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三章 再遇見

  忙忙碌碌,一年就這樣過去了。陸氏兄弟的業務發展得很快,除了電影業務如火如荼,陸總也逐步建立起了藝人經紀、音樂、電視劇中心等各個業務板塊,以前默默無聞的陸氏,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為傳媒行業的明星企業。

  “男男,”勝利一臉興奮地走到男男的桌子前,把手裏的一份資料遞給他,“好消息,馬導今年要拍《浮世繪》,現代喜劇,我們的好日子要來啦!”

  男男接過資料看了看,臉上也有了喜氣,說:“太好了,一直擔心他老人家今年休息,他一休息我們就得歇業了,這下可好了,這種片子各大企業都喜歡,最好做商務啦。”

  勝利開心地搓著手走了兩步,突然想起了什麽,轉過身對男男說:“對了,我聽說黃阿吉涼茶今年要轉戰娛樂營銷,有大筆費用,我們可不能放過他們。”說完,他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又有點犯愁地說,“可我隻認識一個市場部經理,還不太好公關,怎麽切入呢?”

  聽完勝利的話,男男抬起頭說:“我覺得也沒關係吧,如果我們的項目足夠好,就算正常走流程問題也不大。”

  勝利點點頭說:“嗯,我再去翻翻名片,看看還有沒有其他關係可以用,你也抓緊時間研究項目,先做個通案,我好先去探探門路。”說完,轉身回辦公室去了。

  男男低下頭,翻看著勝利給他的資料,突然聽見QQ嘀嘀地響了幾聲。他點開一看,是潘潘。

  “男男,在嗎?”潘潘在QQ上問。

  男男一看是潘潘,很是驚奇,自從他跟佳佳分手後,潘潘很少跟他聯係。男男趕緊回複:“在啊,好久不見了,你最近忙什麽呢?”

  “我在潤通工作了,你知道吧?”

  男男一聽,很是驚訝,趕忙回話問道:“潤通?你怎麽會去潤通了呢?”

  “哦,我跟佳佳畢業了,肖哥希望我們去他那兒幹,所以佳佳和我現在都在潤通呢。”

  佳佳!男男打字的手僵住了。

  雖然男男跟劉麗已經在一起了,但佳佳在男男心中的地位絕不是輕易可以被人替代的。男男有時候一個人發呆,腦海中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佳佳,還經常下意識地拿劉麗跟佳佳對比。每每想到佳佳的好,他心中就會一陣絞痛。他原本想自己跟佳佳再相見應該是遙遙無期的事了,沒想到佳佳居然這麽快又出現在了自己的生活裏,難道他跟佳佳的緣分還能再續?他特別想問問佳佳的近況,但鍵盤上打字的手卻停了下來。

  男男盯著電腦愣了很久,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他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接著問:“你們最近在忙什麽呢?”

  男男看見潘潘發過來一個笑臉的表情,“我們剛來潤通沒多久,就得到你們馬導要拍《浮世繪》的消息,雖然現在還在籌備階段,但是肖哥第一時間就看準了這是個好項目,讓我跟你們保持聯係。”

  男男心中暗自佩服,這個肖逸雲信息夠靈的,自己也就比他提前一點點得到這個消息而已。

  過了一會兒,潘潘接著說:“男男,你要是有項目方案一定要第一時間給我啊,咱們爭取合作啊。”

  男男趕忙回複:“好的,沒問題。”

  潘潘回複了一個笑臉。

  男男想了一下,試探著問:“潘潘,佳佳……她還好嗎?”

  潘潘過了好半天才回複:“她在忙,我也要忙了,回聊啦!”然後頭像便突然變成了“離開”的狀態。

  男男呆呆地看著潘潘的頭像,無力地靠在椅子上,輕輕地歎了口氣。

  過了一會兒,男男覺得不管怎樣,潘潘代表潤通來尋求合作,工作的事是不能耽誤的,於是他站起來去找勝利。

  “勝利哥,我一個朋友去潤通了,剛才她跟我聊,說有興趣跟我們合作《浮世繪》。”

  勝利放下手裏的簽字筆,看著男男問:“潤通?效率夠高的,剛放出消息他們就知道了,誰啊?”

