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密室

略現陰暗的燈光朦朧地照著陰森的房間,不大的地方中,一切應有盡有。一張精致的書桌內,坐著一位銀發鶴顏的老人,平淡無奇的皺臉上,時刻透露著睿智的光芒,眼神中,攝人的精光時現時隱。



“比之餘三隻弱上一線,年紀還如此的小,出手狠辣,不會因為對手太強,而有所由遲疑與退卻,他,潛力很不錯,是個人才。”老人讚了一句,白天他並不在現場,卻是如身臨其地一樣,“但是問兒,聶鷹的底細你查過了沒有,現在緊要關頭,千萬不能出一點紕漏?”



桌子前麵,段問恭敬地應道:“王父,您放心,您一生的心願,到了現在才可以實現,我怎麽能如此的不小心呢?聶鷹是一個陌生人,從現身,到現在,他的過去沒有一個人知道。但是我能確定,他不會是對方故意設下的陷阱,而且,他來皇都的目的,是滅殺猛虎戰團。”



老人微笑地點點頭:“我這一輩子,最自豪地就是生了你們倆兄弟,山兒沉穩,看的遠,你做事麵麵俱到,滴水不露,有你們在,何愁大事不成?”



“哼,王父說話好偏心,大哥二哥好,難道我就不好嗎?”房門外,忽然地傳進來一道嗔怪的聲音。



房中二人並未有所驚訝,似乎早已知道有人在外麵偷聽似的,老人嗬嗬笑道:“月兒,進來吧,和你說了多少遍,我們談正事的時候,不要在外麵偷聽。”



‘嘎吱’一聲,厚厚地沉重地被推開,原來這裏是一個密封的密室。霜月的身影輕巧地掠進,對著老人撒嬌地道:“王父,那個叫聶鷹的,我不喜歡,你把他趕走好不好?”



“哦,為什麽?”老人慈祥地看著少女,神情中盡是寵愛。



“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喜歡。”霜月頓了頓,然後道:“王父,我知道你們的大事,如果想要成事,信任聶鷹是萬萬不可的。”此時的她,完全沒有了白天的刁蠻,言談裏,頗有心機。



段問神色一動,問道:“霜月,你以前曾見過聶鷹,是在那裏?”



霜月道:“為了王父的大事,我故意接近心語,取的她的信任。上次跟她出訪,在無冕城一家酒樓的時候,無意間與聶鷹碰上。那是我和心語第一次見到聶鷹。”



“既然如此,為什麽聶鷹不能信任呢?”



霜月麵色一寒,那表情實有幾分不服:“他在看見心語的時候,便是被迷住了,眼睛半點都不曾離開過。你們說,如果他要是知道我們在對付心語,他還會幫助我們嗎?”



瞧著霜月隱有幾分吃醋的模樣,老人與段問才知道,霜月不喜歡聶鷹的真正原因,但卻沒有發笑。他們心中都知道,霜月平日裏雖然刁蠻,不可理喻,但是她的眼光與處事能力,遠遠在段問與段寒山之上。老人經常感歎,如果霜月是位男子,那麽段家就更完美了。



房間裏,瞬間變的安靜,數分鍾後,老人沉聲道:“月兒,以你之見,應當如何做呢?殺了聶鷹?”



霜月淡然笑道:“殺,倒大可不必!以他今天的表現,雖然還是入不了法眼,可如果真心的歸附我們,還是有他的用武之地。”



“男人,很簡單,所鍾情的,不過是權勢,財富,美色與武技。這四樣,我們段家,都可以給他,段府現在招徠的強者也都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就不相信,他聶鷹會特別一點,對這四樣毫不感興趣。”



“不錯,是人,就會有欲望,相信聶鷹也不例外。隻要我們掌握住他所需要的,不愁他不對我們俯首稱臣。”段問鼓著掌道,老人臉龐上也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過?”段問緊接著道:“看今天聶鷹的表現,在知道我爵爺的身份後,並沒有發生什麽變化,想來,他對權勢和財富不感興趣,那麽,就隻有從美色與武技方麵下手。武技,我們不缺,可如果他真的是看上心語,我們總不可能將心語綁架過來送給他吧?”



霜月白了段問一眼,忿忿地道:“如果可以綁架得到心語,王父也不用籌謀這麽多年了?”



瞧著霜月莫名生氣的表情,段問為之一楞,突然醒悟道:“難道你想自己。。。”



“當然,論容貌氣質,天賦條件,身份地位,我那一點比不上心語,偏偏這個死聶鷹正眼都不瞧我一眼,這一次,我怎麽都要試一下。”這時的霜月,小女兒家姿態一覽無遺。



“不可?”老人與段問極力反對:“你是我段家的公主,就算聶鷹以後的潛力巨大,將來或許會成為一方強者,但現在還不是將來,而且要拉攏聶鷹,辦法和人選多的是,不需要你親自出馬。”



“他未來會不會成為強者,我不是很感興趣。可他已經倆次無視我的存在,這口氣,本姑娘非出不可。”霜月拉著老人的胳膊,甜甜地道:“王父,你女兒不是一般的人,難道我會讓自己吃虧嗎?”



