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八章 劉麗

  晚上,男男正在看電視,佳佳端著一盤洗好的蘋果走過來,遞給男男。男男拿起來一個,咬了一大塊。佳佳自己也拿起來一個,坐在了沙發上。

  “你最近工作怎麽樣?”佳佳問。

  男男咽了一口蘋果說:“咳,說實話,不太好。”

  “怎麽了?”佳佳邊吃蘋果邊問。

  男男歎了口氣說:“公司每天開會,不停地討論來討論去,但就是不實幹,再這樣開下去我也會鬱悶死的。”

  佳佳拿起水果刀,削著手裏的蘋果說:“男男,我也覺得你這個公司問題挺多的,要不……”佳佳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

  男男看著電視,沒有聽見佳佳的話,佳佳推了男男一把說:“我跟你說話呢。”

  “哦,”男男緩過神來,“你說,怎麽了?”

  佳佳瞪著男男,生氣地不說話了。

  男男趕緊笑著說:“你說,你說,我聽著呢。”

  “不想說了。”

  男男想了想,沒話找話地問:“對了,別老問我,你工作怎麽樣?”

  佳佳把削下來的蘋果皮拉起來,長長的一條,她把蘋果皮舉到男男麵前說:“我的工作很順,緊張[C碌,但很有成就感,又能學到東西,你羨慕嗎?”

  男男笑了笑,把臉前的蘋果皮拽斷了放在桌子上說:“是啊,有你肖哥罩著,能不好嗎?”

  佳佳看了一眼男男說:“怎麽了?你不罩著我還不能有人罩著我啊?”

  男男哼了一聲說:“當然好啊,我就擔心,有一天,人家現在罩著你工作,過一段時間連你的生活也罩著了。”男男站起來,把蘋果核扔到垃圾筐裏,“我就徹底成廢物了。”他看著佳佳,酸溜溜地說,“到那個時候,我就真成你眼裏的垃圾了。”

  佳佳把手裏的蘋果放到桌子上,無奈地看著男男說:“男男,你能不能不這麽敏感啊?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他就是我一個哥哥,到任何時候都是我哥哥而已,你能別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嗎?”

  男男苦笑了一聲說:“不是我疑神疑鬼啊,你看看你,”男男指了指佳佳掛著的衣服和地上的鞋子,“你現在吃的、用的越來越高檔了,聽你說出差住的酒店都是五星級了,見的都是社會上流人士,”男男拎起來佳佳沙發上的LV包說,“我不是擔心你淘汰我,我是擔心你肖哥淘汰我。”

  佳佳氣得站了起來,一把奪過包包說:“男男,我和你說過很多遍了。”她拎起那個LV包,“這是單位易貨的東西,我們幾個女同事都有,不是肖逸雲送的,你能不這麽小心眼嗎?”

  男男歪了一下嘴,沒說話。

  佳佳一P股坐在沙發上,好半天才對男男說:“你要是不放心,我和肖哥說,把你也弄進來,我們一起上下班,你總不會疑神疑鬼了吧?”

  “別,別,”男男伸手擋住佳佳的臉說,“我丟不起這個人,還弄進來,走後門是不是?”男男斜躺在沙發上,“我杜男男到哪兒都靠自己,不求人,更不求你的肖哥。”

  佳佳聽了男男的話,使勁蹬了男男一腳說:“不理你了,小男人。”說完,進廁所洗手去了。

  男男躺著看電視,忽然覺得手機一震,他掏出來一看:男男小鬼,姑奶奶來北京看你了。這是劉麗的手機號。男男趕緊瞥了一眼廁所,佳佳正在洗臉,沒注意到他,男男趕緊回了一條:你來幹嗎?

  劉麗馬上回:看你啊。

  男男有點著急,他知道劉麗在開玩笑,就義正詞嚴地問:別鬧,老實說。

  過了一會兒,劉麗才回:我來北京發展,不回家了,你什麽時候有空,來找我吃個飯唄。

  男男回頭看了一眼佳佳,沒什麽動靜,趕忙回:明天下班吧,請你吃什麽?

