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六章 挑撥

  隨著肖逸雲帶領新團隊進了廣告公司,公司裏一下子人丁興旺了許多,也熱鬧了許多。新員工初入公司對什麽都還保持著新鮮感,老員工們也感受著公司的新變化,一段時間內大家其樂融融,至少表麵上十分融洽。

  下了班,Oliver跟宋茜一前一後走出了辦公室,看四下沒人,Oliver問:“茜茜,你最近跟小六還有聯係嗎?”

  宋茜趕忙搖頭說:“沒有,沒有,我好久沒跟他聯係了。”

  Oliver看著宋茜,突然撲哧一聲笑了。他刮了一下宋茜的鼻子說:“傻瓜,你緊張什麽,你覺得我會不相信你嗎?”

  宋茜呆呆地看著Oliver。Oliver兩手握著宋茜的肩膀,輕輕地搖了搖,“親愛的,小六畢竟是我們的好朋友,就算我們離開了DT,大家以後也許還有合作呢,所以沒事還是要約小六吃個飯、聊聊天,保持聯係,好嗎?”

  “哦。”宋茜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第二天,肖逸雲正要帶佳佳出門。

  “肖總,您是要去潤通談事嗎?”

  肖逸雲有些吃驚地問:“是啊,你怎麽知道?”

  Oliver笑嗬嗬地說:“我以前一個同事在那邊做客戶總監,剛QQ上問我,你們肖總要來談合作,問我去不去。我想著我有熟人,去了也許能幫上忙,就說我也去。”

  肖逸雲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說:“也好,都是熟人,敘敘舊,氛圍更融洽點。”

  “好咧,您等我一分鍾,我去拿包。”說完,Oliver轉身去拿東西了。

  肖逸雲看看佳佳,佳佳有些不情願的樣子,就小聲地問:“怎麽了?”

  佳佳搖搖頭沒說話。肖逸雲笑了笑,壓低聲音說:“你呀,來這兒之前你都沒見過Oliver,就聽男男說了幾句,就認定這個人不好。”說完,他往前挪了一小步,“佳佳,以後看人看事要盡量客觀公正,不要……”

  話還沒說完,Oliver就跑了過來說:“好了肖總,咱們走!”

  上了車,佳佳坐在副駕駛位子上,肖逸雲跟Oliver坐在後排。肖逸雲拿出手上的資料邊看邊琢磨,Oliver看著前方在思考著什麽。

  突然,他扭過臉來問肖逸雲:“肖總,上次勝利邀請您去談的鳳城地產,談得怎麽樣?”

  肖逸雲放下手裏的文件說:“還可以,怎麽了?”

  Oliver好像如釋重負地舒了口氣說:“哦,那就好。”

  肖逸雲看著Oliver,感覺很奇怪,便問道:“Oliver。怎麽突然想起問這個?”

  Oliver欲言又止地說:“算了,肖哥,也沒什麽,我就隨便問問,順利就好。”

  Oliver這麽一賣關子,肖逸雲更好奇了,他合上手裏的文件,笑著問:“Oliver,你前幾天還專門跟我說希望精誠合作呢,現在吞吞吐吐是什麽意思?”

  Oliver低頭想了想,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他抬起頭對肖逸雲說:“肖哥,我怕您說我多嘴,但您既然這麽相信我,我就告訴您,上次鳳城地產那個項目,實際上是勝利故意給您挖的陷阱。”

  “陷阱?”肖逸雲很驚訝地看著Oliver。

  “對,陷阱,”Oliver接著說,“勝利跟男男已經去談過好幾次了,根本談不下來,而且預判這個客戶會丟,所以才甩給您去談的。他們故意這麽設計,您隻要談丟了,會立刻去陸總那兒說您壞話,降低您在陸總那兒的威信。”

  肖逸雲看著Oliver的眼睛,Oliver堅定地點了點頭。過了幾秒,肖逸雲垂下眼睛,淡淡地說:“Oliver,我不知道你是從哪兒得到的消息,但我覺得你想多了。”

  “絕對沒有,這都是可靠的消息。”

  “可勝利他們為什麽要這麽做呢?”

  Oliver看了看佳佳,佳佳正從後視鏡裏看著他,Oliver便衝著鏡子笑了笑,然後扭頭對肖逸雲說:“肖哥,您是聰明人,您看不出來勝利一直想坐您現在的位子嗎?您現在坐的辦公室,以前一直是勝利在坐。”

  肖逸雲回憶了一下,他來之後,勝利確實進來過幾次找遺留的東西。Oliver接著說:“我們都是工作多年的人,勝利這個人非常陰險,也有手段,所以肖哥,”Oliver把手搭在肖逸雲的胳膊上,“您不得不防啊。”肖逸雲聽後久久沒說話。

  肖逸雲當然不是傻子,更何況,之前他在潤通的時候,跟勝利是合作過的。從第一次合作《怒宴》開始,他就發現勝利心機很重,再加上後來的《浮世繪》項目,勝利居然想用陰險的伎倆搶走黃阿吉,要不是男男及時通風報信,肖逸雲做了有效應對,那一單生意很可能就真的被勝利搶走了。肖逸雲剛來的時候,其實也做好了心理準備,但他更想用好勝利這個人,打消他們之間的隔閡,能同心協力地做好業務。但今天Oliver這麽一說,再次勾起了肖逸雲的回憶,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沉思了好久,肖逸雲笑著問Oliver:“你為什麽和我說這些?難道你也想做總經理?”

