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話 撬人床腳

  望著趙雲沒沒有義氣的背影,陳任欲哭無淚,略帶幽怨地望著眼前的師傅。

  “子賜!你隨我來!”童淵很威嚴地說了句話,然後轉身便走。陳任先是一愣,但多年來對師傅的遵從的習慣,還是讓他跟著童淵走了過去。

  穿過了後院,卻沒有去廂房,而是直接走過後門,來到童府後麵的一座小山上。找到一片空地,童淵便停了下來,轉身對陳任說道:“子賜!把你最近這段時間的經曆跟我說一下!”

  陳任雖然覺得奇怪,但童淵這種表情下,陳任知道童淵不是在開玩笑,當下把自己的經曆都都說了一遍。之前雖然一直都住在平原郊外,但經常會到外地去遊玩,這一來東奔西走,去的地方也不少。偶爾也會有些胡鬧之舉,陳任也不敢隱瞞,不過童淵倒也沒說什麽,這些事情,當年童淵做得少麽。

  當說到近期陳任到荊州的所見所聞,童淵倒是皺起了眉頭:“停住!你是說你見到了龐德公?”

  見童淵對龐德公有興趣,陳任又連忙把自己遇見龐德公的經過重新說了一遍,並且加上了自己的看法。童淵皺著眉頭沒有說話,陳任又接著往後說,當說到在洛陽途中嗜殺董兵的時候,陳任的迷失經過,童淵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接下來便是陳任尋找傳國玉璽的經過了,當然陳任是不會說自己早就知道傳國玉璽就在那裏,也不會說自己懂得占卜算卦,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童淵自然是知道自己會什麽不會什麽。陳任隻是推說自己在無意間發現了古井的光芒,後來撈出來才知道是傳國玉璽。

  “呼!不愧是傳國玉璽!”童淵很明顯鬆了口氣,隨即讓陳任繼續說。

  陳任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平平淡淡,直接到了趙家村,看著童淵沒有說話,陳任就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他相信童淵肯定會有什麽要交待。

  思索了半晌,童淵長歎一聲:“子賜,你還記得當年我們是如何相識的嗎?”

  陳任點點頭說道:“徒兒記得,當時師傅中了奸人的圈套,受了重傷,正好在徒兒家中養傷。師傅見徒兒是練武的材料,便收下了徒兒。”

  “是啊!一晃就這麽多年過去了!”童淵似乎有些感慨,隨即轉過頭盯著陳任說道,“子賜可知道當年是誰設計陷害我?”

  “徒兒不知!”陳任老老實實地回答,但眼睛卻閃過一道寒光,童淵這是要告訴他,對頭是誰。

  童淵望向南方,口中惡狠狠地說道:“當年設計陷害我的,正是荊州龐德公!”

  “什麽!”陳任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一臉鐵青的童淵,雖然他猜到這龐德公絕非曆史所書寫的那麽簡單,但怎麽也想不到這龐德公能夠暗算到童淵這樣的武術大家。

  童淵深吸了幾口氣,漸漸平穩了自己的心情,繼續說道:“其實,當年我與那龐德公也算是好友,我敬重他學識過人,經常與他把酒言歡。但我卻沒想他其實暗地裏有著非常巨大的野心,當時被我發覺了他的野心之後,那龐德公便派出了殺手前來殺我。本來些許殺手我又如何會懼,但我卻沒有想到那些殺手都會一種異術,能夠迷惑人心,我當時一不小心中了他們的異術,本身的功夫發揮不出一半,無奈之下隻能逃走。”

  “野心?”陳任想想在荊州的經曆,點點頭表示讚同。很顯然,陳任的瘦弱外表很具有欺騙性,要不然對方也不會派那麽點人來抓他,反倒給陳任送了柄好槍。

  “記住!”童淵很嚴肅地告訴陳任,“以後要是遇見了龐德公,或是他的手下,一定要小心,不要盯著他們的眼睛!特別是遇見了龐德公,隻要一有機會,一定要第一時間搏殺掉他!”

  陳任再次點點頭,想起了今天的這件事,再次向童淵說起。

  不過童淵倒是恢複了以前的模樣,漠然說道:“如果你要去長沙輔佐孫堅,你就要給我娶妻再走!”

  陳任無語了,童淵倒是補充了一句:“黃公是我故交,他的人品可以信得過。而且黃家的小姐我也見過,雖然相貌有些怪異,但人品也還不錯,特別是才華出眾,足以當你的良配。”

  相貌怪異?陳任古怪地想到曆史評價黃月英,好像就是說她貌醜吧!該不會真的是個醜八怪吧?

