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話 初到長沙

  長沙城外,一輛馬車晃晃悠悠地朝著長沙城內駛來。駕車的是一名穿著青色長袍的瘦弱書生。不時趕著馬車,嘴裏還哼著小曲。

  “夫君!你這一路唱的曲子,怎麽妾身都未曾聽過!”馬車的車廂內傳出一女子嬌嫩的聲音。

  “嗬嗬!”陳任總不能說著些曲子都是二三千後出來的吧,隻得裝傻傻笑,但偏偏黃月英還就吃這套。這一路黃月英沒少發現陳任的稀奇古怪之處,黃月英一問起,陳任就裝傻,那黃月英便會嬌羞地哼一句“傻樣!”隨後也就不提了。陳任每次都暗自感慨,難怪說戀愛的女子智商等於零呢,連黃月英這般聰慧女子也不例外。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陳任是充分體會到了黃月英的聰明,難怪曆史上也有人說諸葛亮都比不上黃月英,很多注意實際上是黃月英在幕後所出的。不過聰明之人也有奇怪之處,在這一路上陳任也了解到了,原來黃月英以前的樣子真不是這樣的,黃承彥所說也不是吹牛,以前的黃月英皮膚白皙,當真稱得上是一位美女。

  可惜以前的黃月英好奇心太強,喜好稀奇古怪的食物,在知道最南邊有一片無窮無盡的大海,就磨著黃承彥帶她一直向南方遊曆,後來黃月英與黃承彥在大海上因為一場暴風雨失散了,黃月英一個人流落到個無人荒島,靠著島上的果實和泉水為生,後來雖然被救了,可人也就成了這幅模樣。經過了此事,黃月英也算是收斂了性情,老老實實的呆在家中,這次是為跟黃承彥來拜壽才出的門。

  這段經曆一說給陳任聽,當時差點沒把陳任笑死。陳任怎麽也想不到,仙女一般的黃月英竟然會跑去探險,還當了女版的魯賓遜,最後笑得黃月英又羞又氣,直接威脅要回娘家,陳任這才罷休。

  黃承彥早在婚宴的第二天就離開了獨自一人趙家村,陳任和新婚妻子在趙家村住了幾日,便也和趙雲離開了。在離開村子的時候,陳任回過頭遠遠望去,他仿佛看到了童淵正站在村口望著他。

  “我一定會再回來的!”陳任暗暗說道,眼睛中滿是堅定。

  路過平原的時候,趙雲直接去了平原郡。陳任雇了架馬車,讓童子陪著黃月英坐在車上,自己則趕著馬車就這麽一路南下,出乎陳任意料之外的是,這一路竟然平安無事,直接到了長沙。

  “踏踏踏踏!”一陣馬蹄聲從馬車後麵響起,陳任掉過頭去,卻見到數騎正由遠至近,飛快地向著陳任同一個方向飛奔而至。

  對方的騎著馬要比陳任的馬車快得多,轉眼間,那幾騎便擦身而過。陳任的眼尖,看清楚了一共四騎,似乎是最前麵的是個主子,後麵是隨從。最引起陳任注意的,是那為首的那名赤甲騎士,陳任雖然是匆匆而過,但看清楚了他的相貌,似乎和孫堅頗為相似。

  “難道是孫堅的親戚?”陳任默默想道。

  那幾騎很快就沒入了前麵的長沙城中,似乎連守城的將士都沒有人阻攔,看得陳任一陣皺眉。

  入城的時候,陳任也沒有說明自己的身份,而是謊稱自己是來投親的,好在守城的士兵也未多問,就放了陳任入城。

  長沙的景觀和在襄陽所見又有所不同,似乎長沙城內的居民有這襄陽城居民所沒有的一種朝氣。孫堅作為長沙太守,他的府邸在長沙很容易就找到了。停到孫府門口,陳任剛剛想著如何和孫府守門人說的時候,卻發現守在孫府的士兵正是當初為孫堅守大帳的親兵。

  “啊!陳主薄!”那親兵自然是記得陳任,當下連忙在陳任麵前拜倒。

  “起來吧!你在這裏也省下了我的功夫,主公可在府內?”陳任笑盈盈地扶起了那親兵。

  親兵可是不敢小看陳任,想起當初在大帳外聽到陳任為主公設計的那些計謀,就不寒而栗,恭恭敬敬地抱拳回答:“主公正在府中!陳主薄請隨小的入府!你!還愣著幹嘛?還不幫陳大人牽好馬車?還有你快快進去稟報主公,就說陳主薄到了!”這親兵似乎大小也是個頭目,指揮著手下上下忙碌起來。

  “不忙,不忙!”陳任很是受用,“先待我把我的家眷迎下來!”陳任轉頭道車廂,把戴著絲巾帽的黃月英和童兒帶下來。

  “小的拜見夫人!”知道這是陳任的妻子,親兵可不敢怠慢,忙是拜見,眼睛也不敢亂瞄,生怕得罪了這陰險的陳大人,轉身便領著陳任等人進府。

  剛剛跨進了大門,就見得孫堅領著程普出來了,遠遠地望見陳任便叫道:“子賜!子賜!哎呀!我總算是盼到你來了!”

