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章 談情說愛

斷橋流水,陪伴著精致的小亭,佳人翹首而立,淡紫色長裙隨著微風輕擺,將她那美到極致的身材完全地展現在天地間。



佳人遠眺,美眸中,掠過一絲期盼之色。忽然,俏臉龐上,頓現傾國傾城般的笑容。前方千米處,一道人影快速地奔來,臨近佳人時,腳步突然地放慢。



望著那張美麗與充滿魅惑的臉頰,聶鷹不由錯愕片刻,內心似乎掙紮了一番,然後輕聲道:“你要見我,有什麽事嗎?”



“沒事就不能見你嗎?”佳人抿嘴淡笑,一種說不出的嫵媚讓人更添幾分遐想。



怔怔地傻笑數分鍾,漆黑眼瞳中的那份木呐方是逐漸消去。聶鷹淡笑道:“心語大小姐要見我,當然不需要理由。這裏風景優美,鳥語花香,用來談情說愛,似乎很不錯!”



聽著聶鷹調堪的語氣,心語心中一突,仿佛是想到了什麽,俏臉頓起紅暈,嗔怪道:“你膽子很大啊,竟敢將柳宣給殺了?”



劍眉微揚,聶鷹平淡地道:“我來皇都,就是為了殺柳宣,他死了,也算是罪有應得,沒什麽大不了的。”旋即有些奇怪地問道:“為什麽你和段霜月對於我殺死柳宣,都有幾分反對,難道以你們的勢力,也會對文平忌憚嗎?”



“哦?原來那妮子沒有告訴你?”心語在心中道了一句,繼而俏皮地笑道:“你怎麽知道我與霜月那丫頭的勢力不會比文平弱呢?”



聶鷹又是一怔,這幅俏皮的模樣。。旋即苦笑道:“你今天找我來,不會是真的談情說愛吧?”



頓時嫵媚的神情驟然隱去,心語正色道:“聶鷹,你來皇都的事情已經做完,趕緊離開皇都,離開雲天皇朝吧。”



“你在擔心什麽?”聶鷹不解,文平在皇朝縱然是勢力滔天,但是,這些勢力不過是世俗中的權勢罷了,對於修煉者來說,或許對他們要顧忌幾分,不過,僅是顧忌,遠遠不能讓修煉者落荒而逃,因為,文平再強,隻是皇朝中的一個大臣。



心語笑道:“很多事情你不了解,不知道,對你來說可能是件好事。聶鷹,單以文平而論,他所擁有的勢力就不是你想像的那麽簡單。文平很快就會查到柳宣之死是你所為,以他的性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聽我的話,離開這裏皇都吧。”



感受著心語的真誠,聶鷹有些怦然心動,“天下之大,我盡可去得。皇都的美景我還沒有見識過,就這樣走了,豈不可惜?”現在的聶鷹真正的是孑然一身,如心語所說,目的已經達到,不管在那裏呆著都是一樣。



瞧著心語欲言又止的表情,聶鷹戲笑道:“再說了,有你在,我還用怕文平嗎?”



“雖然我不怕文平,但是如果現在我和他鬥起來,皇朝勢必要大受損傷。屆時,四大皇朝趁虛而入,後果不敢想像。所以,我現在不可能為了要護你,而做出對皇朝不利的事情。”對於聶鷹現在近是無賴的表演,心語無奈地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氣氛忽然地變得壓抑,除卻沙唐小村外,聶鷹認識的人中,就數段府幾人與心語和他最熟。這些日子來,段霜月天天來找他,和他聊了很多,對方似乎是改變了許多,不過聶鷹心裏依然有著非常大的抗拒。



眼前佳人,同樣是天之嬌女,卻與段霜月截然不用。聶鷹也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感覺,或許是心語與雪兒的想像,又或許是心語一開始的恬靜。而現在心語表現出來的憂心,讓聶鷹大為的心疼。最後的那番話確實讓聶鷹有些難過,不過以二人之間目前的關係,實無法讓心語做出有損皇朝的舉動。



對視許久,聶鷹突然在對方驚愕的目光中,一個箭步上前,握住了那雙如玉般的柔荑:“大陸上的女子我認識的不多,但以段霜月來講,你太辛苦了。”一個年少女子,居然是要憂心與國家大事,雖然是身份使然,卻也讓人無法想像。



心語嫣然一笑,並未將玉手抽回,反而腳步微移,順勢靠在了聶鷹的肩膀上。從小到大,最需要的就是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隻不過,從沒有出現。聶鷹這個還不是很熟悉的人,正好讓她靠上一會。她的身份,從段霜月那裏,絕對不會讓聶鷹真正的明了,也許正是這份不知道,二人之間的短暫相處,沒有絲毫的利益糾結,會更坦然一些。



時間仿佛停止,二人均是享受著這難得的寧靜。對聶鷹來講,這是多年前的往事,對於心語,則是夢中才能獲得的權利。



“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麽?”芬蘭的體香絲絲地鑽入聶鷹腦中,這一刻,視線陡然模糊,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時光。



心語搖搖頭,輕聲道:“盡快離開這裏,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聶鷹,今天,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沒有複雜,沒有接踵而來的要務。我會永遠記得!”



