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話 宿醉第二日

  聽完黃承彥的主意,童淵隻是輕輕的搖搖頭,說道:“如果子龍肯聽勸的話,我也就不會那麽擔心他了。別看他挺聰明一個人,可就是有些死腦筋啊!”

  黃承彥默然了,所謂知子莫若父,童淵與趙雲情同父子,那麽他對趙雲的了解應該是不會錯的。隨即隻有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正所謂兒孫自有兒孫福,童兄,既然無法改變,不如就靜觀其變吧!說不定那劉備正的是一代英傑呢?”

  童淵苦笑著搖搖頭,此時陳任和趙雲各抱著一壇之酒急急忙忙地走過來,陳任把酒壇放在黃承彥麵前,而趙雲把酒壇放在童淵麵前,二人同時打破了酒壇上麵的封泥,頓時一陣濃鬱的酒香從酒壇內傳了出來。黃承彥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酒香,立刻瞪大了眼睛:“好酒啊!子賜!如此美酒當真是你所釀!”

  陳任笑著抓著後腦,那童淵經過黃承彥一番勸解,也是什麽氣都消了,笑著啐道:“這小子!就是喜歡不務正業!搗騰這些歪門邪道!”

  陳任也不分辨,與趙雲端起酒壇,為兩位長者滿上美酒,黃承彥和童淵同時舉杯相互一敬,隨即一口飲盡。童淵是喝過陳任的酒,隻是五年沒有嚐過,正閉著眼睛回味著。黃承彥一口飲下後,一雙眼睛變得賊亮,連聲歎道:“好酒!好酒!賢侄!快給我滿上!快給我滿上!”

  “好酒!真是好酒!再來再來!”

  “上蒼啊!如此美酒!我以後再也喝不到怎麽辦?快滿上!快滿上!”

  “童兄啊!子賜會釀如此好酒,我看你不如讓他做我的女婿吧!這樣我豈不是能天天喝到這好酒了?子賜,你愣著作甚?還不給你泰山大人倒酒?”

  “子賜賢婿啊!快快倒酒!倒酒!”

  陳任和趙雲看著醉如爛泥的黃承彥與童淵,兩人相視苦笑,誰會想到這黃承彥竟然如此貪杯?連他們這些年輕小夥子都不敢把這壇酒一口氣喝完,這小老頭倒好,一杯接一杯的灌,那邊童淵也不說話,隻要黃承彥敬酒他就喝。兩人就這麽把兩壇子酒喝了個底朝天,結果自然是統統躺倒桌子底下去了。

  無奈之下,兩人隻能一人扶起一個,趙雲扶起了童淵,陳任索性抱起了黃承彥這幹瘦老頭,同時往後院走去。

  “子賜!可要小心著你的老丈人啊!”趙雲拿著黃承彥的酒後之言取笑著陳任,陳任倒是難得的一臉紅,拿黃承彥做老丈人,那不是明擺著撬諸葛亮的牆角嗎?不對,嚴格來說應該是撬諸葛亮的床腳!

  陳任甩了甩腦袋,今天自己是怎麽了?這麽沒譜的事情都去想?忽然一聲很小很小的嬉笑聲傳了出來,二人望去,卻沒有看到人影。

  “可能是村內的小孩在胡鬧吧?走吧!”趙雲與陳任將二老放到童淵的廂房內的榻上,看著二老呼呼大睡的模樣,兩人相視而笑,轉身跑去喝酒了。

  沒過多久,兩名女子走進了童淵的廂房,陳任和趙雲雖然是比尋常人聰明,但細心方麵還是比不過女子。二人不過是將二老放在榻上,然後拿了個被子就這麽蓋上。換作了這兩名女子,卻是幫他們把外套脫了,還準備水盆和毛巾為二老擦拭身上因為喝酒而出的汗水。

  “小姐,人家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可就是被老爺許配給那陳子賜了!”一名女子嬉笑著說道,聽這聲音,正是在後院時陳任他們聽見的笑聲。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胡思亂想什麽!”另一名女子顯然是有些害羞,輕輕地拍打同伴。

  先前的那女子卻是依舊笑著說道:“可惜那陳子賜長得卻不怎麽樣,倒是他那個師兄趙子龍可是俊俏啊!小姐,你說童老爺這般威武,為何教出的徒弟陳子賜卻是那麽瘦弱?”

  “你這丫頭!怕是思春了吧?人家俊不俊俏關你甚事?”那位小姐先是又輕拍了一下另一女子的頭,隨即仿佛陷入沉思般說道,“在來此的路上,我倒是聽說過這個陳子賜,聽說在汜水關下,把那個號稱並州戰神的呂布打得望風而逃!被各路諸侯稱其為龍將!卻不知是不是就是這個陳子賜。”

  “不會吧?”在月光下,那丫頭仿佛吐了吐舌頭,“我看定不是一個人,你看那陳子賜瘦弱得,仿佛風一吹就能刮跑,還能上場打戰,我可是不信!”

