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章 逛一下

回到段府,聶鷹不發一言地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陰沉不善的表情,讓得段霜月心中暗暗竊喜,神色間驟然輕鬆了許多。



“聶鷹,你是我的,誰都搶不走。”



站在房間裏,緩緩地吐了口氣,聶鷹不禁沉默了下來。貧民區所見,不是聶鷹無法想像,而是根本不去想。任何一個社會,貧富之差從未斷過。段霜月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聶鷹知道皇朝中的另一麵,進而對皇朝,準確地說,是讓他對心語產生抵觸的情緒。



淡淡一笑,聶鷹輕聲道:“心語,似乎你有些麻煩了?”在段霜月麵前流露出來的情緒,不是做作,而是真實的。



厭倦與怒火不是針對心語,而是對段霜月。縱然二人不是親姐妹,卻是同宗同室,這一番舉動,徹底讓聶鷹對段霜月起了厭惡之心。



至於倆個老人的交談,聶鷹根本不用去理會,皇朝的大事,他不知道,老人的話或許沒錯,不過,命令不一定是心語所下。而且,就算是,聶鷹也不會因為這個,從而對心語產生什麽負麵的情緒。



隻不過讓聶鷹有些疑惑的是,為什麽段霜月要讓他對心語擁有敵意?自己對段霜月或是心語來說,都隻是一個過客。聶鷹不是一個笨蛋,知道段霜月此舉必有她的深意,他可不會認為,段霜月這番舉動,是因為吃醋?



偏偏,段霜月今天就是吃醋了。。。



心頭忽然輕跳,聶鷹的神色猛地變得怪異,“心語真的有麻煩了?”不及多想,快速地離開了閣樓,向著段府外走去。



“聶公子,你要去那?”段霜月迎麵而來,手中還端著一盅應該是吃的什麽東西。



快速地隱去臉麵上的焦急,聶鷹平靜道:“知道了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心裏悶的慌,想出去走走。”



“我陪你!”段霜月心中大喜,忙將手中之物交給身邊的丫鬟。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清靜一下。”閃過段霜月,聶鷹疾步向段府外走去。



微微一怔,段霜月還是跟了上去,她知道,現在這個時刻,應該是最容易將聶鷹牢牢地把握在手中。



出了府邸,沒有上馬車,聶鷹放開速度,飛快地向皇都內城奔去。瞧著這般急躁,段霜月心裏更加欣喜。



被段霜月如影子一樣跟著,聶鷹無法去蓉城別苑找心語。而段霜月的實力,聶鷹有些吃驚,一路全力狂奔,居然是沒有讓段霜月落後多少。



故作煩惱的在城中晃來晃去,心中苦思著如何擺脫段霜月的辦法。後者似乎跟定了聶鷹,對於他有意無意間流露出來的不耐煩,絲毫不甚在意,甜蜜的笑容依舊沒有半點掩飾地掛在臉龐上。



快步地行著,忽然,聶鷹嘴角邊揚起一抹邪惡的笑容。看到這股笑容,段霜月心頭猛然掠出一絲不好的念頭。



指著前麵不遠的一處熱鬧地,聶鷹強笑道:“段姑娘,不知道那裏是什麽地方?”



順著聶鷹指的方向看去,陡然間,在段霜月俏臉上閃現起一抹紅暈色,懦懦地道:“聶公子,你想做什麽?”



“走累了,當然是想休息一下。飄香樓,名字不錯,看著熱鬧的場景,想來裏麵的環境應該不會太差。段姑娘,我們進去逛一下,休息一會?”說著,聶鷹帶頭向著那處熱鬧的建築物走去。



“聶公子?”段霜月狠狠一跺腳,眼睜睜地看著聶鷹被倆名女子拉扯前去。



“嘿嘿。”一聲淫笑清晰地傳至段霜月的耳中,“本少爺有的是錢,讓你們最漂亮的姑娘來伺候,哈哈!”



不小的大廳中,到處充斥著糜爛的聲音,眼中所見,讓聶鷹大漲見識:“妓院原來是這個樣子,想不到我聶鷹居然有一天會來到傳說中的青樓。”微微地搖搖頭,聶鷹苦笑道:“為了擺脫段霜月,也隻好這樣了。”



對著跟後來的老媽子,聶鷹輕聲說了幾句話,而後隨著下人來到了後院。地方停大,坐落著幾處雅致的別苑。



“公子,您請進。”下人推開其中一處別苑的房門,高聲喊道:“清宜,有貴客到,好生伺候著。”



賞了下人一些小錢,聶鷹挺進了別苑中。掀開簾子,視線中,一位俏佳人盈盈而立,鵝黃色長裙下,隱約展現出無比誘惑人的身軀,精致的五官,古典婉約。



“清宜,好一位佳人!”聶鷹忍不住讚歎了一聲,比起心語與段霜月,此女稍差了一些,但是那二女,卻沒有此女這般溝魂的氣息。



“好在那裏?”清宜嫣然淺笑,上前扶住聶鷹,讓他做在圓形桌子前,玉手輕輕地按著聶鷹的肩膀,卻是力道剛好。



此時,聶鷹才知道,為什麽電視中的才子都會手拿一把白扇?因為現在,有一把扇子在,說出來的話,方是更加地飄逸。



嘿嘿一笑,聶鷹道:“那裏都好,清秀佳人,溫文爾雅。俗話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今天能認識姑娘,總算是一件高興的事情。”



如蘭芬香絲絲地湧進聶鷹身體中,不由得腰腹間升騰起一股邪火。正事在身,不得不讓聶鷹放棄這難得的享受。剛欲起身,想從後麵出去,卻聽見房間外傳來一陣吵鬧的聲音。



“公子,您不能亂闖的,幾位姑娘都有客人了?”



