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辭職

  佳佳所在的電子公司老板以前是靠做服裝批發生意發家的,後來批發電子表又狠賺了一筆,漸漸改行做了電子行業。因為老板沒什麽文化,所以管理很粗放,又任人唯親——他的任人唯親不是真的親人,而是小情人。公司不到一百人,有四五個跟他說不清楚的女孩,這些女孩一旦獻了身,都會被委以重任,不管能力是否可及。

  “佳佳,你來一下!”

  佳佳聽見老板叫,趕緊跑到老板辦公室門口問:“老板,您找我?”

  佳佳的老板四十多歲的樣子,個子不高,皮膚黑黑的,是個肥頭大耳的南方人,“嗯,你來。”老板擺擺手,笑眯眯地招呼佳佳。佳佳走進來,坐在了老板的對麵。

  “佳佳啊,”老板慢悠悠地站起來,繞出老板台,“你進公司雖然不久,但我已經看出你的能力了。”說完,指了指佳佳,“你是個可以栽培的孩子。”

  佳佳聽見老板誇自己,心中高興,笑著說:“謝謝老板,我會繼續努力的。”

  老板微微點點頭,若有所思地看著佳佳道:“佳佳啊,你這麽能幹,我在考慮,想把公司的一部分財務工作交給你管理。”

  佳佳一愣,心想自己沒學過財務啊,剛要張口質疑,老板走到桌子前,拿起一串鑰匙晃了晃說:“你要知道,財務是公司的核心,也是最重要的崗位,誰能進入財務工作,可就算進入了公司核心層嘍。”

  佳佳呆呆地望著老板茫然地說:“可……我真的不太懂財務啊。”老板哈哈大笑起來,撅起的大肚子差點撞到佳佳的肩膀,佳佳趕忙閃了一下身子。笑罷,老板彎下腰拍了拍佳佳的肩膀說:“你這麽年輕,人又聰明,有什麽學不會的,再說了,”老板直起身子,小眼睛斜了一下佳佳豐滿的胸部,小聲說,“有我罩著你,誰也不敢說什麽的。”佳佳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老板說完,圍著佳佳轉了一圈,眼珠子轉了一下說道:“但是有一點,佳佳,”他把手扶在佳佳的肩頭,“進入核心部門的人,必須是我的心腹啊。”

  “心腹?”佳佳一臉不解。

  老板微微地笑了一下,眼神從佳佳的臉上滑到了她充滿活力的胸部,他話題一轉說:“佳佳,你這麽漂亮,怎麽不戴條項鏈呢?”說完,手順勢從肩頭溜到了佳佳的領口,“你這要是有條金項鏈,人立刻就變得不一樣了呀。”

  佳佳嚇得趕忙捂著領口站起來說:“老板,謝謝您的信任,財務我可能真的做不了,您……還是找別人吧,我、我先去工作了。”說完匆匆地逃出了老板辦公室,因為慌張,佳佳關門用力過大,嘭的一聲整個辦公室隨之一震,好多同事都嚇了一跳。

  老板望著倉皇而逃的佳佳,臉一下子沉了下來,小聲嘀咕了一句:“在我這兒幹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哼,等著吧。”

  佳佳跑出老板辦公室坐到自己的工位上,驚魂未定,坐下來大口地喘著氣。她雖然早知道老板好色,跟公司裏好幾個女同事的關係說不清道不明,但她實在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一天,這對涉世未深的佳佳來說真是夠驚悚的。

  佳佳還在回憶剛才的一幕,沒注意到卓燕扭著大P股走了過來。卓燕是公司行政經理兼財務,人長得不怎麽樣,但騷氣十足,走路總喜歡扭著她那肥碩的大P股,再加上從老板床上掙來的不少名牌衣服和包包,到哪兒都很紮眼,於是大家背後都叫卓燕“闊太”。

  卓燕趴在佳佳的隔斷上麵,似笑非笑地問:“佳佳,剛才老板找你談什麽了?”

  “哦,”佳佳抬起頭,看是闊太來了,趕緊收拾了一下情緒,笑著說,“燕姐,老板找我談點工作,怎麽了?”佳佳知道,卓燕目前是老板情人裏麵最當紅的,不能輕易得罪。

  卓燕往下俯了俯身子,白花花的乳溝直奔佳佳的臉頰,嚇得佳佳趕緊往後坐了坐,“佳佳,你呢,別當我傻,”說完,卓燕漫不經心地把攥著的拳頭打開,中指掛著的一串鑰匙嘩啦掉了下來,在佳佳臉前晃呀晃的。卓燕不無得意地衝佳佳說,“佳佳,看到了嗎?這是公司所有保險櫃的鑰匙,”卓燕停頓了一下,冷冷地說,“誰要是動歪腦筋讓我交出去一把,”她突然收起了笑臉,黑著臉對佳佳說,“門都沒有!”

