,“我的郭大先生!你就不要在讓我老程猜了,快快把子賜的目的說出來吧!”

  郭嘉眼中閃過一絲佩服的目光,隨即又恢複了正常,說道:“我觀主公此次掃蕩江東有兩大威脅,其一是荊州的劉表,但主公已撥給韓當將軍五千軍馬,且有陳子賜麵授機宜,此一路無須擔憂;其二則是揚州的大軍,但揚州刺史劉繇卻是個守城之人,唯一擔心的卻是那剛剛奪了豫州的袁術!袁術此人野心極大,定會繼續侵吞揚州,若揚州有失,那主公掃蕩江東的計劃必然會受到影響。想必陳子賜讓主公如此指派我軍,便是要我軍潛伏進入揚州,協助揚州抵禦袁術的侵吞,更可直接把揚州占為己有,此乃一石二鳥之計是也!但袁術大軍卻是不易抵擋,因此我軍在攻打零陵和桂陽時必須盡量減少我軍的消耗,保留實力!”

  郭嘉的一番分析,聽得程普連聲叫好,而那邊的許褚也是直接衝著郭嘉豎起了大拇指。

  麵對二人的讚揚,郭嘉卻是輕聲一歎:“其實在下也是在聽到主公的安排之後,才想到的袁術這番動靜與主公計劃的關聯,就此看來,陳子賜確實勝我一籌啊!”郭嘉這邊感慨,卻哪想得到陳任卻是大開金手指,未卜先知,才能作出如此安排。

  “但是,若是我軍遲遲不動,還不是耽誤了主公的計劃?”程普一番讚揚之後,還是提出了自己的疑慮。

  “程將軍莫急!我軍勢大,劉度軍要想抵禦我軍,卻是定要兵行奇招。依在下判斷,今夜那劉度定要來夜襲!我軍隻要如此這般一番安排,定叫劉度有去無回,還能順利拿下零陵城!”郭嘉低聲和程普、許褚說了一番,三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是夜,一大隊人馬靜悄悄地從零陵城出發,來到程普軍營旁邊的小樹林中。當中一員大將提著大斧騎著馬匹,看著前麵那一片漆黑的軍營,低聲喝道:“那何書生呢?”

  隨即手下士兵推推攘攘地把一名瘦小男子推到那大將身邊,那大將瞥了一眼男子說道:“你說過,這程普遠道而來必然不會防範,可是真的?”

  那書生不過是被零陵守將抓來的一名普通的讀書人,守將見他說得幾句之乎者也,便硬逼著他為守軍出謀劃策擊敗程普,那書生也是無法,哭著臉說道:“邢將軍,依學生所見,這程普不過一員武夫,如今又是領大軍前來,仗著一萬大軍之勢,定然不會防範將軍的夜襲,此次他們遲遲未來進攻零陵便是因為如此。學生算準此次夜襲定然成功!”

  “好!”這員大將乃是劉度手下第一武將邢道榮,當下舞起手中大斧,差點傷到身邊的書生,向著那程普軍營一揮,喝了一聲:“殺啊!”當即打頭衝向軍營。

  可是,帶邢道榮帶兵衝進軍營之後,卻發現軍營內依然是一片寂靜,沒有半個人影出來迎敵。這邢道榮也算是一員大將,當下便明白中計,正當掉轉馬頭要走時,軍營周圍突然亮起了映天的火光。無數軍馬從軍營周圍衝了過來。為首的一人,正是猛將許褚!

  “敵將!拿命來!”許褚手中拿著的兵器,與一般武將所持的長柄兵器不同,卻是一柄單手大刀,許褚衝著那邢道榮便是飛快的一刀剁去,刀勢迅猛,那邢道榮隻得舉起大斧格擋。隻見得一道寒光閃過,刀鋒直接越過了邢道榮的大斧,由上而下在邢道榮的身上劃過。許褚駕起馬蹄直接朝呆坐在坐騎上的邢道榮一踹,邢道榮摔落馬下,連著那柄大斧卻是直接摔成兩瓣!

  許褚拿刀割下了邢道榮的半個人頭,用刀尖點起,高高舉起大喝:“主將已死!降者不殺!”

  那邢道榮腦袋裏的血啊腦漿啊什麽的全都直接從許褚的頭上淋下,把許褚淋成了個血人,在火光的照耀下顯得份外猙獰,宛如地府裏出來的修羅,加上那半顆邢道榮的頭顱,駭得那些零陵守軍紛紛丟掉了兵器,直接跪了下來。

  這時,不遠處的零陵城也傳出了衝天的殺聲,許褚看著那隱約的火光,咧嘴一笑,這零陵城拿下了!

  其實,郭嘉奪零陵城用得計謀與陳任取汜水關的計謀大同小異,但這次程普的軍勢要比對方強得多,郭嘉幹脆省略了陳任所用的詐城之計,分兵兩處,許褚敵那來襲的守軍,程普卻是攻打缺少兵將的零陵城。結果自然不言而喻,還未到天亮,程普就在太守府邸抓住了衣冠不整的劉度父子。

  麵對將死城破的局麵,劉度父子不得不請降,在郭嘉的指示下,程普代表孫堅接納了劉度的請降,但卻沒有和曆史上劉備的處理方式相同,程普直接把劉度父子送往了長沙,而派了一名隨行的文官代領太守一職。此役,程普不過傷亡軍士數十人,而直接納降了零陵數千名守軍,軍力反而更加強盛。

  在得知劉度竟然隻是聽從了一名書生之言,便作出派兵夜襲程普的決定,當時可是把郭嘉笑得差點暈了過去,不得不說書生誤國,隻知空口長談,紙上用兵。不過卻也是劉度強人所難,自取的滅亡,後來在投降的士兵中找到了灰頭土臉的書生,郭嘉好是一番讚揚,倒是把那書生誇得幾欲撞牆自刎。程普自然是不會難為那書生,給了那書生一些賞錢,打發他回家了。

  而後,程普一麵把軍情上報給孫堅,一麵整頓軍隊,準備啟程去取那桂陽!

  (PS:昨天發書的時候忘記說明,陳任的兩名替死鬼包保和謝惡是由小馬甲的朋友包包和邪惡友情客串,今日出現的何書生,也是由小馬甲的朋友書生賢弟友情客串!!)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