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六章 吵架

  U&P的項目順利啟動了,男男著實忙了一陣子。

  策劃需要腦子,執行所需要的素質和能力也絕對不亞於策劃。在整個執行過程中,男男發現需要解決的問題千頭萬緒,一會兒供應商不能按時完成搭建,一會兒客戶想修改活動思路,一會兒經銷商不按統一定價私自加大折扣拋貨……雖然是Morris在統領全局,但男男作為重要項目的執行者,也忙得不可開交。

  男男剛盯著供應商做完了北京和天津區域的手提袋,晚上8點多,供應商用一輛小型貨車把東西運到了DT國際的樓下。男男在會議室,拿過供應商製作的手提袋,前前後後看了幾遍,沒有問題,就簽了字。供應商讓搬運工將一車的手提袋搬上了樓,堆滿了整個會議室。總算弄完了,男男鬆了口氣,他打電話給快遞公司,告訴他們明天來接貨發往天津。

  一切安排妥當,男男準備下班回家,走到門口,正好碰見Morris。

  “準備走了?”

  “嗯,今天手提袋運來了,都堆在會議室了。”

  “哦,你看了嗎,沒問題吧?”

  “我看了,跟設計圖對照了一遍,紙張和顏色我都拿著樣板檢查了,沒問題。”

  Morris鬆了口氣說:“總算有個準時交貨的了。”

  男男也笑了。

  Morris猶豫了一下,說:“東西放哪個會議室了?”

  “三號會議室,您要不去看看?”

  Morris點點頭,男男帶著她回到了三號會議室。

  沿著三號會議室的牆根堆著50多個大包,桌子上也放著幾個手提袋。Morris拿起一個,認真地看了看,又用手掂了掂分量,滿意地放下。

  男男手裏也拿著一個袋子,對Morris說:“因為我們砍價砍得很低,供應商說,手提袋打孔本來是沒有金屬孔釘的,我軟磨硬泡讓人家贈送了金屬孔釘,這樣繩子不容易掉出來,耐用還好看。”說完,男男用手扣著手提袋的孔釘,得意地給Morris看。

  Morris笑著接過來說:“行啊,你談判能力見長哦。”話還沒說完,Morris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她用手扒拉著孔釘,一言不發。

  男男覺得奇怪,就問:“Morris姐,怎麽了?”

  Morris沒說話,用手死死地扒著孔釘看。男男沒反應過來,也把頭湊上前,這才發現,孔釘打孔的地方,正好壓在了U&P的LOGO上。可怕的是,因為裝了孔釘,U&P的LOGO大概有八分之一被孔釘壓著了。

  男男冷汗一下就冒出來了。Morris半晌沒說話,好一陣子才對男男說:“你把設計叫過來。”

  男男趕緊把做手提袋的設計師叫了過來。

  “設計是你做的?”

  “是啊。”設計師是一個香港小夥,感覺挺無所謂的樣子。

  “你設計手提袋出血多少?”

  “四個毫米。”

  “為什麽設計這麽少?不知道手提袋還要打孔嗎?”設計師拿過手提袋看了看,指著主畫麵說:“你們下設計要求的時候特別強調,這個畫麵必須全部體現,你自己看。”設計師敲了敲手提袋,“下麵的出血幾乎都沒有了,上麵勉強留出了四毫米。再說了,我在設計圖上明確標出了打孔位置,而且專門給製作的人說了要小心。如果他們按照圖紙做,是絕對不會壓住LOGO的。”設計師又自己看了看打孔處,“不對啊,以前沒說有孔釘啊,沒孔釘肯定沒事啊,位置正好的。”

  男男臉一下紅了,此刻他的悔恨之情,隻有他自己知道。

  Morris打發走了設計師,看著滿滿一屋子的手提袋,歎了口氣。男男內疚得差點哭出來,他低聲地對Morris說:“Morris姐,對不起,我……”