  劉麗:我請你,來我家附近吧,三裏屯幸福廣場,鱘魚匯。

  第二天一下班,男男給佳佳發短信說晚上開會。因為下班開會已經是中海國際傳媒的家常飯了,佳佳根本沒多想,隻是讓男男開完會打個電話。通知完佳佳,男男坐上了去三裏屯的公交車,因為朝陽門離三裏屯很近,二十分鍾他就到了約定的地方。

  男男下了公交車,沿著馬路很快找到了幸福廣場。說是廣場,其實是一個高端綜合樓盤,前麵有配套的商業區,後麵是幾棟塔樓,外觀低調中透著奢華,是個高品質的樓盤。因為是個新樓盤,商業區很多店鋪都閑置著,男男四處看了看,一眼就看見了已經開業的鱘魚匯。他走到門口看了看,裝修很高檔,裏麵人不多,門口站著兩個禮儀小姐正在迎賓。男男沒進去,轉過頭來到門前的廣場,掏出手機給劉麗發了個短信:你到哪兒了?

  我在鱘魚匯門口了。

  不一會兒,就看見劉麗從鱘魚匯裏麵跑出來,一手推著門,一手拿著手機跟男男揮舞著喊:“這兒呢!進來!”

  兩個人進了飯店坐下來,劉麗問男男:“吃什麽,你看看菜單。”說完把菜單遞了過來。

  男男用手推了一把說:“你定吧,隨便吃點。”

  劉麗不再客氣,開始翻著菜譜點菜。男男這才細細地打量起劉麗。這個當初邋遏的小胖妞減肥成功後越來越漂亮了,而且今天明顯是刻意打扮了一番的,精致的妝容更顯得她神采奕奕,讓男男看著看著,精神都有點恍惚了,這是當年在電視台認識的那個劉麗嗎?

  “嘿,看什麽呢?沒見過美女啊?”不知道什麽時候劉麗已經點完了菜,看著男男在發愣,用手在男男麵前揮舞著。

  男男這才緩過來神,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你真的來北京發展不走了?”

  劉麗轉著手裏的水杯說:“對呀,來投奔你了,不歡迎?”

  “歡迎啊,我在北京朋友不多,真正能談心的更少。你來了,有空找你吃個飯、聊聊天,多好。”

  劉麗笑著撇了撇嘴說:“就這樣啊,我來北京不說幫我,就知道用我啊?”

  男男嗬嗬地笑了笑說:“可以啊,我幫你找找工作?”話說到這兒,男男突然有點尷尬道,“咳,說實話,我現在工作也很不順心,能不能幫上你還真難說呢。”這時候服務員開始上菜,男男一看,又是一頓大餐,他真心覺得劉麗對自己不錯,每次都能跟她吃到好東西。

  劉麗跟男男邊吃邊聊天,借著前麵的話題,男男告訴了劉麗自己工作的苦衷,和這一段工作過程中遇到的奇葩人、事,聽得劉麗張大了嘴巴問:“這都什麽公司啊?你怎麽找到的?”

  男男喝了口果汁說:“咳,還是人生閱曆淺,一開始都看不明白,進來後才發現這麽多問題的。”

  劉麗吃了口魚,燙得直叫,男男趕緊把果汁給她遞過去。

  喝了口果汁,劉麗說:“要不你別幹了,我讓我爹給我點錢,開個廣告公司,咱倆幹,省得看別人的臉色。”

  男男笑得差點噴出來說:“開公司?你行還是我行?等著喝西北風啊?”說完無奈地哈哈笑起來。

  劉麗仿佛很認真的樣子說:“你傻啊,我讓我爹給我介紹關係啊,我們就做電視台的廣告,我爹是地方台台長聯盟的主席,打個招呼就管用。”

