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地區組織部已經幾次來電話催間關於黨代會籌備情況,要求近幾日必須將新組成的市委委員、常委候選人名單報地區組織部審批,否則就要影響地區、省黨代會的召開。羅冬青屈指一算,可不是,盡管自己對人選考慮不成熟,尤其是常委的候補人選,隻有了一個成熟的想法;至於李迎春,他倒覺得不該交流了,應留在班子裏繼續發揮作用,擔心計德嘉要強堅持,不管怎樣,也要拿上決策日程了。他決定召開書記會。

  所謂書記會,就是四個人,除兩名專職副書記外,市長計德嘉還掛一個副書記的銜,這是統一的模式。

  其實,在常委的決策程序裏,隻有市委常委會、市委全委會、市委全委擴大會,根本就沒有書記會決策問題這一說,無法考究是誰提議,誰發明的。書記會習慣叫做書記碰頭會,據說是實行民主集中製的需要,一些重大問題,比如幹部問題、財政年預決算、重大項目等,先由四位書記決策核心統一思想,書記們統一了思想,到常委會上就是走形式了。倘若不這樣,直接把議題端到常委會上,哪怕有一兩名常委不同意,也無關緊要;要是有一名書記不同意,很可能帶起幾名常委影響半數通過;就是隻有一個書記不同意也不好,下邊該大肆猜測,誰和誰有矛盾,班子不團結了。四個書記碰頭時,倘若有一個人有異議,書記就該做工作了,書記會通過的事情,就是有的人思想還不通,也不能在常委會上再說了,所以書記會定的東西基本上到常委會上是一聲雷,既沒有不同意見,也不影響書記決策拍板。

  看來,發明者總有發明者的理論和實踐依據,這元寶市常委班子裏,就有人置疑過這種沒有條文的“小班子”決策左右大班子決策的辦法,但也是無濟於事。羅冬青也曾著急過這個急需研究的議題,對常委補充人選別說常委會,就是這種不成規矩的書記小會,他都擔心通不過。那時,李迎春還沒被叫回來。所謂書記會就隻有三人,那還不是小班子中又有小班子嗎?自己隻是一個還未被接受的外來的角色,要是直接拿到常委會,計德嘉往那裏一坐,也很難料定什麽結果,這回多了個李迎春,管他這書記會合法不合法,心裏總是有點兒底了……羅冬青走出會場,讓史永祥通知幾位書記到自己辦公室,心裏開始擬定這次書記會的議題:一、讓李迎春融進班子的問題,自己就隻好以打馬虎眼的辦法,給計德嘉一個台階下(不管他內心怎麽想);二、市委常委班子補缺人選問題;三、黨代會的籌備事宜。

  他回到辦公室,發現桌子上除又多了一些群眾上訪信外,還有一封注明直發羅冬青收的傳真電報,急忙打開認真看起來:

  冬青同誌:

  您好!

  我在省紀委轉發的一份情況通報上看到了你未任挨打的消息,且打你的是市交警隊長,為之吃驚,可見一些執法幹部無法無天已達到何等地步。令我欣慰的是,如通報上所講,你處理這件事情,能以人民群眾為立足點,體現了一名共產黨員高尚的宗旨情操。我相信,有這種思想基礎,不管複雜環境下出現任何矛盾,你都會把握基點,順勢妥處的。要知道,今天的世界紛繁複雜,在一定特殊的條件下,合理的方法,不一定能得到理想的結果。我去元寶市考察隻停留兩天,欠看到複雜的表麵現象,並不掌握內情,希望你要既敢於觸及矛盾,又穩紮穩打,謹慎從事,善於解決矛盾。我還是重複你上任前強調的幾句話:通過我到元寶市考察接觸到的實際,以及從來自元寶市的大量上訪信看,隱約感到這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矛盾很有代表性,希望你能夠發現問題,總結教訓,深入探索,認真總結經驗教訓,創造一個省委指導全局工作的典型。

  昨天,元寶鄉的幾位上訪農民截了我的車,我在辦公室熱情接待了他們。如他們所敘,依我看,所反映問題不無道理。我已向他們許願,把上訪提出的問題交元寶市主要領導親自過問處理,如有不當,我梁威將直接過問處理,並給了他們我的辦公室的電話號碼。

