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話 說服荀彧

  隨著一聲長笑,走進一人,正是比陳任還要瘦小的郭嘉。

  “好你個子賜!叫程將軍把我帶到這來,自己卻看不見人影!說說吧,怎麽賠我?”郭嘉笑嗬嗬地雙手插袖,走到陳任麵前。

  “那個,三壇?”陳任比了比手勢。

  “聽說你還在常山娶了新娘子啊?可憐我,連杯喜酒都沒得喝呢!”郭嘉瞥了一眼陳任那三個手指,歎息著說道。

  陳任幹笑著,直接比出了一個巴掌,郭嘉這才伸出手拍拍陳任的肩膀說道:“子賜啊!一路上辛苦了吧?你看看,也不知道叫小弟去迎接你!”

  孫堅和程普就這麽看著郭嘉硬生生地從陳任手上訛詐了五壇酒,程普還好一點,畢竟他接觸郭嘉時間長一些,孫堅沒想到在他麵前蠻正經的郭嘉,竟然也有這麽一麵。

  “子賜啊!你介紹的這位郭先生可真是當時奇才啊!我就是在郭先生的指點下,連取劉表四座城池,把劉表逼到南郡不敢露麵!”程普對著郭嘉伸出了大拇指。

  “對了,另兩位呢?”陳任忙是問道。這時郭嘉正喝著茶水,一聽得陳任的問話,剛含進嘴裏的茶水就噴了出來。

  陳任奇怪地看著麵色古怪的孫堅等人,程普有些訕訕地說道:“那個,子賜所說的那個甘興霸倒還幹脆,一聽得子賜的名字,便帶著錦帆賊全體投靠了過來。至於另一位荀先生嗎……”

  郭嘉笑得甚是古怪說道:“程將軍,還是我來說吧。我帶著程將軍去找文若,可是文若考慮再三還是不肯出仕,於是我便和程將軍商量了個主意,我約了文若出來郊遊,然後在郊外直接讓程將軍把文若綁來了長沙。”

  “什麽?”陳任瞪大了眼睛看看很是得意的郭嘉,又看看有些尷尬的程普和孫堅。天啊!這程普怎麽郭嘉什麽話都聽啊?這把荀彧一綁,還能把荀彧招攬過來嗎?別把荀彧惹火了,倒是整個荀家都是孫堅的敵人,那可就麻煩了。

  “現在荀文若在哪兒?”陳任也沒時間理會那幸災樂禍的郭嘉,忙是拉著程普就往外走,滿腦子都在想著怎麽給荀文若道歉。

  還算孫堅聰明些,明顯沒有虧待了荀彧,隻是把他軟禁在後花園內。在程普的指引下,陳任、孫堅還有那笑嘻嘻的郭嘉都來到軟禁荀彧的院子外。

  “我跟你們說了多少次了!把郭奉孝給我叫過來!還有那陳子賜!要不是他,郭奉孝也沒有那麽大的膽子!”聽著院子裏麵荀彧的咆哮聲,陳任狠狠地瞪了一眼郭嘉,忙是推門進去。

  “哎呀!文若兄!小弟來玩了!委屈你了!”沒辦法,陳任是來賠罪的,隻好一進去就陪上個笑臉。

  “好你個陳子賜!你總算來了啊!”荀彧一看見陳任,當下那雙眼睛就紅了,手指著陳任的鼻子就開罵,“虧我荀彧把你當朋友,你看看你做的什麽事?要征我入仕,我不從,就把我綁了過來?虧得你讀的那麽多聖賢書,你,你,你,你簡直有辱斯文!”

  陳任心裏委屈得緊,可沒辦法,荀彧已經把這筆帳算在他的頭上了,陳任想賴都賴不掉。莫法度,陳任隻得繼續陪著笑說道:“文若兄,消消氣,消消氣,何必和我一般見識呢?”

  得,見了陳任這無賴相,荀彧有火也沒處發了,甩了甩衣袖,冷冷地說道:“說吧!你現在想怎樣?”

  陳任給身後的孫堅使了個眼色,孫堅立刻會意,現在是他上場表現的時候了。孫堅上前拱手彎腰說道:“在下孫堅,荀先生受委屈了!”

  荀彧再生氣,但畢竟是官宦之家出身,對孫堅這名正言順的一方大吏還是要尊重的,隻得匆匆回禮,順便狠狠瞪了一眼陳任。荀彧自然是知道陳任打的什麽主意,但也不說破,有心看看孫堅的氣度如何。

  陳任對郭嘉和程普使了個眼色,三人偷偷地溜了出去,就剩下孫堅一人表現了。陳任對孫堅的魅力還是有點信心的,畢竟連曹操那個黑胖子都能收服荀彧,更何況孫堅。經過陳任導演的討董之役,孫堅的名望比起曆史不知高了多少倍,如果這還不夠,那陳任就不知道曆史上曹操是怎麽招攬的荀彧。

