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沙漠風暴大吉普朝口岸疾駛而去。

  羅冬青身後坐的是史永祥和翻譯,後麵車上坐的隨行是外經貿委主任、邊貿公司總經理、中俄貿易大廈總經理。一行六人組成了元寶市赴俄A市考察團。

  “冬青書記,”史永祥發現羅冬青一直沉默不語,問,“你怎麽像有什麽心事?”

  羅冬青搖搖頭,心裏仍在疑惑:昨晚給妻子撥電話不接,睡得會那麽沉?今天早晨又撥電話,正是做飯或吃早飯的時間,為什麽還是不接呢?病重住院去了?心裏火急火燎,他給清江縣辦公室主任打了電話,請他去家裏看看有什麽事情沒有。搖頭間手機響了,清江縣辦公室主任回話說,家裏沒什麽事情,一切正常,請他放心。羅冬青這才像心裏有一塊石頭落地,心情也便鬆弛下來。

  史永祥指指前麵說:“羅書記,前麵就是我們和對麵俄羅斯A市共建的元寶邊貿口岸。”羅冬青仔細一看,已隱約可見那懸掛著國徽、飄揚著五星紅旗的雄壯國門了。車進國門後,並列著八道來往的路檢通道,左側一座座金碧輝煌的小樓是海關和五大聯檢的辦公室、口岸工作人員家屬宿舍,右側是寬敞的貨場。國產東風牌卡車和俄羅斯的白箱貨車、卡瑪斯交錯穿過,羅冬青瞧著這與其他縣城別具一格的風景線,心裏頓時升起了一種另有重負的感覺。省、地區把這裏弄成半個市,乍聽來不倫不類,親臨其境,細細品味,這半個市,到底是有些道理。比不了市,但又有縣不能比擬的優勢與特點。

  史永祥指指右側一片山丘說:“那是當年日本侵略者修築的元寶地下軍事要塞。”羅冬青從一個日本侵華資料上看介紹時就產生過一種神秘感,如今到了跟前,禁不住提議去看一眼,問史永祥對出國時間是否會耽誤。史永祥回答說,我們這次出國是禮節性拜訪和進行市場考察,沒有硬性的談判任務,無所謂時間早晚。出境十公裏就是我們要去的A市,早到一會兒晚到一會兒都無所謂,還沒有通知對方我們出境的準確時間。羅冬青一聽,便讓司機轉舵下了白色水泥路麵,顛簸著奔地下要塞而去。這裏已經成了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文物管理站的站長做向導引路,羅冬青等隨後,從山丘旁側的一個門洞貓腰進去,下了一百多石階到了隧道,燈光昏昏,陰涼潮濕。站長邊走邊介紹說:“要塞共分三層隧道,這是第一層,再深二十米是第二層,繼而再深二十米是第三層。”接著帶路參觀了彈藥庫裏殘留的槍支、炮彈,參觀了浴池、軍官宿舍、士兵宿舍、妓院、廚房、陷阱等等。羅冬青聽著,感歎著,多麽驚人的數字啊,日本侵略者為修築這一軍事要塞,專門修鋪從元寶到這裏的小火車專用線,工期六年,耗資巨大,抓勞工和浮浪三十多萬人,要塞完工後騙到山坳說要舉行篝火晚餐慶祝,慘無人道地用機槍掃射全部突突掉了。站長領著從另一個塞口走出後,站在山丘上指著另四座小山說,這要塞繞連五個山頭,塞道總長三百多公裏;接著指指境外說,當年日本侵略者所以叫這裏是要塞,主要是元寶市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這裏正處在俄遠東海參崴和哈巴羅夫斯克兩大城市中間,就像一個三角形的頂角對著兩個邊角。日本侵略者的野心大得很,既想把這裏作為永遠侵占東北的守衛、屯兵要塞,號稱東方馬其諾防線,又想作為伺機侵俄的跳板。

  羅冬青想想問:“這地下溫度是多少?”

  站長回答:“常年溫度兩度左右。”

  “你說--”羅冬青問,“從這裏拿出一部分,作為冬儲大菜窖行不行?”

