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五章 皇朝之危

老者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讓祥和地後花園不覺多了幾分肅殺之氣。聶鷹緩緩地看向心語,淡淡地道著:“跟我說說皇朝的事,說不定我能出個好點子。”



心語點點頭,微歎一聲,帶著一抹複雜地眼神道:“五年前,父皇大限,由於隻有我一個女兒,臨去之時,便將大位傳旨於我。我還清楚地記得,那一年,我不過是剛剛成人,才過十六歲。”



聶鷹默默地聽著,十六歲?水藍星上,這樣年紀的女孩子都還安適無憂地生活在校園中,享受著父母家人的關愛與嗬護。她卻是從此要生活在勾心鬥角之間,這到底是幸福還是悲哀?



“曆史上,從未有過女子為皇,所以皇叔,也就是霜月他父親,聯合了一幫臣子在朝廷裏,對我大加反對,令得皇朝一片混亂。好在父皇臨終前,還給我留下了幾位忠心的臣子,以及生生世世隻效忠與帝皇地守護者,如此,我才慢慢地站穩腳步,勉強將皇朝帶上一個平穩的地步。”



“守護者?”又是一個聶鷹沒有接觸過的詞眼。



“葛老便是。守護者代代相傳,實力須到藍級之上,才可以擔任。而且是終此一生。”心語冷漠地臉龐上,此刻方是有些柔和:“不論在位帝皇如何昏庸,都隻效忠他一人,這點,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聶鷹有些懷疑,但不是懷疑心語的話,而是懷疑守護者是否有她說的那麽忠誠?當然他並不是在置疑葛老,而是認為,藍級巔峰強者,除非是萬不得已有著牽掛,否則,絕不會畏懼皇朝勢力。那麽,這樣的忠心,除了是愚忠外,到底有著怎樣的約束呢?



“三年前,皇叔過世,我原以為,朝廷紛爭就會從此結束。那裏想的到,段家卻是更為變本加厲。礙於親情,加上他們也沒有禍害百姓,對此,我也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他們把我的退讓當成了是我無可奈何。不僅如此,文平,趙章遠,秦留這三個奸臣,暗地裏與段家相互呼應,大有保持朝政之勢。”



心語冷漠一笑,俏臉上不知不覺地顯露出幾分殺機:“文平三朝元老,在父皇期間,便是位居軍務大臣,手握皇都城禁軍,更仗著他夫人曾是我奶娘,借柳宣之女為神元宗弟子,已經到了無*無天的地步。趙章遠,秦留左右宰相引領百官,權利不可謂不大。便是這樣,他們仍不滿足,還想更進一步。”



言語之下,隱藏著些許的疲倦。聶鷹懂,在這種環境中,不要說心語一個女子,就算是男子,也會感到無比的心累。權利之爭,曆來都是最傷人的。



“皇朝兵馬,皇叔手上占了一半,文平手上握著禁衛軍,在我手裏的,根本無*也不能與他們真刀真槍地去拚。這些年,我一直容忍著他們的挑釁,暗地裏培養著一些將領,期望有一天可以還皇朝一個清靜,奈何。。。”



心語有些苦澀地笑了笑,說道:“自今年年初開始,南方大地暴雨不斷,北方入夏後則是幹旱連連,而且,一向都隱藏於森林中的妖獸們,居然是湧出,對皇朝百姓大肆廝殺。如此天災之下,段家,文平他們不僅沒有與朝廷同心抗災,反到是四處散播謠言,說我不得天心,一個女子根本不能為皇朝之皇,災難本就是始神降下,來懲罰我的。”



“心語?”清醒過來後,這還是聶鷹第一次喚她的名字,高高在上的身份,此刻已經被聶鷹忘卻,眼前佳人,隻不是陷在牢籠中的小鳥。



似乎是不想讓聶鷹看見自己的軟弱,心語努力地將表情恢複平靜,沉默一會,語氣寒聲道:“內部的爭鬥始終是自家人吵架,怎麽也不會傷到皇朝根本,他們不想,我也不想。但是趁皇朝動蕩的機會,另四大皇朝居然是蠢蠢欲動。”



心語嗬嗬一笑,略是有些自嘲:“皇朝立國時,我真沒想到,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皇朝居然是身在四大皇朝的中間,或許是開朝帝王認為我雲天皇朝有強大到足以應付四大皇朝的實力,卻是給我留下了現在這個難題。”



“皇朝從來都很強大,所以縱然是現在,其他皇朝也不敢輕易地發動戰爭。但是萬萬沒有想到?聶鷹,不僅是段家勾結外敵,就連文平三人也不例外,嗬嗬,他們是想置我於死地啊!”