  “走吧!程將軍,去見見甘寧吧!”陳任見這邊荀彧暫時安撫了,便對程普說道。

  程普點點頭,那郭嘉笑著說道:“子賜,那甘興霸在城外的軍營,我就不去了,先到城內的酒樓等你了,今天晚上給你接風,等會你見到甘興霸,就跟他一起來吧!”還不待陳任回答,郭嘉掉頭就跑得沒影了。

  陳任無奈地對程普苦笑道:“那還是請程將軍在門口稍候,我去和夫人說一聲就來。”

  在下人的指引下,陳任來到孫堅幫他安排的小軒。小軒在孫堅那個大花園的旁邊,周圍是一片竹林,倒也顯得清新雅致。走進竹林,小軒門口已經安插了士兵把守,卻是當初在汜水關時陳任的親兵。見到陳任,那幾名軍士都恭恭敬敬地行禮。

  一進小軒門口,就是一個很大的院落,一條石子路,旁邊卻是幾棵桃樹,看那桃樹下的泥土都是翻新的,想是孫堅聽說自己喜歡桃樹,這才移植過來的吧?石子路盡頭是一竹屋大約有五六間房間的樣子,童子鬆兒在門口跑進跑出。

  “鬆兒!你在作甚?”陳任叫住正要進屋的童子。

  童子見是陳任,忙跑了過來說道:“先生!這裏比咱們平原好多了!”

  陳任點點頭,這孫堅為了拉攏自己,確實是煞費苦心啊,當下問道:“夫人呢?”

  “夫人在裏間休息。”陳任他們隨身的包裹行禮都不多,隻是各人的換洗衣物,而孫堅幫他把所有家用都準備妥當了,讓陳任隻需直接搬進去住就行了。

  想了想,陳任還是決定進去親自告訴黃月英一聲,和這個時代的男子不同,陳任可是知道女人雖然軟弱,但是也很多心,特別是剛剛結婚的時候,一定要照顧到她們的情緒。

  直接走了進去,卻看見黃月英並沒有休息,而是在不停地擺弄著家私,見到陳任來了,歡喜地迎了上來。

  “傻丫頭,這裏還喜歡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妒忌,在知道黃月英的聰明程度後,陳任很喜歡叫黃月英為傻丫頭。

  黃月英點點頭,指著廳室的牆麵上說:“我聽子龍說過,你作的詩很好聽,我要你寫很多很多詩,然後我就掛滿所有的牆!”

  陳任一陣汗,卻也不覺得為難,頂多是在做回文學盜賊而已,愛惜的抱著黃月英說道:“我今晚可能不會來吃飯了,這一路旅途勞累,你就早點休息,不用等我了。”

  黃月英一聽,顯然有些失望,輕輕地抓住陳任的手臂不說話,但是聰明的她也猜到了陳任為什麽要親自來告訴她,心下還是感覺著幸福。抬起頭,笑著對陳任說道:“那早些回來,別喝太多酒啊!”

  陳任點點頭,輕輕地拍了拍黃月英嬌嫩的臉龐,笑著附到她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黃月英立刻臉蛋紅透了,輕輕拍打了一下陳任的胸口,惹得陳任哈哈大笑。

  告別了嬌妻,陳任便直接來到大門,見程普已經在大門口備好了馬,笑著對陳任說道:“剛剛我派去軍營的人回報,那甘寧現在正在和大榮他們比試呢!我們快些去,說不定還能看上場好戲!”

  陳任一聽,忙是翻身上馬,和程普二人拍馬就向城外的軍營趕去。

  在路上,陳任還問道:“程將軍,據我所知,這甘興霸可是桀驁不馴,你是如何說服他為主公效力的?”

  程普哈哈大笑起來,對陳任說道:“我可沒有那麽大的本事,這事啊,還得多虧了郭先生。先是他帶我們找到了錦帆賊落腳之所,然後直接找到甘寧便對他說:‘陳子賜現在在長沙太守孫堅麾下效命,你以後想要喝陳子賜的酒,就跟我去投靠孫堅!’這句話一說完,甘寧馬上便帶著手下的錦帆賊全部投降了過來!”

  陳任一陣鬱悶,弄了半天,還是郭嘉借著自己的酒把甘寧勾搭過來的。心中暗自說道,甘寧啊甘寧,你怎麽就那麽沒出息呢?為了喝酒就把自己給賣了?怎麽說也得考驗考驗孫堅的氣度之類啊!當然,陳任心裏明白,這甘寧絕對不是像他表現的那麽簡單,如果他認為孫堅不值得投靠,就算拿一萬壇酒都別想換到他瞥你一眼。

  這邊正說著,二騎已經奔出了長沙城的南門,一直向北,沒過一會,便看到了一座規模很大的軍營,行近了,陳任還能聽到士兵訓練的呼喝聲。

  剛剛行到軍營營門口,陳任便聽到軍營內的校場裏傳出一聲暴喝:“甘興霸!我乃孫策孫伯符!可敢與我一戰?”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