  站長回答:“太行了。我們站裏麵幾個同誌就在這裏儲菜,一年四季吃新鮮菜。要搞,可以拿出一部分通道,沒有可參觀的內容,再和國家文物管理部門打打招呼,我看可以。”

  “太好了。”羅冬青興奮地說,“當年侵略者的軍事要塞,今天成了國際大貿易的重要經濟要道。他們當年雖稱是東方馬其諾防線,我今天號稱它是東方冷儲蔬菜、食品第一倉。”眾人都忍不住為羅冬青的激動笑了。

  史永祥用手機給元寶市駐對麵A城的辦事處打了電話,交代了出境的準確時間,請他們馬上告訴A市市政府。

  “天意!天意!”羅冬青雙手掐腰,氣宇昂然地瞧著對麵嘖嘖感歎。

  史永祥問:“什麽天意?”

  羅冬青仍然神態不變地瞧著對麵說:“從我們的口岸出發,隻有二百多公裏到達海參崴,取道這個遠東大海港,航運可以直通日本和韓國,這是個多麽重要的通商口岸啊!當年的日本侵略者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事隔五十年之後來了個羅冬青當市委書記,要把他們當年的狂想曲變成富民曲。”他轉過頭問隨從人員:“我在這兒調查得知,遠東地區是個蔬菜、水果極短缺的地區,我們可以屯積南方水果,生產北方蔬菜,一年四季向對麵銷出水果和蔬菜,是不是一筆大生意呀?”

  “是,太是了!”邊貿公司總經理說,“我們隻是搞了一些小打小鬧,太沒氣魄了,怎麽就沒想到呢?”

  口岸辦嚴主任說:“我們都有這麽大氣魄,就都當市委書記了!”

  大家都累了。羅冬青等乘車進了國門,開始了出境的各種證件檢查。他發現對麵的海關聯檢樓旁是一色的中國式建築,新奇地問:“永祥,俄羅斯朋友怎麽喜歡上中國式建築了?”史永祥回答:“都是我們的建築公司建的呀。”

  羅冬青問:“這是什麽意思?”

  “意思多了。”史永祥說,“當時,我們急於開通口岸,急於撤縣設市,對麵A城經濟蕭條,他們的邊區政府列入了計劃,每年隻投一點點,我們這邊設施已完全能進入工作狀態,那邊還需要五年。A市市長向我們提出借款搞建築,計市長考慮再三提出了條件,一是欠款用補償貿易形式兌現以物抵資,在三年內償還;二是由我們的工程隊承建,用我們境內的磚瓦砂石及水泥、鋼材等;三是建成中國式建築,表示一種支持性的紀念。A市市長都同意了……不過,當時也有不少人反對。”

  羅冬青笑笑:“不少人反對,那是短見,計市長好長我們中國人的誌氣呀,真揚眉吐氣!”他接著說:“前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獨聯體國家正調整產業結構,加速私有製進程,他們的重偏重、我們的輕偏輕產業結構,正好是一個貿易互補的大好機遇。”

  “對,我過去考察過一次,”史永祥說,“從對麵一個城市就可以明顯看出,他們重視發展重工業,輕工業、農副產業相當滯後,連毛毯、熱水瓶之類都是稀缺物資;我們呢,雖然毛主席早就明確提出優先發展重工業,由於國家底子薄,基礎差,還是輕工業步伐快。再說,我們這個以農業為基礎的經濟結構,農副產品就更成了對俄出口的優勢。”

  羅冬青更加興奮了:“我在報紙上看到,南方一個老板用我們商店裏積壓的一些服裝、化妝品等輕工品,換回了兩架飛機,一夜之間成了全國的首富嘛!我們不需要那麽快,能用三五年時間,換來半個市就行。”

  史永祥也激動了,“到時候,我們這個半個市就成了囫圇個兒的了。”

  “計市長的決策很英明,”羅冬青嘖嘖讚歎,“為全市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兒。別說對麵五年建成開通口岸設施,倘若三年就晚三春。這樣,既長了我們中國人的誌氣,起碼把我們元寶市大開放的步伐早邁開三年,當然,也就使我們元寶市提前三年跨進富裕之門。”

  “問題是--”史永祥反唇相譏,“建這個口岸就像畫了一幅好畫一樣,貼在牆上隻看不用,貿易由民,不管了。”

