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修為盡失

看著床上仍還在救治的聶鷹,心語內心深處的某一根弦,突然是跳動了一下。



聶鷹與她,或是她與聶鷹,算起來,不過是倆個認識的人而已。就算是加上城外的那一次交談,讓二人進了一步,如果是,也隻不過是普通的朋友。



這樣的朋友,不管是聶鷹,還是心語自己,都不會缺少。這樣的朋友,能讓聶鷹為了她,而不顧自己的性命,對於心語來講,已不僅僅是感動。。。



“陛下,公子的外傷已經處理好了,可是內傷,小臣就束手無策了。”太醫恭敬的聲音打斷了正在沉思中的心語。



心語點點頭,“下去吧!”旋即對老者道:“葛老,麻煩你了。”



老者快步走到床前,將昏迷中的聶鷹扶正,雙掌貼於後背,淡藍色奧氣緩慢地湧進聶鷹體內。頓時,一道藍色光芒快速地將二人包圍住。



心語怔怔地看著聶鷹,目光一刻也不曾離開。



“陛下,夜深了,您先去休息吧?聶公子不會有事的。”敏兒輕聲道。



心語長歎一聲,道:“偌大的皇宮中,我可以相信的,隻有你與葛老。而今,聶鷹為了我,深受重傷,讓我怎麽安心入睡。”女子的軟弱,在這一秒清晰的顯現,即便心語是女皇,此時也不由露出平凡女兒家的那種無助。



時間緩慢地流逝,療傷還在繼續當中,看著聶鷹逐漸血色上湧的臉龐,心語心中的擔心微微地放了許多。



“啟稟陛下,文平大人在宮門外求見。”外麵,一道尖銳的叫聲響起。



“文平?”心語深深吸口氣,沉聲道:“告訴他,朕很累,要休息了。”



一縷陽光從遙遠的地平線上升起,快速地打照在巍峨的皇宮上。透過細小的門縫,悄悄地滲進宮殿中。



藍光快速地隱逝,老者收回雙手,轉向心語時,後者頓然臉龐一陣慘白。因為老者此時的表情,無比的凝重。



“葛老,聶鷹怎麽樣了?”



以老者的修為,居然是微有一些疲憊,即沉聲道:“陛下,聶鷹的傷勢已經穩住,對生命沒有危險。”



“那就好。”心語輕籲口氣,俏臉上的慘白也慢慢地開始紅潤。



“但是?”老者頓了頓,極是無奈地道:“聶鷹丹田內,先前還可以感受到,而且。。。”似乎是看到什麽不可思議事情,老者臉龐突現一道驚訝,“可此刻,竟然沒有一絲的能量湧動。整個丹田,宛如一潭死水,而且,我的奧氣能量湧進他身體內時,有一股強大的無形力量,想要吸幹我所有能量似的。”



“這是什麽意思?”心語緊張地問道,身為女皇,她不可能有過多的時間修煉,但是,基本的常識她還是知道,聞聽老者的話,縱然心中已經是有了不敢相信的答案,可生平第一次,希望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



“可能修為盡失。”說完這一句,老者臉龐上除了惋惜之外,還夾雜著些許的失望,甚至是絕望。



“怎麽會這樣?”心語喃喃地說著。修煉之人或許對權勢財富視為無物,但是修為,對他們來說,寧願不要性命,也不能失去一身的修為。



“葛老,難道就沒有辦*可以幫助聶鷹麽?”



老者搖搖頭,歎聲道:“如若隻是經脈受損,或者是肉體被傷,憑著高級的丹藥及珍貴的內晶,已經我的幫助,會讓他複原。可是現在。。。。”



其實心語自己也明白,丹田中的能量消失,意味著什麽?鏡藍大陸上的奧氣能量也好,真氣也好,都是從無到有,一步一步走來。



這並不是掉了,還可以撿回來。固然重新修煉,是可以擁有一些經驗,修煉起來,不會有過多的瓶頸。但是,沒有了最佳的修煉時間,以聶鷹現在的年紀,沒有不可思議地奇跡的話,無論如何修煉,終此一生,他別想達到巔峰境界,更別想站到更高層次的山巔上。



“聶鷹?”



數天後,天氣依然是晴好,陽光射進宮殿,裏麵角落得床榻之上,一青年眼眸緊閉地躺在上麵。臉龐還顯病態,略現平穩的呼吸,依然是讓人擔心不已。



手指忽然輕輕顫抖了一會,片刻之後,隨著呼吸的強盛,青年睫毛微動數下,終於是睜開了眼睛。手掌在床上輕按,順勢坐了起來。



目光掃過四周,幽靜得寬敞房屋,淡淡的檀香味繚繞其中,讓聶鷹疲倦地精神略微有些舒暢與陶醉。收回目光,一抹苦笑頓時湧上心頭。



深深地吸了口夾雜著香味的空氣,聶鷹從床上下來,在陌生的房子中轉悠著。陽光照在臉龐上,清晰可見,聶鷹眉宇間的苦澀與黯然。



在房子裏轉了許久,似乎並沒有想通什麽事,搖了搖腦袋,正欲想要出去時,卻是房門自動打開了,心語那令女人見了都要黯然淡傷的臉龐頓時出現在聶鷹視線中。



“聶鷹?”心語輕輕地喚了一聲。



“你是不是數月之後要到皇陵謝酬始神恩典?”不等心語接下來的話,聶鷹連忙發問。



心語點點頭,“你怎麽知道?”



