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四章 緣聚

  一連幾天,劉麗在男男的敦促下開始在網上找工作,因為沒經驗,男男建議劉麗主要看行政秘書、前台、文員類的,從最基礎的工作幹起。

  坐在電腦前,男男認真地幫劉麗篩選著職位。突然他看到一個前台職位,便回過頭對劉麗說:“麗麗,你看看這個,我覺得還不錯,你同意我就幫你把簡曆發過去。”

  劉麗彎下腰看了看,搖搖頭說:“你沒看見地址啊,”劉麗指了指電腦屏幕上的公司地址,“好遠啊,在東四環,這上班得多辛苦啊,我們又沒有車。”

  “東四環還好吧,”男男指了指地板,“我們現在就在東三環啊。”

  劉麗不情願地搖了搖頭,說:“不是啦,上班時間,二環、三環都太堵了,擠公交車我真的受不了,會暈車的。”男男歎了口氣,接著往下看。

  不一會兒,他又發現了一個職位,於是笑著對劉麗說:“哎,你看這個,就在咱家旁邊,走路也就十五分鍾吧,這個行嗎,做秘書的。”

  劉麗往男男旁邊挪了挪,認真地看看職位描述,說:“行政秘書啊……天天給人家端茶倒水的,”她見男男的臉色不好看,便拉著男男的胳膊撒嬌地說,“這個世界上我伺候你一個人就夠了,去上個班還要每天給別人端茶倒水,你不心疼我啊?”

  男男歎了口氣,把鼠標遞給劉麗,站起來說:“好吧,那你自己看吧,看上了就發個簡曆。”

  早上,男男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鬧鈴響了。他抓過來一看,快8點了,因為今天上午有個談判會不能遲到,他慌忙穿衣服、洗漱,飯也顧不上吃就往單位跑。到了單位,發現離客戶到訪還有一段時間,他才鬆了口氣。早上來的人還不多,男男打開電腦登錄郵箱收郵件,剛打開,就看見一封群發郵件,發自公司副總韓金華。

  平時,男男跟她的接觸非常少,很少有郵件往來,所以看到這封郵件後,男男很好奇:她給我發郵件,有什麽事呢?

  點開一看,信件寫得很官方,也很客氣:“各位兄弟姐妹,本人由於個人原因決定離開陸氏兄弟,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關心和幫助,保持聯係,有機會繼續合作!謝謝!”這短短幾句話,讓男男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韓金華是陸氏兄弟的元老,中國王牌經紀人之一,也是陸氏兄弟經紀公司的頂梁柱。公司的藝人經紀事業一直紅紅火火,跟她的經驗和人脈密不可分,她怎麽會辭職了呢?

  一連幾天,公司上上下下都在議論韓金華離開陸氏兄弟的新聞,大家都在看經紀公司下一步的動向。不出所料,更大的波動接踵而至,一個月後,萬虎、沈道明、冷雪、夏雨天等當紅的藝人紛紛提出解約,跟隨韓金華轉戰新公司。陸氏兄弟的經紀公司一下子被掏空了,陸總急得焦頭爛額,緊急救火。

  幾個月後,一批新的藝人陸續加盟了陸氏兄弟,經紀公司才慢慢恢複了正常運轉,但元氣大傷。也許是經紀公司的前車之鑒,陸總對位高權重的老員工表現出了些許擔憂,一個分公司如果長期一個人大權在握,一旦這個人出現閃失,整個分公司可能就會麵臨滅頂之災。出於種種考慮,陸氏兄弟開始大規模地補充新鮮血液。

  陸總坐在辦公室裏,看著桌子上獵頭推薦的各個候選人名單。忽然,他把其中一份拿了出來,看著上麵的名字,自言自語道:“肖逸雲?”他想了想,拿起桌子上的電話,“天天,你過來一下。”楚天天是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她父親跟陸總是朋友,兩家又是鄰居,所以天天在公司深得陸總的信任。

  沒一會兒,楚天天敲門進來了,說:“陸總,您找我?”

