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四章 神元宗

聶鷹微微低頭,目光剛好是與文平上揚的眼神平視。這股眼神,聶鷹看到了決斷,看到了非達到目的不可。



聞聽文平之言,心語似若未聞,淡淡地道:“退下吧,朕有些乏了。”



“望陛下看在內子的份上,交出凶手,以解她的悲憂之情。”這一刻,文平表現的足夠強硬,似乎在他麵前的,不是皇朝的女皇。



心語嘴唇微翹,興致頓為闌珊,好似真的累了,淡然道:“若不是看在她老人家的份上,文平,你以為,這件事能這麽輕易地了了嗎?”此話頗為言不由衷。剛才對文平所做出的責罰,心語與文平,甚至是聶鷹都知道,不過是一種姿態,說是略微妥協,也不過分。但是現在的氣氛中,這樣一句話無疑是最好的推托理由。



紅潤的老臉迅速地陰沉下來,文平早就知道,對方沒有那麽輕易地會將人交出來,可更沒想到,心語的推托竟會如此簡單,順著他話向上走。一時間,聶鷹瞧見,文平臉色頓時數變,逐漸地,讓人無*去捉摸。



沉默半響,文平仿佛是做出了決定,神色無比的堅定,肅然道:“陛下,非是老臣不知進退,硬要惹陛下生氣,而是這件事的關係太大,想必陛下沒有忘記神元宗吧?”



“神元宗?”瞧著心語略微變動的神情,聶鷹縱使不知神元宗,心中也暗起幾分警惕之心。到了話都已經說得很明白的份上,文平依然不依不饒,而且提起這個宗派,不能不讓人警覺。



心語冷漠地看了文平一眼,說道:“文平,你在威脅朕?”



“老臣不敢!老臣隻是在提醒陛下,不要因小失大。老臣一片忠心可表日月。”極其恭敬的聲音在大殿中回響,卻是隻讓人聽到他的囂張。



這句疑似諫言地話語,說的好像心語是一個無能昏君,既是威脅在文平心中也是實話。聽著這句話,心語依舊古井無波,這份氣度,已是文平所不能及。



神元宗是什麽地方,心語不是聶鷹,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在聶鷹昏迷的這些天,文平不止一次進諫求見。文平在皇朝中的勢力足夠大,大到心語在沒有確切的把握下,不敢輕易動他,即便是他這次違背了朝廷的律*。但不論是明麵,還是暗地,文平都不敢堂而遑之地忤逆心語的命令,畢竟心語是皇帝。



而之所以這幾天沒有見他,心語要的就是想出一個*子,既能拒絕文平,還能讓對方心服口服,如此大費周章,為的就是神元宗。



“神元宗的事,朕自有決斷,不需要你來提醒。況且,凶手是在皇都城中行凶,皇朝自有*度,如何處置,應有朝廷審問,明正典刑,豈可因為牽連到神元宗,而拋卻基本律*,讓皇朝論為天下人的笑柄?”心語麵容平靜,十分自然地道出這句話,骨子裏的那股威嚴,輕巧地圍繞住下方的文平。





“這?”文平無話可說,心語句句在理,若文平仍要一意孤行下去,那麽便是公然與心語作對,這個忤逆大罪,就算是文平,也擔待不起。



話說到這個份上,應該算是結束了。心語瞧著文平,淡淡道:“你退下吧,這半年在家裏好生修身養性,不要辜負了朕對你的大度。”平靜地聲音充滿了一股嘲諷與戲謔。



雙袖拂地,文平道:“老臣告退!”無奈地退出大殿,走的倒也果斷。



空曠的大殿驟然安靜下來,靜地一根針都可以聽見。許久,心語轉頭麵向聶鷹,二人不覺齊齊地笑了一笑。



“這個老家夥啊?”心語歎了一聲,身子裏的高貴氣質快速地消失,仿佛她本身就是一個平凡人家的女子。



“粗略想來,自我榮登大寶以來,今天,老家夥尚是首次對我下跪。聶鷹,這還是托了你的幅。”心語嫣然一笑,突然地想到聶鷹現在的狀況,那笑容硬生生地掛在俏臉龐上,如此模樣,讓人分外心疼。



毫不為意地展現出一個笑容,聶鷹換了個話題,問道:“神元宗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我殺柳宣,會牽扯到它?”



