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話 孫策對甘寧

  一聽到這聲音,陳任和程普都是一愣,可程普的臉上馬上陰了下來,對陳任說了一聲:“趕快!”便立刻掉頭就往校場方向走去。令陳任奇怪的是,程普臉上的神情帶著不愉,還有夾雜著一絲興奮。

  程普兩條腿邁得賊快,陳任快小跑才勉強追上他,還沒來得及問呢,便已經來到了校場。這個江東軍專用校場和以前在陳留那個可是有著天壤之別,最起碼要大上好幾倍,但是在這麽大的校場上隻站立著兩個人,在周圍圍觀的將領軍士很多,卻沒有一個進了校場。

  校場內二人,其中一個,陳任認得,正是長江的豪客,錦帆賊甘寧甘興霸。另一人,陳任倒也見過,正是之前在長沙城外遇見的赤甲騎士。

  “原來他就是孫堅的兒子小霸王孫策!”陳任心中暗自想著,臉上卻是平靜得很,他倒是有心看看孫策和甘寧到底誰比較強。

  與陳任的平靜相比,程普可就有些著急了,他一見場內的局麵,忙是扯住站在校場入口的黃蓋等人:“公覆!你們怎麽讓少主和甘興霸對上了!這甘興霸畢竟初到,不知道少主的深淺,萬一出手傷到少主怎麽辦?”

  黃蓋一臉的無奈對程普說道:“德謀,你又不是不知道少主的脾氣,他一早聽說了甘寧勇猛,今天是特意前來找甘寧挑戰的,又豈是我們所能攔得住的?”

  程普也是無話可說,畢竟他也是知道孫堅的這個大兒子嗜武成性,他們幾個隔三差五就要被挑戰一次,這甘寧的勇猛孫策早就知曉了,如今知道他投到了主公帳下,又豈會放過這個機會。隻是這甘寧畢竟來到長沙沒過多少天,手底下的功夫,程普他們可是見識過,萬一一不小心傷到了少主,那與主公與陳任麵上都不好看啊。

  陳任看著程普臉上陰晴不定的樣子,立刻猜到程普的想法,不由得覺得好笑,當下拍拍程普的肩膀說道:“程將軍且放寬心,必要的時刻,在下定會阻止的。”

  程普一愣,這才想到眼前這人可是在汜水關闖下了龍將名頭的猛將啊,雖然自己沒有見識過他的本事,但能夠擊敗號稱並州戰神的呂布,想必不會像他外表表現得那麽弱,心中也稍稍安慰,眼睛立刻望向校場內。畢竟程普也是一名武將,雖然很擔憂地看著場內二人,但同時也希望能一睹精彩的打鬥。

  這邊正說話著,那邊甘寧和孫策也正在對持。甘寧望了望孫策此時稍顯幼嫩的臉龐,笑道:“小娃兒,你確定要和我比試麽?”

  孫策此時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與孫堅有著幾分相似的臉龐,已經開始顯示出幾分剛硬。手中倒提著一杆蟠龍槍,身穿赤甲。一聽得甘寧不過長自己幾歲,竟然稱自己為小娃兒,馬上氣得臉都白了,指著甘寧大叫道:“甘寧!莫非你不敢與我一戰?”那聲音,大得驚人,震得周圍的士兵紛紛堵住了耳朵,陳任很是難過地拍了拍耳朵,心中想道,難怪曆史上孫策吼都能吼死一人,的確是少見的大嗓門啊。這突然站近了對著敵人來一下,不就是後世還為研製出來的聲波武器麽?

  陳任這裏正惡搞地心裏YY,那邊甘寧也是一臉委屈地拍了拍耳朵說道:“如果是比聲音大,某不如你,某認輸了!”

  這孫策已經是氣得渾身發抖,當下抬起手中的蟠龍槍指著甘寧說道:“拔出你的刀!像一個真正的武者!”也許是甘寧那番話起的作用,孫策的聲音下意識地小了許多。

  甘寧搖了搖頭,很是無奈地拔出了腰間的大刀,嘴裏還在不停地嘀咕:“真是的,為了喝子賜的一口酒,竟然還要陪小孩子打架。”可惜甘寧雖然是嘀咕,但聲音卻是很大,剛好能讓孫策聽到,孫策已經被氣得不行了,見甘寧已經拔出了刀,直接就提槍衝了上去。

  這邊陳任已經YY到在戰場上使用孫策這一聲波武器的效果情景,卻是被程普晃醒:“子賜,子賜,已經打了起來了!已經打了起來了!”