“不過,他們以為這樣就想讓朕下台,卻也是癡心妄想。這一仗,他們籌劃了多年,朕何嚐不是?哼哼,半年後,朕會讓他們知道,皇朝是屬於朕的,隻有朕才配擁有這份天下。”此時的心語,仿佛忘了聶鷹還存在,語氣不由自主地強硬。



心語突然展現出來的強勢與女子不該有的霸氣,都讓聶鷹沉默無語,皇朝內的天災人禍,已經是夠傷根本了,而其他皇朝介入。。。雖然心語說的自信,可仍誰都知道,這一仗沒有那麽好打,如果簡單的話,段家,文平三人,早被朝廷繩之於*了。



轉過身軀,心語輕聲對聶鷹道:“說了這麽多,是不是聽厭了呢?”這麽一會,在聶鷹視線中,心語又成了那個可愛俏皮的鄰家女孩。



這等情緒的快速轉變,令人驚訝,卻讓人心酸。聶贏自問,在家族中生活的二十多年,除了本身麻木之外,絕無*做到這種地步。或許是身處環境不同,心語時時刻刻地要防備著那些欲奪其權的人,輸了,便是命沒了。



望著就在眼前的佳人,聶鷹情不自禁地握住一雙如玉般柔滑地柔荑。對方微微地顫抖,不是在拒絕,而是感受到了聶鷹濃濃地愛憐情意。



“人人都在羨慕我,一代女皇,從無僅有,何等榮耀!可是他們不知,我所要的,隻不過是一份平靜地生活。”



這樣的心境,與當初的聶鷹何等相似!不由得輕聲呢喃著:“心語,這些年苦了你了。”



靠在聶鷹肩膀上,心語認真說道:“我不苦,因為父皇留給我的江山,我不能將它敗了,千萬子民都在看著我呢,這是我一生的責任啊!但是以後有你在身邊,可以解我許多的無奈與苦悶,日子,想必好過很多。”



責任?很敏感地字眼。聶鷹頓時苦笑,但卻說不出任何可以說的話出來。氣氛便是這樣詭異地安靜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位宮女闖過來,瞧見二人親昵地模樣,呆滯片刻後,方恭敬地道:“啟稟陛下,霜月郡主在外求見。”



“讓她進來!”



“這丫頭好久不曾來皇宮了,今天怎麽會想到過來?”聽著心語的口氣,她與段霜月之間,並沒有摻和到權利鬥爭中去。



不大一會,段霜月隨著宮女快速地走進了後花園。瞧著她的表情,很著急。來到二人身前,段霜月恭敬地道了一句:“見過女皇姐姐!”



“你我姐妹之間,無須這些君臣之禮!”心語說著,順勢將即要下跪的段霜月扶起。



“謝謝姐姐!”段霜月仍是很恭敬地道了一聲,神情中自有一副恬靜,大家閨秀地風範。心語微有不解,二人從小一塊長大,從來都是刁蠻公主形象,此時的溫雅,讓心語有些不習慣。



將目光投向聶鷹,段霜月怔了片刻,柔聲道:“聶鷹,你的傷完全好了嗎?”



聶鷹修為盡失的事情,隻有心語,葛老,還有敏兒知道,這二人都是心語最親信的人,自然是不用擔心會泄露出去,所以段霜月此時並不知道。



心語神色微動,應該是知道了段霜月突然轉變的理由,不等聶鷹回答段霜月的話,先行道:“你們先聊著,我還有政事要辦。霜月,中午就留在宮中用膳,到時我會派人來喊你們。”說完,看了聶鷹一眼,然後快步走開了。



等到心語的身影完全在視線中消失,段霜月神情方是輕鬆了下來,來到聶鷹身前,再次問了一句:“你的傷完全好了嗎?”



沒有絲毫地做作,臉龐上的真誠讓聶鷹有幾分感動,溫和笑了聲,道:“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地在你麵前嗎?”



段霜月忽然做出了一個很大膽的動作,直接抱著聶鷹,輕聲呢喃:“都怪我不好,沒能告訴你文平那個老匹夫在派人追殺你,要不然,你也不會受傷了。”聲音,已是微有一些輕啜。



聶鷹沒有拒絕,倒是不可置否地一笑,心中頓起一個想*,沉聲道:“我的一身修為,從此廢了。”



“修為廢了?”段霜月飛快地離開聶鷹的懷抱,怔怔地看著他,身上快速地湧現出一縷氣機鎖住聶鷹,數分鍾後,臉龐上的驚訝轉變成黯然,已經是相信了聶鷹的話。



“怎麽會這樣?能不能恢複?”表情非常嚴肅,比聶鷹自己還要著急許多。



聶鷹搖搖頭:“丹田被廢,你認為還有什麽辦*?”實是沒有這麽嚴重,但是這樣說,存了幾分深意。



“丹田被廢?”段霜月臉色一陣慘白。



聶鷹不發一語,瞧著段霜月不斷變動的神情,片刻之後,嘴角邊熟悉地一縷邪笑再次浮現。。。。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