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五章

  計德嘉從羅冬青房間裏出來,證明了尤熠光提供的信息是準確的,一時思緒萬千起來,更加拿定了主意,就算老伴過世了,死活也不能娶白華。他想著想著,不娶,也有醋意,白華畢竟是自己占有過的女人,今天又向羅冬青懷裏撲,醋意加嫉恨點起的火焰在胸膛裏由小到大,騰騰燃燒起來。想著想著,情緒又變了,自己也奇怪,怎麽能對白華這麽大勁兒,不要就不要嘛,何必呢!漸漸思緒轉了彎子,心頭大病不是白華,而是這個新任市委書記羅冬青!基於他上台之後那個“就職演說”和一些廉政措施,又加上他有省委書記做後台,如果說對他那氣勢心裏還有所敬畏的話,眼下幾乎全沒了。原來他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把自己裝扮成堂堂正正的黨的好幹部,看來不過也是個暗地裏勾搭漂亮女人的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官大一級壓死人,如果說書記碰頭會上讓尤熠光作為常委人選,去元寶鄉充實基層經驗,還有一點想接受的話,這回,思來想去完全不接受了,必須想方設法讓他當常委、組織部長!好在尤熠光已進了市委常委的視線,找上頭說話已經具備了最根本的基礎,讓誰插手呢?能求得動又理想的人選是剛退下來的原省委常委、老組織部長晉誌富。雖然市委這麽呈報,扭過勁兒來,起碼有四種意義:一是對上頭有個好交代;二是滅了羅冬青的威風;三是將來仍可大插手幹部工作;四是等於向全市幹部宣告,在用幹部問題上,別看來了個羅書記,我計德嘉仍有重大作用!

  他苦思冥想,越想越覺得應讓尤熠光找找他有密切聯係的省裏那個大官。可他管錢管物不管人,辦事兒說話喜歡拐彎兒轉圈兒,要不是尤熠光用小月製服了他,他才不會為元寶賣這麽大的力氣呢,這隻有自己和尤熠光明白。想來想去,最後還是拿定主意找晉部長,晉部長憑他的關係和餘威出麵協調扳這個道岔,是小菜一碟。計德嘉心裏有底,由他出麵,就是將來有個三長兩短,哪怕是尤熠光打羅冬青的事情露了餡,老部長也能擔當得起。他曾經了解過,晉誌富和新來的省委書記梁威可不是一般關係。梁威還是廳級幹部的時候,作為援藏幹部,晉誌富被抽調去了。那時,他還僅是一個副處長,他在那個組負責考核梁威。梁威政績突出,考核材料由晉誌富執筆,寫得也好,梁威被破格提拔為A省的省委副書記。梁威從A省來這裏任省委書記,計德嘉曾想過找晉誌富去拉近關係,但又一想,自己當書記的事情地區和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嵇文斌已溝通定局,這次換屆當市委書記似乎是不成問題了,萬萬沒料到梁威上任來元寶市檢查工作,派了個羅冬青來。要論,老部長晉誌富和自己沒說的,沒利用上這層關係,他的腸子都要悔青了。讓老部長晉誌富協調扳這小道岔肯定沒錯,計德嘉心裏清楚自己在老部長那裏還是有些麵子的,在嵇文斌和胡曉冬來宣布羅冬青上任時,在大會上講的那番話,就是因為自己給晉誌富打了電話,晉誌富又給嵇文斌過話,才有了那套新老幹部的辯證法……

  計德嘉想到這裏,腦子裏忽地閃出了羅冬青不同場合的一張張麵孔:在啤酒廠訓斥廠長那樣主觀不可一世,“就職演說”那樣誇誇其談。--威脅,對自己是太大的威脅了!寄希望於選舉大會須慢慢地穩步操作,眼前讓尤熠光做組織部長人選,一定要力爭實現。他迫不及待地拿起電話撥通了晉誌富的家,剛說出以後需要老部長繼續關心,晉誌富先聲奪人地說:“正好你們地區胡書記約我去看看,我順便到元寶市看看。”老部長雷厲風行,說來就來,在羅冬青去俄羅斯的時候,他也起程往地區趕了。羅冬青不在家,請來老部長敘情,多麽好的機會呀!

