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章 段府小試

酒樓中,因為段問名字的出現,變的無比的安靜,偶爾投過來的目光,也由**變成了懼怕。



和段問有一茬沒一茬地聊著,聶鷹驚人的發現,這位世家公子,竟然非常的有才,古往今來,天文地理都是信手捏來。涉及到皇朝大事,民生疾苦,都說的頭頭是道,這樣的身世,懂的這些,不足為奇。但是有意無意間,透露著幾分的落寞,似乎有一種懷才不遇的味道。而且,對於皇朝當家人,也是有著許些的不滿。。。。



對此,聶鷹隻是個聽眾,偶然插上一句,緊要時哈哈帶過。好像是喝多了,段問拉著聶鷹道:“今日與聶兄一見如故,就此分手,多有不舍,可否賞個臉,到我府中小住幾日,兄弟與你把酒言歡,可好?”



酒樓外,停靠著一輛豪華的馬車,不過不是馬在拉,而是一隻聶鷹沒有見過的野獸。見聶鷹好奇地打量著野獸,霜月嗤笑道:“當真是沒見過世麵,連追風獸都沒不認識?”



個頭比馬要高上許多,四肢強壯有力,碩大的腦袋撲哧撲哧的喘著氣,“追風獸,名字取的很好。”聶鷹淡淡一笑,跟隨著段問上了車。



車中的擺設不用多說。上車之後,奇怪地,段問沒有說一句話,好像是真的喝醉了,躺在寬敞的車裏小床上。



暫且稱之為馬車吧!在熱鬧的街道上,馬車疾馳而過,數十分鍾後,漸離了熱鬧的皇都,行進一片安靜的區域。



很快地,馬車停了下來。從車上下來,眼前,那占地數十畝的龐大莊院赫然出現在聶鷹的眼中。隨意地掃過四周,類似這樣的莊院在這方圓百裏之內,居然有著好幾座。堅硬的青石路上,來往的人不多,但是手持利器的士兵卻是不少。



霜月狠狠地瞪了眼聶鷹,扭著小蠻腰,不悅地閃進了莊院。



“聶兄,請吧!”帶著醉意,段問拉著聶鷹,快步向裏走去。門口那幾名守衛人員,見到自家少主人這樣客氣地帶著一名陌生人進府邸,臉龐上竟是沒有絲毫的詫異。



優質典雅莊院內,隱約傳來一陣肅殺的氣息,聶鷹微微地皺眉,跟著段問快速地拐過長長的石子小路,在過百米,便是出現了一塊足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空地。



空地的一邊,擺放著一遛地兵器。數是條人影不停地在空地上晃動,身上湧現出來的光芒與殺氣,讓得空地裏的氣氛憑空增添幾分緊張。以聶鷹的眼力,很清楚地看見,場上的那些人並不是在比試,而是做生死間的搏鬥。



察覺到段問投過來的漫不經心眼神,聶鷹神色如常,平靜地迎向對方。空地上的事情似乎是習以為常,後者隻是淡淡一笑,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並沒有對聶鷹解釋什麽。



這時,段問的腳步忽然放慢,眼神時不時地投向空地上。跟在後麵的聶鷹冷冷一笑,不作聲色地向前走著。



“小爵爺!”二人身邊快速地從空地中央掠來一個中年壯漢,五片黃葉清晰地掛在胸口。



段問點點頭,指著聶鷹微笑道:“來,為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聶鷹兄弟,餘三兄弟。”



“你好。”餘三道了一聲,對著聶鷹,眉宇間的神色瞬間由恭敬轉成了桀驁。



“小爵爺?”聶鷹神色微微變動,已經預想到段問的家世不凡,現在親耳聽到,多少還是有些意外。從前曆史書看過不少,能被封為爵位的,除了世襲的外,其他的無一例外地,都是手握重權之人。酒樓上眾人對段問的驚恐,便是知道,他不會是前者。



聶鷹細微神色響動,絲毫不落地入了段問的眼睛,平靜地一笑,段問仍是一付客氣地口吻:“身份家世不過是名利而已,聶兄不要因為這個而對我有些芥蒂?”非凡的家世,卻沒有一絲的驕傲,真誠的笑容,不由得不讓人生起好感。



“小爵爺的兄弟很多,空地上的這些人都是。不過,沒有一點本事?哼哼,爵爺府中,不養閑人。”餘三冷冷地道。



“餘三,不得對聶兄無禮。”



似乎段問的話是空氣,餘三冷漠地對聶鷹道:“聽懂我的意思了嗎?”腳步猛地向前邁進一步,龐大的氣勢頓時爆發,氣勢未到,空間已是被擠迫,令人衣衫獵獵飛舞。



對餘三的不敬與挑釁,段問微不可查地向後退了幾步,留出了一片空間給二人。聶鷹冷冷一笑,半年在窮山惡水的修煉,使他本身的修為已經是進入了凝氣境界中階,遠不是當初在小鎮子上對柳青時可以相比。與柳宣一戰後的月餘時間裏的療傷與修煉,體內真氣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餘三與柳宣修為一樣,此一戰,也可當作是檢測自己實力與柳宣到底還差幾分。