  男男想了想說:“再說吧,我覺得我們都沒準備好,你也不能這輩子就靠你爹吧。”

  劉麗翻了男男一眼,低頭吃魚了。

  兩個人邊吃邊聊,男男給劉麗講了合租的於大哥和艾吉瑪的事,劉麗聽得津津有味。突然,劉麗壞笑著打斷了男男的話說:“停,你有問題。”

  “什麽問題?”男男一臉茫然。

  劉麗盯著男男,壞笑著說:“你為什麽對艾吉瑪了解這麽多?說得這麽細?”

  男男愣了一下,攤開雙手故作鎮定地說:“沒有啊,這不就閑聊天嗎?”

  “不對,”劉麗伸出手做了個阻擋的姿勢道,“作為一個女孩,我對男女感情還是很敏感的,”劉麗說著,放下了筷子,“你看你提於大哥的時候,很平靜,但說到艾吉瑪的時候,眉飛色舞的,眼神裏有東西,”劉麗伸出食指指著男男,做出一個威脅的手勢,“而且,你剛才說漏嘴了。”

  “什麽?”男男雖然覺得問心無愧,但劉麗這麽一詐,心裏還真的有點慌了。

  劉麗步步緊逼地說:“你剛才告訴我,艾吉瑪腰窩有祖傳的羅馬文文身,”劉麗仰起臉想了想說,“是什麽‘從此去愛,去珍惜’的意思。”說完,眼神忽然變得犀利了,她用手指著男男,“你們兩個要沒點什麽,你絕對不可能觀察這麽仔細,女孩子穿著衣服是不可能讓你看見的。”分析完,劉麗顯得特別得意,一拍桌子大喊道,“老實交代吧!”

  男男這才發現自己話多了,還想狡辯兩句:“什麽啊,是人家自己給我看的……”

  “別胡扯了,女孩子會拉下衣服給你看這個?鬼才信!”

  男男被問得啞口無言。

  劉麗又換了副麵孔,開始撒嬌著說:“你快說嘛,我拿你當最好的朋友,什麽都沒瞞過你,你還這樣對我,哼!”說完裝出生氣的樣子。

  其實,男男也不是一個特別能隱藏秘密的人,有些事一個人憋著沒有人分享,他還真難受。想到劉麗算是自己最好的知己了,男男終於打開心扉,把跟艾吉瑪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

  聽完,劉麗嘴巴張得老大說:“杜男男啊杜男男,你在我心目中可不是這樣的啊,我可真沒想到你會精神出軌啊。”

  男男趕忙伸手捂劉麗的嘴,“噓,小聲點,別讓人聽見。”

  劉麗反而更大聲了,她哈哈大笑著說:“想讓我保守秘密嗎?”邊說邊給男男倒了一大杯酒,“喝了,算是封口費!”

  吃得差不多了,男男擦了擦嘴說:“你說你就住在這附近?”

  劉麗點點頭。

  男男伸頭往門外看了看,“這的房租不便宜吧,這個地理位置便宜不了。”

  劉麗誇張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男男,蔑視地看著男男說:“老娘可不租房,我爹給我買的。”

  “買的?在這兒啊?”男男又伸頭往外看了看,華燈初上的三裏屯流光溢彩,映襯著幸福廣場的低調奢華。

  “咳,男男,你也來北京好幾年了,也算見過點世麵了,至於大驚小怪的嗎?”

  男男把頭收回來,他這麽大驚小怪,是因為在北京能有一套房子是他的夢想,但目前這個夢想離他太遠了。所以當劉麗說剛來北京已經買了房,而且是在這樣一個繁華地段的時候,難免有點驚訝,甚至於有點小嫉妒。

  “咳,有錢真好,我要是有這麽個爹就好了。”男男悻悻地說。

  劉麗半開玩笑地說:“這不難啊,認我爹做嶽父不就得了。”

  男男假裝沒聽見,轉移話題問:“劉麗,你的房子多少錢啊?”

