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八章 心語的身份

飛快地趕回段府,在大門口,段霜月一臉焦急地打望著遠處,直到看見聶鷹的時候,方是將那份擔憂消去。



“你去那裏了?出去的時候也不說一聲,難道不知道皇都城內的戒備都是為了你嗎?”



瞧著對方不做作的表情,聶鷹心中微露幾分感動,旋即溫和笑道:“隨便出去逛了一下,至於擔心成這個樣子嗎?跟我來,我有話要問你。”



聶鷹眼神中沒有淡漠,沒有拒人於千裏之外,讓得段霜月一陣獵喜,趕緊隨著聶鷹,步入段府內。快速地在府邸內穿行,不大一會,二人便是回到了聶鷹所住的閣樓中。



看著聶鷹關上房門時的謹慎,以及那心急的表情,段霜月微顯驚訝:“聶公子,你想問什麽?”



“我想知道,心語的真正身份?”略微沉思,聶鷹開口問了出來。



“你今天是去見心語了?”段霜月淡淡問道,心中才剛剛湧現出來的幾許欣喜,現在蕩然無存。



聶鷹點點頭,道:“你稱呼心語為姐姐,那麽起碼她與你一樣,也是個郡主。不過,聽她說話,總感覺與你有點不一樣。段姑娘,心語究竟是什麽人?”



“你為何不當麵問她?”語氣,已經變的冷冰,那一聲段姑娘,已是徹底地讓聶鷹對她們二人分出了勝負。雖然聶鷹不可能與心語發生什麽關係,但是段霜月無法忍下這口氣。



心思放在心語身上,是以聶鷹忽略了段霜月的轉變,“就是因為她不告訴我,所以才來問你啊。”



“那你算問對人了。”段霜月冷冷一笑,突然,眼珠子一轉,隨即俏聲笑道:“聶公子,心語的身份,我勸你就把她當成一個郡主好了,也不要多問,不然,你會失望的。”



“不管怎麽都好,我現在就是想知道她的身份,你盡管告訴我好了。”聽得段霜月隱有幾分想要說的語氣,聶鷹不由有些急了。



心中冷冷一哼,段霜月淡笑道:“你應該知道,雲天皇朝的君主是位女的。。。”



“你是說,心語就是皇朝的女皇陛下?”聶鷹大驚,回來的路上,他想了不下千次,卻始終沒有想到,心語居然就是皇朝的女皇?



“這可是你說的,不關我的事,以後心語問起來,可不能賴到我的頭上。”淡淡一笑,段霜月快速地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回頭張望時,發現聶鷹依舊沉浸在驚訝當中,不由得,眉宇間,泛起深深地殺意。



深深地吸了口空間中冰冷的空氣,聶鷹搖頭苦笑:“心語居然是。。。這個身份,太嚇人了?”旋即,臉色一陣黯然:“這樣,我還能為她做些什麽呢?”



在房間中不停地來回走動,連黑夜的降臨,聶鷹都沒有察覺,“以心語的身份,都要擔心我殺了柳宣的事情,看來,這文平在皇朝中的勢力,已經讓她頗為顧忌。那麽殺了文平,應該會讓她輕鬆一些吧?”



密室中,一陣劈裏啪啦地聲音響起,轉瞬間,整潔的密室被段霜月砸得不成樣子。



“月兒,到底是誰惹了你,為什麽發這麽大的脾氣?”看著狼籍的四周,老者也隻能苦笑。



“不就是那個聶鷹?”段霜月狠狠地道:“這些日子,我與他天天相處,竟然比不上才和他見過一麵的心語?”



“聶鷹真的喜歡上心語了?”老者微驚,臉龐頓現一絲沉重。



“是不是喜歡我還不知道,但是瞧他的神情,如果我們要對心語怎麽樣,他絕對會破壞我們的計劃。”段霜月冷冷道,嬌軀上,不自覺地又湧現出冰寒地殺機。



“如果真是這樣?”看著老者,段問寒聲道:“我們也隻有將聶鷹除去了。”



老者擺擺手,想也不想,直接道出:“如非到最後一步,聶鷹此人,絕不能殺。”



“可是王父,聶鷹心在心語,對將來的大事必有影響?我們不能冒這個險,而且聶鷹在府中時間愈久,探聽到的風聲愈多,難保不會讓他知道某些事情,去告訴心語,到時候,我們這麽多年的心血,就白費了。”



瞧著激動的段問,老者淡笑,指著段霜月,輕聲道:“能不能將聶鷹牢牢地抓在手中,還得看月兒的本事?”



微微一歎,老者道:“你們還小,其中很多事還沒有接觸到,記住我的話,從今天起,對聶鷹的態度要與以前一樣,甚至要更好。”



“王父?”