  Morris擺了擺手,苦笑了一下說:“算了,你也是一片好心,想著多做點事情。但是男男,我們做工作必須小心,考慮問題必須周全,一點想不到,就會釀成大錯。”Morris放下手裏的袋子,“U&P是美國企業,他們對自己的品牌規範要求非常苛刻,在他們的品牌手冊裏第一條寫的就是,任何時候不得損壞、遮掩品牌LOGO,”Morris用手指了一下這堆手提袋,“這些肯定作廢了,你把供應商叫回來吧,重做,不要孔釘的,抓緊吧。”Morris說完走出了會議室。

  男男望著Morris的背影,無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

  男男獨自坐在會議室,好一陣子緩不過來。他其實並不怕挨罵,他最怕的就是讓對自己充滿希望的人失望,Morris在這段時間內,幾乎毫無保留地手把手教自己如何帶項目,如何談判,告訴他每一個執行環節的要點是什麽,時間管理應該如何做,男男這段時間成長飛快。但今天的事情,男男看到了Morris的失望和無奈。內疚了好一陣子,他才打起精神,給供應商打電話。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男男跟隨印廠的經理到了廊坊的生產基地,連夜把東西重新印刷、製作,裝訂完畢。全部搞定,已經是第二天早上9點多了。他又隨車回到北京,安排貨運公司把天津的貨發出去,北京的貨讓快遞取走。下午2點,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休息。

  到了屋子裏,又累又困,再加上情緒失落,男男倒頭便睡。不知道睡了多久,男男突然覺得背上被人拍了一個巴掌,他掙紮著坐了起來,揉了揉蒙嚨的睡眼一看,佳佳正怒氣衝衝地瞪著自己。

  男男歎了口氣,心中煩悶,倒頭就要睡,佳佳一把抓著他的胳膊把他重新拉起來,生氣地說:“你昨天幹嗎去了?為什麽不回來?”

  男男有氣無力地說:“我加班。”

  “加什麽班?用得著夜不歸宿嗎?打電話為什麽不接?”

  男男翻了佳佳一眼,剛想解釋手機沒電了,但轉念一想,自己累得跟狗一樣你不來安慰關心我,反而質問我,憑什麽給你解釋?男男越想越覺得憋屈,就沒說話,又要倒頭睡覺。

  佳佳又一把將男男拽起來說:“起來,跟我說清楚,說不清楚別睡覺!”

  男男怒火也燒了起來,他一把甩開佳佳的手說:“走開,我煩著呢。”

  佳佳一愣,看一向樂嗬嗬的男男今天一反常態,疑心更重了,她死死抓著男男不放手地喊道:“少廢話,說清楚,你幹嗎去了?”

  “鬆手,我要睡覺。”

  “你這麽困?一宿沒睡覺是不是?今天不說清別想睡。”

  男男實在壓不住火了,騰地站起來一把將佳佳推倒在床上,嗬斥道:“胡鬧什麽你,神經病!”

  佳佳呆呆地坐在床上,愣了幾秒鍾,心想自己一宿沒睡,拚命打電話找你,擔憂你是不是出事了,胡思亂想了一夜,現在隻是想聽你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麽而已,卻換來了一頓嗬斥,心中的委屈一下子爆發了。佳佳哇的一聲大哭了出來,她邊哭邊指著男男說:“你個渾蛋,你夜不歸宿還有理了你,剛升職人就這麽狂了?還說潘潘男朋友會變心,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兒去!”