  “兩百多萬吧。”

  “多大?”

  “不大,九十平方米的兩居室。”

  “兩百多萬……”男男轉著眼珠算了算說,“那你爹一年得掙多少錢啊……”

  劉麗拿起筷子佯裝要砸男男說:“你真傻啊,靠工資不餓死了,還買房子?”

  “那是?”男男其實也猜出了一二,劉麗他爹是北方台管基建的,在任那幾年,北方台趕上整體重新規劃,主樓、側樓、食堂、家屬樓挨個扒了重建,想必這油水不少吧。

  劉麗悄聲地對男男說:“男男,今天你給我講了一個秘密,我也給你講個秘密,咱倆對等了。”

  男男看著劉麗,點點頭沒說話。

  劉麗頓了頓,仿佛回憶了一下才神秘兮兮地說:“其他的我不知道,但蓋那個主樓,二建公司給了我爹五百萬。”

  男男驚訝得張大了嘴,一方麵是這個數字過於巨大,另一方麵,他驚訝劉麗真不拿自己當外人,這種事都能說。

  男男四下張望了一下,低聲說:“這、這沒人查嗎?出事可怎麽辦呢?”

  劉麗仿佛滿不在乎地說:“誰查啊?你以為錢來了就都是你的啊,上上下下,相關的領導都有份,大家都心知肚明,誰也不管。”

  男男腦海中浮現出劉麗父親的樣子,一個和藹可親、風度翩翩的領導形象,怎麽也和貪汙犯聯係不到一起。

  吃完飯,劉麗直接帶男男去了她住的小區。這個小區剛建成,入住率不過兩成,顯得分外安靜,與三裏屯的喧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高檔小區安保很嚴格,到處是攝像頭,步步有門禁和保安,每個保安的視角形成了互補,基本上沒有死角,這讓住戶確實很有安全感。

  男男跟劉麗來到了12層,開門進了屋子。男男一邊換鞋,一邊四處打量著。這是一套大兩居,客廳很大,實木的沙發上擺著大紅的軟墊,窗戶旁邊是實木的書櫃,書櫃旁邊是一個紅木陳列架,擺著一些精致的陶瓷。兩個臥室都朝南,裏麵也是一水的木質家具,這一看就不是劉麗的風格,是他爹的喜好。

  “坐吧,你喝點什麽?”

  男男東瞅西看的工夫,劉麗已經去臥室換了一套寬鬆的家居服,走出來進了廚房,一邊打開冰箱門一邊問。

  男男看了一眼劉麗說:“我不喝了,剛吃得太多了,脹肚子。”

  “那就給你倒杯熱水吧。”

  “好的謝謝。”

  劉麗把水放在茶幾上,自己坐在了男男的旁邊。男男恍惚覺得這個場景似曾相識。哦,對了,這和去艾吉瑪家的感覺很像,但區別是,艾吉瑪身體散發的荷爾蒙讓男男躁動,而劉麗在男男的腦海裏永遠是個大大咧咧的小胖子,即使她現在的變化很大,也改變不了她在男男心中的形象。

  劉麗自己吃了個冰激淩,一邊吃一邊看著大電視。

  “劉麗,你來北京下一步怎麽打算的?”男男漫不經心地問。

  劉麗盯著電視,茫然地回答:“什麽打算?我就在北京待著了,不回北方市了。”

  “職業規劃呢?你想幹什麽呢?”

  “幹什麽?”劉麗一字一頓地重複著男男的話,從茫然走向了更茫然。她轉過頭看了看男男,“我不知道啊,你說我能幹什麽?”