“神元宗嗬?”心語有些凝重,沉聲道:“你應該知道,大陸上除了五大皇朝統治著萬民外,還有著各方勢力。小到如猛虎戰團,大到便是神元宗之類。”



“神元宗有多強大,難道連你都要忌憚嗎?”目睹著心語與麵對文平時截然不同地表情,聶鷹在心中再次加深了幾分警惕。



心語看著聶鷹,目光在瞬間變得極為堅定:“大陸上勢力無數,每個皇朝,每個城市都有存在。想我雲天皇朝境內,便是不計其數。然而,能讓許多強者敬畏,並且在夢中也會對他忌憚的,就寥寥可數了。”



“你是說,神元宗在整個大陸上,都是屈指可數的超級勢力?”



心語點點頭,臉色略現僵硬地道:“比起五大皇朝立國不過近千年,神元宗立宗卻是有著數千年的曆史。一代代的不間斷傳承,這個古老的宗派所擁有的實力,簡直讓人無*想像。”



“整個大陸上,能與神元宗比肩的勢力,少的可憐。眾人可以看到的,神元宗裏,黃級強者,綠級強者多不勝數。而且據說,宗門內,還存有著一位紫級逆天強者。”寥寥數語,便是道出了神元宗的強大。



“紫級逆天強者?”聶鷹輕聲呢喃數下,來到鏡藍大陸日子也不算短了,尤其是在段府的這些日子中,大陸上地傳聞亦是聽說了不少。



奧氣雖然在大陸上廣泛流傳,破天百花功*深入人心,但是修煉到巔峰級強者,此等人物已是多不可見。每一個皇朝內,所擁有此等強者,也不過是一隻手之內,遑論逆天強者,便是青級超越級強者,似乎都要絕跡於大陸之上。



一位逆天級強者,單槍匹馬滅掉一個皇朝,想來都不見什麽難事?神元宗,實在夠強大。



深深地吸了口涼氣,聶鷹問道:“那麽,這與我有什麽關係,難道柳宣與神元宗有瓜葛嗎?如果是,為什麽在神元宗的照料下,猛虎戰團的勢力會這般弱小?”



聽著這番話,心語的表情逐漸地轉向柔和,輕聲笑道:“柳宣與神元宗的關係其實非常簡單,他有一個女兒在神元宗修煉,聽說資質不凡,深受器重。就是這個原因,當天我讓你離開皇都城,想不到你。。。”



“難怪?殺了柳宣之後,段霜月也會有奇怪的表情?”聶鷹突然話鋒一轉,道:“你拒絕了文平,將我留在皇宮,豈不是讓皇朝與神元宗對立起來?”



“聶鷹?”心語猛地打斷了聶鷹接下來的話:“柳宣的女兒雖然在神元宗,雖然神元宗勢力浩大,但是要針對一個皇朝,想必他們也要思量一下。隻要你呆在皇宮內,他們就不會輕舉妄動。我這麽做,自然是將所有需要考慮的因素都深思了一遍,所以你不要擔心會這件事會危害到皇朝,更不要想因此而偷溜離開皇宮。”



步下象征著權利的大椅,心語快速來到聶鷹身邊,柔聲道:“若不是我都做好所有的準備,今天也不會接見文平,你就安心地呆在皇宮中。其實,要不是有把握,我也不會將你留在這裏,早將你送到神元宗去了。”



聽著這番話,聶鷹微微一笑,心語說的果斷,不會因為他,而讓皇朝陷入危機,但是從她那如水流過的眸子中,聶鷹已經是看到無比的堅定。



“既然你有這麽大的把握,我也不用多說什麽。這皇宮,我就安心地住下來吧!”



看到對方釋然的表情,心語方是綻露迷人地微笑,但是她卻看不到聶鷹內心中的那一份思量。



“走吧,我帶你看一看這皇宮。”



偌大院子中,聶鷹與心語並排行走,彼此之間的隨和,讓那些並不知道聶鷹身份的宮女太監們大感好奇。這裏放眼看去,遍地奇花盛開,皆是綠意盎然,一派生機勃勃之像。



二人正聊著,瞥見那位救了聶鷹的老者快速地步入了院子中。



等老者走到近處,聶鷹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老者毫不掩飾地從眼神中快速掠過一絲遺憾,旋即是淡笑道:“不用多禮,為了女皇陛下,你。。。”老者比心語更加明白,失去修為所代表著的含義。是以現在,雖然聶鷹沒有了修為,老者依然沒有顯露出作為強者該有的姿態。



“不知女皇陛下召老夫來所謂何事?”



摒退了眾多下人,心語沉聲道:“段家密謀準備在朕祭皇陵,酬始神恩時對朕下手。葛老,這件事情,隻有我們三人知道,未免打草驚蛇,朕不能多派人手對段府的監視。所以,麻煩葛老親自走一躺,探查段寒山到底和淩天皇朝有什麽實質性的謀劃。趁這個機會,朕要將這些大逆不道之人一網打盡。”



“是,陛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