  兩個人的動靜太大了,隔壁的夫婦和艾吉瑪都嚇得跑出來看,趕緊勸架。佳佳哭得跟淚人一樣,一邊罵一邊哭訴。艾吉瑪一邊幫佳佳擦眼淚,一邊扭過頭來問男男:“你到底幹嗎去了?跟佳佳解釋一下不就行了。”

  男男心情糟透了,他一句也不想解釋,抓起衣服出去了。

  男男下了樓,隨便跳上一輛公交車,漫無目的地走著。直到公交車開到了南三環龍潭湖公園,他才下來。他走到旁邊的小賣部買了一包煙,走進了龍潭湖公園。此時雖然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但公園裏散步、遛狗的人還不少。男男隨著人流走到了一把椅子邊,坐下,點上一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他閉上眼睛,腦袋亂糟糟的。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打開一看,是艾吉瑪的,“喂。”男男有氣無力地接了起來。

  “男男,你在哪兒呢?”

  “怎麽了?”

  “天氣這麽涼,這麽晚了,你就別慪氣了,早點回來吧。”

  “我知道,我晚點會回去的。”

  對方沉默了一下,接著說:“你現在在哪兒呢?我正好也想出去走走,一起聊聊天吧。”

  男男揉了揉眼睛,沒多想,就說:“別來了,挺遠的,我坐車到龍潭湖公園了。”

  “哦,那你別走,我過去。”

  “別了,這麽遠,還這麽晚了……喂喂?”男男話還沒說完,對方已經掛了。

  男男在公園裏漫無目的地走了幾圈,抽了半包煙,情緒慢慢地平複了許多。他稍微有點後悔,其實如果自己踏踏實實地解釋清楚,佳佳不一定會發這麽大脾氣。咳,自己這幾天心情太差,壓力又大,沒控製好情緒。男男正想著,電話又響了:“我到龍潭湖公園了,你在哪兒呢?”

  男男告訴了艾吉瑪自己的位置,不一會兒,他看見艾吉瑪拎著個背包走了過來。

  “你怎麽這麽快?”男男問。

  “我打車過來的,路上挺順的,所以比較快。”艾吉瑪邊說,邊從包裏掏出了幾罐啤酒,遞給男男一個,“來,喝點酒吧,放鬆放鬆,一切不愉快就都跑啦。”

  男男接過來,打開,一仰頭喝了一大口,頓時感覺胃裏一燒,才覺得有點餓,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他一直忙工作,還沒吃一口東西呢。

  艾吉瑪自己也開了一罐,坐在男男身邊喝了起來,“男男,你們到底為什麽吵成這樣?”

  “咳,”男男歎了口氣,“我昨天加了一宿班,累得要死,回到家她也不說關心我一下,張嘴就質問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艾吉瑪看了看男男,“咳,工作壓力大,是應該多關心你的,但你也應該解釋啊,不能上來就吵。”

  “我解釋?我懶得解釋,看她那副樣子,好像我真的做錯了什麽錯事一樣。”

  艾吉瑪又喝了一大口酒,問:“那你昨天住哪兒了?”

  “住?”男男憤憤不平地說,“我一宿沒睡,半夜去廊坊印廠盯活,連夜做完又運回北京,忙到下午才回家,我走路腿都是軟的。”說完,又一仰脖子把剩下的就喝幹。

  艾吉瑪從包裏又拿出一罐遞給男男問:“做廣告這麽辛苦啊?”

  男男打開啤酒,一邊喝一邊把自己的遭遇給艾吉瑪講了一邊。艾吉瑪靜靜地聽著,不時地問兩句,直到男男把事情經過前前後後講完。

  艾吉瑪聽完,歎了口氣說:“真不容易,本來你也是好心,還挨罵。”

  男男仰起頭,深深地呼了口氣說:“還是經驗少啊,考慮問題不全麵。”

  “嗯,不過我覺得你肯定行的,這次出錯也是可以原諒的,我覺得吧,這個項目後,你肯定長進不少,將來會越來越好的,來,我敬你,幹杯!”艾吉瑪說完舉起了自己的啤酒。

  男男把自己的啤酒湊過去碰了一下,兩個人相視一笑都喝了一大口。男男突然很感激有這麽個鄰居,在自己最低落的時候,能陪自己喝酒,並能站在他的角度思考問題。

  男男心情好了很多,他又問艾吉瑪:“你的模特公司辦得怎麽樣了?”