  羅冬青一揮拳:“這回,我們就要做畫中人,鬧他個春色滿園!”兩人說話間,已由翻譯持證通過了入俄境的各種證件檢查,翻譯指著對麵剛停在路邊的兩輛伏爾加車說:“羅書記,A市長來迎接我們了。”接著半真半假地介紹說:“A市長很精明,用計市長的話說是很狡猾,我們都叫他老狐狸。”說話間,A市長和隨從已經迎了上來。翻譯剛介紹完,A市長就緊緊擁抱住羅冬青,連連說:“歡迎,歡迎羅書記--我們A市的新朋友!”羅冬青順話應酬,感謝薩巴洛夫市長的熱情接待,第一次見麵是新朋友,再有一次就是老朋友了,我們永遠是朋友。翻譯借機打趣說:“你這個老狐狸,可不要狡猾狡猾的了。”A市長一聳肩,一搖頭,用生硬的中國話說:“你和計市長才是老狐狸、小狐狸,我的不是,不狡猾,很好很好的。”

  大家笑了。

  薩巴洛夫市長麵臨競選,一心想建成口岸,用開展大貿易收攏人心,沒想口岸建成後計德嘉來的次數少了不說,兩次談判都沒成功。羅冬青上任沒幾天,薩巴洛夫就通過A市駐元寶市辦事處得知羅冬青氣魄大辦法多,能幹大事,對他的這次訪問很高興,很重視。警車開道進駐賓館稍事休息後,帶領羅冬青一行先乘上小飛機低空飛行,鳥瞰A市市容,然後參觀了卡瑪斯車製造廠、木材加工廠、飼料加工廠等大型企業,用豐盛的午餐招待,商定好活動議程。午休後,開始了正式訪問和考察活動。

  薩巴洛夫市長帶領著進了遠東大廈,羅冬青為之一震:從一層到十層,各種進口商品琳琅滿目,土耳其產的皮服,韓國產的各種服裝,日本產的各種輕工產品,德國產的各種化妝品……應有盡有,要出大廈門口的時候,羅冬青問薩巴洛夫,這裏為什麽沒有中國貨?薩巴洛夫出了門口指了指分別用中俄文字寫的牌子:此店無中國貨。

  羅冬青一時有點兒不解,問:“薩巴洛夫市長,這是什麽意思?”

  “我說了,你不要見怪,”薩巴洛夫說,“掛出牌子說這裏沒有中國貨,就是聲明這裏沒有假貨……”

  羅冬青一怔,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刺傷。

  薩巴洛夫說:“這裏剛開放的時候中國貨非常受青睞,輕工產品火爆得很。後來大量的假貨和次品湧了進來,我親自看見,羽絨服裏是粉碎的稻草,運動鞋穿上幾天就掉底兒,暖水瓶倒進開水就爆炸……”

  羅冬青有點尷尬,回頭瞧瞧隨從們,不由自主地問:“是這樣?”外經貿主任說:“有這種情況,不那麽嚴重。可以說,幾條臭魚腥了一鍋湯,我們在這裏的輕工品市場是越來越小了。”他接著一轉臉笑笑說:“薩巴洛夫市長,你這隻老狐狸,不要當著我們的書記告我的狀,你的商人也大大地壞,把成砣不能用的化肥給了我們。我們的化肥商店裏幾乎都是美國二氨,商店門口也寫著:此店無俄羅斯貨!”

  薩巴洛夫苦笑一下,一聳肩,點劃著外經貿主任說:“你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羅冬青一看這兩人既是商戰,又有不受辱的民族色彩,雙方既是真事,又是半玩笑,聽匯報時就知道這種情況互有,心裏像找到了平衡,也隨著他們一起笑了。

  “薩巴洛夫市長,你這隻老狐狸,”外經貿主任說,“我知道你先領我們羅書記到這裏的意思,你知道我們羅書記這次來訪問調查要研究大貿易、大市場,想先給我們點兒顏色和下馬威。我們是老朋友了,你少整這一套。上次我就說過,你也答應了,把店門口這牌子摘掉,不然我們就要……”