  男男挨著勝利坐下來,說:“是潘潘,就是……”男男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怎麽介紹潘潘。他記不得在北方台的時候,自己是否跟勝利提到過這個人,便索性跳了過去直接說,“是肖逸雲的手下。我想把通案做好後就發給他們,看看他們手裏有哪些感興趣的客戶,我想重點負責這個渠道,爭取多做成幾個合作。”

  勝利的眼睛轉了轉,點了點頭說:“可以,你先談著,如果有靠譜的客戶,我們就去談。”說完又停頓了一下,放低聲音對男男說,“男男,我們幹了這麽久,你發現沒有,其實很多客戶都希望直接跟製片方合作。”

  男男沒太明白勝利的意圖,但自己之前的工作感覺確實也是如此,就順著勝利的話附和道:“嗯,我也發現了。”

  勝利突然盯著男男,腦中在思考著什麽,好半天,才笑眯眯地問男男:“男男,潘潘是誰?”

  男男愣愣地看著勝利,他以為勝利誤會潘潘是自己的女朋友,趕忙辯解:“她跟我沒什麽關係,她是佳佳的閨蜜。”

  “哦?”勝利來了興趣,因為在北方台共事的時候,勝利見過佳佳,男男這麽一說,他好像對潘潘也有了點印象了,“她怎麽去潤通了?”男男見瞞不住了,也擔心不說實話更容易引起勝利的懷疑,於是一五一十地說了。

  聽完男男的話,勝利一拍大腿,哈哈地笑著說:“哎呀,我這個兄弟真是重情義啊,都分手了還這麽幫佳佳,你人真不錯。”

  男男趕緊擺擺手說:“真不是這個原因,碰巧她們都在肖逸雲的組裏,我們跟肖逸雲也一直有合作,我覺得還是要努力把事做成的。”

  勝利又嘿嘿地壞笑了幾聲,半開玩笑地對男男說:“兄弟,別跟我說這個啦,哥哥闖蕩江湖這麽多年,見多了。”說完,他站起身,若有所思地走了兩圈,然後轉過身走到男男身邊,話裏有話地說,“職場,如果沒有點利益,沒有點私情,誰會幫你,你說呢?”

  男男看著勝利的眼睛,不知道他說這話到底是什麽意思,隻是低下頭嗯了一聲。

  晚上回到家,吃過晚飯,男男陪著劉麗看電視。

  “老公,你看我今天買的衣服好不好看?”男男歪了一下頭,看到劉麗手裏拎著一件吊帶小衫,便哦了一聲,就把頭轉過去繼續看電視了。男男其實也沒有真的看進去,他腦海裏回想著勝利最後說的話。

  “老公,你看,這個杯子好不好看?”劉麗正在把玩今天的戰利品——一大堆漂亮的杯子。

  男男心裏有事,便心不在焉地說:“嗯,好看。”

  劉麗有點生氣,撒嬌地把手裏的杯子塞到男男懷裏,說:“你看沒看啊,你對我從來沒有耐性。”

  “麗麗,我真的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自己的人生,”男男無奈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你也不小了,你家裏是有錢,但你打算就這麽遊手好閑一輩子嗎?”男男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望向窗外。

  劉麗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杯子,不說話了。男男一直希望劉麗能正經地找份工作,好好地融入社會,鍛煉自己,讓自己成長起來,這樣兩個人也會有更多的共同語言和價值觀,可劉麗每次都隻是嘴上答應,很少付出行動。

  男男轉過身,走到劉麗身邊說:“麗麗,你如果真的想跟我走下去,就生活得積極點好嗎?”

  劉麗抬起頭,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怎麽樣才算積極?”