  那小姐似乎笑了笑卻是沒有言語,隻是轉過頭通過窗戶望向那在院子內喝酒的瘦弱身影。

  以陳任和趙雲的聽力,自然是知道有兩名女子進了童淵的廂房,雖然聽不到她們說些什麽,但想這趙家村不可能有人會去危害童淵,便沒有去理會,想是那黃承彥帶來的家眷吧。

  二人又從外麵抱來了兩壇酒,在著月光之下交杯而飲。陳任看這趙雲那張硬朗的臉,忍不住還是問道:“三師兄,此次拜壽之後,你還要回那劉玄德處?”

  趙雲知道陳任問這話的意思,沒有絲毫猶豫,很是堅定地點點頭:“大丈夫處世,有所為有所不為!我既已經拜劉使君為主,自當從一而終。況劉使君帶我不薄,我又安能棄之而去?子賜,我看你是不了解劉使君的為人和他的宏圖誌向,不然的話,你也會拜入劉使君的帳下的!”

  不了解?我太了解了!陳任心裏暗自腹誹,卻是沒有辦法,劉備此人最善於拉攏人心,趙雲被他看中了,此時已經完全被劉備洗了腦,再多說也是無用。舉起酒杯敬了趙雲一杯,心中卻是在暗暗盤算著,怎麽把劉備給陰死,卻又不會傷到趙雲性命。

  “子賜,你說我們在汜水關這麽一戰,會不會給大師兄帶來麻煩?”趙雲心中有些忐忑地問道,在眾師兄弟中,就以陳任的腦袋最是靈光,趙雲有什麽事情都會問策陳任。

  陳任也是一歎,說道:“麻煩肯定是有的!那董卓手底下有個謀士叫李儒的,是董卓的女婿。這李儒最是陰險毒辣,要是被他知道了我們與大師兄的關係,稟告給董卓,大師兄那裏確是不好交待。”

  趙雲聽得陳任這麽一說,也是愁雲滿麵,但陳任隨即又安慰道:“不過也沒什麽,放心!大師兄的叔父張濟在西涼軍中也是頗有些威望的!董卓要動大師兄,必然要考慮考慮張濟的影響力。況且今日元大哥不是說大師兄派人給師傅送來了賀禮嗎?這就證明大師兄沒有事!”

  點點頭,趙雲也是想開了,和陳任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起酒來。雖然他們在看童淵和黃承彥喝酒時,想法很好,知道這酒不能多喝,可輪到他們自己了,卻是沒有辦法忍住。喝著喝著,二人便是一個咕嚕躺到地上,補了二老的後塵。

  第二日醒來,已然是日上三竿,陳任一起來便覺得頭痛欲裂,前幾次喝醉,不過喝得是這個時代的尋常酒水,但昨夜喝的卻是陳任自己釀的高度酒,這宿醉後遺症的程度自然不同。左右一看,卻是在趙雲的廂房,隻見趙雲正趴在一旁,摟著棉被呼呼大睡。

  陳任一邊忍著頭痛一邊爬下了榻,穿好了衣物,經過一番洗漱之後,陳任正準備出門,卻發現在門旁邊的小台上,放著一碗醒酒湯。

  “嗯!這鬆兒倒是越來越乖巧了!”陳任很是滿意地端起了醒酒湯,一口飲下,過了一會,可能是醒酒湯發揮了作用,陳任倒還真覺得頭不痛了。

  陳任神清氣爽地走了廂房,一路向著練武場走去,卻發現凡是一路上遇見的村民,不知為何都衝著他神秘地笑著,倒是笑得陳任有些莫名其妙。

  要去練武場,必要先穿過昨日村民飲酒的大廳,陳任看見幾個村民在費勁的把那掛在中堂的“壽”字拆下來。

  “來來來!我來幫把手!”可能是看到村民費力的模樣,陳任忙是走過去,那些村民看見陳任來了,頓時一陣大笑,幾人讓過去說道:“也好!本就該你自己動手!”

  陳任一頭的霧水,卻還是上前把那鍍金的大字拿了下來,以陳任的天生神力自然是沒有問題,拿下了大字,陳任剛剛轉身要走,忽然被那些村民攔了下來。

  “子賜!做事怎麽能做一半呢?要有始有終啊?”一名村民顯然是和陳任熟識,笑嘻嘻地說道。

  “有始有終?”陳任不知為何總覺得那村民說這話的語氣有些不對勁,轉過頭要看看還有什麽要做的,卻是立馬愣住了。

  隻見後麵的那幾名村民剛把那個“壽”字抬了下去,卻有抬出了另一個鑲紅的大字,正是一個大大的“囍”字。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