  “主公!”陳任可不敢亂了禮數,朝著孫堅便拜。

  “哎呀!不必多禮!不必多禮!”孫堅忙是加快腳步,趕到陳任身前扶住了陳任,卻看見陳任身後的黃月英和童子鬆兒,“子賜,這兩位是?”

  “哦!這位是屬下新婚的妻子黃氏,這個是子賜的童子鬆兒。”陳任忙是介紹。

  “妾身拜見主公!”“鬆兒拜見大人!”

  “好了!好了!不必多禮!”孫堅笑盈盈地說道,陳任可是把家眷都帶來了,這不就是表示他已經全心全意地要輔佐自己麽,心下這麽一想,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哈哈哈哈!子賜!我說你跑回家幹什麽呢?原來是要娶妻啊!怎麽不告訴我啊,我要可以叨擾一杯喜酒喝啊!”程普已經和其他三將一般徹底折服在眼前這瘦弱書生的智謀之下了,當下也不客氣地開著陳任的玩笑。

  “程將軍說笑了,這次娶妻是家師做主,子賜事先並不知情!啊!對了!不知子賜拜托程將軍的事情……”陳任忽然湊到程普身邊問道。

  “哈哈!我老程辦事!你放一百個心!”程普大笑著拍著胸口。

  孫堅對陳任的工作態度很是滿意,這才剛到就投入工作當中了,笑著說道:“子賜!不必著急,這一路奔波,快帶著你的夫人先下去休息休息!來人啊!把我院子旁邊的小軒收拾幹淨了!帶陳主薄和陳夫人去休息!”孫堅對下人吩咐道。

  “是!”孫堅身後的幾名軍士抱拳領命,一個丫鬟來到陳任麵前說道:“陳主薄,陳夫人,請!”

  陳任倒是搖了搖手,對孫堅說道:“主公!公事要緊!就讓屬下夫人休息就行了!”

  孫堅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陳任掉過頭附在黃月英的耳邊說了幾聲,便讓她和童子在丫鬟的帶領下去了,陳任則和孫堅程普去了議事廳。

  來到議事廳,孫堅先是說道:“主薄是軍中的官職,子賜為我謀劃,光有個軍中職位可不夠。我現在不過是一太守,也給不了子賜太高的官位,隻能暫時任命子賜為郡丞,主管長沙一切事宜,並保留原主薄職務,望子賜莫要嫌棄官位小啊!”

  “多謝主公!”孫堅都這麽說了,陳任還有什麽話說,封了個郡丞,軍中的主薄職務還保留,這不是意味著陳任在長沙軍事民政一手抓嗎,可見孫堅對陳任的器重。

  接下來,孫堅就給陳任講述了陳任離開洛陽之後的情況。果然不出陳任所料,其他諸侯到達洛陽時,再得知董卓洗劫了洛陽後西逃,都默然不作聲,隻有曹操奮起追擊,可惜中了董軍的伏擊,損失了將近一半的兵馬,回到洛陽後在酒宴上發了一通脾氣便跑回陳留去了。

  接下來,就輪到孫堅發飆了,孫堅先是向袁紹討要陳任和三千騎兵,顯然袁紹是沒有想到孫堅會倒打一耙,在得知陳任帶著三千騎兵不見了之後,孫堅按照陳任先前的謀劃,借機大吵大鬧。那些個諸侯都有把柄在孫堅手上,還不敢拿孫堅怎麽樣,袁紹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隻有老老實實地把陳任留在汜水關的三千馬匹還給了孫堅。孫堅心中歡天喜地,可臉上還是忿忿不平地接受了失而複得的三千馬匹,當夜便帶著江東軍溜了。

  袁紹在得知孫堅走了之後大怒,馬上書信送與劉表,叫劉表半路劫殺孫堅。雖然不知道為何,但劉表聽從了袁紹的指示,派兵來攔住孫堅南下的道路。這時,程普帶著早先偷偷南下的兵馬忽然出現在劉表的軍後,兩軍夾擊,劉表軍大敗,難得出戰的劉表差點就死在了戰場上,饒是如此,劉表還是被直接避回了南郡,連帶烏林以南的領土都歸了孫堅。於是孫堅便帶著得勝之師,得意洋洋地回到了長沙。

  “子賜回來了?”正當陳任還要問程普詳情的時候,一把熟悉的聲音在議事廳外響起。

  陳任一聽得這聲音大笑道:“好你個郭奉孝!還不快快進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