  男男撲哧笑了出來,進而歎了口氣說:“富二代真好,什麽都不發愁,我們剛來北京的時候都快活不下去了,拚命找工作,就為了生存下去。”說完,他四處張望了一下劉麗的房子說,“再看你,多好,說來北京,大豪宅直接買了,工作也不著急,你讓我們這些窮人家的孩子心理怎麽平衡啊?”

  劉麗咯咯地笑了,她搖頭晃腦地吃著冰激淩,不無得意地說:“那就娶我嘍,跟我過好日子嘍。”

  男男哈哈大笑起來,沒理她。

  兩個人又沉默了一陣子,劉麗把冰激淩的盒子刮得哢哢作響,然後起身又去廚房,拿出了一個冰激淩吃。

  “你少吃點涼的吧,對胃不好。”

  劉麗拿著冰淇淋,一躍坐回到沙發上,嘴一噘說:“你管我,我就喜歡吃涼的。”

  男男無奈地搖了搖頭。

  劉麗吃了一口,喏喏地問:“你跟佳佳怎麽樣了?”

  “什麽?”因為劉麗嘴裏有冰激淩,男男確實沒聽清楚。

  劉麗低下頭,自顧自地吃,沒有重複剛才的話。

  男男又回憶了一下,大致猜出來劉麗的問題,回答她:“你是問佳佳吧?她還好,她現在工作比我好,家裏她也是頂梁柱呢。”說到佳佳,男男反而來了勁頭,“佳佳也算個女強人了,能吃苦,又機靈,工作上手也特別快,他們領導挺重用她的,而且吧……”男男自顧自地說著。

  劉麗呆呆地看著電視,突然用手一指電視道:“你看那條魚,多好看!”

  男男這才注意到電視機裏正在放動物世界,海洋裏一群魚遊過來,五顏六色的甚是好看。

  男男點了點頭。

  “你剛才說什麽來著?”

  “我是說佳佳她……”

  “好啦好啦,那是你們的事,我才不關心呢,你吃冰激淩嗎?”

  男男挑了挑眉毛,指了指電視裏的魚,又指了指劉麗笑著說:“大姐,你真的是魚啊,記憶力就七秒鍾吧,你剛才問過我啦,我不吃啊。”

  劉麗哼了一聲說:“不吃就不吃啊,什麽態度啊,我自己吃。”劉麗說完把吃完的第二盒冰激淩扔到桌子上,又準備去拿冰激淩。

  男男趕忙拉住劉麗說:“你行不行啊,真的不能這樣吃啊,對胃不好,你會拉肚子的。”

  劉麗一把甩開男男的手說:“你真多事,我又不是你們家佳佳,哼。”說完又去廚房拿了。

  男男無奈地站起來,走到窗前,看了看窗外,天已經全黑了,他趕緊看了看手機,已經晚上9點多了,再晚就趕不上回家的公交車了,“劉麗,天晚了,我準備走了。”

  就聽見劉麗在廚房嘩啦嘩啦地翻冰箱,還自言自語地說:“哎?我的冰激淩呢?還有一盒啊?”

  男男往前走了幾步,斜著身子對廚房裏的劉麗說:“聽見沒,我得走了,天太黑了。”

  劉麗頭也沒抬,用手朝外邊隨意地揮了揮說:“走吧,走吧,拜拜。”

  男男無奈地笑著走到門口,換了鞋,臨出門擺弄了一下門鎖問:“這個門你要反鎖嗎?”

  “不用,你出去把門撞上就行。”

  “哦。”男男出了門,對裏麵喊,“我走了,有空打電話啊。”

  裏麵沒有回話,等聽見男男嘭的一聲關上了門,劉麗驟然停止了翻騰冰箱的動作,一支胳膊無力地搭在冰箱門上,把頭枕在胳膊上,不知不覺,眼淚順著胳膊流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劉麗猛地站起身,恨恨地將冰箱門摔上道:“我就是要吃冰激淩,我就是要凍死自己,你管得著嗎?”說完,撲倒在床上嗚嗚地哭出聲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