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八話 逼婚

  “這個,這個,大水哥,今天是誰大喜啊?怎麽昨天沒聽大家說起啊?”看著村民望向自己那奇怪的眼光,陳任心裏有了個很不好的預感,但還是硬起頭皮問道,卻是惹來大廳內所有村民的哄堂大笑。

  “啊!賢婿!你醒了!”一把笑嘻嘻的聲音在陳任身後響起,陳任一轉過頭,便看見一副仙風道骨模樣的黃承彥正笑盈盈地看著他。

  “額,那個,黃公,您剛剛是在叫我嗎?”陳任似乎是有些明白了,小心翼翼地問道。

  “對啊!我就是在叫你啊,賢婿!”黃承彥捋了捋山羊胡子,依舊笑嘻嘻地回答,隻是最後兩字生怕陳任聽不清楚似得,特別加重了語氣。

  “啊?”陳任就是被這兩個字給雷到了,越看黃承彥的模樣越是不像在說笑,陳任努力擠出一絲笑容,卻是難看的要命,“那個,黃公,您是不是弄錯了?您怎麽能叫我,叫我,那個呢?”

  黃承彥的臉忽然說變就變,剛剛還是晴空萬裏,轉眼間整個就陰了下來,黃承彥冷冷地說道:“怎麽?莫非子賜你是想悔婚不成?”

  一下子沒有適應黃承彥態度的變化,陳任立馬不知所措:“啊!那個,黃,黃公,我的意思呢是……”

  “莫非子賜的意思是指我的女兒配不上子賜?”黃承彥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

  陳任這下可是真的委屈得想哭了,手舞足蹈地解釋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其實不是小姐配不上我!我的意思,我也不是說想悔婚,我那不是,我,我,我……”

  “好!你不是想悔婚就行!你還是我的好賢婿!”黃承彥的臉隨即又變回了笑盈盈的模樣,拍了拍陳任的肩膀,一副我很看好你的表情,也不理會已經化石了的陳任,轉身就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周圍的村民大部分都是看著陳任長大,或者是跟著陳任一道混大的,早就知道陳任古靈精怪的性格,如今見到陳任吃癟,先是偷偷捂住嘴笑,到後來幹脆都是哈哈大笑,甚是開心,隻有陳任一個人呆立在那裏,嘴角不停地抽搐著。

  當然了,自詡為天下奇才的陳任自然不會就這麽甘心吃癟,他想到了一個很簡單也很實際的方法——找家長!陳任在這個時代的家長自然也就槍術大師童淵莫屬了!

  紅著臉穿過大廳,來到練武場上,正見到童淵在練武場中央練習著槍術。在三國時期,用槍者數不勝數,但童淵能夠成為槍術大家,甚至被稱為東漢末年最強的槍術大家,並不是沒有原因的,這個原因並不是指童淵的天賦,實際上童淵的資質並不算是很好,但童淵卻是很努力,每天上午定要練上一上午的槍術,這數十年來無論刮風下雨,甚至於十幾年前的那陣陣冰雹,童淵都未曾中止過這習慣。

  當然,此時的陳任卻是沒有心思感歎童淵的勤奮,拚命揉紅了眼睛,再抹了幾滴口水在眼角,當下一聲帶著哭腔的喊叫:“師傅啊!你要為徒兒做主啊!”

  童淵望了一眼撲過來的陳任,嘴角一翹,把手中的長槍一丟,直接對陳任擺了個架勢:“來得好!”

  剛剛衝到童淵麵前的陳任,正打算抱著童淵的大腿哭訴一番,不知怎的被童淵雙手一帶,竟然就和童淵練起了推手。

  這太極推手自然也是當年陳任的傑作之一,陳任隻是在童淵麵前表演了一下後世在電視裏看的鏡頭,結果也被童淵給研究出來了。當然,童淵研究出來的這個太極推手與後世卻是大有不同,陰柔中卻多出了一些剛硬,畢竟這個年代還沒有以柔克剛的概念,武人們腦中根生地固的思想也不是那麽容易改變的。

  不過童淵已經算是邁出了一大步,隻見陳任被童淵左一帶右一撇,陳任被童淵甩得連站都站不住,本來陳任也不敢對自己的師傅用多大的力氣,但隨著自己被童淵牽著鼻子走,陳任這手中的力氣便不知覺地用了上來。

  可惜,童淵不是那呂布,盡管陳任手中的力量越來越大,可童淵依然神情自若,手中絲毫不受影響,轉來轉去,反倒是陳任,手中的力量全都反彈到自己手上,就仿佛這隻手不是自己的一般,再轉下去,恐怕連手都要斷了。

  童淵一見陳任額頭上已經布滿了汗水,這才麵露笑容,兩手微微一帶,便將陳任的雙手按在了他自己的胸口,右掌高高撩起,直接落在了陳任雙臂之上,頓時把陳任給擊飛了出去,在空中滑了個十來丈遠才落下。頓時周圍一陣叫好聲響起,都是村民在喝著彩。

  “哎喲!師傅,您這是要殺了徒兒啊!”陳任站了起來,一邊揉著P股,一邊一瘸一拐地走過來。

  “哼!”童淵接過一名學徒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和手中的灰塵,瞥了一眼說道,“那是你自己學藝未精!你還敢對為師動真格的?那一掌沒拍死你算你命大!”

