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折

  (長老領行者上,雲)貧僧顯孝寺長老是也。誰想香積廚下吃酒肉的那個和尚,原來是個真僧,今日升堂說法。眾僧響動法器,請師父出來。(正末上,偈雲)十方同聚會。個個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大丈夫具決烈誌氣,慷慨英靈,踏破化城,歸家穩坐。上不見有賢聖,下不見有凡愚;外不見有是非,內不見有自己。淨裸裸,赤潑潑,一念不生。桶底則脫,豈不是心空也。且問大眾,到這裏還有人我是非麽?到這裏還有玄妙理性麽?直如紅爐上一點雪相似,豈不是選佛場也。雖然如是,又說階梯,再不說階梯一句,作怎麽道千聖會中無影跡,萬人叢裏奪高標。大眾恐有不能了達,心生疑惑者,請垂下問,我與他抽丁拔楔。(行者叫雲)法座下有甚麽不能了達,釘嘴錢舌,銅頭鐵額,火眼金睛,都來問禪。(長老雲)上告我師和尚,貧僧特來問禪。(正末雲)速道。(長老雲)甚的明來明如日?甚的暗來暗似漆?甚的苦來苦似柏?甚的甜來甜似蜜?(正末雲)你一句家問將來。(長老雲)甚的明來明如日?(正末雲)佛性本來明如日。(長老雲)甚的暗來暗似漆?(正末雲)眾生迷卻暗如漆。(長老雲)甚的苦來苦似柏?(正末雲)噤聲!若是阿鼻地獄門。(長老雲)甚的甜來甜似蜜?(正末雲)甜是般若波羅蜜。(長老雲)且歸林下去,來日再參禪。(下)(行者雲)上告我師和尚,行者特來問禪。(正末雲)速道。(行者雲)瓦片將來水上撇,有如步步踏青波。(正末雲)有力之人登彼岸,無力之人落奈何。(行者雲)為甚和尚快吃酪?(正末雲)饒你嘴尖舌頭快,依然跟我墨路來。(行者雲)無眼和尚往南走,(正末雲)合眼靜坐到西方。(行者雲)和尚從來好吃茶,終朝每日采茶芽。(正末雲)采的茶芽識滋味,善能結子共開花。(行者雲)後韻不來,且歸林下。(下)(旦兒柳翠上,雲)上告我師和尚,柳翠特來問禪。(正末雲)速道。(旦兒雲)師父,弟子借這扇子為題。(偈雲)柔柔軟軟一團嬌,曾伴行人宿幾宵。(正末雲)柳翠,你道是柔柔軟軟一團嬌,曾伴行人宿幾宵,你那徹骨清涼誰不愛?若不是我嗬,敢著這人搖了那人搖。(唱)

  “雙調”“新水令”趙州原不下禪床,空閑了散花方丈,法門老比丘,公案不尋常,撇下皮囊,有相是無相。

  (旦兒雲)長老,師父問我時,說我化瓦糧去了也。(下)(長老雲)則要你疾去早來。(正未唱)

  “駐馬聽”一世飄揚,不離紅塵大道傍,受了半生魔障。則你這楊花端的為誰忙,織成新恨柳絲長,喚回午夢是那禪鍾響。柳翠也來合掌,(帶雲)若來遲了嗬,(唱)腳跟上好打三千棒。

  (雲)柳翠那裏去了?(長老雲)柳翠化瓦糧去了。(正末雲)我等不的他,我下法座去也。等柳翠來時,擊響雲板,唱兩句道雨霖鈴: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那其間返照回光,同登大道。(長老雲)理會的。(正末唱)

  “殿前歡”他剗的為春忙,這其間誰家池館甚家牆。聽一聲枯木岩前唱,那其間返照回光。任東風上下狂,無掛礙無遮障。我如今撒手先行上,莫等待曉風殘月,酒醒後知足何方?

  (正末做睡科)(旦兒上,雲)自家柳翠,化瓦糧回來。長老,師父那裏去了?(長老雲)師父下法座去了,著你回來,擊響雲板,唱兩句雨霖鈴: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那時節師父返照回光,和你同登大道。(旦兒唱雲)雨霖鈴: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正末做醒科,唱)

  “掛玉鉤”我則聽的檀板輕敲繞畫梁,將我這慧眼忙開放,卻原來一曲鶯聲囀綠楊,越引的魂飄蕩。這的是弟子歌,又不是猱兒唱,饒他便鐵石般怪心,也則索寸斷柔腸。

  (雲)柳翠,你的魔頭至也。疾!(牛員外上,雲)柳翠在法座下,我著兩句言語嘲撥他,看他說甚麽?(偈雲)昔年曾到柳門傍,幾度歡娛幾斷腸。借問佳人情意允,還如織女嫁牛郎。(旦兒雲)牛員外,你聽者。(偈雲)曾向章台舞細腰,行人幾度折柔條。自從落在禪僧手,一任東風再不搖。(牛員外雲)呀,那婆娘堅意的要出家了,我自回去也。(下)(正末雲)柳翠,你聽者。(偈雲)暑往寒來春複秋,從知天地一虛舟。雖然墮落風塵裏,莫忘西方在那頭。花上露,水中漚,人生能得幾沉浮?去來影裏光陰速,生死鄉中得自由。(唱)

  “雁兒落”你可便罷追陪百二行,年紀到三十上。何不去步瑤台十二層,離苦海三千丈?