  晉誌富來到地區,胡曉冬親自安排接待,副地級以上幹部正陪同共進午餐,計德嘉就來電話催,要求老部長盡早到元寶市來看看,一頓飯沒完,竟來了三次電話。這位老部長並不心煩,退了還有人這麽熱情,那是一種榮耀和自得,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子,難得退休後基層的幹部還這麽熱情,這麽看重。老部長心裏喜滋滋的,盡管有心髒病,身體不算好,不顧疲勞,午飯後連休息一下也沒有,就匆匆上路了。胡曉冬要陪同前往,老部長稍一推就卻步了。他斷定,計德嘉急著約老部長去,十有八九是要老部長幫忙,自己不去也好,更利於計德嘉施展他的本領。

  計德嘉驅車越過市界去迎接,表現出了異乎尋常的熱情,把老部長接到賓館以後,指派曹曉林親自安排晚餐,又親自點名陪餐人員:曹曉林、尤熠光、計小林。

  晚餐安排在元寶野味大酒店。這家酒店沒有香格裏拉大酒店、曼哈頓酒樓、天天海鮮大酒店那樣豪華、氣派,卻十分別致:三層小樓的每一個單間都是用不同的樹枝、野藤、山石裝飾而成,走進的第一感覺頗有回歸大自然的味道;吃的當然都是捕獵於自然界的、采自自然界的天然綠色食品,在食品畜禽飼養化學元素充斥的年代,特別是對來自大城市的客人,都有極大的吸引力。

  計德嘉領著老部長登上二樓,一進“白仙閣”包間,三位陪客肅然起立,表現出了極大的恭維。老部長一下子感覺到了與在位時一樣被人敬重,心裏又增添了一份喜滋滋的味道。

  五人圍坐後,服務小姐端上了擦手擦臉的濕巾。計德嘉先介紹曹曉林說:“這是位年富力強、德才兼備的好幹部,負責黨群工作,是成熟的副地級後備幹部,隻是現在倒不出位置。”老部長與其握手致意說:“黨群書記大都是優秀、可靠的。”計德嘉接著介紹尤熠光說:“這是副處級的公安局主管社會治安的副局長,政績非常突出,書記會碰頭提議,是這次黨代會換屆的常委候選人之一。”老部長一邊與尤熠光握手一邊微笑著稱道:“很好很好,都是我們黨的優秀幹部。”介紹計小林的時候,老部長剛要半起身去握手,計德嘉推辭說:“不用了,不用了,他叫計小林,是我的兒子。要是部長不退休,我是不會讓他來陪的。今天讓他來,代表著我的一份深情厚意,對老部長的栽培,我今生今世都不會忘記。以後,逢年過節由小林代我去看望您!”

  “謝謝,謝謝!”老部長縮手邊坐下邊說,“現在我才真正體會到,人在位有權時應該一邊當領導一邊交朋友。那些不是朋友的,你提拔了他,在位他畢恭畢敬,在我麵前有孫子、兒子的感覺,一退下來呢,就不成了。現在常來看看我的幾乎都是當領導又當朋友交下的,可惜,像我交下的你計德嘉和胡曉冬這樣的,太少了……”

  說話間,服務員報著名端上了一盤紅燒大雁肉,曹曉林介紹說:“老部長,打大雁才費勁呢。你老知道,這些雁是成群飛成群落,尤其那頭雁,非常精靈,看著它們落到地下,你再蔫悄悄去端槍瞄時,距一裏多路腳步碰響一點東西,它們就呼啦啦一下飛走了。打大雁的人知道它們常落哪種地方吃食,就提前仰躺在地上端槍等著,有時一等幾天,等它們距落地一百多公尺的時候,悄悄舉起槍來,砰砰砰一梭子子彈出去,才能打落一隻兩隻的!”