  “嗯。”陸總把手裏的簡曆遞給她,“這個人是不是潤通廣告的那個負責人?上次和我們合作過《怒宴》的那個?”

  楚天天接過簡曆看了看,說:“肖逸雲,哦,是的,他們代理的櫻田汽車和我們合作過,前一陣子《浮世繪》也是他把黃阿吉涼茶帶進來的。”

  陸總點點頭,自言自語地說:“上次合作我感覺這個人還不錯,挺靠譜的……”陸總沉思了一下,抬起眼睛說,“這樣,天天,你去給他打個電話,說我想約他見個麵,聊聊天。”天天點點頭走出了陸總辦公室。

  按照約定,陸總早早地來到銀泰中心的藍調會所,他抬起手表看了看,離約定的下午3點還有二十分鍾。下午會所裏的人不多,他找了個吸煙區,點了根雪茄一邊悠閑地聽著音樂,一邊等肖逸雲。

  不一會兒,電梯門打開,肖逸雲走了出來。服務員熱情地迎上去說:“您好先生,請問有預約嗎?”

  “我約了朋友,應該在……”肖逸雲左右看了看,沒找到陸總。

  服務員趕忙問:“是陸總嗎?”

  “對,他來了嗎?”

  “他已經到了,請跟我來。”

  服務員引導著肖逸雲來到吸煙區。“陸總,您的朋友到了。”

  陸總聽到服務員招呼,趕忙回頭,“喲,肖總來了。”

  “別,陸總,叫我小肖就行了。”

  “來來,坐。”陸總熱情地拉著肖逸雲坐下,然後拿出一根雪茄說,“嚐嚐我的古巴雪茄,我專門從南美帶回來的。”

  肖逸雲客氣地擋了一下,說:“謝謝陸總,我不抽煙,您來。”

  “哦,”陸總把雪茄放下,“小肖啊,你最近忙什麽呢?”

  “咳,我還不就忙廣告那些事。我常年服務的那幾個日本客戶,現在嘴也越來越刁了,不好伺候。”

  陸總嗬嗬笑了,說:“是啊,我之前也是廣告出身,知道不容易,尤其是這幾年,廣告競爭白熱化了,生意越來越難做了。”肖逸雲讚同地點點頭。

  “小肖,你在潤通多少年了?”

  肖逸雲略微思考了一下說:“哎喲,你不問我還真沒認真算過,我從早稻田大學畢業後就進了潤通廣告,這一幹快十年了。”

  “哦,那你也算是元老了。”這時候服務員端上了陸總點的紅酒,給兩人每人倒了一杯。

  陸總放下手裏的雪茄,端起紅酒杯說:“來,嚐嚐我的紅酒,這是我自己在法國波爾多的酒莊產的。”

  肖逸雲跟陸總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舌頭在口腔裏打了幾個轉,品了品咽下,滿意地點點頭說:“嗯,真不錯,陸總,是好酒。”

  陸總笑著說:“我在這兒存了好多,以後沒事來玩,報我的名字就行,我讓他們給你開。”

  “謝謝陸總!”

  閑聊了幾句,肖逸雲想了想,笑著問道:“陸總,今天您親自找我,肯定是有大事,是馬導準備籌備什麽大戲了嗎?”

  陸總搖了搖頭,拿起雪茄刀哢嚓切了一截雪茄,一邊整理雪茄的毛口,一邊笑著說:“嗬嗬,我找你合作就隻能是項目啊?”