  陳任笑著擺擺手說道:“放心放心!我這就去。”說罷,慢悠悠地往校場當中走去,這時周圍的士兵已經有人注意到陳任這瘦弱書生正走進了校場,士兵都在議論為何這瘦弱書生會走到校場內,不怕被殃及麽?倒是士兵中,那三千曾經跟著陳任的江東騎兵一見到陳任,頓時興奮起來。

  且不說陳任進了校場如何,這邊孫策和甘寧已經交上了手,孫策已衝上來,朝著甘寧的迎麵就是一槍,甘寧不慌不忙,抬起手中的大刀格開,心中對孫策的力道便有了了解。這也是陳任為何能放心慢悠悠地走過來的原因,甘寧雖然年紀不大,可卻是混跡長江錦帆賊的老大,名聲可是十分響亮的,怎麽可能連手下的分寸都把握不了。

  孫策一開始就被甘寧寥寥幾語挑撥得怒火中燒,含忿一擊又被甘寧輕而易舉化解,如何能不怒,當下手中蟠龍槍宛如銀蛇吐信般飛快地連刺甘寧,卻是被甘寧連續晃過。隻見甘寧提起大刀,從左至右橫掃了過來,孫策連忙豎起槍杆一擋,卻是被甘寧的大力直接掃退了好幾步。

  甘寧本就擅長步戰,而孫策卻是馬上戰將,孫策舍馬而和甘寧步戰,便是用自己的短處去拚別人的長處。更何況,此時的孫策還處在發育期,身形還沒有完全長好,力量自然不如成年後,而甘寧已經開始進入人生的巔峰時期,這一漲一消,自然就看出了誰贏誰輸了。

  比武到現在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意義了,陳任加快了腳步,趕在孫策再次刺出一槍的時候,甘寧已經發現了陳任,當下收起了大刀,連避都不避,笑嘻嘻地看著陳任。就在孫策的槍尖快要刺中甘寧的胸口之時,一隻手憑空伸出,直接抓住了槍杆,那槍尖離甘寧約摸還有一尺左右的距離,便再也無法前進半分。

  這隻手的主人自然是一臉無害的陳任,以他的天生神力,孫策如何比得上他的力氣,就看見陳任那隻瘦弱的手牢牢地抓住孫策的蟠龍槍,孫策便感覺手中的槍與陳任的那隻手仿佛被鐵焊在一起般。孫策驚訝地看著陳任,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麽這麽瘦弱的身板竟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場邊的程普等將見陳任出手攔住了孫策,都長長的鬆了口氣。紛紛走進校場,韓當對著手下的副將吩咐,讓那些士兵都散開。緊接著便傳來各級軍官的呼喝聲,那些士兵隻有戀戀不舍的離開了校場。

  “哈哈哈哈!子賜!還是你有辦法!”祖茂這時才和陳任打招呼,並不是他們三將看不起陳任,而是之前都被校場內的打鬥吸引住了,沒有想到和陳任打招呼。

  陳任笑著衝著祖茂等三將點點頭,然後轉過頭對孫策說道:“少主,可以罷手了吧,這興霸畢竟是屬下請來的戰將,與少主發生爭執的話,主公和屬下的麵子上都不好看啊。”說罷,便鬆開了抓住槍杆的手。

  孫策此時的注意力已經完全放在了陳任身上,收回刺出的蟠龍槍,此時已經冷靜下來的他,想想剛剛與甘寧的幾次交手,很坦然地對甘寧說道:“你很強,步戰上,我不是你的對手!”孫策性情豪爽,但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言下之意隻是承認在步戰上輸給甘寧。

  甘寧也是點點頭,在他記憶中,官宦之弟無非都是些端著書整天之乎者也的文弱書生,想不到見到孫策這樣的異類,也點點頭說道:“你也很強,將來我不是你的對手!”話語中已經承認了孫策的潛力。

  孫策笑了笑,忽然轉頭對著陳任問道:“你就是陳子賜?”

  陳任笑著點點頭,一抱拳說道:“屬下正是陳任!”

  “好!”孫策一挺槍說道,“聽說你在汜水關前大敗並州戰神呂布!我早就要與你一較高下,可敢與我一戰?”說罷,一洗適才敗給甘寧的懊惱,一股濃濃的戰意再次迸發出來。

  陳任不由得苦笑,當時挑戰呂布,一是為了掃除呂布這個不定要素,更重要的是為了欺騙袁紹等各鎮諸侯,卻沒想到會闖出這麽大名聲,要知道陳任的誌願可是當一名幕後的謀士啊!

  “少主!”陳任很是鬱悶地說道,“少主可知道在下的官職是什麽?”

  孫策沒想到陳任沒回答應不應戰,卻問起了個無關的問題,當下一愣,直接回答道:“我聽程德謀說過,父親將你任為軍中主薄!”

  陳任向著長沙城方向又一抱拳說道:“蒙主公賞識,適才又任命屬下為長沙郡丞!”

  孫策更是糊塗了,說道:“那是父親封你的官,你跟我說什麽?到底打不打?”

  陳任笑著說道:“少主,無論是軍中主薄還是長沙城的郡丞,都是文職官,少主乃當世猛將,難道少主要以武將身份去挑戰屬下一個文職書生嗎?”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