  “好好好,”薩巴洛夫苦笑一下,“你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大家都笑了。

  羅冬青說:“薩巴洛夫市長,以後我們要各自教育自己的國民,善意經營,友好往來,市場競爭,各自的口岸也要把好質檢關……”

  外經貿主任說:“羅書記,進來的假貨都是那些倒包的小商小販搞的,我們市經貿委貿易公司組織的貨源沒發生過這種情況……”

  羅冬青點點頭,薩巴洛夫在一旁聽翻譯說完後連連說:“明白明白。”外經貿主任半真半假說:“明白明白,你還尿炕。”薩巴洛夫拍拍外貿主任的肩膀又說:“你這隻老狐狸。”大家又笑了。

  薩巴洛夫前車領路來到了農貿大市場,這裏又是另一番景象:一排排攤床,縱橫交錯,有甘藍、西紅柿、黃瓜、土豆、西瓜……熙熙攘攘的人群南來北往,有批發的,有零售的。羅冬青問:“薩巴洛夫市長,這些貨物多數是哪兒產的?”

  薩巴洛夫一聳肩回答:“當然是你的元寶市啦!”

  “羅書記,”史永祥說,“據我了解,出口的蔬菜、水果中,真正是元寶市產的微乎其微,多數是地區附近縣城的,還有從山東壽光等地方長途販運來的。”

  羅冬青感慨地說:“當年,在自然災害和困難麵前,焦裕祿站在蘭考火車站見到一列列救災物資從祖國各地運來蘭考,他感到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溫暖的同時,又感到父老鄉親吃國家救濟糧,是他當書記的羞愧;今天,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我看到一車車自己能產而不去生產的物資從元寶口岸通過出口,比焦裕祿那種羞愧的滋味還難受,特別是我們的父老鄉親還有不少在貧困線上……”

  隨從的史永祥、外經貿主任等被羅冬青的一番話感動了。

  “永祥,我們回去以後,應該召開兩個會議,以大氣魄研究占領遠東兩個市場。”羅冬青激動地說,“一是召開一個在俄羅斯走俏商品的省內廠家座談會,一些高科技產品我們比不上發達國家,這些小輕工品還不如嗎?我們一定要以物美價廉奪回失去的市場;二是召開鄉村幹部座談會,加快蔬菜出口生產基地建設的步伐……”

  史永祥沒等開口,薩巴洛夫搶話說:“太好了,太好了!羅書記,你很精明,我也希望這樣,你生產多了,就用不著小商小販來搞了,真成的話我在這邊建大的批發市場。”

  外經貿主任插話:“老狐狸,你狡猾狡猾的,也想從中賺一筆呀!”

  “對了,”薩巴洛夫笑笑,“搞市場經濟就是要狡猾嘛,當傻子怎麽能行哇!”

  羅冬青緊緊握住薩巴洛夫的手說:“咱們聯手合作,互惠互利,共同來占領這兩個大市場!”

  “好--”薩巴洛夫說,“你那邊運作好了以後,咱們正式談判研究操作辦法,簽訂合同書。”他也激動起來,“羅書記,我還有個大買賣想和你做。”

  羅冬青說:“你說。”

  薩巴洛夫問:“聽說你們地區有座年產兩百萬噸的煉鋼廠,礦石是從一千多裏外的地方運來的?”

  史永祥插話:“是,煉鋼廠離元寶市三十多公裏,礦石大部分是外運,其中一大部分還是從我們那裏的遼寧省鞍山運來的,外運的這些鐵礦石含鐵量很高。”

  薩巴洛夫點點頭又問:“聽說,你們那裏煤礦很多?”

  外經貿主任回答:“大小煤礦五十多座,年產二千多萬噸,一些國家大的鋼鐵公司都是用我們地區的煤。”

  “非常好,非常好,”薩巴洛夫興奮加激動,聲音大起來,“我這裏有個發電廠,每年用煤二十萬噸,加上工廠、住宅樓取暖,每年大約二百多萬噸左右。可惜,我這裏沒有煤礦,需要靠從新西伯利亞遠程運輸,成本很高。我讓人算了,每噸運到這裏合你們的人民幣三百八十多元,如果你給我運到每噸能合上三百元,我就高興了……”

  羅冬青聽著,心裏暗暗算著,去掉各種費用、關稅等,這個價每噸要賺一百元左右,簡直太好了,這筆生意做成了每年能賺近兩個億,大大超過地方財政一年的收入。外經貿主任早就算明白了賬,暗裏捅捅羅冬青。羅冬青明白了,應承說:“好,按這個價,二百萬噸煤我們包了!”