  “你找份工作好嗎?不是希望你掙多少錢,而是希望你真正地走入這個社會,跟其他人多些交流與接觸,這樣,你才能知道自己的缺點和不足,才有可能成長和進步。”男男見劉麗在認真地聽,便握住劉麗的手接著說,“而且你工作了,有了新同事,你的朋友圈也打開了,你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感到寂寞、無聊了,我們的生活也會變得豐富多彩。”

  今天的劉麗沒有像以往那樣心不在焉,而是靜靜地聽著男男的話。等男男說完,劉麗咬了咬牙,忽地站起來,堅定地說:“我聽你的,我明天就去找工作。”

  男男也站了起來,高興地在劉麗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說:“謝謝你,親愛的,謝謝你能聽我的話,跟我一起成長。”

  《浮世繪》果然是個優質項目,男男把方案發給潘潘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潘潘就告訴男男,肖哥想跟他們見麵洽談商務讚助的事情,時間約在周三下午兩點,男男趕忙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勝利。

  吃完飯,勝利收拾了一下,帶著男男跟幾個同事就出發了。潤通廣告在東五環外的一個傳媒產業園,自己租了一整棟樓,上下共三層。

  到了前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禮貌地問:“您好,請問有什麽可以幫到您?”

  勝利說:“我們來開項目策劃會。”

  “哦,是陸氏兄弟嗎?”

  “是的。”

  “好的,請跟我來。”

  “謝謝。”

  勝利邊走邊小聲地在男男耳邊調侃:“你說這公司裏,長得最漂亮的會不會就是前台?”

  男男會心一笑道:“他們公司的前台是挺漂亮的,不知怎麽招到的,厲害!”說話間已經到了會議室,男男推門進去,看到裏麵已經坐了幾個潤通的人。大家彼此打了招呼,寒暄了幾句,男男便挨著勝利坐了下來。

  2點剛過,男男就看到那個漂亮的前台將會議室的大門全部推開,緊接著肖逸雲走了進來,後麵跟著潘潘。大家立刻不再閑聊天,勝利趕忙站起來走上前同肖逸雲握了握手,寒暄了幾句,之後,肖逸雲招呼大家準備開會。

  “人都到齊了嗎?”肖逸雲間旁邊的潘潘,“哎,佳佳呢?”

  “她在開另外一個項目會,可能要晚點。”潘潘趕忙回答。

  “什麽項目會?”

  “好像是力士的。”

  肖逸雲皺眉,有些不滿地說:“那是咱公司自己的項目會,晚些開沒關係,你去把她叫過來。”

  不一會兒,就聽見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聲,聲音越來越近,到了會議室門口,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一個靚麗的倩影閃了進來。

  “各位不好意思,久等了。”佳佳微微鞠躬表示歉意。

  肖逸雲沒多說什麽,示意她趕緊坐下,然後轉過頭看著勝利,指著佳佳說:“這是我們組的策劃總監楊思佳,也是我們公司的品牌宣傳。”

  佳佳剛要坐下,聽到肖逸雲介紹自己,又慌忙站起來,給陸氏兄弟參會的人員鞠了個躬。

  男男的整個世界仿佛都靜止了。他直勾勾地看著佳佳,認真地打量著這個自己最熟悉的陌生人。佳佳瘦了好多,而且剪短了頭發,整個人顯得小了一圈,加上職業裝和高跟鞋,氣質瞬間從溫婉的淑女變成了幹練的白領麗人。男男甚至有些恍惚,眼前這個人是自己的前女友佳佳嗎?

  男男雖然有預感今天會遇見佳佳,甚至做好了見麵的心理準備,但當他真的見到了這個讓他無法忘懷的女人時,內心的情緒還是抑製不住地泛起波瀾,令他有點坐立不安。他的腦海中已經沒有了項目方案,一幕幕都是這些年與佳佳在一起的喜怒哀樂,一幅幅畫麵過電影般地閃過。

  他看到肖逸雲和勝利的嘴巴在動,但一個字也沒聽進去。他腦海中思考著,一會兒他要不要跟佳佳打個招呼,可是要以什麽樣的姿態跟佳佳打這個招呼呢?