  另,省委正籌備要召開全省擴大對外開放工作會議,屆時,你來參加會議時可找秘書聯係一敘。

  梁威

  一九九×年×月×日

  羅冬青握著省委書記梁威的信,一股暖流滾滾而來。他真正感到了梁威書記對自己的關心、信任與期望,又想起了就任前的一段談話:我知道計德嘉與省裏一位領導有密切關係,我點名讓你去元寶任市委書記,可能會很快傳開,這就增加了你和計德嘉之間處理問題的奧妙色彩。對於你來講,從這個角度來說,有上級主要領導的支持,在一個地方開創局麵,可能會是一種輿論優勢,也隻能是一種輿論優勢,重要的問題還是靠你自己;也不能不想到,在一個人際關係複雜,甚至盤根錯節(古老縣城往往這樣)的地方,也可能造成部分實權派的逆反心理:你不是有後台嘛,我們就是不理你。現在人們的心理狀態與以前已大不一樣了。但,你應該堅信,多數群眾是會主持正義、支持公道的。

  史永祥推門走進來說:“羅書記,我將書記碰頭會安排在常委會議室裏了,還是不在你辦公室開好。因為這一段時間你一直在下麵搞調查研究,聽說你進了辦公室,主動找你匯報工作的多,電話多,還有些上訪的,點名讓你接見,恐怕在這裏不會安靜,就在常委會議室裏吧。”羅冬青看看手表,點點頭,把那份傳真電報往史永祥眼前一推說,你看。史永祥看完沒等說什麽,羅冬青說:“對元寶村農民上訪的問題,計市長主動提出要親自帶隊去,這不,拖到現在沒去,那幾個農民告到省委書記那裏了。我看,這次書記碰頭會上我還要重新強調一下,如果計市長仍堅持要親自去,我看,你參加怎麽樣?”

  史永祥搖搖頭說:“冬青書記,我有個想法,想說一直不知怎麽說好。就從這件事談開來說,對於計市長要幹的工作,又無礙大局的,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咬得太緊。對於我,計市長心裏本有小九九;對於你呢,來元寶市講了些話,處理了幾件事情,我估計在計市長心裏,已經有了不可言傳的東西!他要親自去處理一個上訪案件,還再把我派進去,會讓他聯想,會激化相互間的矛盾情緒。”說到這裏,他指指傳真電報,“正如梁威書記所說,你是省委書記點將來這裏任市委書記的,有人還背後議論,不知你和梁書記有什麽親密關係呢,要不,你剛上任就這麽大刀闊斧,明火執仗,計市長哪能成為這麽安穩的角色呀。當然,也可能心裏不安穩,總還是表現得對你很尊重,我看,還是按你講的,主攻方向打開局麵以後,其他工作再勢如破竹不晚!”

  羅冬青問,哪些是明火執仗?史永祥說:“就職演說口氣激昂,後發製人,還不是明火執仗?下去調查一出賓館門口就大破常規,我已將文下發,還不是明火執仗?連通通氣都沒有,就讓李迎春直接上台主持起了大會,還不算明火執仗?你一來能做到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因為,這不是你的清江縣!”

  羅冬青點點頭,“這麽說,我忍著忍著,也有些激進了?你可知道,我是這裏的一把手呀!”

  史永祥語調變得有些沉重了,說:“旁觀者清,當事者迷。要是我這性子和脾氣處在你的位置可能比你還激進。你是一把手!你應該想到,計市長已經代理一把手了,是非常想當一把手的呀。這幾天,我是在耐著性子,客觀地為你考慮。我想過,要是沒有梁書記這一說法,就憑你這麽幹,計市長早以另一種方式和你火對火、杖對杖了,當然,我也想過,就是現在,計市長也不見得不是暗地裏端槍。”

  羅冬青看看手表點點頭說:“言之有理,不過,不至於這麽嚴重吧?好吧,我去開書記碰頭會了,找時間再交換意見。”他想的未嚐不比史永祥尖銳,但不願意把這種想法暴露在第二個人麵前。他拿著筆記本,走進常委會議室,見三位副書記都已到場,曹曉林和李迎春挨肩坐著,計德嘉和他倆對麵坐著,羅冬青與計德嘉挨肩坐了下來。他打算利用這種會的形式先來個由底向尖塔分三步的攻心戰術緩緩展開,最後改變計德嘉擬定的黨代會常委擬補人選。幾天來,他已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思索,盡管親眼目睹了尤熠光的見義勇為,在聽公安局長匯報工作時,列舉了他的政績和所獲殊榮,權衡思量,也不適合是常委、組織部長的人選。當然,羅冬青通過聽匯報和觀察,心裏明白,計德嘉連同曹曉林牢牢掌握組織大權,況且所提人選已經通過地區組織部和主要領導同意,自己剛來,想改變並不容易,又不能不考慮到,組織部長人選事關重大,倘若組織路線不能起保證作用,實現經濟騰飛會變成一句空話。他也畫過問號,計德嘉讓尤熠光出任常委、組織部長,是出於什麽考慮呢?不管他怎麽考慮,要實施好塔形戰術。

