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章

  市委常委會議很順利地通過了曹曉林提交的關於對尤熠亮等違紀違法問題調查及處理意見的議題,同意處理意見,召開公開處理大會,並以市紀委文件通報全市,抄送地區和省有關部門。常委們一致提出要就此事件吸取教訓,並借處理大會的時機,部署整頓執法隊伍工作。會議最後要形成決議性意見時,計德嘉一再表示召開大會時由他主持,曹曉林同誌做整頓工作報告,請羅冬青做重要講話。而羅冬青堅持己見,最後還是決定由李迎春副書記主持大會,由曹曉林副書記宣布調查結果及市委常委會處理決定,由計德嘉市長做整頓工作的重要講話,自己最後即興提點要求。這次常委會比前幾次多了一個李迎春,計德嘉雖然覺得疙疙瘩瘩的不舒服,隻能無可奈何。你再說李迎春有問題,再想法要調整他,地委尚未做出決定,李迎春還是合法的市委副書記。會議開始時,羅冬青首先宣布一條,李迎春同誌提出的辭職報告的問題以及群眾反映的問題,待地委調查組有正式意見時再說,目前上班。由曹曉林同誌代管的市委常務工作,仍由李迎春同誌負責,並希望李迎春同誌要切實負起責任來。計德嘉這才感到,這位新來的市委書記羅冬青已經不顧省委組織部和地區主要領導在大會上的要充分尊重自己的告誡,開始向自己發動進攻了。

  計德嘉仍然表現得很沉著、很冷靜,心裏正細細盤算著“以退為守”的策略。

  羅冬青從元寶鄉調查回來,主持完常委會,最後把計德嘉留下,通報了去元寶村的情況,說明自己已答應近幾天內市委、市政府要派調查組,去那裏就地調查、研究解決所反映的問題。計德嘉很敏感地提出,自己親自帶隊去那裏調查並處理農民上訪問題,羅冬青也就表示同意了。

  之後,羅冬青便又開始了緊張的調查研究工作,白天下鄉下村搞調查,晚上回來聽取分管戰線領導和有關經濟部門的匯報一直到深夜。他又調查了兩個鄉,走家串戶,坐在炕頭上和農民算收入賬,商量致富門路,重點聽了農委和紀委的情況匯報,聽取了水利局關於水資源,包括客水、地下水、靜水的蓄水情況,聽取了口岸委關於口岸貿易情況的匯報,還拜訪了幾位俄羅斯駐市搞邊境口岸貿易的大老板。今天要召開全市公開處理尤熠亮問題大會,就不能再下去調查研究了,用完早飯就來到辦公室準備處理一下文件,翻翻報紙。才下去這麽幾天,他已經覺得腦子裏很充實了。他剛拿起一封群眾來信,就被吸引住了,正默默讀著,思考著,史永祥敲門走了進來。

  羅冬青以為開會的時間到了,看了看手表。史永祥說,來得及,我們等一會兒再走來得及。我打電話安排車了。他接著問:“羅書記,你這些天一直聽匯報和調查研究,應該掌握一些事情了,你讓計市長講話,我倒覺得,幹部隊伍建設很重要,你也應該在這次會上多講一點兒。”

  羅冬青離開辦公桌來回踱步說:“現在,我腦子裏在打亂仗,就是眼前有些急需解決的問題與長遠建設問題交叉時,這個‘度’應怎樣把握?”

  史永祥問:“能不能具體說說我聽聽?”

  羅冬青停住腳步,神情貫注地瞧著史永祥說:“永祥,從省委機關到清江縣,從清江縣到元寶市,在一係列的基層實踐體驗和反複認識中,我得出了一個現實問題的公式,那就是:體製弊端+市場經濟=腐敗的土壤。”

  “精辟,新鮮!”史永祥說,“我明白了,你是說,要抓改革,改革一步又不能到位,在新舊體製交錯中懲治腐敗,抓隊伍建設,經濟發展與其相互矛盾,怎樣才能抓到好處?”