  這個時候,肖逸雲好像想起了什麽,側過身對佳佳說:“佳佳,你們策略組的多跟男男那邊溝通,爭取把項目做好。”說完,他又看了看男男,笑著說,“大家都不是外人,彼此要多溝通才是。”說完,肖逸雲又透過金絲邊眼鏡,靜靜地看著佳佳。

  作為一個成熟男人,肖逸雲做事很有分寸,也很有目的。他知道雖然男男和佳佳分手了,但他敏銳地察覺到佳佳還在心痛。心痛,就表明她並沒有真的放下這段感情。如果佳佳心裏還有男男,以肖逸雲的性格、身份和地位,就算他再喜歡佳佳,也絕不會貿然開口表白。他在佳佳即將結業的時候,說服佳佳回來上班,一來確實認可佳佳的工作能力;二來也是為自己爭取一個機會;三來他從潘潘那裏已經知道男男有了新的女朋友,他也希望佳佳回京後看到這個現實,對之前的感情完全釋懷,進而為自己騰出一片心房。

  佳佳聽了肖逸雲的話,第一次將目光轉到了男男這邊,她保持著職業的微笑,禮貌地點了點頭。男男從她的目光中沒有看到一絲波瀾,是佳佳早就知道自己會來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她已經完全淡忘了自己?

  實際上,今天在會議室裏看似淡然、鎮定的佳佳,昨天一整晚都沒有睡好。她從潘潘那兒早就知道了男男在陸氏兄弟工作,也從肖逸雲那兒知道今天男男會來。這樣的見麵,她是既期待,又害怕。無論佳佳如何逞強,如何嘴硬,隻有她自己最清楚,她沒有真的忘掉這個男人。分手後的這一年,她偶爾還是會後悔自己當初的固執和草率,為什麽不聽男男的解釋?那樣不但是給男男一個機會,也是給自己的愛情一個重生的機會。她也曾試著忘掉男男,寬慰自己說天涯何處無芳草,重新開始一段新的戀隋也許會更幸福。但嚐試後才發現,無論跟誰,她都再也找不到當初和男男在一起時,那種心靈相通的感覺了。

  佳佳跟男男打完招呼,迅速地將眼睛轉向了勝利,歡快地說:“勝利哥,你好啊,我聽肖哥說您也在陸氏兄弟工作。世界真的好小啊,我們又見麵了!”佳佳剛進來的時候,勝利其實根本沒認出佳佳,但看到男男的反應後,勝利斷定這正是男男的前女友佳佳。

  聽到佳佳跟自己打招呼,勝利忙熱情地站起來伸出手說:“哎喲,是我們佳佳啊,我的天,我真的恍若隔世啊,你在我腦海中還是那個俏皮的小女生呢,今天這一看,”勝利誇張地上下打量了佳佳一番,“脫胎換骨了啊,不仔細看我真不敢認了!”佳佳也趕緊握住勝利的手,兩個人寒暄了起來。

  寒暄過後,幾個人轉入正題。勝利笑著問肖逸雲:“肖總,男男告訴我,你們談了一個食品企業是嗎?”

  “是的,”肖逸雲說,“黃阿吉涼茶是我們公司一直服務的客戶,關係不錯,這次正好趕上馬導的大片《浮世繪》,題材也適合他們,我跟他們毛總談過幾次,他基本上口頭答應合作了,所以這次想跟您談談,看客戶提出的一些合作要求,能不能實現。”

  勝利點點頭說:“好的,客戶有什麽想法嗎?”

  肖逸雲和勝利就植入廣告、地麵活動、聯合宣傳等細節逐一進行了溝通。男男在一旁聽著,他認為這些要求基本都合理,沒有太大難度,而且黃阿吉涼茶承諾在電影上映前期,提供不少於三千萬的聯合宣發廣告資源,這在男男看來,是一筆很劃算的生意。

  但勝利卻表現出很為難的樣子,頻頻表示這個做不了,那個難度也很大,弄得肖逸雲有點緊張,擔心生意黃了。直到最後,勝利也沒有明確答複肖逸雲哪些能做,哪些不行,隻是說回去跟劇組協商一下,過幾天答複。

  整個談判沒有什麽實質性的進展,最後,肖逸雲皺著眉頭說:“那這樣吧勝利,麻煩你們回去就今天談的具體事情跟劇組溝通下,看能做到什麽程度,我好跟客戶再談談價格。”

  勝利皺著眉頭,表現出很沉重的樣子說:“嗯,我回去溝通一下,一有消息,我馬上跟您聯係。”說完,勝利又看了看佳佳和潘潘,“要不,今天先這樣?”聽了這話,潤通的人都站了起來,準備送別。