身軀微側一分,明玉決疾速在身體內旋轉。某一刻,犀利無匹劍氣,似要劃破蒼穹一般,直往身體前方無形的氣勢狠狠劈出。



倆股氣勢飛快的相撞,頓時間引起空間氣流的一陣扭曲,悶雷似的響聲轟地炸起,絲絲地火花如煙花快速綻放。



“如果僅這樣的實力,那麽還是趁早離開爵爺府吧?如果你要強留在爵爺府,做一個花匠,那也隨你。”囂張的聲音自悶雷聲中響起,淡淡地人影衝過混亂的氣流,瞬間到達聶鷹的身邊,拳影帶起如山的壓迫,重重地擊向聶鷹。



遠處空地上的眾人此時都已停止了彼此間的對抗,全都看向聶鷹這邊。



“有新人來了?難怪餘三會這麽興奮。”



“嘿嘿,前幾個月他進來的時候,被你磨成那樣,現在有機會讓他出口惡氣,怎不讓他動作快點?”



“希望那年輕人撐的時間久一些,不然像上次我麵對餘三的時候,沒有一點意思。”不單是這個人,所有人眼神中都有同樣的期待,希望這場戰鬥能精彩點。



單手向前一探,鋒利的寶劍瞬間出現,聶鷹就勢向前一衝,一朵劍花燦爛出現,數道劍影凝聚衝天而起,視線中皆是充斥著淩厲的劍氣。



“這小子很不錯!”僅是這一招,就讓眾多圍觀的強者們對聶鷹側目相看。



“哼!”聽到眾人的議論,餘三惱怒異常,俯衝而下的身軀猛然在半空中大震,磅礴的奧氣揮起山嶽之壓,直接將劍影轟成粉碎,硬實的地麵因此而出現一個可怕的大洞,漫天灰塵揚起。



一瞬間,強烈的壓迫感讓聶鷹心中凜然,手腕輕抖,劍吟之聲從九天而下,衝破灰塵,身形不退反進,周身混絮的能量狂湧,閃電般地刺出一劍。



餘三雙目圓瞪,感受著從對方寶劍上傳來的驚人危機,身軀快速大展,強悍的奧氣再次聚集與拳頭之上,猛然大喝:“破山拳!”



空間中頓現一股比之先前更加龐大的能量,瞬間撞擊在聶鷹那詭異的長劍上。火山一樣的爆發出現在眾人視線中,能量卷起天空中的氣流,形成一道道犀利的暴風,暴風呼嘯而過,周圍種著的樹木全被碾成灰飛。



倆道人影一縱即退,還在肆虐的暴風中夾雜著幾許鮮紅的顏色。



瞧著對方嘴邊的一縷鮮紅,餘三陰冷一笑,剛剛停下來的身軀再次向前一縱。長劍劍尖指下,聶鷹視線中,那道身影愈來愈近,漆黑的眸子中,森寒的殺機躍然而出。



“住手。”一聲厲喝突兀地**倆道氣勢當中,同一時間另一道氣勢瞬間湧現,餘三的身軀陡然一頓,隨之,聶鷹與餘三的氣勢消彌於無形之中。



“嗬嗬,二位都是我段問的兄弟,這場比鬥到這裏就可以了。”場中的殺機也因為段問溫和的笑聲而瞬間消散。



“聶兄,你沒事吧?”段問平和的問道。



擦去嘴邊的血跡,聶鷹淡淡地道:“些許小傷而已。”



段問笑道:“來人,先帶聶公子下去休息。”對於聶鷹眼眸深處的那一絲不悅,段問並未在意,每一個新進段府的人,都會經曆這一段,否則,真如餘三所說,沒有本事,在段府,也隻能做做花匠。



夜深之中,陰柔的月光從天河上倒瀉而下,將幢小樓輕和地包圍其中。吐出一口濁氣,聶鷹迅速睜開眼睛,白天所受的傷勢已全部好轉。



全力一戰,還是盡落於下風。雖然在餘三麵前,聶鷹有信心足夠自保,但是麵對柳宣,他要的完敗對方。



坐在床頭,仔細地回想了一遍白天的戰鬥。大陸上的人修煉的都是破天之決,其中還是多有區別,最顯著的,便是那武技。不同於破天之決,由始神所傳,所有人都修煉。



而武技,乃是經過無數人的智慧,無數年下來,結合破天之決的特性,千錘百煉,形成了各種各樣的威力強大的戰鬥方式。配合武技,方能將破天決發揮的更加淋漓盡致,甚至傳說,隻有完好的結合著武技,才能修煉到那至高的境界。也是因為如此,在大陸上威力強大的武技,一旦出現,必是血流成河,遍地屍體。



望著明月,聶鷹冷冷一笑。白天麵對段問忽然的極力邀請,聶鷹本來就不想答應,但同時,心裏莫名地湧現一絲衝動想要來段府的衝動。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