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話 開拔

  在別廳把諸葛亮和徐庶徹底菜了一頓之後,陳任向黃月英的廂房走去,看見鬆兒正端著臉盆走了過來。

  鬆兒剛要張嘴喊陳任,陳任立刻上前捂住了他的嘴,悄聲問道:“夫人在幹什麽?”

  鬆兒甚是乖巧,見陳任不想驚動,便小聲說道:“適才見夫人在裏麵偷偷地哭呢!”

  “哭?”陳任愣住了,隨即立刻快步走進廂房,一進去,便看見黃月英還坐在榻邊偷偷的抹著眼淚。大概是沒想到陳任就這麽衝了進來,驚得忙是捂住自己的眼睛。

  “月英,怎麽了?”陳任連忙走到了黃月英,拉開了小手,便看見黃月英那雙原本又大又閃的眼睛現在腫得跟個核桃似得。

  陳任那叫一個心疼啊,忙是抱住妻子,輕輕地撫摸著妻子的背部,說道:“怎麽了?是誰欺負你了?你告訴夫君,夫君現在就去拆了他的骨頭!”

  黃月英隻覺得陳任的胸口無比的溫暖,一雙小手用力地抓住了陳任的衣襟,小聲說道:“夫君,沒有人欺負妾身,隻是妾身自己覺得苦悶罷了。”

  “胡說!”陳任不相信的說道,“昨日還是好好的,今天怎麽好端端地覺得苦悶了?不要怕!告訴夫君,不管他是誰,隻要是欺負了我陳任的女人,我讓他後悔當年為什麽要從娘胎裏爬出來!”

  黃月英輕輕地搖了搖頭,抬頭問道:“夫君,你要出征了嗎?”

  聽到妻子這麽一問,陳任終於明白了,黃月英這是舍不得自己呢。陳任笑著拍了拍黃月英的香肩,說道:“夫人不要難過,就當夫君是出趟遠門就是了!”

  “可是,那可是戰場上啊!”黃月英從陳任的懷中掙出來,“刀光劍影的,難免會有危險的!”

  “哈哈!”陳任一邊笑著一邊幫黃月英擦拭臉上的淚水,“在這個世上,恐怕能取你家夫君性命的人還不存在!”這句話說得是豪情萬丈,連黃月英一時之間也是眼睛迷離。

  “但是,但是,夫君你不是個謀士麽?像荀文若不就留在了長沙麽?”黃月英還是有些埋怨地說道,身子一歪,又躺在了陳任懷中。

  陳任這算是明白了,小妮子根本就是舍不得自己離開,想想自從兩人拜堂以來,還真沒有離開超過一天的呢!

  ——我————是————Y————D————的————分————割————線——

  一夜無眠,當第二天早上的日光射進廂房時,陳任依舊和黃月英在不斷說著知心話,仿佛說上一夜仍嫌不夠。

  很可惜,軍令不留情,城外軍營的戰鼓已經開始響起,陳任再是不舍也隻有爬起來穿好衣甲,狠著心轉身離開了廂房。

  出了小軒,陳任從懷中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絲絹給了童子鬆兒,交待他每天按照這絲絹上所畫的地形給孫家兄弟布置任務。再交待了幾句,確定萬無一失了,這才放心離開孫府,前往軍營。

  此時,第一通戰鼓已經停止,這戰鼓是為了先鋒開拔而敲得,戰鼓停止,說明兩路先鋒已經開拔了。陳任用力夾住坐騎,甩出了馬鞭,駕馭著駿馬飛快地前往軍營。

  來到軍營,便看見孫堅和祖茂正坐在校場談笑著,陳任老臉一紅,連孫堅都早早到了軍營,自己這個做屬下的卻是姍姍來遲。忙是下馬快步上前,到孫堅麵前一抱拳說道:“屬下來遲,請主公責罰!”

  孫堅卻是擺擺手笑著說道:“子賜新婚不久,難舍嬌妻那是正常的!再說之前隻是先鋒軍出行,子賜本就隸屬中軍,卻是沒有遲到!”

  老實說,這孫堅對陳任可算是夠好的了,從認識到現在從來就沒對陳任紅過一次臉。饒是陳任臉皮再厚,也被感動得一塌糊塗,當即拜謝。

  一旁的祖茂笑嘻嘻地說道:“子賜啊!可有把你新釀的美酒帶來幾壇?”這幾個家夥,自從跟著甘寧一道喝了陳任新釀的美酒,便喝上了癮,天天都不忘跟陳任念叨。

  “大榮胡鬧!”孫堅雖然也是猛咽口水,但還是一板臉訓著祖榮,“此乃是軍營之中,如何能喝得酒?此事以後莫再提,此乃是違背軍規之舉!”