  “哦?”肖逸雲有點詫異,看著陸總沒說話。

  陸總笑眯眯地看著肖逸雲,指了一下他說:“我要的是你。”

  “我?”肖逸雲一時沒明白。

  陸總把手裏的雪茄點上,往肖逸雲這邊坐了坐,說:“小肖,雖然我們接觸不多,但通過這幾次合作,我對你印象很好。你這人穩重謹慎,又不缺少魄力,項目經驗也很豐富,是個能幹大事的人。”

  肖逸雲聽陸總這麽說,略微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謝謝陸總誇獎。”

  “不是誇獎,我在生意場也這麽久了,見的人多了,對人的判斷還是有的,輕易不會看錯人。”說完,陸總認真地對肖逸雲說,“陸氏兄弟這麽多年,各個口的業務一直是我事無巨細地抓。”陸總歎了口氣,“以前公司小還行,現在各個分公司業務擴張很快,我確實精力不濟了,一點照顧不到就會出問題。”陸總顯得有些鬱悶,停頓了一下才接著說,“所以這段時間我在給自己找幫手,給每個分公司找負責人,幫我分擔一點。”肖逸雲聽陸總說完才恍然大悟。

  肖逸雲沒說話,低頭看著手裏的紅酒杯,好像在思考什麽。陸總眯著眼,慢慢地抽著雪茄,透過嫋嫋的青煙看著肖逸雲。過了一會兒,肖逸雲抬起頭對陸總說:“陸總,首先謝謝您看得起我,但這件事我也要好好考慮下,因為畢竟我在潤通這麽多年,於公於私我都是有感情的,就算給您做幫手,我也需要一段時間交接工作。”

  陸總馬上說:“這都沒問題。我隻希望你如果來,就是全身心的來,不是來看看,後麵還留條後路。那樣,對你我都不好,也做不成事情,所以你好好考慮清楚再答複我,我等你。”

  肖逸雲感激地舉起酒杯說:“謝謝陸總的理解。”

  喝了口酒,肖逸雲又笑著問:“陸總,您為什麽不從公司內部提拔呢?因為之前合作過,我知道您公司裏臥虎藏龍啊,人才還是蠻多的。”

  陸總放鬆了身子,靠在真皮沙發上,輕描淡寫地說:“是嗎,可我沒發現啊。”

  肖逸雲故意裝作思考後才說:“對了,跟你們公司合作,我接觸比較多的是吳勝利,我覺得他挺有本事的,是個可以培養的人才啊。”

  陸總聽完,歪著頭想了一下,慢條斯理地說:“勝利這個人很敬業,確實幫我做成了很多項目,是個幹將,但挑大梁嘛……”

  陸總停下來,慢慢地把雪茄放進嘴裏,雪茄頭一陣閃亮,一股青煙從陸總嘴裏冒了出來。

  陸總忽然坐起來,磕了磕煙灰,反問肖逸雲說:“小肖,你覺得一個公司的元帥應該是什麽樣的?”

  “是……”

  肖逸雲正在想怎麽回答,陸總自己就說了:“能力在其次,重要的是胸懷和格局,可惜啊,”陸總無奈地搖了搖頭,“我們現有的人裏麵,我還沒看到這樣的人。”肖逸雲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兩個人又聊了好久,從廣告業到影視業,從如何做項目到如何帶團隊,兩個人相談甚歡,不知不覺一個下午就過去了。最後,陸總握住肖逸雲的手說:“小肖,還是那句話,我看人不會錯,我等你的好消息。”

  肖逸雲也感激地回握陸總說:“陸總,我考慮好後馬上給您答複!”陸總點點頭。

  第二天下班,肖逸雲叫住了佳佳。佳佳來到肖逸雲的辦公室問:“肖哥,有事找我?”

  肖逸雲指了一下麵前的沙發說:“你坐,我跟你商量點事。”佳佳坐了下來。

  肖逸雲把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合上,走到沙發區坐在了佳佳對麵,喘了口氣說:“佳佳,昨天陸氏兄弟的老板陸總找我談了一下午。”

  “哦?”佳佳也有點意外,“他找你談什麽?有新項目?”

  肖逸雲笑了,說:“開始我也是這麽想的,後來一聊,原來他是想讓我去陸氏兄弟的廣告公司做總經理。”

  佳佳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說:“啊,為什麽?”

  肖逸雲簡單地把昨天談話的情況和佳佳說了一下,佳佳大致明白了前因後果。

  肖逸雲看了看佳佳,試探著問:“佳佳,你說我應該去嗎?”