  外經貿主任知道薩巴洛夫不了解中國煤炭市場的行情,故意賣乖說:“薩巴洛夫市長,你這隻老狐狸,又占我們的便宜了!”

  “謝謝,謝謝!”薩巴洛夫接著說,“離我的城市不遠,有座儲藏量很大的鐵礦山,經過勘探化驗,含鐵量在百分之七十五左右,開采價值很大。羅書記能不能考慮考慮,我辦礦,你組織勞力開采,直接運回元寶市……”

  外經貿主任問:“薩巴洛夫市長,這賬怎麽算法?”

  “這賬--”薩巴洛夫略加思考說,“好算好算,采出礦石以後,除去各種費用和關稅,礦石落地到你們鋼廠,比你們從遠程購進價格便宜百分之二十,怎麽樣?”

  外經貿主任一琢磨,薩巴洛夫讓元寶市給他進煤,按他從新西伯利亞進煤讓我們價格降到每噸三百元,恰好便宜百分之二十左右,他這又用百分之二十回報。其實礦石哪有煤值錢,對於A市價格來算,薩巴洛夫像賺了多大便宜,要按元寶市價格算,他吃了大虧,忙接話說:“薩巴洛夫市長,你這隻老狐狸,我一猜就知道你的心裏賬,是想用礦石換煤再補差,你裏外可要賺大錢了,你要有這麽一大政績,競選市長是沒問題了!”

  “謝謝謝謝!”薩巴洛夫神采飛揚,“羅書記,怎麽樣?”

  羅冬青也算明白了,裏裏外外還是自方合算,坦蕩地說:“我看行,我回去以後就派有關人員組團來具體與你們商議,簽訂合同,製定實施方案。”

  “事業家,事業家!”薩巴洛夫伸出大拇指稱讚羅冬青說,“到點了,回賓館休息,咱們共進晚餐,今晚要好好喝一頓。我的意思是你這次來,咱們先根據商定的定下基本原則,簽個協議書,之後你派專家,我也派專家根據這個來做具體事情,怎麽樣?”

  羅冬青見薩巴洛夫更急,也正中下懷,爽快地回答:“好吧!”

  晚飯後,羅冬青一進房間,史永祥就跟了進來,借著酒後的興奮勁兒一拍羅冬青肩膀說:“冬青,有氣魄,太有氣魄了,通過你來元寶這些天的所作所為我算服了,你是名副其實的一把手的料。抓大事能抓到點子上,抓小事也能抓到點子上……”

  羅冬青多喝了幾杯,臉紅撲撲的,問:“你是說,我這個市委書記是事無巨細,胡子眉毛一起抓了吧?政府官員們會不會認為我書記幹了行政官員該幹的事了?”

  “不不不,”史永祥往沙發上一坐說,“拋開大事不談,你抓小事兒可是大路線呀!比如群眾上訪問題,這叫密切聯係群眾,還不是大路線嗎!你把群眾情緒理順了,這一個大項目一成,別說是在地區,就是在全省都會成為在短時間內經濟發展最快的地方,有可能成為全省最富裕的地區。”

  羅冬青非常興奮:“永祥,元寶市可真是寶呀,資源優勢太大了。出發前我覺得有這一百多萬畝水田開發項目,再加上五十萬畝蔬菜出口基地建設,就不得了啦,沒想到當年的地下要塞可以變成水果、蔬菜‘冬儲要塞’,從南方進水果,秋儲春出,該有多大的利呀……”

  “喂,冬青書記,”史永祥一皺眉頭,“實施這兩個大項目,你還要準備過計德嘉市長的關,就雙方在這裏建設麵向遠東地區的蔬菜批發市場一事,薩巴洛夫曾和計市長商議過,計市長哼哼哈哈,沒說不幹,可也沒說幹,不知他怎麽想的。”

  羅冬青說:“這很明顯,計市長忙於城市建設,口岸大橋和聯檢設置建設還沒騰出時間顧及。”他這俄羅斯一行,感觸到計德嘉能把口岸設置建成開通,應該說是一大貢獻,對他第一次在心裏升騰起好感,拋棄了別的猜想和分析,“他會回去研究的!”