聽完這翻話,老人與段問似乎是想到了什麽,不由得二人齊齊露出會心的微笑。



天空之上,銀月如盤,繁星點點,將夜空渲染的十分美麗。



床頭上,聶鷹運動著明玉決,身體周圍,一股幾乎肉眼可見的靈氣緩慢地隨著聶鷹的呼吸,湧進他的身軀內。



在鏡藍,唯一的一幫親人,現在長埋於地,已是舉目無親。陪伴了二十餘年的明玉決,是聶鷹唯一的親人。或許還有。。。修煉時的臉龐不由地展現出一絲笑容。



驟然,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淩厲的倆道精光脫目而出,劍氣快速顯現,直射房門口處。房門輕軋一聲,竄進一道熟悉的身影。聶鷹大感不解,飛快地收回了劍氣。



“深更半夜的,隨便闖進別人的房間,你不知道危險嗎?要是方才收不住,我到那裏去找一個一模一樣的人陪給你的家人?”



“能放能收,修為不錯嘛。咯咯,人家就是相信你有這個本事,所以不打招呼,就私自地進來了。”人影嫵媚地笑著,聲音中,身體內,散發出一種令人想入非非的氣味。



瞧著人影,聶鷹皺皺眉頭,不悅的道:“霜月姑娘,請自重。”



透過門縫與窗隙,月光悄然地灑進房間。沐浴在月色下的霜月,竟是隻披了件非常單薄的綾羅。綾羅裏麵,上身穿了一件勉強可以遮住軀體的粉紅色肚兜,整個人散發出一種令其他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呼吸,在房間中驟然高亢了許多。



眼睛稍微地往下移動,在幾近透明的綾羅中,江山如畫,絲絲可點。月色的朦朧,及那綾羅的微微遮掩,閉上眼睛也能感受到與眾不同之處。這般情景,直接讓人經脈噴漲,一團熱火從聶鷹小腹快速地湧上腦中。



“姑娘請自重!”久經歡場中,聶鷹對這樣的一幕見過也不少,雖不能做到柳下惠的那一步,但是如果輕易的被人俘虜,那也太可笑了。調戲女人,聶鷹自有他的一套。對是對霜月,此時他沒有半點的興趣。



不是因為倆次見麵他對霜月的感覺不好,這樣一個絕色美女,穿成這樣,若不動心,不是太監,便是傻子。但是這朵牡丹花,這樣的情況下,不是聶鷹不想摘,而是不敢。



段府有著怎樣的勢力,單看那占地廣大的莊院,外麵的戒備,以及府邸內數十位修為都在聶鷹之上的強者,段問的談吐與上位者氣息,便能明白。



聶鷹可不認為,以他現在的實力,眼前的絕色美人是因為喜歡他,而做出這樣的舉動?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中,實力至上的世界,在強者才可以存活的世界中,毫不客氣的說一句,有人無緣無故地對你好,那便是想要利用你。眼前的一切,或許隻是一種試探。



段霜月靜靜地站立著,瞧著對方那漲紅的臉和微微喘氣的呼吸聲,及連連後退的身體,俏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



纖纖玉手隨意地伸動一下,似無意一般,披在身體外的綾羅輕輕地撂動了一下,以聶鷹的視角,現在看的更清楚了,呼吸聲,驟然加快。



段霜月輕聲一笑,邁動步子便是向聶鷹走住,“哼哼,本姑娘就不相信你真的能忍住?隻要你有一絲的異動,便讓你後悔一輩子。”嘴角邊,弧度變得更為張揚。



‘撲通’一下,聶鷹竟似被凳子拌了一下,整個人摔倒在了床上。



“咯咯”地嬌笑,人影閃動,聶鷹前方,段霜月便是跟了過來。玉手撫摸著聶鷹的臉,柔聲道:“為什麽不敢睜開眼睛呢?難道我真的很可怕嗎?”



見對方手足無措的表情,段霜月拉起聶鷹的手,頓時笑的更歡,沒有任何的動作。聶鷹的感官中,便是傳來一股柔軟與刺激。感覺著身下人的那微不可查的正常反應,段霜月神秘一笑。



“這可是你逼我的?”聶鷹喘氣道,雙手忽然用勁,快速地翻開身子。微弱的視線中,段霜月清晰地看見聶鷹臉上,那閃掠出來的暴躁。



見此,段霜月突然露出一絲森冷的微笑,可還未有所動作,聶鷹忽然揚長而去,戲謔地笑道:“不是你可怕,而是我。。。對你根本就沒有半點的興趣。”



段霜月大楞,手中握著的一根銀針在月光下絲絲陰寒的殺機迅速地遺漏出。數秒鍾後,段霜月方是清醒過來,叱嗬道:“聶鷹,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在我手上求饒!”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