  被孫堅訓,祖茂也是習慣了,哈哈一笑,抓著腦袋連說不敢,就連一旁的陳任都很懷疑祖茂說這句話的誠意。

  “好了!”孫堅也不理會祖茂裝傻,直接說道:“既然子賜也到了,我們便準備起拔吧!”

  “喏!”陳任和祖茂也都不再說笑,都抱拳喝道。

  孫堅示意身後的傳令官前去傳令,不過一會兒,震天的戰鼓再次響起,這次卻是意味著孫堅的中軍開始集合了。

  孫堅共四萬大軍,分給了程普的右先鋒軍一萬,分給了黃蓋的左先鋒軍一萬,再分給韓當五千留守,在孫堅手上隻剩下一萬五千餘將士。戰鼓響起未過多久,這一萬五千餘將士便在校場集合等待孫堅的指揮。

  看著軍隊整齊列好,孫堅忽然對站在軍隊前沿的那些校尉喝道:“包保!謝惡!”

  兩名穿著鐵甲的校尉出列,抱拳單膝跪拜在孫堅麵前,孫堅喝道:“你二人隻聽陳主薄指揮!陳主薄若有何事安排,你二人無需匯報給我知道,隻要去照辦就行了,你們明白嗎?”

  二將看了一眼孫堅,隨即抱拳說道:“末將明白!”

  孫堅轉頭跟陳任說道:“這二人做事還算是仔細,若子賜有何事情要做,就讓他們去做好了!不必事事親力親為!”

  陳任沒有絲毫懷疑孫堅派兩個人監視他的意思,實際上他很快就明白了孫堅的意思。感情上次汜水關一別之後,孫堅才知道陳任在汜水關經曆的凶險,差點就再也見不到人,這才派兩個人到他,明麵上說是給他打下手,實際就是讓陳任如果以後遇到什麽凶險,就讓這兩個小子作他的替死鬼。

  看著眼前這兩員校尉,陳任有點感慨,在上位者眼中,這樣人的姓名根本不值一提。隻要陳任的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他們的生死,如果陳任曾幾何時,不也是這樣的小人物嗎?想了想,陳任又覺得自己很虛偽,這個時代就是這樣,弱肉強食,難道陳任還能大喊要改變這個世界嗎?難道真到了危機關頭,陳任會犧牲自己放過他們嗎?

  那兩員校尉走到陳任身前,拜道:“屬下見過陳主薄!”

  看著他們的眼睛,陳任忽然明白了,這個時代沒人是傻瓜,這兩人早就知道了孫堅的用意。但他們沒有說什麽,首先,他們無法反抗,抗命的下場就是死!其次,他們也在賭,賭自己能在戰場上活下來,隻要能夠活下來,那麽等待他們的,就是光明前途,就是榮華富貴!

  好吧!既然都是賭徒,那麽我們就轟轟烈烈地在這個時代賭一場吧!

  陳任先是望了望不遠處的長沙城,那裏有他在這個時代的家,妻子。陳任再次轉回頭,前所未有堅定地看著孫堅,看著他對著台下的大軍揮手大喝一聲:“全軍出發!”

  ——我————是————Y————D————的————分————割————線——

  “報!”一名軍士急衝衝地來到大帳,單膝跪在孫堅的麵前,孫堅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軍士匯報。

  “報主公!左路先鋒黃將軍急報!先鋒軍行至豫章城外,豫章太守華歆出城投降!”

  “好!”孫堅拍案而起,滿臉喜色。

  陳任微微笑著,這華歆果然如曆史上記述的那般識時務,大軍當前,他必然投降,這也是陳任老早就預料到的。

  “好!好!好啊!”孫堅喜得連連道好。陳任看不過孫堅高興得什麽都忘了,忙提醒道:“主公!黃將軍這左先鋒軍立此大功,當獎賞!”

  “對對對!”孫堅這才反應過來,黃蓋他們的職位在軍中算是高的了,不能再升,所以孫堅命人快馬回長沙取出好酒送至黃蓋軍中犒賞,並且對先鋒軍士兵也是加了不少軍餉。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