  走到辦公室門口的時候,肖逸雲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麽,轉過身對勝利說:“哎,勝利,今天我們上來就談事,”他指了指佳佳和潘潘等人,“你們還沒交換名片吧。”

  “哦,對,”勝利趕忙從包裏拿出名片遞給佳佳,“我們以後要多多聯係才是。”

  佳佳和潘潘也拿出名片跟勝利交換。男男也趕忙拿出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

  回公司的路上,男男坐在出租車上看著窗外沒說話,心裏全是佳佳的身影。勝利盯著男男看了會兒,猛地拍了他一下,半開玩笑地對男男說:“你小子現在不拿我當哥哥了,什麽實話都不說是不是?”

  男男被勝利嚇了一跳,趕緊緩過神,一臉困惑地看著勝利問:“什麽?”

  勝利指著男男說:“你小子心裏還想著佳佳吧?”

  男男尷尬地抓了抓頭發,笑著對勝利說:“勝利哥,我們真的分手了,真的沒什麽了,隻是……”男男停下來,看了看車窗外,街道的流光映襯在出租車的車窗上,從男男的臉上滑過,男男歎了口氣小聲說道,“在一起這麽多年了,怎麽能說忘就忘呢。”勝利見說到了男男的痛處,也不好再調侃什麽,就把臉轉回來不再吱聲了。

  “勝利,你覺得他們提的要求很難做嗎?”想到了今天的談判,男男忍不住問了一句。勝利慢慢睜開眼,輕輕地搓了搓手說:“難?當然不難,但不能這麽爽快地答應他們。”

  “為什麽啊?”男男有點不理解。

  勝利蹺起了二郎腿,撣了撣褲子說:“第一,我還有時間,因為我早先已經聯係了黃阿吉的競爭對手加神寶涼茶,我要看看加神寶涼茶有沒有合作意向,如果加神寶涼茶也想和我們合作,出的錢又比黃阿吉多,我當然要和出錢多的公司合作;第二,如果我們這麽痛快就答應了潤通,在後麵的執行中肖逸雲會覺得這是件容易的事,我們的功勞也就變小了,談利益分配的時候他就會更強勢;第三,肖逸雲如果回去告訴客戶,我們這邊可以滿足他們提出的所有要求,客戶肯定要再加條件,”勝利側過身看了看男男,“這樣一來,合同還沒簽,我們就已經被客戶牽著走了,多被動啊。”

  男男這會兒也恢複了工作狀態,他聽完勝利說的,禁不住豎起大拇指,讚歎道:“果然是勝利哥,想得真周到。”

  勝利嘿嘿地笑了笑,拍了拍男男的肩膀說:“都和你這麽簡單,我們早就完蛋了。”男男使勁地點點頭。

  《浮世繪》項目順利地推進著,男男不斷地幫助肖逸雲完善方案,提供策略和思路。他其實很希望佳佳能跟自己聯係,共同策劃這個項目,但自從那次開完會,佳佳就再也沒跟他接觸過,這讓男男多少有點失落。

  經過幾輪拉鋸戰,肖逸雲得到消息,黃阿吉終於準備簽約了。潘潘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男男,男男跑到勝利那兒,高興地說:“勝利哥,黃阿吉涼茶準備簽啦!”

  勝利表現得很平靜,隻是哦了一聲。男男有點失望,勝利為什麽不開心呢?後來轉念一想,可能勝利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才會這麽平靜,於是他接著問:“潤通那邊說這幾天要來我們公司簽合同,你看什麽時間方便,我好約他們?”勝利停下手中的工作,靜靜地坐著,半天沒說話。男男站在勝利旁邊,看著勝利,不知道他在想什麽。

  過了好一會兒,勝利站起來,拍了拍男男的肩膀說:“男男,你來,我跟你商量件事。”說完徑直走到小會議室的沙發上坐下,男男跟著走了過去。

  勝利遞給男男一支煙,自己也點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

  “男男,我想把這個客戶接過來直接簽約。”男男夾著香煙的手瞬間停住,他驚訝地看著勝利,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勝利看男男有些驚呆的樣子,笑了笑,緩和了一下口氣說:“你看你這樣子,我這不是跟你商量嗎?”