聶鷹沉聲道:“我曾在一處客棧中聽到一個陰謀是關於你的。”快速地回憶起那一天的事情,而後一絲不拉地告訴了心語,隨即有些苦笑不得地感覺:“以前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所以一直都沒說。”



“你就是因為要告訴我這個,所以才要離開段府?”這個問題,似乎很是多餘,對老者,心語已經問過很多遍了,但是麵對聶鷹,依然是情不自禁。



“難道你不知道文平正在派人追殺你嗎?”



“知道!”瞧著對方神色間的那份擔憂與緊張,聶鷹突然露出一道邪壞地笑容:“叫你心語好呢,還是女皇陛下呢?我是不是要下跪?”



雙眼驟然通紅,晶瑩的淚花不斷地在美眸中打轉,心語知道,聶鷹是不想讓自己為他擔心,更不想讓自己從此留著一份內疚。此時,不管是什麽情,全在心語心中一湧而上,快捷地令人無*逃避。



“為什麽?”淚水悄然而落,褪去了令人敬畏的身份,心語也隻是個平常女子。



雙肩微微一聳,聶鷹攤開雙手,“想做就做了,這還需要什麽理由嗎?”幫助心語,為的僅是彼此間的一份真誠,這點他早已想透,現在再次聽到心語問起,及她發自內心的傷心,聶鷹不在有後悔與遺憾。人,有時候總要去做一些事情,不是嗎?



“難道你不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嗎?難道你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心語的神情驟然有些瘋狂,這一刻,她不想要氣質,不想要高貴,隻想做一個平凡的女子,敢愛敢恨。



劍眉上揚,聶鷹緊緊地盯著心語美不可方物的麵容,心中略微地失神。在昏迷的時候,修煉者獨特的靈覺依舊還在活動。在聶鷹被老者救走,那時,他已經知道了身體內的異動。



奧氣狂野無匹,充斥著毀滅與占有,這些,聶鷹早就知道。麵對實力比他強上數倍的文忠,生死危機之下,聶鷹無奈地將破天之決湧動,以無玄劍阻止文忠,進而讓真氣藏匿於後,方是傷了文忠,不過他沒有料到,即便是這樣,都無*擊退文忠。



這一番爭鬥下來,聶鷹重傷之下,已然無*控製住奧氣能量。麵對奧氣瘋狂的衝擊與占有,真氣隻得在丹田中與之抗衡。奧氣狂暴,真氣平和穩固,一時間,在丹田內瘋狂地肆虐。若僅是此,結果倒也不會太差,大不了,隻是真氣被逐,聶鷹從次以後改修破天之決罷了,以他的底子,不會落後於其他人多少。



但是當時的情況,聶鷹是將倆種截然不同的能量同時地運行,而且是以破天之決為主導,這便導致了二者的對抗,真氣遠遠地落於下風。而且,與文忠的交戰,在還沒有運行奧氣能量時,本身已經被震傷,真氣已經沒有了巔峰狀態時的強大。



此消彼漲之下,即使真氣能量綿延悠長,也無*抗拒奧氣的攻擊,逐漸地,在丹田中,剩下的,已完全是奧氣能量。



丹田內的真氣在被驅逐下,被劍心吸引,全倍湧進劍心中。老者探查到聶鷹丹田中,不存在一絲地能量湧動,怪異正是從這裏開始。



劍心如同一個容器,平時,聶鷹修煉裏時,會有一小部分留入其中,讓其慢慢地增大,直至為衝擊先天境界,已經更高的劍魂為準備。而大量的真氣湧入,使劍心無*容納這麽多數量,聶鷹昏迷,功*不能運行,眼看就要劍心被漲破,以當時聶鷹的身體狀況,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必死無疑。



湊巧下,老者為聶鷹療傷,源源不斷地奧氣能量湧動,帶動著他本身體內的奧氣能量湧出,激起劍心中真氣能量本能的抗拒。於是,再次發生了一場無形的爭鬥。



最終結果,倆敗俱傷,倆股能量消失的幹幹淨淨,以老者的修為,當時親身感受,也無*察覺到它們的下落,最終也隻能認定,聶鷹修為盡失了。而那時,聶鷹的身體達到了極限,完全地失去了知覺,完全不明白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麽。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