  老部長還是第一次聽說,笑笑:“喲,吃大雁肉真不容易呀,我還是第一次哩!”

  “老部長,”尤熠光接話說,“雁肉香啊,筋道得很,雁南飛,雁北歸,尤其是翅膀和腰部,脊肉緊箍在骨頭上,那裏的肉太有味道了!”說著用公筷給老部長夾一塊,“老部長,這是翅腋下的肉,你嚐嚐。”計德嘉也喜笑顏開:“老部長,先吃口菜再喝酒!”

  “老部長,我說句話吧!”計德嘉先端起酒杯說,“老部長德高望重,今天請老部長來沒別的意思,主要是請老部長來看看,您在位時工作忙,這回有時間了,但我估計,請的人也不能少了。不管誰請,我這裏必須搶先頭。老部長幫著串聯省、市有關部門,元寶縣變成了元寶市,幹部又是您老配的,自從這裏建市升半格以後,您還沒來過呢!今天吃完飯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安排您老看看市容,看看地下要塞和口岸,老部長有興致的話,可以到俄羅斯去看一看。羅書記去俄羅斯考察市場去了,就由我全程陪同……”

  老部長聽著這話非常順耳順心,就像炎熱天裏喝下一杯清爽的飲料那樣舒暢,微笑著點頭:“聽你安排!”

  “好,那我可就安排了!”計德嘉示意其他三位陪客,“來,為了老部長的長壽健康,咱們幹杯!”說著都一飲而盡。

  老部長舉起杯說:“這些天,心髒病有點兒複發,來時剛停針。我就隨意了,謝謝你們各位!”說完,稍稍抿了一小口,就把酒杯放下了。

  服務員報著名,又端上了一盤清蒸鹿寶。計德嘉介紹說:“老部長,這個菜是我點的,也可以說,這桌席就是奔這個菜來的……”

  曹曉林接過話說:“老部長,計市長讓我親自來安排這頓晚飯,我來了找經理一問,經理說正巧有一隻新鮮的馬鹿鹿鞭,是從一個獵手那裏高價買來的,”然後伸出一個手指頭說,“這一盤菜就是這個價。”老部長明白,顯然不是一百元,也不是一萬元,是一千元。要是在位,他不僅推辭,怎麽能用這麽高貴的菜,甚至還要批評,大雁、馬鹿都是禁獵動物,違法呀,怎麽隨便獵取呢,如今退了下來,就沒有這些說道,隻是點頭微笑接納了。

  “來來來--”計德嘉舉起筷,要老部長先夾一塊說:“嚐嚐嚐嚐,老部長,這可是大補啊!”“說來也怪,沒退下來時,一天忙忙乎乎,應應酬酬,還覺得自己有力量;退下來以後,閑心多了,不知受失落感心情支配,還是怎麽的,隻覺得力不從心了。”他故意不讓人看出心思,慢條斯理地吃了一塊,又連續吃了兩塊,直說,“有味道,有味道。”

  品嚐完這道菜,曹曉林舉杯說話時,又上了爆炒野鴿、山兔兒。還是這般程序,服務小姐介紹一下,計德嘉請老部長先品嚐,輪班有尤熠光和計小林分別敬酒。每個人的敬酒都那麽甜蜜蜜,讓老部長聽來,既不是吹捧,又不是趨炎附勢,分寸得當,心情舒暢。

  八個菜上完,這樣周而複始地進行著,老部長並沒感到絮煩,反而覺得把把新鮮,碟碟有味道。計德嘉一直在尋找時機切入主題,眼前,他覺得經過這樣巧包妙裹,說了那麽多話,插上一句,不會影響向老部長道白請他來的“主題”了,便說:“老部長,今天您來,順便有件事想向您匯報匯報,請您帶著出出主意……”

  老部長雖然感到了疲勞,心髒有點兒隱隱作疼,興致不減,回應說:“你說,你說。”

  計德嘉指指尤熠光說:“老部長,熠光這青年幹部確實是塊好料,不瞞你說,這不,曉林副書記也在這裏,我們書記碰頭會已經初步醞釀上報地區了,地區很快就能和組織部溝通,已經把他作為常委候選人,擬定去元寶鄉任黨委書記,充實基層經驗……”

  老部長問:“怎麽當常委還要到鄉裏任職呢?是不是擬定的差額人選?”