  羅冬青點點頭:“那就是審時度勢,循序漸進。看到眼前這些若明若暗的烏七八糟的東西,光著急盲目下手不行,確確實實地選好切入點,還是我曾和你說過的那個觀點:必須下工夫,賣力氣,把經濟工作搞上去。那些呀,有的可以交叉治理,有的可以緩步運行。”

  史永祥說:“有些群眾反映強烈深惡痛絕的東西,我們也必須有個明確的態度或適當的措施,總不能任其泛濫呀!”

  “當然了,”羅冬青點點頭,“不過,從上到下,在一部分領導幹部眼裏,談起思想解放不解放,往往把是不是允許放縱夜總會、洗浴中心、洗頭按摩房裏的小姐搞三陪作為一個重要標誌。有些地方明管暗不管,甚至還開設什麽紅燈區,把燈紅酒綠、熱熱鬧鬧看做繁榮開放的象征,實在是太可悲了。”

  史永祥迫不及待地說:“如果說把經濟這項中心工作搞得骨瘦如柴,而引資、貸款,向上要錢一意搞城市建設,把這一眼皮下的‘輝煌’看成是骷髏上的一朵鮮花的話,你說的這些東西就像是這朵鮮花上的蛀蟲,很快就會把這朵沒有根基和生長土壤的鮮花蛀食掉。”

  “比喻得好深刻!”羅冬青順手遞給史永祥一封群眾來信,“你看,寫得多麽尖銳,多麽深刻,又多麽忍無可忍!”

  史永祥接過信,剛看了個題目,辦公室主任小高進來說:“該去會場了,車在辦公樓門口等著。”

  羅冬青把信放進文件包裏和史永祥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出乎羅冬青的意料之外,今天會議的形式和氣氛均不同尋常,公安、交警、檢察院、法院、司法局、安全局,還有工商、稅務等,凡是統一著裝的部門,統統衣帽整潔,在單位門口站隊,由領導打頭,邁著整齊的步伐,按順序統一入場,從前排依次排到最後。其他單位也都有座排區,特別是那些實權部門,坐整齊後還唱起了老歌,什麽“我是一個兵”、“共產黨人好比種子”、“學習雷鋒好榜樣”,顯示出了整頓工作即將開始的良好勢頭,也在展示著計德嘉有著統帥和治理這片土地的威力。

  大會各項議程進行完以後,李迎春副書記宣布請市委書記羅書記作重要講話時,下麵還沒來得及鼓掌歡迎,計德嘉就迫不及待地接過話,指著台下一個角落發出的竊竊私語聲大加批評一頓,一改“老爺子”派頭,擺在二把手的位置上,強調羅書記的講話對這次整頓工作如何如何重要,一定要保持大會肅靜,認真聽,認真記,回去要好好討論學習,加大力度貫徹執行,並強調,讓大家以熱烈的掌聲表示歡迎。

  他是在猜測羅冬青將要講些什麽。其實,他並不知道羅冬青要講些什麽。莫說他,連史永祥也還不清楚羅冬青要講些什麽。史永祥了解,羅冬青有非凡的領導藝術和講演能力,從上次的即興就職演說聯想起黨校同窗的生活曆程,他每次講話都別具風采,都富有新的感染和教育力。

  掌聲落後,羅冬青一改如計德嘉、曹曉林等的嚴肅的麵孔和嚴厲的聲音,平和地說:“同誌們,就職演說大會以來的這些天,我跑了五個鄉鎮、二十多個村,走進了五十八家農戶,同時還調查了十二家工業和流通企業,又利用晚上時間聽取了八個部門的工作情況匯報。這期間,成百上千的群眾來信向我的辦公室飛來。這不奇怪,據我所知,每一個地方調換主要領導時都有這種現象相伴而來,我隻不過覺得這裏稍多了一點兒。按照市委常委會議研究的意見,兩位專職副書記分別作了動員和部署講話,德嘉市長講得已經有條有理,很全麵了。我從辦公室要來會場時,正琢磨應該講點什麽,突然發現了一封對這次整頓幹部隊伍有關的來信,我想給大家念念聽聽。”