  男男突然有點生氣,他用力地彈了彈煙灰說:“勝利哥,你覺得這麽做合適嗎?”

  勝利看男男話裏有氣,也提高了音量說:“沒什麽不合適的,說實話,男男,黃阿吉涼茶的毛總我多年前做記者的時候就認識他,我為什麽不能直接和他們公司簽約呢?”

  “那你為什麽不早說?之前你還說隻認識他們公司的一個市場經理。”勝利被男男這句話問得啞口無言。

  男男見勝利有些尷尬,換了個語氣說:“你早說我們自己做,我就不讓潤通廣告聯係這個客戶了。”

  勝利見男男跟自己的想法不一致,心裏有些不高興了,他生氣地揮了揮手,說:“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糊塗?”勝利站起來,揮著手比畫著說道,“我們自己簽,錢都是我們的,通過潤通簽,你知道潤通要拿走多少錢嗎?”男男沒吭聲,勝利伸出兩個手指頭,“兩百萬!”說到這兒勝利顯得很激動,“憑什麽分給他們這麽多錢?項目是我們的,執行也是我們的,我們要付出多少人力、物力,承擔多少風險?他們就牽個線,就要拿走兩百萬,你覺得公平嗎?”

  男男苦笑了一聲,抬起頭說:“勝利哥,你如果覺得跟潤通合作不合適,開始談判的時候就別答應人家,不要等馬上簽約了你才說要自己做。”

  “我可沒答應他們,”勝利陰笑了一聲,搖著頭說,“當時談判的時候,是肖逸雲說的提成比例,我說可以考慮,”勝利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我隻說我可以考慮,現在我考慮清楚了,”說完,勝利把手一攤,“我不同意。”

  勝利一P股坐回到沙發上,看著男男說:“當然也不是不能和潤通合作,”勝利伸出三根手指,“你可以跟你肖哥直說,三十萬代理費,行就和他們公司合作,不行就算了。”

  “你……”男男臉憋得通紅,“這話我可說不出來,我做不來這種事!”男男一P股坐在沙發上,生氣地把臉扭到了一邊。過了幾秒,男男陡然又把頭轉了過來,衝著勝利焦急而誠懇地說,“勝利哥,我們如果這麽不講信譽,以後誰還幫我們啊?”

  勝利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看著男男冷冷地說:“男男,你還嫩,還不懂職場的遊戲規則,混社會,哪兒有那麽多道義?”他坐直身子,從桌子上拿起男男的錢包舉了舉,“記住,利字當頭是王道,你信不信?就算今天我們不跟你肖哥合作,以後我們有好項目,有錢賺,我招呼一聲,他乖乖地還會來找我!”男男看著眼前的勝利,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絲寒意。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勝利拿起桌子上的煙,走到男男身邊遞過去一根,柔聲細語地說:“男男,你自己想想,兩百萬讓人家拿走,我們公司損失多少?我們的提成損失一半,十幾萬就沒了,我們何苦呢?我又不是找不到直接客戶。”

  男男接過煙,獨自點上,然後抬起頭,看著勝利誠懇地說:“我們現在該答應人家的條件都答應了,你還有不簽約的理由嗎?”

  勝利哈哈笑了起來,說:“這太簡單了,我就說最終合同權益給導演看了,導演不同意,然後我把客戶最關心的幾條權益刪除返回給他們,客戶肯定要和他們急,我再直接找客戶溝通,說這些權益隻有製片方能做,不就都解決了。”勝利輕描淡寫地說著,男男隻覺得後背一陣發涼,心想,這到底是商戰策略,還是陰險把戲?

  勝利見男男不吭聲了,也不再多說什麽,他拿起沙發上自己的衣服,邊穿邊冷冷地對男男說:“男男,這個事你別管了。我知道,那邊都是你的老熟人,你心裏也放不下佳佳,怎麽能讓你出麵呢,”說完,他拍了拍男男的肩膀,“惡人我來當總可以了吧。”說完準備離開會議室,臨走又回頭對男男說,“你也考慮考慮,到底是我們的利益重要,還是潤通的利益重要。”