  Oliver搖搖頭,誠懇地說:“當然不是。”Oliver又看了一眼佳佳,“佳佳,我們都是新來的,我已經看出來了,勝利跟男男是不會容下我們的,我們不防備,他們早晚會動手,我們恐怕幹不長久。”

  肖逸雲哈哈地笑了起來,他拍了拍前排的靠枕,對佳佳說:“佳佳,你看吧,我說Oliver是個能人吧,看問題這麽敏銳,哈哈。”

  Oliver沒摸清楚肖逸雲笑什麽,隻好咧著嘴,跟著幹咳了幾聲。肖逸雲笑完,拍了拍Oliver的後背說:“Oliver啊,我這麽多年在職場,就遵循一點,”說完他舉起自己的食指點了點Oliver的胸口,“就是踏實做事,不問是非。”說完,肖逸雲坐直了身子,重新拿起文件夾打開,“我呢,也勸你,好好幹工作,不要胡思亂想,否則,你待得更短。”

  Oliver看肖逸雲沒有要跟自己再聊下去的意思,便舔了一下嘴唇,把頭扭過去不說話了。

  肖逸雲盯著文件夾,眼睛始終沒有移動,好久,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麽。

  肖逸雲前腳剛走,勝利便伸了個懶腰說:“哎喲,好困啊!”他看了看男男,揚了一下手,“兄弟,走,陪哥哥抽根煙去。”男男點點頭,站起來隨勝利來到了樓梯間。

  點上煙,勝利美美地吸了一口。男男也拿出自己的煙,剛點上,勝利就把頭探過來說:“男男,肖逸雲他們去哪兒了?”

  男男一愣,說:“我不知道啊,沒人告訴我。”

  勝利垂下眼睛,又吸了口煙說:“你不覺得他們總想瞞著我們做事嗎?”

  男男仰起臉想了想,說:“我不覺得啊,肖逸雲是總經理,他幹什麽總不至於和我們匯報吧。”

  勝利微微眯起眼睛,默默地吐了個煙圈,看似不經意地說:“是啊,人家是總經理,跳槽連自己的女朋友都帶來了,有權力就是好啊。”

  男男聽勝利這麽一說,知道他暗指的人是佳佳,心裏特別別扭,就皺著眉頭說:“勝利哥,事情也許不是這樣的,你別瞎說。”

  勝利看了一眼男男,湊過來說:“男男,你不會看不出來吧,肖逸雲和佳佳可絕對不是普通同事關係啊。”

  他一P股坐在台階上,抬起頭對男男說:“兄弟,哥哥真心勸你一句,對佳佳死心吧。人家肖逸雲要錢有錢,要地位有地位,所以啊,佳佳這隻鳳凰飛走是早晚的事。”

  男男彈了彈煙灰,盯著地上的煙頭,看一縷青煙嫋嫋升起,心裏很憋屈,又不知道該如何與勝利辯駁。

  勝利忽然想起了什麽,拉了一下男男說:“對了,你現在的女朋友我還沒見過呢,什麽時候一起吃個飯啊?我兄弟媳婦總要認識下吧。”

  男男遲疑了一下說:“嗯……等有空了再吧。”

  勝利看男男有點猶豫,便壞笑著說:“哎喲,怎麽著,金屋藏嬌還怕我見啊,這有什麽好害羞的?”

  男男想了想,覺得遲早會被發現,索性放開了,他抬起頭對勝利說:“勝利哥,不是我害羞……是你們也認識。”

  “認識?”勝利本來是插科打諢的一句話,居然套出一條大新聞,他睜大了眼睛好奇地問,“誰?”

  “劉麗。”

  “劉……麗?”勝利回憶了一下,猛然想起來,“我們副台的女兒?”男男點點頭。

  勝利驚訝地看了男男好半天,突然哈哈地笑了起來。他使勁地捶了男男一下,“行啊兄弟,哥哥小看你了啊,泡妞泡到我們老大家裏啦,哈哈,你怎麽不早說呢?”男男捂著被勝利捶疼了的胳膊,不好意思告訴勝利,其實是劉麗追的他。

  勝利笑罷,想了想說:“得了,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叫上劉麗,哥哥做東,老熟人聚聚吧。”

  男男想了想,對勝利說:“嗯,行吧,反正她整天也沒事幹,就一起吃個飯吧。我還有個哥們兒好久不見了,我也叫上。”

  晚上,勝利早早在三裏屯的“蜀香緣”預訂了個包間。他正在點菜,門一開,看見男男帶著一個美女和一個小個子走了進來。他看著美女足足愣了好幾秒,才驚訝地指著她說:“劉麗?我的天呀,你怎麽變得這麽漂亮了?”

