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章 段問

書房中,豪華精致的擺設之下,一位絕色女子隔著身前的窗戶,俏視著外麵黝黑的天空。不久之後,書房門輕輕地被推開,一位老者敏捷地走進了書房。



“陛下,文平擅自調動城內禁衛軍,已經封鎖了整個皇都,使人無法進出,城中百姓議論紛紛,對其多有怨言。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皇都內會發生一些暴亂。”



絕色女子淡淡地道:“這文平膽子也太大了,朕的禁衛軍他也敢伸手進來?”可聽其語氣,並沒有憤怒的味道,反而隱隱有種幸災樂禍的情緒。



老者道:“禁衛軍統領王豐原本就是文平的門生,加上現在他們都認為陛下您勢弱,有如此舉動也不足為奇。陛下,我們是不是該有所行動了呢?”



“不急。”女子擺動著玉手,輕聲道:“盡管讓文平胡作非為,也讓其他大臣看清楚,文平是如何的囂張跋扈,他日,收拾文平的時候,就不會有太多的阻力了。”



老者沉聲道:“如果現在放任文平不管,隻怕會讓一些心懷叵測的大臣們紛紛效樣,而且對百姓們的生活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況且,此次事件,主要是針對聶鷹。。您不怕聶鷹無法應付這些,而有生命危險嗎?”



“皇朝經曆了千年的時間,到了近百年,許多家族逐漸壯大,家中蓄養的私人兵力已經是威脅到了皇朝。父皇即位後,昏庸無為,任用文平,趙章遠,秦留等奸臣,讓皇朝更加的不堪。現在不僅是各個臣子們欺我一介女流,其他四大皇朝也是蠢蠢欲動。如此內外危機下,平和的手段已經無法解決百多年來皇朝的腐敗,必須以雷霆之擊。日後還百姓們一個安居樂業,算是彌補現在對他們的騷擾吧。”



女子冷冷地說著這一切,房間中的溫度似乎也隨著她的語氣而驟然降低了許多,“至於聶鷹?”女子的口氣逐漸地顯得溫柔:“自他與猛虎戰團敵對,便是會麵臨著這樣的困境。。並且,我相信他不會出事的。”



女子緩緩地轉過身軀,絕色的臉龐上閃現出一絲迷惘,但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從今天開始,密切地注視著段寒山一家人的舉動,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馬上回來稟告。”



老者麵色一喜,問道:“陛下您終於要對他們動手了嗎?”



女子點點頭,旋即又是搖搖頭:“朕真的不希望那一天會到來,也希望他們會有所覺悟,不要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

端坐在開著房門的房間內,柳宣滿臉的陰鬱,眼神透過房門,對麵便是那被聶鷹破壞過的淩雲閣過去了一個多月,淩雲閣仍沒有恢複成原來的樣子。



柳宣身前,站立著那幾個剛剛逃生回來的壯漢,瞧著他們臉龐上的表情,依舊是神魂未定。



桌麵上,極有節奏的聲音淡淡地響起,柳宣冷冷地問道:“他當真是這樣說的?”



“不敢欺瞞團長。”其中一人惶恐地道著。



“大膽?”柳宣憤怒地喝道。



“團長饒命!”幾名壯漢慌忙地跪倒在地,身軀不停地顫抖著。



“你們都下去吧。”柳宣緩慢地閉上了眼睛,看的出,現在的他,猶如是將要爆發的火焰山。



幾人大喜過往,連忙地從地上爬起退出了房間。



久久之後,柳宣才將眼睛睜開,隻不過,眼神中已經透露出幾許的落寞。



“傳令下去,停止對那人的搜捕,去告訴我姐夫,讓他也停止行動吧!”



費力地說完這句話,柳宣仿佛是驟然老了幾歲。苦笑了一聲,止不住地長歎。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迫不得已。猛虎戰團這些年發展的極為神速,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是他柳宣的功勞,而是那背後的大靠山。



本身實力不夠,招徠不到修為高深者,縱然有著文平的護駕,也隻不過強行地在皇都這個城市中占的一席之地。城中多少個勢力在眼紅著戰團的地盤與買賣,若非有文平,猛虎戰團早已不存於世。



戰團中,包括他柳宣自己,若是在一個偏遠的小城市,或許還可以獨擋一麵。可這裏是皇都,豪門貴族,強大勢力,比比皆是,這些人沒有動他,已經很給麵子了。今天被殺的,就包括了戰團中的一位副團長,以及眾多的戰團支柱。



這一天下來,戰團原本就不強的勢力,現在更是萎縮了不少,以對方的實力及表現出現的手段,他柳宣不敢賭下去了。不然,到時候,就算文平護著他,猛虎戰團也將成為一個空架子。