  可惜,童淵既然下達了命令,那陳任也隻有遵照執行的份,但是諸葛亮的臉總是在他的眼前不停地晃來晃去,不行!陳任還是決定一定要把這件事情給弄清楚。

  在跟著童淵回到了後院,陳任就直接找了個村民問那黃承彥到哪裏去了。那村民麵色古怪的指了指廚房方向。陳任這時才想了起來,昨天帶回來的那最後三壇酒不就在那裏麽!

  趕到廚房一看,果不其然,那黃承彥正抱著一壇子酒,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正自得其樂地飲著酒,也不管周圍人如何看待他。

  陳任兩隻手在臉上一揉,立刻裝出一副笑臉,樂嗬嗬地走到黃承彥身邊,笑著說道:“泰山大人,喝著呢?”

  那黃承彥拿眼瞟了一下陳任,笑著說:“原來是賢婿啊!怎麽樣?想通了?”

  “啊!想通了!想通了!”陳任幹脆直接蹲在黃承彥身邊,“嗬嗬,泰山大人如此俊朗飄逸的人物,那泰山大人的女兒肯定也是美貌與智慧並存!小婿能夠娶到如此良配,實在乃是三生有幸啊!”

  “嗚——!”旁邊一個村民捂著嘴就外跑,其他村民也是麵色鐵青的看著陳任,這陳任說話太惡心了點吧!黃承彥如果沒有喝醉酒,還算是有些仙風道骨,但也絕算不上俊朗。更何況現在黃承彥抱著個酒壇,坐在石頭上,怎麽看都隻像是個喝醉了酒的老酒鬼!

  “呃!”黃承彥打了個酒嗝,醉眼迷離地說道:“算你小子識貨!想當初,我女兒,那在荊襄也算是鼎鼎有名的美女了!上門提親的,那可是踏破了門檻!要不是,要不是!哎——!”

  陳任可就急了,感情是有內幕的啊,這老頭說話怎麽帶拉閘的啊!陳任忙是湊近了問道:“那個泰山大人啊,要不是什麽啊?”

  “哎——!要不是這瘋丫頭非要去看什麽新奇,何以會弄成現在這樣!最後嫁給你這麽個其貌不揚的臭小子!我的閨女喲!”最後黃承彥竟然幹嚎起來了。

  我這麽了?陳任一臉的委屈,我這叫大眾臉,最耐看了!這老頭不識貨!,不行不行!還得問問清楚,陳任拍了拍老頭的後背,繼續問道:“泰山大人,你家小姐當年既然那麽多人追求,可曾有些什麽知己啊?比如說,荊襄一帶的俊傑啊之類的?”陳任就差沒有直接問,你家女兒是不是認識諸葛亮了。

  那知這老頭人醉了倒不糊塗,一聽就翻了臉,手掌直接拍在陳任的後腦勺上,大聲喝罵道:“臭小子!胡說八道什麽呢!我那月英丫頭,平常可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從出生到現在,包括這次,也就出過兩次遠門!認識什麽狗屁俊傑!你娘的狗嘴吐不出象牙!滾一邊去!”說完一腳就踹在陳任的身上。

  陳任被老頭揍了一頓,卻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照樣是笑嗬嗬的。行啊!既然和諸葛亮沒有關係,這媳婦我可就笑納了,反正你諸葛亮長得跟個小白臉似得,還怕找不到老婆?要真找不到,大不了我陳任從這趙家村給你挑個去就是了。

  陳任剛剛還是很反對這門親事,現在就開始很無恥的想著挑個村婦給諸葛亮換老婆了。黃月英,不錯不錯,雖然按照老丈人的說法長得不怎麽樣,但貌似是個賢內助啊!聽說諸葛亮後來能成就那麽多豐功偉績,還是多虧了有這個賢內助呢!

  至於相貌問題嘛,這古代不是流行有句話叫什麽,娶妻是取才德嘛。最重要的一點是,這裏可是古代,可是萬惡的封建社會,最有名的製度是什麽?一夫多妻嘛!這個老婆不好看,咱可以以後娶個好看的嘛!

  呃!要是陳任身邊的黃承彥知道陳任現在的想法,估計就不是拿腳踹那麽簡單了,可能會立刻從旁邊的廚房抽出把菜刀就把陳任這小混蛋給劈了。

  終究,黃承彥還是沒有讀心術這麽逆天的技能,女婿就當半個兒,老丈人就這麽一個女兒,看著這未來女婿,自然也是越看越順眼,想想剛剛拍了陳任後腦勺那一下,忙是伸個手給他摸了摸。

  “賢婿啊!你以後就要在孫堅手底下做事了!孫堅這人呢,也算是個英雄。但是,想必你剛剛也聽你師傅說起了這荊州的問題,你要勸勸你的主子,往東走!往東走,海闊天空!切莫打著荊州的主意!這荊州的水,比你們想象的要渾得多!”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