“在皇都城,除了皇宮之外,還沒有本公子不能闖的地方。”熟悉的聲音,讓得聶鷹不由大皺眉頭。



瞥見聶鷹的不悅,清宜輕聲道:“公子,外麵這人與你。。。?”



聶鷹擺擺手,將眉宇間的不快迅速地隱去,此時,還不能和他們翻臉。



‘嘎吱’一聲,房門被重重地推開,一道人影快速地閃見簾子內,見著聶鷹,爽朗地笑道:“聶兄,你太不夠意思了,獨自一人來找姑娘,也不帶上小弟我?”



瞧著一身男裝扮相的段霜月,聶鷹輕笑:“你一個小屁孩,帶你來這裏,怕是讓你家大人知道了,會怪罪我的。”說著,攬起身邊的清宜,一臉的邪笑。



眸子中隱入一絲憤恨,段霜月大咧咧地道:“本公子都這麽大了,什麽都想見識一下,你聶鷹能來的地方,我也能來。”



“既然如此,不若我幫公子在安排一位姑娘,如何?”清宜插話道。



“這個提議好,清宜,一位不夠,多叫幾位。”聶鷹邪邪笑著,心中暗道:“看你怎麽裝下去。”



“誒,不用了,清宜姑娘是吧?國色天香,貌美如花,甚得我意。其他人就不必找了,反正聶兄家中有美眷,誌不在此,你去備上好酒好菜,陪我二人喝上一頓就可以了。”伸手攔住要出門的清宜,段霜月挑釁地看著聶鷹。



“這。。。。?”清宜愕然地看著聶鷹。



聶鷹點點頭,旋即做到了桌子前麵。不大一會,酒菜端上,三人有一茬沒一茬地聊著,看著一臉篤定的段霜月,聶鷹心中暗恨。不知不覺,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聶兄,今天玩的十分開心,天已不早了,是否該回去了?可別讓家中人擔心。”



“不急!”聶鷹陡然一笑:“既然出來了,勢必要玩的盡興一些嘛。酒已經喝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沒做呢?”



“什麽事?”段霜月冷聲響起,已經預知聶鷹想做什麽了。



果然,聶鷹一把抱起清宜,女子雅香頓入身體內,加上酒精的作用,此刻的聶鷹,完全一付急不可待的模樣。



“段小弟,這種事情,難道你也想親眼看一看,學上一學?”



“聶鷹你?”饒是段霜月再大膽,此時也不由坐立不安。



嘿嘿笑了幾聲,聶鷹在清宜玉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不想看,那還不出去。”



“聶鷹,你很好?”雙腳重重一跺,那堅硬的地麵頓時四分五裂,漲紅的小臉發出一抹寒意,掀翻桌子,頭也不回地掠出了房間。



“聶公子,那位段公子沒事吧?”看著碎裂的地麵,清宜擔心地說著。



“能有什麽事?”抱著佳人,聶鷹轉身向床邊走去:“春宵一刻值千金,可別浪費了。”



將清宜輕放倒床上,聶鷹趴在清宜的耳邊輕說了一句,後者頓時臉顯錯愕。在聶鷹的催促下,清宜無奈地,小嘴裏發出了幾聲若有若無的勾魂聲音。



隨著這道銷魂的聲音逐漸地放大,房門外,終於是發出一聲異響,轉瞬即失。數分鍾後,聶鷹冷冷一笑,對清宜道:“姑娘,方才多謝了。”



見聶鷹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躺下的佳人坐起身子,神情中頗有些不解。



拿出一把金幣塞給清宜,聶鷹輕聲道:“麻煩姑娘晚上不要出門,如若聽見外麵有任何的異動,便是照著我剛才的話做,多謝了。”



清宜楞楞地點點頭,看著聶鷹打開了房門對麵的那一扇窗戶躍了出去。正想起身時,突然一道身影閃電般地掠進,在她粉臉上重重一啄,而後又是無比快捷地開了房間。



“清宜姑娘,今天不能和你歡好,真是可惜,希望下次有機會吧?嘿嘿。”耳邊,聶鷹邪惡的聲音清晰的傳進。



感受著胸前剛才突然遭遇的一隻祿山之爪,清宜淺笑:“真是個有趣的男子!”



從後麵離開飄香樓,聶鷹飛快地掠向蓉城別苑。有著黑夜做掩護,絲毫不用掩飾他的速度。在房頂上快速穿梭前進,驀然,一陣細微地波動,似輕風一般,掠向聶鷹。如果不是現在精神全部集中,真氣高速流動,這道異動,他真的無法察覺。



身軀猛然一擺,滑向另一處房頂上,原先那曾逗留過一秒鍾的地方,已經是化成一片粉碎。



“反應速度都很不錯!”對方高空上,突兀地從黑夜中現出一道身影,濃烈的殺機,閃電般地罩向聶鷹。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