天色放晴,一縷陽光打照在皇都最高的建築之上,不過多久,光線緩慢地向下移動,最後將整個皇都包圍在溫暖的氣氛之中。



人們開始了新的一天,走上大街,一切都恢複成了原樣,列隊整齊的士兵沒有了,囂張跋扈,隨意闖進宅子裏的壯漢們也沒有了。在多數人心中,突如其來的異動,隻是持續了一天一夜的時間。



沐浴在陽光下,聶鷹無比的舒暢,嘴邊邪笑清晰的顯現:“這柳宣果然是識時務。這樣的人是個聰明的人,但是,他注定要去陪伴文萊大爺他們。”



與猛虎戰團對峙了數十個小時,倒沒有覺的有多累,不過著肚子,卻是叫了起來,瞥了眼街道倆旁,找了家順眼的酒樓。



可能還是初來鏡藍大陸,這裏別有風味的食物與美酒,使聶鷹流連忘返。愜意地喝著杯中酒,聽著酒樓上的些許喧鬧,讓他有些忘乎所以。



修煉,也為修心。這一點,道家說的很有道理。無上境界太過與縹緲,一個境界的提升,很多時候,並不是無止境的埋頭苦練就能達到的。適當的入世,對修煉,有著意想不到的好處。



“二哥,我們坐這裏。”許些喧鬧的酒樓,忽然因為這道脆生生的聲音,而變得格外的安靜。



聶鷹回過頭,隻見酒樓上眾多食客此時的眼神,如呆雞一樣,全都投向那道聲音的主人,一張國色天香的俏臉,略顯緊身的紫衣服下,襯托出凹凸有致的身軀。



“原來是她?難怪。”聶鷹淡淡一笑,便是不在理會。



感受著眾人射來的驚羨目光,其中甚至夾雜著許多熱烈的占有欲望,對此,紫衣少女不僅沒有不快,反而有些得意。



“霜月,坐吧。”與少女一起的那位年輕男子多有幾分不悅,對著眾人冷冷一哼,淩厲地的眼神快速地掃過,方是讓那些色狼的目光收回去。



“二哥,難得出來一趟,等下陪我好好地逛逛皇都,我還要去找心語姐姐。”霜月撒嬌地道著,酥麻的聲音,讓得那些人的眼光情不自禁地又投了過來。



“她很忙,那有空陪你玩,出來也有大半天了,吃完了東西就回去。”年輕男子寵愛地說著。



突然冷哼道:“想變成瞎子的,盡管看?”驟然間,龐大的氣勢自他身體內狂奔而出,彌撒在整個酒樓之中。



頓時,一個個地低下了腦袋。感受著這股氣勢,聶鷹來了幾分興趣,方才匆匆一瞥,這名年輕男子歲數與他差不了多少,不過這身修為,卻是超出了聶鷹,對於同齡人,心中自然生起一分比較,不由得,再次回頭打量了一眼。



“咦,原來你這小子也在這裏?”聶鷹轉過來的身體,正好是對著霜月。被一位隻見過一麵的美女還記著,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情,不過這語氣,讓聶鷹微微地皺眉。



“你家的長輩沒有教你怎麽去尊重別人嗎?”霜月是很美,但聶鷹也不是那種見了美女就把魂丟了的人。在無冕城被她罵了一句,還可以說是自己不禮貌地看著心語,現在。。。



年輕男子好奇地看著聶鷹,雖然不喜眾人用**裸的目光盯著自己的妹妹看,但不可否認,霜月的確是可以男人在她麵前無法保持冷靜。可是現下,這位陌生男子眼中,對著霜月,沒有半點的**,厭惡感,反倒是很多。



“這位公子,在下段問,舍妹無禮,還請看在其年幼的份上,不要見怪。”



“二哥,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家夥,你何必對他這麽客氣?”霜月嘟嚕著嘴,不悅地道。



段問淡淡一笑,沒有理會霜月,對聶鷹客氣地道:“公子,在下好喜結交各處強者,不知可有榮幸,邀你一同喝上幾杯?”對著一位天仙似的佳人,還能保持鎮定,並且對她嗬斥,單是看這個,段問對聶鷹就有著極大的興趣。



在段問報出名字之後,酒樓中明顯發出了許多的驚恐聲。聶鷹心中暗道:“心語的家世果然不凡。”



“有人請我喝酒,怎麽會不願意呢?但是我不希望在聽到某些人不尊重的話語,要不然,到時候別說我不給麵子?”



段問連忙上前一步,拉開椅子,“這個自然。來,公子請坐。”



“我叫聶鷹,不是什麽公子。”段問的客氣,讓聶鷹存有幾分好感外,多少也有些警惕。不凡的家世與修為,能讓他對一個陌生人做到現在這樣的禮數,很不簡單。。。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