  作為市委書記,在這樣一個嚴肅、莊重而又正規的大會上,不做指示,不準備個稿子認真講話,卻要念一封群眾來信,又是別出心裁!會場上所有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了羅冬青身上。

  計德嘉皺皺眉頭,稍斜一下臉,瞥見羅冬青從兜裏掏出一封信,心裏嘀咕,我這麽重視這件由你羅冬青身上引發出來的事情,李迎春還要你作“重要講話”,你不肯定肯定我的講話,或者是再提點要求,把這次整頓工作做好,卻不知又在玩什麽鬼花樣,玩吧,玩吧,別以為所謂“就職演說”獲得一點掌聲就洋洋得意,玩不好一下子就使你威信掃地……

  羅冬青抽出信讀了起來:

  實權幹部打了你,也打了我的心--一名實權幹部的妻子給新任市委書記的信

  尊敬的羅書記:

  您好!

  我是一名有實權幹部的妻子,我的丈夫在市裏是一名掌有實權的中層幹部。所謂很有實權就是,他不僅管的事兒大,管這件事兒還能撈錢。起初,我曾為我的丈夫有權能撈錢而驕傲和沾沾自喜,隨著歲月的流失,我越來越感到做一個我這樣實權幹部妻子的悲哀。我這種悲哀比你的部下打了你還難受。打你,你不過是疼在身上,氣在幹部素質差上。而我呢,卻是自己的丈夫像用無形的鞭子在抽打我的心,氣在丈夫的實權把我綁在了可憐的十字架上。我作為妻子,不是追求靠他的實權榮耀,也不想靠這種實權弄來的錢享受榮華富貴,我要從內心大聲疚呼:請市委、市政府快救救這些離妻子、離老百姓越走越遠的實權幹部吧!

  羅書記,可以和你坦白地講,從我發現夜歸的丈夫衣領上有口紅,衣服上有香水味,就跟蹤我的丈夫悄悄搞起了調查。原來所說的忙忙忙,就是利用手中權力,利用各種非法手段得來的錢,中午、晚上吃飯店,夜裏就在夜總會、洗發城、泡腳房、洗浴中心泡小姐。說實話,我在跟蹤丈夫時,發現為數不少的實權部門幹部出入這些地方,也有市委、市政府的機關幹部。什麽“有權不用,過期作廢,開放年代不瀟灑白不瀟灑”。最近卦仙給這些人歸成三等人編了歌:一等人家外有家;二等人花外有花;三等人現用現抓。

  試問,這些人還能像您講的把精力用在工作上,把心貼給群眾嗎?他們這樣做,不知道捫心問過自己沒有,還是不是個共產黨員?還是不是共產黨的幹部了?孰不知,我們市工業不景氣,他們揮霍的錢都是農民兄弟用一滴滴汗水灑進土地裏換來的。新聞媒體常說,我們市的經濟發展進入了繁榮時期,人民生活接近了小康。而據我了解,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正在溫飽線上掙紮。我的叔叔在馬家屯,三年來人均收入不足八百元,因患病無錢醫治死在了土炕上。我的一個遠親在幸福村,孩子考上北大供不起,隻好回來種地。我鬥膽向羅書記寫信建議,把這個隱藏著的問題作為這次整頓幹部隊伍的重點,因為他們不僅敗壞黨的風氣、社會風氣,也影響了家庭的穩定。

  羅書記,說句老實話,當我跟蹤抓住我的丈夫後他也不得不“低頭認罪”,回家關上門也沒少吵沒少鬧沒少打,可是,憑我的感覺,他老實了一陣子又犯病了。說句老實話,我實在是還沒有勇氣公開和他打,公開和他鬧,甚至提出離婚,因為我上有老,下有小,還要顧全這個“大局”。我向你呼籲,救救我的丈夫,救救這些風雨飄搖的家庭吧!

  羅書記,請您設身處地地想一想,難道我的這種心情比你挨打還好受嗎?

