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朝堂

輕輟地聲音,將房間中的安靜打破,梨花帶雨般地模樣,讓心語更舔幾分豔麗。跺步來到心語身前,聶鷹張開雙手,忽然間卻是楞了一下,旋即後退一步。



對於聶鷹的舉動,低著頭的心語自然沒有發覺。停留在嘴角邊的苦笑,瞬間被聶鷹隱去,進而是快速地換上一付平淡地表情:“既成事實,沒必要回首,日子總要過的不是。”



心語抬起頭,入眼,便是聶鷹那張依舊無所謂,壞笑始終掛著的臉龐,飛快地拭掉眼角處的淚水。閱人無數的她,此時完全看不透聶鷹。任何一人遭遇到這樣的事情,都不會一笑而過。



初進房門時,心語也從聶鷹眼瞳深處,看到了一絲彷徨。但是看到自己哀傷時,對方馬上將這種情緒隱去。如果說,是為了不想讓自己難受而故意為之,那麽,不會像聶鷹現在這樣,表現的如此坦然,他的眼神中,清澈地不留一滴沙子。



這,正是完全放下,才能表達出來的情緒!



“聶鷹,為了我,你付出的代價太大了。。。”話音嘎然而止,心語俏臉龐上,頓現一抹溫柔的笑臉:“你說的對,過去的事情,沒必要去唏噓,以後的日子還很長,我們有的是機會彼此了解。”



“呼。。。”一口大氣吐出,聶鷹苦瓜著臉道:“知道了,女皇陛下!”



頓時間,百花盛開,天空中間的寒冷,因為心語的嬌笑,而逃的無影無蹤。



瞧得對方恢複從容,心中僅存的那一絲過去,也真的過去了。聶鷹輕嗬:“如果我在客棧中聽到的那個段公子,就是我所在的段府,那麽你要小心了。段府裏,黃級五葉以上的強者,足有數十名,這些隻不過是明麵上的,他暗地裏的勢力。。可惜,以前不知與你有關,所以從未查過。”



聽著聶鷹的話,心語心中不可抑製地再起幾分暖意。聶鷹的情報很有用,若沒有,那麽皇陵之行,勢必要大亂。不過,心語寧願聶鷹一如從前,沒有發現自己的身份,那麽就不會有今日之禍了。



“你現在的任務,是全力養好自己的身體,然後想辦*。。”接下來的話,心語不敢說出,聶鷹現在的堅強,老實說,心語依然沒有完全相信,所以,盡可能地避開這些敏感的話題。



“嗬嗬,知道了,女皇陛下!”聶鷹調笑一句,“頭一次進皇宮,你身為主人,是不是要帶我參觀一番呢?”恐怕天下間,敢用這種語氣和心語說話的,也隻有聶鷹一人了吧。



“等你傷完全好了,皇宮之中,你想去那裏,我都陪你。”說出這句話,一抹紅暈頓時出現在美到極至地臉龐上。



氣氛驟然有些怪異,二人的雙手也是不自然地不知道該如何去放。四目偶而間相撞時,均能從對方眸子中,瞧得一絲火熱。



“啟稟陛下,文平大人求見!”一道清脆宮女的聲音震醒了二人。



略思片刻,心語呢喃道:“該是聽聽這老家夥如何解釋了?”隨即冷喝道:“讓他在朝堂等著,朕馬上就來。”



“朕?”聶鷹突然古怪地笑了聲,接著道:“我跟你一起去。”話說的突兀,心語卻沒有看見先前聶鷹那快速閃過的笑容。



“你也要去?”



聶鷹點點頭,淡笑道:“我也想見見,派人追殺我的主凶到底長的什麽樣?到時候,要殺他的時候,也不會認錯人。”然而毫無修為的他,在說出這句帶些殺機的話時,依舊頗有力度。



“也好,跟我來吧。”心語溫柔地說著,房門輕輕地打開,帶頭走了出去。



“你就這樣去嗎?”



聽著聶鷹問的奇怪問題,心語俏笑道:“沒有那麽多規矩,想看我穿皇袍,以後有的是機會!”



清涼的冷風吹打在聶鷹身上,似乎沒有了一身的修為,此時的他,也感受到了寒冷的威力。微微地聳了聳身上的衣服,目光隨之掃向這偌大的皇宮。



見識過紫禁城的恢弘,也不免位這宮殿而感到砸舌。放眼望去,大小宮殿一座挨著一座,每隔五米,便是一位冷漠肅然地手持兵刃地士兵。黃色地琉璃瓦在陽光下泛著金光,朱紅色的高牆沒來由讓人憑生出一股壓迫感。



聶鷹輕聲笑著:“隻怕在這裏住久了,會讓人變得木呐。”這句話隻有他自己聽見。



長長地白玉石階,鋪滿一遛地紅色毯子,石階盡頭,矗立著一座皇宮中最高的宮殿。走近了,但是卻出乎聶鷹所想,這裏並不奢華,一派樸素之色,不論是大門,還是視線中可及的地方,用來裝飾的物品都是平常人家司空見慣的。