  艾吉瑪笑了笑說:“還行吧,一切順利,我以前認識的客戶都挺給麵子的,給了我好多生意,我又沒有什麽硬成本,所以算比較輕鬆的了。”

  “哦,那就好,咳,我什麽時候也能自己做點事情,自己做老板啊?”

  艾吉瑪掐了男男一把,偷偷把臉湊過來說:“男男哥,要不咱倆合夥?”

  男男低頭看了看艾吉瑪的臉,借著微弱的燈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自己,男男甚至可以聽到她的呼吸,散發著淡淡的、誘人的氣息。男男咽了口唾沫,自嘲地笑了笑說:“算了,我不是那塊料,還是好好打工吧。”

  艾吉瑪推了男男一把,順勢坐了起來說:“膽小鬼,敢闖才有未來,不懂啊?嗬嗬。”

  男男也嗬嗬笑了笑。

  兩個人從工作到老家,從感情到事業聊了很多,彼此的距離在這幾個小時裏突然近了很多,10月的北京,深夜還是很涼的,但兩個人好像都沒覺察到。時間已經是夜裏12點了,公園裏幾乎沒有了人,公園巡視的人員走到他們兩個身邊的時候,故意用手電筒照了照,那意思是,差不多了,該走了。

  男男看了看艾吉瑪說:“咱走吧,人家要關門了。”

  艾吉瑪“嗯”了一聲,剛要站起來,突然一歪,差點摔倒,男男趕緊站起來扶住她,艾吉瑪一把抓住了男男的手說:“哎喲,今天怎麽了?頭這麽暈。”

  男男感覺到艾吉瑪的手冰涼冰涼的,趕緊說:“我們回家吧,你看你凍的。”

  艾吉瑪點點頭,兩個人攙扶著走出了龍潭湖公園。

  打車回到出租房的樓下,艾吉瑪對男男說:“你先上去吧,我要買點東西,一會兒上去。”

  男男猶豫了一下說:“你行嗎?要不我陪你。”

  艾吉瑪搖搖頭說:“沒事,就在門口,你上去吧。”男男這才獨自上樓。

  艾吉瑪往小區門口走了幾步,直到聽不見男男的腳步了,才停下來,轉身走回到樓梯口。她坐在台階上,點了一根煙。隨著煙頭一陣閃耀,一股青煙從艾吉瑪的嘴裏嫋嫋升起。她無力地把頭歪倒在牆上,眼神呆呆地看著前方,腦中不知不覺地閃過杜男男的臉,淚水順著臉頰淌了下來。

  艾吉瑪閉上眼睛,回想著自己這些年的生活。隻有她自己知道,在她亮麗的外表、甜美的笑容和意氣風發的軀殼下,隱藏著一顆柔軟的心。從她離開家來北京上學,兼職做模特開始,她就意識到這個社會有太多她要重新認識的東西。在模特圈裏遊走了這些年,她身邊從來不缺多金大叔和富二代的追逐,她很清楚這些人的目的,圈子裏太多女孩都接受了這樣的“愛情”,不,艾吉瑪寧願稱之為交易。艾吉瑪不是神仙,她也猶豫過,甚至嚐試著接觸過,但她總過不了自己內心最後一道防線,她內心深處對真摯愛情的向往從來沒有熄滅過,可她的真摯愛情又在哪兒呢?當她看到男男和佳佳後才發現,他們之間的愛情就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她多想有一個男男這樣的男朋友,兩個人一起打拚,互相扶持,共享苦樂,甚至像今天這樣的吵鬧對艾吉瑪來說都是幸福的。

  一陣冷風吹過,艾吉瑪打了個寒戰,也讓她從迷蒙中清醒了過來。她看著手上早已熄滅的煙頭,一鬆手,煙頭掉落在地上。她扶著牆緩緩地站起來,無力地一層一層爬上回家的樓梯。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