  “得勝令”柳也,這不是大樹大陰涼,我則怕甘做了老孤樁柳也,早逢著玉殿驂鸞客,再休想那章台走馬郎。度你到西方,飽看取明月清風況,世脫下皮囊,一任教黃鶯紫燕忙。

  (旦兒雲)我柳翌且歸林下,明日再來問禪。(下)(長老雲)上告我師和尚,柳翠在東廊下坐化了也。(正末雲)老僧引著柳翠,駕起祥雲,見俺世尊去來。(下)(行者做驚科,雲)好是奇怪,難道這香積廚下風魔和尚倒是個活佛不成?我如今不吃齋了,也學他吃酒吃肉、尋個柳翠來度他去。(長老雲)誰想聖僧羅漢,度脫柳翌歸空去了。(偈雲)真僧出世下人天,指引迷人度有緣。眼看一片祥雲裏,知是天花墮那邊。(下)(觀音領善才上,雲)我南海觀世音菩薩,著月明尊者度脫柳翠去,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末同旦兒上,雲)菩薩,我月明尊者度脫的柳翠來了也。(觀音雲)柳翌,因為你枝葉觸汙微塵,罰往人世,填還宿債,今日月明尊者引度你歸空了麽?(旦兒雲)菩薩稽首。弟子省悟了也。(正末雲)柳也,聽我佛的偈。(偈雲)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唱)

  “鴛鴦煞”撇下這人相我相眾生相,出離了生況死況別離況。駕一片祥雲,放五色毫光,唱道是佛在四天,月臨上方,才得你一縷陰涼,和桂影長相向,伴著這寶蓋香幢,再不許春日遊人到來賞。

  (觀音雲)柳也,你聽者。(偈雲)出人寰脫離災障,拜辭了風流情況。三十年墮落塵緣,忙追遣月明和尚。再休題舞依依嫋娜輕盈,翠巍巍嬌柔模樣。畢罷了愛欲貪嗔,同共到靈山會上。(同下)

  題 目 顯孝寺主誦金經

  正 名 月明和尚度柳翠

  §§尚仲賢

  尚仲賢,元代雜劇作家,他的生活年代,約在元世祖中統前後。真定(今河北正定縣)人。曾任江浙省務提舉,後棄官歸去。工曲,其所作雜劇今知有十一種,現存《柳毅傳書》、《氣英布》、《三奪槊》三種。《歸去來兮》、《越娘背燈》、《王魁負桂英》僅存殘篇(見趙景深先生《元人雜劇鉤沉》)。又有人認為《單鞭奪槊》亦為尚仲賢所作,因為元·鍾嗣成《錄鬼簿》在關漢卿名下有一本《介休縣敬德降唐》雜劇,尚仲賢名下有一本《尉遲恭單鞭奪槊》雜劇,明代臧晉叔編《元曲選》時,在這本《單鞭奪槊》下,署“元尚仲賢撰”,並注稱“一作《三奪槊》”,從而給人造成許多麻煩。現將尚仲賢的《三奪槊》和這本《單奪槊》作一比較,其故事可以說完全兩樣。從內容及“題目、正名”看,《三奪槊》才真正是尚仲賢的作品,而《單鞭奪槊》,就內容及風格,正好是《錄鬼簿》關漢卿名下的那本《介休縣敬德降唐》雜劇。另外也是園所藏的一本《尉遲恭單鞭奪槊》雜劇抄本,署名“關漢卿撰”,並跋雲“《太和正音譜》名《敬德降唐》”,亦可以證明《單鞭奪槊》確非尚仲賢撰,而是關漢卿的作品。

  尚仲賢的作品風格,《太和正音譜》用“山花獻笑”四字加以概括。鄭振鐸先生在他的《中國文學史》裏則作了如斯評價:“仲賢善於寫英雄,他寫的尉遲恭及英布,都是虎虎有生氣的”。

  除此,尚仲賢筆下的神話劇,在元雜劇裏也可以說是別具一格,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像《柳毅傳書》,作者把錢塘君與涇河小龍的一場搏鬥,通過第三者電母之口,描寫得神奇怪譎,色彩斑斕、變幻無窮,從此開了我國神話劇的先聲。同時作者又極善於刻劃人物性格,如龍女的善良多情,柳毅的見義勇為,錢塘君的嫉惡如仇,涇河小龍的驕縱無理等等,無不個性鮮明,顯示了作者繪事狀物、塑造人物形象的非凡才能。

  §§尉遲恭三奪槊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