  陳任抖抖雙臂,小手臂上被童淵拍打的地方想針紮似得痛,陳任卻隻能獻媚的笑著對師傅說道:“那個,師傅,這氣總該消了吧!快和黃公說說,就別拿小徒開這麽大的玩笑了。”

  童淵沒有理會陳任的獻寶,而是接過另一名學徒遞過來的熱茶,一邊喝著一邊向大廳方向走去。

  “哎!師傅!師傅,你快幫忙說說吧,這黃公這麽做,影響多不好啊!啊!師傅,別走那麽快嘛!”陳任就這麽緊緊跟在童淵的P股後麵不停地遊說著。

  此時童淵已經走過了大廳的大門,一邊跟和他打招呼的村民點頭示意,一邊斜著眼看著陳任,不緊不慢的說道:“開什麽玩笑?”

  陳任連忙說道:“那個師傅您想想看,徒兒是不打緊,可那黃家小姐畢竟是女兒家,這名聲對女兒家可是很重要的啊!”

  童淵站住了腳步,卻依舊是斜著眼看著“你也會覺得對人家小姐名聲不好?”

  陳任一看有戲,忙是飛快地上下點頭說道:“那是那是!黃家小姐畢竟是個雲英未嫁的姑娘家,這消息要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要影響人家清白的名譽是吧?您和黃公是多年的好友,總不至於看著黃公的女兒下半輩子的幸福毀在了徒兒的手上吧?”

  童淵回過頭,繼續一邊喝著茶一邊向後院走去,丟下一句話:“既然你也關心人家黃家小姐的名聲,可這婚事消息已經傳了出去,為了黃家小姐名聲著想,你就娶了她吧!”

  陳任頓時覺得閃電霹靂,自己很明顯是被自家的師傅給耍了,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對著童淵的背影慘叫一聲:“師傅——!”

  童淵此時已經走出了大廳,隻是聲音遠遠傳來:“不用說了!這件事為師做了主!你今天晚上就和黃家小姐拜堂成親入洞房!”

  “可是,師傅!”陳任再次叫喚著,卻沒有了半點回音,顯然童淵已經走遠了。

  大廳內的村民見到陳任又在一次的被耍了一遍,統統忍不住再次哄堂大笑,笑得陳任一陣臉紅。

  憑心而論,娶老婆,陳任不是沒有想過。但是,但是那可是黃月英啊!誰知道她和諸葛亮之間到底是怎麽一回事!要是諸葛亮與黃月英之間沒有什麽關係還好,要是他們像是什麽狗血情節內寫的那樣,兩廂情願,私定終身之類,而自己偏偏娶了這黃月英。且不說自己被諸葛亮戴了頂綠油油的帽子,單單是這橫刀奪愛之恨,隻怕諸葛亮就不會與自己善罷甘休吧?

  陳任這裏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得,還不是有幾名村婦前來為他丈量身材,說是要為自己趕製新郎服!陳任頭都快暈了,早知如此,應該昨天拜了壽就趕回江東,從此一南一北,怎麽也追不到自己了吧。

  “子賜啊!這一大早的,你叫喚什麽啊!”趙雲打著哈欠,睡眼迷蒙的走了出來,聽他的說法,似乎是陳任剛剛那一聲淒慘的叫聲把他給吵醒的。

  “三師兄啊!你可要救救我啊!”陳任當下撲到趙雲身邊,飛快的把事情經過給趙雲這麽一說,“三師兄啊!你可得替我想想辦法躲過這一難啊!”

  趙雲麵色古怪地看著陳任笑道:“子賜,這不是好事嘛?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是成家立業的年紀了,村裏跟你這麽大的年輕人,可是小孩都能跑能跳了!”

  “三師兄!你怎麽能這樣落井下石呢?我不管!你一定要幫我想出個主意!不然今後你休想在我那裏喝到半滴酒!”陳任很是不忿地威脅道。

  “別別!我這就幫你想辦法!我這就幫你想啊!那個……”趙雲這半句話還沒說出口,本來已經離開大廳的童淵忽然出現在趙雲身後。

  “子龍!你似乎很清閑啊?要不要和為師過上兩招,也讓為師看看你的槍術有沒有長進啊!”

  聽得童淵陰森森的聲音,趙雲立馬跳了起來,跑得比兔子還快,臨走在陳任耳邊說了句:“子賜!你就節哀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