  第一步,壘起寬大的塔底,給計德嘉個台階下。

  “計市長,有三件事情,咱們幾個書記碰碰頭。”羅冬青斜眼瞧一眼計德嘉說,“第一件算是溝通思想,消除誤會,就是李迎春同誌無組織無紀律問題。讓李迎春主持今天的大會,沒有事先與你溝通,我事後一想是有點兒主觀了,迎春同誌在元寶山下盡管做的是有益的事情,畢竟是憑著個人意氣,就因為與德嘉市長工作上的不同意見,挨了點批評,就脫離了領導崗位,拋棄了工作,這是一名黨的領導幹部所不應該的,迎春同誌應該深刻反省自己。我所以這樣安排,是考慮組織上對李迎春還並沒有什麽說法……”他故意遮蓋了矛盾的實質(他和李迎春從吃飯後一直談到深夜,又經一番觀察和了解,基本確認計德嘉是因為李迎春揭示矛盾尖銳及給梁威書記寫信,引起計德嘉暴跳如雷,想達到排擠李迎春出領導班子的目的),接著便直接給了計德嘉下台階的話題,“李迎春在元寶山下的所作所為,德嘉市長也是聽了不了解情況人的反映。有一點倒應該肯定,李迎春同誌雖然做的是有益的事情,並不等於就是正確的。”

  李迎春了解羅冬青的意圖,接過話說:“我認真反省認識到,我確實是做得不對。正像羅書記批評的,是一種無組織無紀律和黨性不強的表現,同時也表現出對計市長的不尊重。我應該反省檢討自己,並向德嘉市長道歉。”

  計德嘉以為李迎春是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順水推舟:“在對待李迎春同誌的問題上,我也有不冷靜的地方,隻要話說透了,互相理解了,也就行了。”他覺得,來了個羅冬青。與李迎春的矛盾就該降溫了,況且沒有那麽大製約力了,也就在體麵中下了台階。

  “好,既然你們二位以誠相待,我當班長的就再沒什麽可說了。”羅冬青放重聲音說,“我來元寶市第一個書記會的第一個議題就這麽順利,心裏很高興。要把元寶市的事情辦好,關鍵在於咱們市委領導班子的團結,領導班子的團結關鍵又在咱們四個書記,這是全市決策中心的核心呀!”

  李迎春雖覺這麽說不順氣,想起羅冬青的循循善誘,又主動地麵向計德嘉:“今後,我在反省自己的同時,一定積極支持計市長的工作,有事多請示……”

  計德嘉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李迎春把臉轉向羅冬青,他刹那間覺得這位新來的年輕書記也有一種城府,也有計德嘉那種點透不說透的味道,也在說違背心跡的話。這種違背裏不是陰冷,而是蘊含著良知,用冠冕堂皇的話說,叫做領導藝術。政治?這就是政治?他活了五十多歲,憨直忠厚,在官場直言不諱了二十多年,想起了忘記是誰說過的一句話,按本本上說的那種襟懷坦白,就是政治傻子。假話是為了辦好真事而說,辦真事的常用假話做佐料,這就是有人說的真假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事假做,假事真做,真需假,假為真。

  第二步,由塔底向上縮壘到塔腰,步步為營。羅冬青知道計德嘉所以要親自帶隊去元寶村處理村民上訪的問題,十有八九是因為和那個停工的合資企業有關,接著李迎春的話說:“既然德嘉和迎春副書記都能以誠相待,元寶市的事情就好辦了。”他感慨幾句一轉話題:“德嘉市長,咱們要商量的第二個問題就是元寶村村民集體上訪的事情。來會議室之前,我接到省委辦公廳的一個電話說,元寶村的村民截了梁書記的車,讓我抓緊處理呢。我知道你這些天政府工作很忙,一直難脫身,歲尾年終,秋收工作,財政保盤子等等吧,我看這樣,如果你難抽身,就請永祥或曉林同誌帶隊去一下。我也和你說了,我已經答應那裏的村民,市委、市政府近日就派調查組,就地調查研究解決找出的問題……”

  曹曉林這時說:“羅書記,計市長,你們定吧,讓我去我就去。”

  “這幾天,我確實忙一些。”計德嘉似乎沒聽見曹曉林的話,對羅冬青說,“冬青書記,那裏情況我熟,元寶鄉是我的點,那裏出了問題我有責任。按既定方針,我安排一下眼前幾件棘手的工作,抓緊就下去。”