  一名實權幹部的妻子

  一九九×年×月×日

  會場上靜悄悄,誰也沒想到新來的市委書記在這個大會上利用一封妻子的來信,捅破了一層薄薄的窗戶紙,公開揭露了一個最普遍的腐敗現象,連主席台上的計德嘉聽著聽著心裏都有幾分緊張了。不過他的心情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他知道,白華是個隻撩騷不跟其他男人辦真事的女人,守口如瓶,不會走漏風聲,至於和小姨子那更是憋悶在鼓裏的故事。想到這裏,他很快恢複了平靜,而且又產生了幾分得意,對在黨代會與羅冬青競爭又有了一股力量。他心裏明白,像那位妻子說的那種幹部是不少的,就在這個問題上做文章,讓齊貴山、房小虎從這類幹部中能選上代表的去作為一個重要缺口……

  他正深深思考著,羅冬青放下信講話了:“同誌們,這位妻子反映的問題具有多大的普遍性,我不清楚,因為我沒有調查研究。這些天來,我已有所聞,肯定是有,這毫無疑問。我建議曹曉林副書記將這封未署名的信印發給各單位,供他們在整頓幹部時就這封信開展一下討論,作為整頓工作的一記警鍾,能夠警醒這種幹部卻步,再有違者,定嚴加懲處。”他說到這兒,使勁攥起拳頭,狠狠地捶了下桌子,說:“對整頓中發現的這類嚴重問題,要視情節輕重,認真處理……”

  計德嘉心想,就要這句話呢,就是這句話裏好做文章!

  “當然,我相信,我們的幹部大多數還是好的。”羅冬青說,“除以上問題外,我還有兩個問題交大家回去討論:

  “第一,我們市要迅速從城建開發熱轉移到以發展‘工農業’為主的經濟發展上來;

  “第二,我們製定扶持政策,大力發展口岸出口蔬菜生產,實施‘以稻治澇’、發展水稻生產的種植業結構調整的戰略措施,闖出一條富民強市的小康之路。

  “我算了一筆賬,我們元寶市的二百多萬畝土地中,其中一百萬畝左右屬澇窪地,十年八不收,如果輔以適當的水利工程,把百萬畝澇窪地都改造成水田的話,再實施科學種田,如果畝產大約在一千二百斤左右,可以相當於三百萬畝地的產量,且國內大米市場看好不說,俄羅斯也有很大的需求。我們所處的積溫帶沒問題,李迎春副書記已經在元寶山下試種成功。倘若大家討論後覺得可行,我們今秋就可以動手,明春開始大棚育秧、旱育稀植栽培技術,我可以請一批清江縣的鄉親們來幫忙。我還算了一筆賬,除百萬畝澇地外,我們還有百萬畝漫岡和平坦土地,如果拿出五十萬畝做三留田和完成國家的征購糧田,將其他五十萬畝分別種植俄羅斯需求的大西瓜、西紅柿、甘藍、馬鈴薯等經濟作物,效益必將大增。李迎春同誌在元寶山下試種的溫室和大棚蔬菜可以驗證,一畝大棚蔬菜年可獲利一萬元,要相當於現在幾十畝旱田農作物的經濟效益……當然,我們還要製定計劃,堅持擴大對外開放的方針,大力招商引資,興辦出口商品的合資或獨資企業。這些計劃和目標實現之日,就是我們元寶市成為全省最富裕的市縣之時!”

  羅冬青講到這裏,台下剛有帶頭的掌聲,被他一轉的內容和口氣截了回去:“我出的這兩個題目,請各單位結合幹部隊伍整頓,認真討論一下,盡快把意見反饋上來。”他話音一落,主持會議的李迎春副書記就如何討論羅書記出的題目提出了具體要求。他照例征求計德嘉和曹曉林及主席台上的常委和人大主任、政協主席,是否還有什麽話要講,大家一個個搖頭或擺手後,會議宣布結束。

  這次會議對羅冬青讀的信和講話,雖然沒有“就職演說”時那樣的一陣陣掌聲,卻在每一個參加會議人的心裏,產生了更強烈的震動。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