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內幕

  轉眼男男在新單位工作快三個月了。三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基本上公司的情況都了解一二了。這個傳媒集團的核心業務,就是像軟總麵試時候所描述的,整合全部想到的文化領域人才和資源,定位在全球頂級專業傳媒集團。

  但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跟男男一起進來的十六個人,已經走了快一半了,絕大多數人都受不了一個事——這個公司會太多,而且效率極低。

  中午吃完飯,男男一進公司,朝梁夏禮貌地點了點頭,男男剛走過去,梁夏忽然叫住他:“杜總,送你個小禮物。”

  男男回頭一看,梁夏拿出了一瓶男士香水擺在了前台上。男男很詫異,笑著走過來,拿起香水看了看問:“謝謝你,這是什麽意思啊?我還沒過生日呢。”

  梁夏苦笑了一聲說:“杜總,我準備走了,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

  男男一愣問:“為什麽啊?”

  梁夏是男男來這個公司見到的第一個人,而且兩個人脾氣也很合拍,所以這幾個月裏大家相處得挺好,男男也會力所能及地照顧一下她。通過接觸,男男知道,梁夏是個退役的空姐,作為前台,她的服務意識很強,幹活從不挑三揀四,不會覺得端茶倒水跌份兒,再加上人漂亮嘴甜,大家都很喜歡這個前台,今天怎麽說走就走了呢?

  男男把梁夏叫到自己的辦公室,關上門,低聲地問:“怎麽了,為什麽突然辭職呢?”

  梁夏笑了笑說:“實在幹不下去了。”

  “啊,為什麽?你幹得好好的,而且不是說要讓你轉做行政經理嗎?怎麽突然辭職了呢?”男男不解地問。

  梁夏歎了口氣說:“很多事情我其實沒跟你說,今天反正也準備走了,我就都和你說了吧。”

  男男遞給梁夏一支煙,幫她點上。

  梁夏熟練地吸了一口,緩緩地吐了出來說:“杜總,你其實知道的,我老公是飛行員,我經濟上沒有壓力,我來這兒上班,純粹是因為離家近,我不想在家閑著而已。否則,一個月一千二百塊,誰肯幹啊。”

  男男點點頭,他早從梁夏的吃穿住用看出來,她家裏條件不錯。

  梁夏彈了彈煙灰說:“我到三個月的時候,去跟軟總談轉正的事,他好一陣誇我,說要重點培養我,讓我做行政經理,我想能多學點東西也好,就很開心地答應了。但那次跟他談的時候我就發現他沒安好心。”

  男男心裏一緊問:“怎麽,他怎麽你了?”

  梁夏依然表情很淡定地說:“談的時候又拍我肩膀又捏我臉,我都沒說什麽,但我臨出他辦公室時,他使勁拍了我P股一下,我差點就翻臉了。”

  男男聽著,腦海中浮現出軟總那張猥瑣的臉,差點沒吐出來。

  “然後沒過兩天,”梁夏接著說,“他說要帶我出差去山西,你說談業務,談合作,那麽多總監、業務人員不帶,你帶我一個前台去,你當我傻啊。”

  “那你拒絕了?”

  “肯定啊,多一句話都沒說,就兩個字:不去。”梁夏看了看男男接著說,“從哪兒以後他臉色就變了,再也不說什麽行政經理的事了,到第四個月一看,我的工資還是合同的80%,九百多塊,是試用期的工資,我去找他,他說我工作懶散,要延長試用期三個月。”

  男男歎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那要這樣,真沒必要幹了。”

  “是啊,所以我當時就說不幹了,他還假惺惺地挽留,說這麽大的公司你再也找不到了,我靠,他也太井底之蛙了吧。”

  男男默認地笑了笑,作為還在這個公司的員工,他不能大張旗鼓地說什麽,但梁夏說的他打心眼裏認同。

  男男也抽出根煙點上,吸了一口說:“那你找好下家了嗎?”

  “沒有,我回家休息一陣,實在被這個公司搞煩了。”

  男男點點頭說:“也好,休養一段吧,再找也不遲。”

  梁夏把自己的煙掐滅,想了想,走到男男辦公桌前坐下,半趴在辦公桌上,壓低了聲音說:“杜總,我給你說點公司的秘密吧。”

  男男看著梁夏的眼睛問:“怎麽了,還有什麽?”

  梁夏神秘地笑了笑說:“你知道嗎?我們公司跟中海地產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你說什麽?”這個消息對男男來說是爆炸性的,因為所有來麵試、入職的人,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中海地產這個大國企背景。

  “你怎麽知道的?”男男急切地問。

  梁夏接著說:“咱公司沒行政,沈總那兩個秘書,估計除了陪他喝酒、上床,其他的什麽也不會,公司好多跑手續、跑稅務什麽的都是我去的,所以我看到過公司的很多資料。”梁夏回頭看了看門外,扭過臉接著說,“這個公司跟中海集團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就是打了個擦邊球,它的注冊地是山西一個縣,就是沈總那個煤礦所在的縣。軟總口口聲聲和你們說的集團有地產,有農業,有化工,有服裝,什麽什麽的,全是假的。”

  “假的?也就是說根本沒有?”

  “所謂的地產,就是山西那個礦的幾棟辦公樓;化工,就是那個礦附屬的一個洗煤工廠;農業是沈總老婆每年都會倒鴨絨,從農民手裏收購鴨毛再賣出去;服裝就是前幾年倒鴨絨沒算好,價格暴跌,一大批鴨絨砸手裏了,逼得他沒辦法,隻能找人代加工生產了一批羽絨服自己賣而已。”梁夏一股腦地把公司的內幕倒了出來,驚得男男半張著嘴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梁夏把對公司的憤懣都宣泄了出來,舒心了好多,留下男男腦袋嗡嗡作響。梁夏似乎覺得自己說得有點多,換了種口吻說:“不過您也別太擔心,也許你們這批人來了,能改變公司的文化呢,也許踏踏實實地做,能把項目做成呢。”

  男男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說:“咳,你就別往回倒了,就憑我們幾個蝦米,無力回天啊。”

  梁夏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了,臨出門又交代了一句:“杜總,您快轉正了吧?”

  男男點點頭,梁夏接著說,“您留意您的工資,他們會故意拖著不給你轉正,不給你上各種保險,小心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