  “好吧,市長親自處理群眾上訪問題當然更好。”羅冬青步步為營,這第三步開始縮塔體,直壘至塔尖,拿出了已經讓了兩步再不能讓的口氣:“這次書記會要碰頭的第三個問題,就是黨代會空額常委的人選問題。我按著德嘉市長的建議,邊檢查工作,邊注意考察了擬提人選,人選還是那幾個人選,我想置換一下擬定的位置……”

  計德嘉聽著羅冬青換了咄咄逼人的口氣,心裏先是緊張,一聽說還是這些人選,又隨即鬆弛了。他來不及細琢磨和猜測以便實現既定方針,羅冬青已一口氣全盤托出:“讓史永祥同誌改做常委、組織部長工作。我過去就了解,這些日子經過接觸就更了解了,這位同誌思想路線端正,為人正派,是非分明,能把握好正確的組織路線;另外就是李迎春同誌,既然大家以坦誠相待,消除了隔閡和誤會,李迎春也願意留下繼續為元寶市的發展做貢獻,就不再交流了,還繼續做常務副書記工作,以後工作重點多向經濟工作傾斜一下,也可以在分工問題上冠一條,分管經濟工作,當然主要是工業和農業;尤熠光,經過了解和觀察,也確實是個不錯的同誌……”他說到這一矛盾的焦點上,故意使自己冷靜、坦然,掩飾著言行不一致的心態,他憑自己的敏銳與洞察,無論如何都覺得尤熠光是那天晚上打自己的幹警,但又說不出任何依據,難道他們能來個狸貓換太子?所附調查報告,連出租車司機都打了證言,這樣天衣無縫,實在是無話可說。這種想法一閃即逝,隻好拋開感覺跟著眼前的事實走,接著說:“我目睹了尤熠光同誌見義勇為鬥歹徒的場麵,在當今情況下是難能可貴的,而且很突出。憑我這幾年的工作經驗,讓尤熠光同誌任常委、組織部長有點兒不量體裁衣;讓他做常委秘書長呢,他缺少點文字功夫,秘書長要常把文字關,有點難為他,這個銜也不得體。我的意見是,也作為常委候選人之一,定位去接任楊小柳同誌的元寶鄉黨委書記職務。這樣做,考慮他沒在第一線幹過,缺少全麵的工作經驗。我考慮如果尤熠光本人素質不成問題的話,這一步時間不要太長,這樣既利於幹部成長,也符合黨的選人用人路線。楊小柳呢,既然作為上次政府換屆的市長差額落選,我發現這位同誌很適合做協調性工作,文字功夫也可以,目前,元寶鄉工作中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土地二輪承包,元寶村村民集體上訪,原因也是多方麵的,還不能歸咎於他。”

  計德嘉聽著,當目光和羅冬青轉來的相遇,隻是點點頭,心裏卻沸沸揚揚起來:羅冬青對每一個人的評價和使用簡明扼要,他正考慮怎樣提出反駁意見,還是要堅持讓尤熠光做組織部長人選。

  “我還有一點想法,”羅冬青迅雷不及掩耳地說,“這次黨代會差額選舉問題,我的意見是打破有些地方那種強奸民意的官衙作風,在物色人選時還要暗示,甚至以組織的名義做非法思想工作,透露誰是差額,讓大家對準一個人畫X,這純粹是踐踏黨章,踐踏選舉法,甚至有的地方為了醒目,把差額人選排在名單尾數上。我建議,我們這次按姓氏筆畫排列,代表們差誰就是誰……”

  李迎春說:“太好了,我同意。”

  羅冬青問曹曉林:“曉林同誌,你的意見怎麽樣?”

  “同意,”曹曉林擬瞧瞧計德嘉,但羅冬青的目光直盯著,有點茫然,隻好說,“沒意見。”

  計德嘉見大勢已去,沸沸揚揚的心田裏讓羅冬青最後一段話開出了一片稍平靜的小天地,也趁機而入,“好,我沒意見,羅書記真是看人入木三分,用人恰到好處。這樣吧,就讓曉林同誌抓緊起草文件上報地委,把籌備工作納入重要日程,地委已來電話催幾次了,我以為羅書記心裏有底兒,也就沒催,果然有底兒。”

  “德嘉市長,什麽底兒?”羅冬青瞧著計德嘉笑笑,“心裏是有底兒也沒底兒呀。”

  這句話,使計德嘉一愣,他開始真正感到這是個不好鬥的年輕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