  “不。”計德嘉忙回答,“擬定的差額人選是辦公室主任小高,”他接著上邊話題說,“幹部已經成熟,還充實什麽基層經驗呀!我的想法是要加快我的這個班子年輕化,對成熟的幹部能用就放在重要崗位上用,不能那樣黏黏糊糊,這樣,有利於幹部的成長呀!”

  “對呀,”老部長說,“我在位時一直是這個意見!”

  計德嘉乘機而入:“即使您不在位了,也應該使我們省的幹部路線有一定的連貫性。按著我的意思,是尤熠光出任市委常委、組織部長。”他說到這裏,瞧了瞧曹曉林。曹曉林心領神會:“老部長,其實尤熠光是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的最佳人選!”

  老部長問:“這麽說,這是新來的書記的意思?”

  計德嘉又瞧一眼曹曉林,覺得讓他說更能感染老部長,見曹曉林一怔,似乎不知該怎麽說,自己道了出來:“老部長,你猜得對,我提這個想法,不是說冬青同誌看人不準,而是說,一名主要領導幹部,新來乍到,必定要有個熟悉幹部的過程,匆匆決策,也難免主觀。我心裏不平衡的是,羅書記提名史永祥出任常委、組織部長,這個史永祥極左,是地區甩包袱放下來的幹部,胡曉冬書記再三做工作,我才接收了他。還有,羅冬青也太不講點回避政策了!他倆是黨校時的同學。”

  老部長真的動感情了:“我們的幹部就怕在用人問題上任人唯親和搞小圈子,這怎麽能行呢?”

  “老部長,您是知道我計德嘉為人的。”計德嘉說,“羅冬青剛來,我作為老同誌得支持他的工作,書記會以後,就這件事而言,我又覺得這樣於事業不利。”

  老部長問:“你的意見怎麽辦好?”

  “老部長,您知道,”計德嘉說,“元寶市是個比縣多半格的單位,黨政一把手的配備權在省委組織部,其他職務地區負責任命。按理,這個常委、組織部長也是地區任命,可是,關於組織部長的任命,省委組織部又要協管、備查……”他說著瞧瞧老部長,“我的意思是,您老能不能巧妙地為元寶市幹部配備的公平合理做點貢獻,要不您直接提出來不好,最好是請省委組織部和地區組織部派人來考核時,讓他們提出變過來……”

  “這好說--”老部長雷厲風行,應酬著接過尤熠光手裏的手機就給地委書記胡曉冬和省委組織部長嵇文斌掛了電話,對方應答照辦的聲音,計德嘉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晚宴的氣氛達到了高潮。

  尤熠光激動地站起來拿過酒瓶走到老部長跟前說:“老部長,我不知該怎麽感謝您了,來,我給您點一點,你喝一杯,我喝十杯!”不由分說,連量出十杯倒進一個大玻璃杯裏,仰起脖一飲而盡,然後端起老部長的杯子說:“老部長,您喝了它!”

  老部長連連推辭,“不行不行,我近日心髒不太好,心意領了,還是不喝吧。”

  尤熠光又連喝十杯雙手捧起老部長的小杯,撲登一聲跪在了地上:“老部長,您就喝了吧,我感謝您,您就賞賞臉!”

  老部長感動了,激動了,還是理智地推辭:“不不不……”

  這時,計德嘉的傳呼頻頻響,手機也響。先看傳呼,是小姨子打的,說有十分要緊的事;打開手機一接電話,又是小姨子打的,仍說是有急事。他立即猜測,十有八九是妻子病重,忙起身說:“老部長,我有點急事,應酬一下就來。”接著又對跪在地上的尤熠光說:“熠光,老部長能喝則喝,不願意喝別勉強……”說完,急急忙忙走了出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