  劉麗和勝利在北方台隻是點頭之交,並不熟悉,劉麗減肥後形象大變,勝利還真是費了點力氣才認出來。

  劉麗衝過來,大大咧咧地給了勝利一個大大的擁抱,說:“勝利哥,真沒想到我們在北京又見麵了!我又多了一個親人,哈哈!”

  兩個人嘰嘰喳喳寒暄了半天,勝利才趕忙伸手過去,看著男男說:“這就是你的兄弟吧?”

  男男趕忙介紹:“這是我大學一個寢室的兄弟,小六,現在在DT廣告,也是我以前的同事。”

  勝利看起來真的很開心,忙招呼說:“來來來,今天真是太高興了,都是有私交的好朋友,今天大家必須喝點!”

  劉麗雖然看起來性格大大咧咧的,但其實她有社交恐懼症。她跟熟人可以像個小瘋子一樣嘰嘰喳喳個沒完,但對陌生人好像有道天然的屏障,多一句話都沒有。再加上她不工作,更沒有什麽社交圈,這也造成了她的生活極其封閉,來北京這麽久,除了男男外一個朋友都沒有,這也是她為什麽會沒完沒了地纏著男男的原因。所以今天見到了勝利這個熟人,劉麗看起來真的很開心。

  “你什麽時候來的北京啊?”勝利問劉麗。劉麗掰著手指算了算說:“好快啊,也快兩年了呢,你呢?”

  “我也差不多,陸總讓我來,我就馬上來北京了。”

  劉麗捧著玉米汁喝了一口,說:“對了,你怎麽認識陸總的啊?”

  勝利彈了彈煙灰,不無得意地說:“我早年做記者那會兒,采訪過陸總一次,那時候他剛把VI的概念引進來,也是要做做宣傳。”

  “VI?”劉麗一臉茫然地問,“什麽是VI?”

  “VI就是視覺識別係統,”小六插話解釋道,“就是企業獨特的視覺體係,比如LOGO、門店設計、服裝之類的。”

  男男看劉麗還是沒明白,就更通俗地補充了一句:“就是不管走到哪兒,讓人一眼能看出來,你就是劉麗!”

  劉麗似乎明白了,忙說:“哦,那你們也幫我設計設計,我也要個VI。”

  “好啊,”勝利笑著對劉麗說,“比如你一年四季都戴條紅圍脖,那大家就會很容易記住你。”

  “我才不呢,”劉麗撇了撇嘴,“夏天那麽熱,戴圍脖不跟神經病一樣啊。”幾個人哈哈笑了起來。

  勝利盯著劉麗看了看,眼珠子一轉,對著男男說:“我發現佳佳好像就有點這個意識,她特別喜歡戴絲巾,在人堆裏很容易讓人記住。”

  “佳佳?”劉麗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她回過頭看著男男,“你們還有聯係嗎?”

  男男支吾了一下說:“沒……沒什麽吧。”

  劉麗放下手裏的杯子說:“什麽叫沒什麽,有還是沒有?”

  勝利一看,趕緊過來打圓場說:“哎哎,劉麗,你別這樣,我們都是同事,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男男就算不想見,工作總還是要幹的吧。”

  劉麗一聽這話,好像得到了爆炸性的消息,“什麽?你們現在是同事?”她一把抓住勝利的胳膊,“佳佳怎麽也在陸氏兄弟?”

  “啊?”勝利仿佛明白過來,他看了看男男,說,“兄弟,你……你沒跟劉麗說啊?”

  小六一看,趕忙過來打圓場,“劉麗,男男不是有意瞞你的,覺得都是工作的事,和你說太多反而不好。”

  “是是是,”勝利趕忙也解釋道,“佳佳剛來陸氏兄弟,男男還沒顧上和你說呢,劉麗,別太在意。”

  劉麗騰地站起來,氣呼呼地瞪著男男。

  男男低頭喝著玉米汁,沒說話。過了一會兒,劉麗突然對勝利說:“勝利哥,陸氏兄弟不是在大規模招聘嗎?我也去!”

  男男一聽,驚得趕緊抬起頭說:“劉麗,你別胡鬧好嗎?我跟佳佳隻是同事關係,你從來沒問過我,我回家也想不起來跟你說這些,你別疑神疑鬼的好嗎?”

  劉麗沒有搭理男男,拉著勝利說:“勝利哥,男男整天說我不工作,現在我要工作了,我要去陸氏兄弟,做什麽都行!”

  勝利尷尬地看了看男男,又看了看劉麗,看似無奈地搖了搖頭。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