“你們出去吧。”閉上了眼睛,老者似乎瞬間就沉入深層次的睡眠之中。



看了老者一眼,段問無奈地與段霜月走出了密室。



“霜月,收複聶鷹,你有把握嗎?”兜兜轉轉之後,二人再次出現的地方,居然是練武場的一個角落中。



段霜月神情一震,“任何人對我來說,都沒有難度,因為他們都有著欲望,隻不過各有不同罷了。聶鷹麽?”冷笑了幾聲,快步地離開了,留下一臉錯愕的段問。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間直射進來,打照在盤腿而坐的年輕人身上。



感受到一股暖意,修煉中的年輕人輕吐一口濁氣,天地間的靈氣似精靈跳動一番,而後快速地散去。



微睜開眼睛,弱弱地光芒從庸懶的眸子中掠過,聶鷹從床上跳下,感受著體內真氣又是強大了一些,不由得有一些滿足感:“這種感覺,真的不錯!”



檢查了一下隨身物品,掃了一眼房間,聶鷹快速地走出了閣樓。自知道心語的真實身份後,他便是知道,這裏,已經不能在住下去了。



走出小院子,就看到段霜月。今天的她,換了一身得體的淡黃色裝飾,耀眼的顏色,更是使得少女多了幾分成熟,一條緊腿長褲將那纖細而修長的美腿包裹得極為圓潤,曲線盡露。



這般打扮,讓聶鷹稍微的呆了一下:“段姑娘,你來的正好,不用我特地去找你們。。”



“我有事要找你,我們邊走邊說。”不等聶鷹說完,段霜月忽然打斷了他的話,不由分說地,拉起聶鷹就向外麵走去。



“到底出什麽事了?”被段霜月這樣拉著,聶鷹還真不習慣,輕輕一甩,卻是無法掙脫段霜月,心中微微吃驚。



“有一個地方,我想你會很感興趣。”



出了段府,馬車載著二人飛快地駛向遠處。約半個小時後,馬車停下,聶鷹步下馬車,看著四周,不由地,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辛辣刺鼻的味道,時刻地湧進聶鷹鼻子中。破爛的街道上,行走的全是衣衫襤褸,渾身澀陡的老人。視線所過之處,破房,平房,堆滿整片區域。見多了水藍星上的繁華,見慣了皇都城內各色富貴,此時,聶鷹倍感壓抑。



“這裏是貧民區!”段霜月走上前,淡淡地道著,在她的神情中,沒有絲毫對這裏的不適應和厭惡。



聶鷹沉聲道:“你帶我來這裏做什麽?”



“讓你見識一下皇都城中不一樣的地方。”手捧著一把錢幣,對著前方不遠處一群正在玩耍的小孩子,輕輕地扔了過去。



“姐姐,你又來看我們了,謝謝姐姐!”那些小孩子不管地上的錢幣,反倒是一窩蜂地湧向段霜月。



“姐姐,這次有沒有給我帶吃的?”



“姐姐,你怎麽隔了這麽久才來看我們?”



聶鷹的耳中,不停地泛起孩子們的呼聲,段霜月的臉上,洋溢著溫和地笑容。瞧了片刻,聶鷹神情一動。細小的變化,並沒有避過段霜月的眼神,刹那間,笑容更見燦爛。



離了段霜月,聶鷹獨自一人在這貧民區中慢走。或許是清晨,年輕壯漢一個也沒見,每一個遇見的人,看向聶鷹的時候,那種複雜的眼神,難以訴說。



拐過這條街道,一條寬大的河流出現,對麵,便是皇都城的另外一麵---繁華之地。如此鮮明的對比,聶鷹站在分界線處,眼瞳裏,頗有些玩味。



“李大爺,你慢點走,病還沒好,就不要到處亂走。”



“哎,老黃頭,都沒有多少時日可活了,趁著現在還沒死,多走走吧?”



聶鷹回過頭,隻見倆位年過半百的老人,在不遠處交談著,奇怪的是,二人的眉宇間,竟是夾雜著許多的仇恨。



“辛苦了一輩子,想不到老來,被那該死的女人弄成這個樣子?說的好聽點,是為了抵禦四大皇朝的侵犯,其實是變相地剝削我們。”



“李大爺,你輕點聲,小心被人聽見,命都不保了。”說著,老人向著聶鷹方向投出一瞥。



李姓老者似乎豁出去一般,聲音反而高了一些:“怕什麽,全家人都被害死了,就剩我這條老命,她要拿,盡管拿去好了,省的我一人孤苦伶仃地在世上活著。”



聶鷹淡淡一笑,轉回了身子,看著對麵的繁華,不知道在想些什麽,以至於連段霜月的到來,都沒有察覺到。



“想什麽呢?”段霜月輕聲問道。



“呼。。。。。”重重地吐了口氣,聶鷹道:“這裏的氣氛太壓抑了,走吧。”



段霜月心中一喜,因為對方的眼眸中,閃現出一絲厭倦與怒火。。。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