或許是到了這裏,心語的聲音也輕上許多:“雲天皇朝開國以來,就故意建造了一座這樣的宮殿,用來議國家大事之用,為的,便是讓掌權者知道,我們擁有的一切都是來自老百姓,所以,要盡可能地為他們謀福祉。”



聶鷹沒有接話,跟著心語走進了宮殿中,一如電視上或是紫禁城裏一樣,寬敞整潔的大殿中,正前方,擺著一張大椅。



下方,一位年過半百的老者恭敬地立著,瞧著背影,就知道,平日裏奢華的生活,讓他頗顯富態。二人越過老者,直接步上台階,隨著心語坐到椅子上,聶鷹方轉過身子,看到了老者的麵容。



紅潤的氣色,毫不掩飾住他生活的得意,及胸的長胡須,及麵容的和善,不認識的人見了,誰也不會想到這樣一為老人,就是皇朝中手握大權之人。



“老臣參見陛下!”文平恭敬地喊了一聲,並沒有聶鷹想像中,應該下跪的動作。



“免了。”麵上毫不表情可言,心語冷淡嚴肅地聲音響起,似乎,這樣才是心語真正該有的表情。



文平抬起頭,對上聶鷹的目光,一股驚訝應該掛在他臉上很久了。不過此時,文平沒有心思去理會這人是誰,忙是道著:“陛下,老臣有罪,請陛下責罰。”話雖恭敬,但是臉龐上,存有微小的不屑。



“哦?文大人忠心報國,勤政愛民,何罪之有,莫不是這段時間忙於政事,讓得老大人心神有些恍惚而胡亂說話。”犀利的言語從心語嘴中輕輕地響出,卻是清晰地回響在整個大殿之中。



“陛下,老臣知罪,前幾日皇都城中的混亂正是老臣派人做的,擾民毀物,確實不該,請陛下責罰。”



聶鷹心中暗自奇怪:“文平不是軍務大臣,手握大權嗎?區區一場戰鬥,毀了一些房子,賠就是了,為什麽還要向心語認罪。”



似乎是知道聶鷹的疑惑,心語冷聲道:“自皇朝立國之來,就是嚴明,皇都之內,不得發生大規模的爭鬥,否則,便是死罪一條,近千年時光,從未有人犯過。文平,你好大的膽子,是否仗著自己身為三朝元老,朕之年幼,於是可以藐視國*,藐視朕?”



“老臣不敢,但是事出有因,老臣妻舅被人所殺,一時氣憤之下,才做出這等錯事。老臣三朝為官,自問忠心耿耿,此次,確實不得而為之,請陛下明鑒。”話說的直白,然語氣放肆至級極,隱有挾功之意。



聞言,心語不怒,反而微露笑容,平靜地道著:“事出有因?這個解釋很好!”瞧著文平,驟然間,一股懾人的寒意與威壓自然而然地從心語身上散發,語氣也隨之變得凜然:“你文大人對朝廷忠心,難道其他大臣就不忠心了嗎?對朝廷忠心,就可以不顧國*,恣意妄為?如若每個大臣都像你這樣,要朝廷*度做什麽?”



文平眼瞳深處,忽地生出一抹狠辣陰晦之色,稍沉片刻,方是道:“陛下教訓極是,老臣知錯。還望陛下念在老臣過往功績,以及家中內子的悲傷之情,給老臣一個機會。”



“嗬嗬,文平,你為軍務大臣,主管皇都城防務,如此知*犯*,你自己說說,讓朕怎樣給你機會?”心語淡漠地笑了笑,饒有意思看著文平。



文平聽著這句看似溫和,實則冷厲地話語,隻見他咬咬牙關,此時才見跪下,繼而一輯到底,恭聲道:“老臣知罪,無論陛下如何責罰,老臣都心服口服。”



“好一招以退為進。”聶鷹暗道。如此以來,以文平的勢力,心語即便是身為女皇,現在若要照著*度處置他,隻會換來更加嚴重的後果。其實所謂*度,很多時候,都是顧下不顧上。



果然,心語秋水般地美眸中突起幾分冷肅,對文平厭惡地揮揮手,“責罰三年俸祿,半年之內,不得出府邸半步,好生在家裏反省。”



“是,是,多謝陛下!”文平恭敬應道,這樣的懲罰,嚴重與否,因人而異。



對其他官員來說,或許是很輕,因為論*度,是死罪。可相對於文平來講,不亞於是貶職。半年地軟禁,足夠心語做許多事了。隻是,文平百般不願也隻得接下。



“退下吧!”



“陛下!”責罰的命令,沒有讓文平有多大的變色,或許他心中業是猜到了現在的結局。但聽到心語讓退下的話語後,文平在原地,仍是呆了足有數分鍾之久。。。這份舉動,讓上方的聶鷹與心語有些奇怪。



“陛下,聽聞殺害老臣妻舅的凶手被葛大人帶回了皇宮,可否請陛下將那人交給老臣處置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