  男男孤零零地站在會議室裏,一時不知所措。公司業務畢竟是勝利統籌的,按理說是他說了算,但男男覺得,一個人如果這麽做事情,毀掉的不是他個人的信譽,陸氏兄弟的口碑也會被毀掉。勝利口口聲聲說是為了維護公司的利益,其實男男知道,勝利更關心的是他的提成罷了。因為如果是勝利個人直接簽的客戶,提成有三十萬,如果是通過這種中間公司簽約的客戶,提成額度會大大降低,他最終能拿到手裏的錢寥寥無幾。

  到底該怎麽辦?是任由勝利去做,還是?男男急得在會議室裏走來走去。最終,男男下定了決心,他轉身從抽屜裏拿出了佳佳的名片。男男深深地吸了口氣,照著上麵的電話撥了過去。

  “喂。”電話通了,聽筒裏傳來了佳佳的聲音。男男的情緒一下子變了,他本來要說的話一時間都堵住了,半天沒吭聲。

  “喂?哪位?”

  佳佳的聲音有些疑惑,男男趕忙緩過神,說:“佳佳,是我。”

  對方沉默了一下,進而冰冷地說:“你是誰?”

  “我是男男。”

  “請問你有什麽事嗎?”佳佳冷冰冰的腔調讓男男感到很沮喪,雖然這是他早就預料到的。

  男男平複了一下心情,盡可能平靜地說:“佳佳,你現在講話方便嗎?”

  “不方便,我馬上要開會了,你要沒什麽事我就去忙了,再見。”佳佳誤以為男男要說私事,所以不打算給男男開口的機會。

  男男趕忙說:“佳佳,是業務的事,非常重要,我想讓你和肖哥打個招呼,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佳佳正要掛電話的手停下了,她感覺到男男確實有工作要談,於是把電話重新拿到耳邊說:“你說吧,我在聽。”

  男男咽了口唾沫,說:“我們這邊有業務說也認識黃阿吉涼茶的人,說能直接簽約,想搶這個客戶。”

  男男沒有料到的是,佳佳冷笑了一聲說:“男男,你讓他們去搶吧,我就敢和你這麽說,這個客戶是肖哥多少年的朋友,不是誰想搶就能搶走的。”

  男男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那陸氏兄弟如果不保證客戶的權益呢?你能搞定嗎?”

  佳佳一愣,不說話了。“杜男男,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佳佳的聲音明顯認真了起來。

  男男搖著頭說:“佳佳,我真沒開玩笑。”電話那邊沉默了。

  過了許久,佳佳問:“男男,你為什麽要告訴我這個?”

  男男低下頭,喃喃地說:“項目是我推薦的,你們也是我引薦過來的,雖然從利益的角度看,我們跨過你們公司自己簽客戶,肯定最有利,但我不希望突破我基本的道德底線,所以我想了很久,還是覺得給你們提個醒比較好。”佳佳又一陣沉默。男男拿著電話,默默地站著,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過了一會兒,佳佳說:“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跟肖哥說一聲,過一會兒回電話給你,好嗎?”

  “嗯,好的。”

  佳佳又沉默了一下,語氣變得溫柔了一些,說:“那我……謝謝你。”

  “嗯。”男男舉著電話,聽到了嘟嘟的聲音。

  男男放下電話,半躺在沙發上,煩悶地揉著眼睛。他心裏有點打鼓:我這麽做到底對嗎?我這麽做算不算是公司的叛徒?勝利雖然有私心,但從表麵上看,他那樣做,確實為公司贏得了更大的利潤空間;而我這麽做,是為了維護企業的商業道義,可道義跟利益,到底哪個更重要呢?

  男男正在胡思亂想,桌子上的電話響了。男男趕忙拿起來。

  “男男,你願不願幫肖哥一個忙?”

  “怎麽幫?”

  “你放心,肖哥不會為難你,你隻要給我一個電話就行了。”

  “可以,誰的?”

  “馬導的。”

  男男想了想,說:“佳佳,不是我不幫你,我真沒有馬導的電話。”

  佳佳沉默了,好像有點不知所措。

  男男想了想說:“佳佳,我雖然沒有馬導的電話,但我有他經紀人的。”

  佳佳眼睛一亮,馬上說:“可以,你先給我吧。”

  “嗯。”掛了電話,男男把馬導經紀人的電話發給了佳佳。

  過了幾天,商務部門剛開完會,男男跟在勝利後麵走出會議室,就聽見勝利的電話響了。勝利拿起來一看,表情有點吃驚,但馬上就恢複了平靜,說:“喂,肖總啊,你好!”