  佳佳歪著頭停頓了片刻,說:“如果照你說的,陸總這麽器重你,而且發展前景和待遇也很好,我覺得可以考慮。”佳佳托著腮幫子,想了想又說,“再說了,你也常說,現在傳統廣告越來越難做,已經是一片紅海了。而影視娛樂才剛起步,發展空間還是挺大的,早點進入應該有發展機會。”

  肖逸雲笑了,指著佳佳說:“嗯,你果然是我的心腹幹將,考慮問題跟我很像。”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肖逸雲揉了揉眼睛,重新把眼鏡戴上,對佳佳說:“佳佳,如果我去了,我想把你也帶過去,你的想法呢?”

  “哦,潘潘可以,我不行。”佳佳沒做任何思考就拒絕了。

  佳佳拒絕得這麽果斷讓肖逸雲都有些意外,他抬起頭看著佳佳問:“為什麽?”

  佳佳摸了一下鼻子說:“嗯……我覺得我進入廣告行業資曆還太淺,還有好多東西需要學,而且手上的項目也在執行中,走不開,況且,”佳佳絞盡腦汁地邊想邊說,“我留在這兒可以做你的眼線,將來你跟潤通有什麽合作我可以幫忙啊,”說完不忘推一把潘潘,“不過潘潘可以去,她肯定樂意的。”

  肖逸雲不露聲色地聽佳佳說完,沉思了片刻,說:“那好,我也幫你分析分析。”肖逸雲把胳膊支在桌子上,掰著手指說,“先說潘潘,她在潤通做的是調動工作,對業務理解還很淺,她還有很多東西要學,我倒是建議她留下再曆練下。而你,”肖逸雲指了指佳佳,“第一,廣告的東西這些年你跟著我學得已經差不多了,再做下去也隻是增加熟練程度,不會有太大的提升;第二,我一旦把手上的項目交接好,你手上的項目執行也就跟著交出去了,不存在耽誤工作的事;第三,我在潤通十年了,人際關係我一點都不擔心,眼線這個事還用不到你。反而是去了新單位,我更需要你這樣的幫手。”說完,肖逸雲略顯得意地攤開手,看著佳佳問:“還有其他理由嗎?”

  佳佳被批駁得啞口無言。她不願意去陸氏兄弟的真實理由當然是因為男男在那兒,可她怎麽好意思說呢?肖逸雲當然也知道這一點。

  “反正我不去,我喜歡潤通。”佳佳不再走理性辯論路線,開始耍起了小脾氣。

  肖逸雲被佳佳可愛的神態逗笑了,說:“怎麽?還不願意說?那我替你說,你不願意見杜男男是不是?”

  佳佳被揭穿了,趕忙狡辯:“當然不是,這跟他有什麽關係啊,都分手這麽久了,早就忘了,我真的是……”

  “好了好了,”肖逸雲打斷佳佳,“佳佳,如果你真的放下了那段感情,就痛痛快快地跟我去陸氏,我們一起努力,待遇和前途一定比這邊好;如果說你還愛著男男,我就直接把話轉達給他,我幫你們牽線撮合,怎麽樣?”

  佳佳一聽急得站了起來,說:“肖哥,你……”佳佳氣得滿臉通紅,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辯駁,最後雙手一揮,“我還真不怕,到哪兒我都能幹得好!”

  “那我們就這麽決定了!”

  楚天天接到肖逸雲的電話後十分開心,掛了電話,她就跑到陸總的辦公室說:“陸總,已經和肖總協調好了,兩個月後他就能入職,還會帶來自己的團隊。”

  陸總笑著點點頭說:“太好了!另外,”陸總從桌子上又拿起一份簡曆遞給曉曉,“這個人我昨天見了,背景也不錯,很精明能幹的一個小夥子,你去聯係一下,看他什麽時候入職合適。”

  “好的。”戴曉曉接過簡曆走了出來,邊走邊看,簡曆上一張英俊的帥哥照片,旁邊寫著一個英文名字:Oliver。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