腦海中莫名地湧起幾分苦澀,聶鷹道:“你的身份或許代表著責任,但是幸福人人都有權利去追求,不一定要讓自己活得辛苦。權勢財富,過眼雲煙,可以的話,不妨將它們卸去,做真正的你。”



輕輕離開聶鷹,心語談笑道:“過眼雲煙,也許是吧!可是我這一輩子都要為這個過眼雲煙而活著。聶鷹,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你,可以無拘無束,活得自由自在。”



“我?”麵露許些無奈,現今的生活,是如何得到來,任何人都無法猜想。這個羨慕,讓聶鷹想起了從前,心中也徹底地打消了說服心語的想法。在水藍星上的他,何嚐不是身陷無形囚籠無法自拔?



“心語,你有很多事瞞著我?”瞬間,在聶鷹心中,湧現起一股想要了解心語的衝動。或者隻有這樣,才能讓他更接近心語,也能讓心語過的開心一些吧。



玉足輕移,心語正聲道:“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我不會告訴你,別人更不會告訴你。離開段府,離開皇都。”



看著佳人果斷離去的背影,嘴唇蠕動了幾下,可聶鷹還是沒有說出一句話。



“聶鷹,不要想著靠近我,更別妄想從霜月那裏得到關於我的一切。去過你的自由日子吧,說不定。。。。”心語突然轉過身子,俏皮地道:“說不定有一天,我累了,就會來找你,到時候,結伴遊曆大陸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俏影愈來愈遠,逐漸地,聶鷹已經看不到心語。怔怔呆了半天,隨後搖了搖頭,對著天空,聶鷹輕聲道:“心語,不管是為了什麽,我也要盡力地幫助你完成你的心願。”



今天短暫的交談,讓他看到了另外一個心語,隻字片言中,聶鷹感受到了心語的無奈與無助。曾幾何時,這種感覺,陪伴他過了五年之久。下決心幫助心語,無關情愛,為的,僅僅是彼此間的真誠。



“回去要找段霜月好好聊聊,不知道心語真正的身份,也就無法去幫助她。”瞳孔中,無比的堅定。



另一處,心語淡漠地向回走著,回想著方才,臉色猛地轉晴。忽然間,臉龐上頓現幾絲愕然,“今天是想和他好好談談,告訴他其中的厲害關係,讓他離開這裏。好像並沒有說太多?”



“葛老,您出來吧!”



心語身邊,葛老的身影淡淡地出現,瞧著心語神情間的那絲疲累,老者沉聲道:“小姐,聶鷹的話說的很對,你沒必要將自己逼的這麽辛苦?”



心語笑道:“葛老,你從小看著我長大,我所處的環境,不容許我放鬆自己。這樣的話,以後不要提起了。”



老者心中長歎,“既然是這樣,為何要見聶鷹,而且還讓他離開這裏?你知道的,如果將聶鷹留在身邊,以文平的性子,在不了解事情的情況下,他必會派人來追殺聶鷹,到時候,我們就有機會將他一舉消滅。”



聽著老者有些生氣的言語,心語前進身軀猛然停下來,看著老者,心語正色道:“我這一輩子,身在萬萬人之上,注定孤獨。聶鷹的出現,讓我發現,原來,有一個好朋友,會讓自己輕鬆很多。所以,我不想讓他出事。”



“小姐,為了大業著想,你的這番心思卻是做錯了?”



心語一改輕言,突然冷冷地道:“大業,大業?為了它,我付出的還少嗎?難道現在,我為自己的私心,小小地打算一下,也不行嗎?葛老,多多留意文平的行動,必要的時候,不要讓聶鷹出現任何的閃失。”黛眉緊皺時,微有發狂的意味。



聞聽心語的厲喝聲,老者反而爽朗地笑道:“小姐,就算你不說,我也不會讓聶鷹發生任何狀況,對於他,我心中的期待不會比你少。”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