  男男聽不到對方說什麽,就聽見勝利“哦,哦,好”說了幾句,電話就掛了。走回工位的時候,勝利的神情有點恍惚,手裏的筆記本差點掉在地上。

  “男男,下午我們去潤通廣告,談談黃阿吉涼茶的事。”男男一驚,難道肖逸雲要攤牌了嗎?

  下午,男男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跟著勝利來到潤通廣告。這會兒,男男心裏更糾結了,如果真吵起來,他應該幫誰?幫勝利,違背了他的內心和道義;幫肖哥,從形式上自己是叛徒。

  潤通廣告的前台客氣地把勝利和男男引到了會議室門口,一推門,還沒進去,男男就聽見會議室裏一片歡聲笑語。他定睛一看,肖逸雲和佳佳、潘潘都在,旁邊還有一些看似是潤通中、高層的員工,而會議室裏笑得正歡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勝利看到這個中年男子後,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木訥地打著招呼:“勇哥?您怎麽在這兒?”

  中年男子止住笑聲,把手裏的香蕉放下招e翻生利:“勝利,來來來,坐。”

  勝利僵硬地哎了一聲,坐在了會議室的椅子上,男男也坐在一邊。他默默地看了佳佳一眼,佳佳此時也笑得前仰後合。

  肖逸雲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快,仿佛男男從來沒有跟他說過什麽,隻是熱情地招呼勝利:“勝利兄,這位不用給你介紹了吧。”

  勝利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當然不用,這是我們馬導的經紀人勇哥啊。”

  肖逸雲一邊示意潘潘給勝利和男男倒水,一邊接著說:“是啊,咱這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

  勝利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又不好意思問,隻好陪著傻笑。這時候勇哥開口了:“勝利,昨天我一哥們兒約我吃飯,酒桌上認識了肖逸雲,一聊才知道,他正跟你們合作談客戶呢,我那哥們兒就是潤通廣告的合夥人之一,我都不知道,你說這事真夠巧的。”勝利聽著,眼睛有點發直。

  肖逸雲跟勝利閑聊了幾句,話鋒一轉,切入了正題,笑眯眯地看著勝利說:“勝利啊,我們和黃阿吉涼茶談得差不多了,對方表示可以簽約了,你看這合同還有什麽問題嗎?”說完,把桌子上的一份合同往前推了推。

  勝利接過合同,機械地翻了翻,臉上露出一絲為難,“肖總,這裏麵有幾項權益,我們想再跟馬導核實一下,盡量敲瓷實了,別執行的時候不好做,損害到客戶就不好了。”

  一聽這話,旁邊的勇哥就不耐煩地哎了一聲,“不用了,肖逸雲都給我看過了,這有什麽啊,不是難事。”

  肖逸雲看了看勇哥,又看了看勝利,臉上露出關切的神情,說:“勝利,你工作確實挺認真的,我真的很欽佩你的責任心。”說完看了看自己手裏的合同,好像也很為難的樣子,“你看如果你那邊不方便,要不我們走劇組的合同?”

  見勝利不語,肖逸雲看著勇哥笑著說:“反正鍋裏碗裏都是你們家的,我都無所謂。”

  勝利一聽這話,臉色一變。他眼珠子一轉,迅速收起了緊張的表情,瞬間露出樂嗬嗬的樣子,指了指勇哥說:“這倒也不用,勇哥就是帶這個項目的人,他都看過合同說沒事能執行,那我們就肯定沒問題了。有勇哥發話,我還怕什麽啊!”說完,笑嗬嗬地看了看手裏的合同,又抬起頭看著肖逸雲,“肖總,你看,是你們先蓋章還是我拿回去先蓋章?”

  “都行,都行。”肖逸雲哈哈大笑起來,勝利也哈哈地笑著,其他人被這歡快的氣氛感染了,也都附和著笑起來。會議室裏一片歡聲笑語,仿佛在開茶話會……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