  史永祥卻一碗白水看到底似的,“他就是好大喜功,搞麵子工程,心思不在這點上,我覺得這是最大的官僚主義!”

  “不管他,也不管他什麽主義,能給咱們打這個基礎,就算有功。”羅冬青浸沉在興奮中。他是最喜歡幹大事業的人,甚至產生了一種朦朧的意識,如果計德嘉隻是個工作作風問題,而不是思想路線問題,以後即使有些分歧,也要寬容他,讓著他,逐漸營造共識的環境。他瞧著史永祥說:“永祥,一會兒你把大家召集到我房間裏來,咱們開個考察團的集思廣益會,把這兩個大合作項目宏觀上的東西再考慮穩妥一些,咱們共同把一些動作中的具體問題再算得周密一些,以便把這個協議書搞得更實際,更貼近實踐。”他停停又說:“我還想,為了在這樣重大的問題上實行民主決策,市委要集中班子成員的智慧,派技術人員來這裏具體論證。拿出可行性報告以後,咱們以常委成員組成考察團,都親臨鐵礦山看看。簽正式合同時,就在這裏開個跨國口岸的市委常委現場辦公會。如果研究同意,形成集中意見後,順即就與A市方麵簽訂合同書,怎麽樣?”

  “冬青書記,你性子急,雷厲風行,說幹就幹,指揮有方而周密!”史永祥更加振奮起來,“我可以斷定,要是論證可行組織實施時,這兩大項目,可能成為全市父老鄉親共同的一大興奮點!”接著他話題一轉,提醒說:“冬青書記,元寶市這地方人際關係複雜,上下左右藤藤蔓蔓的瓜葛太複雜了,我在處理具體工作、研究解決一些矛盾時就發現,觸著了這根藤,沒想到連著那條筋。你幹大事兒,也要提防小人用小事掀風起浪搗亂!”

  “話說起來,我有件事覺得很出乎尋常。”羅冬青恢複了曾一閃即逝的警覺,“昨天晚上,我正接妻子從清江縣打來的電話,突然那個白華小姐敲門走了進來,一是要道歉我赴任前那天晚上去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的事;二是聽說我要出國,要給我理理發。晚上九點鍾了,一個姑娘闖進我的獨身宿舍,這白小姐又是風流人物,我三言兩語就把她推辭走了。說來又巧,她剛要出門,又和要進來的計市長幾乎撞了個滿懷。計市長來的目的是請示我出國這幾天有什麽吩咐和交代的沒有。給我感覺,我來這些天,計市長是第一次這麽主動熱情來請示工作。”

  “你很警覺,但也不必想得過多。我看,計市長去很正常,他會做表麵文章。至於白華,我想,這個風騷女人大概就是想溜須,她最能巴結大官兒,千萬不能搭理她。”史永祥說,“過去外調來一名副市長獨身住賓館,晚上有名女幹部前後兩次去匯報工作,這就來事了,弄得滿城風雨。這種輿論最能臭人,敗壞人。我建議你不必考慮那麽多,你來的時間不長,已經很快進入了角色,以後會更忙更累,為了生活和工作上的方便,快把家搬來。我現在就打個電話,讓辦公室主任小高去清江縣嫂夫人那裏看看去,和她商量商量,怎麽樣?”羅冬青猶豫一下,想起女兒說妻子感冒了,很是放心不下,從昨晚到現在,就是睡醒起夜小解之際,腦子裏也閃念惦記著妻子,點點頭說:“好,派小高去商議一下吧,聽取她的意見,越快越好。”

  史永祥打完電話說:“冬青書記,我現在就去召集考察團的成員們,讓他們馬上到你房間來。”

  史永祥給辦公室小高這一個電話,像是一下子驅散了羅冬青心頭的一小片陰雲。連連回應,“好好好,讓他們馬上就來!”

  ……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