  佳佳半張著嘴巴,傻傻地看著卓燕,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但一時又不知道如何應對。

  卓燕看了看佳佳,語氣突然又溫柔了起來,她語氣關切地問:“對了,你跟你那小男朋友怎麽樣了?”

  佳佳咽了口吐沫,喃喃地回答:“我?哦,我們挺好的呀。”

  卓燕趕緊坐在了佳佳的辦公桌上,兩條潔白如玉的大腿從高開衩的一步裙裏麵鑽了出來,她一拍大腿,假惺惺地說:“不是姐說你,你說你要是跟咱老板說不清道不明的,你男朋友還不得瘋了啊。”

  佳佳趕緊擺擺手說:“不不,我跟老板什麽也沒有啊,我也絕不會做對不起我男朋友的事。”卓燕歎了口氣,俯下身子趴在佳佳耳邊說:“我知道,也許你沒這心思,可你能保證老板也沒這心思嗎?”

  佳佳看了看卓燕,把頭低了下來。

  卓燕看佳佳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趕緊趁熱打鐵地說:“咱老板啊,我還是很了解的,他生意能做這麽大,靠的就是一股韌勁,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執著,”卓燕溫柔地捋了一下佳佳的頭發,接著說,“這股韌勁用到事業上,事業能成功,可他同樣會用到追女孩子上。”佳佳聽完,心裏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卓燕直起身子,略帶憂傷地捋了捋自己波浪般的頭發,自言自語地嘟囔著:“咳,你以為我一開始就願意跟老板好嗎?還不是扛不住他拚命地追,最後心才軟了的。”卓燕斜著眼睛看了看呆若木雞的佳佳,輕輕地推了推她,“佳佳,你想什麽呢?”

  佳佳回憶起剛才的一幕,又想了想卓燕說的,一臉愁容。她抬起頭看著卓燕,帶著哭腔說:“燕姐,那,我該怎麽辦啊?”

  卓燕看佳佳的樣子,覺得自己的目的快要達到了。她皺著眉頭,假裝思考了一下,伸手從旁邊拉過來一把椅子,坐在了佳佳身邊,嫌不夠近,又把P股往前挪了挪,膝蓋緊緊地貼著佳佳的膝蓋,小聲說道:“佳佳,我覺得你最好的路就是……”

  佳佳緊盯著卓燕的眼睛,等著她指點迷津。卓燕頓了一下,壓低了聲音說:“走!”

  佳佳一愣,“燕姐,你是讓我辭職?”

  卓燕堅定地點點頭,她握住佳佳的手說:“佳佳,不是姐姐說你,你太嫩了,你絕對扛不住老板那三板斧,你在這兒幹下去,早晚被他搞定。”

  佳佳聽卓燕這麽一說,頭上的汗都冒了出來。

  卓燕繼續說道:“等他把你搞定了,新鮮勁一過,又會尋找新的獵物,就憑你,肯定抓不住咱老板的,到時候,”卓燕鬆開佳佳的手,掰著自己的手指頭說,“你男朋友肯定掰了,在這個公司也被邊緣了,你錢得不到,愛情也沒有了,真的是雞飛蛋打一場空啊。”

  佳佳張著嘴,想了好半天,真的覺得辭職是最好的選擇了。

  卓燕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她看著佳佳的表情,覺得時候差不多了,又說:“佳佳,姐現在在老板那兒說話還頂用,我會幫你的。”

  佳佳扭過臉看看卓燕問:“您怎麽幫我?”

  卓燕微微咧開嘴笑了笑,“我會想辦法讓公司多補你點錢,”她扭了一下身子,摟住佳佳的肩膀說,“我們達成協議,你不用自己提辭職,我會用辭退的方式跟老板說,這樣按照法律是要給你賠償的,你可以多拿一個月的工資,”卓燕看著佳佳,幫助佳佳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無惋惜地說,“咳,這麽好的一個妹妹,要不是萬不得已,我其實挺舍不得你走的。但現在,姐能幫你做的,也就這些了,你能體諒我嗎?”

  佳佳忽然覺得好感動,她握住卓燕的手,感激地說:“謝謝燕姐。”

  卓燕點點頭說:“你先忙,我會幫你運作的,弄好了我通知你,好嗎?”說完站起身,扭著大P股回自己的辦公室去了。

  杜男男幹了這麽久,終於發現,外宣中心其實是電視台的一個邊緣部門,基本上都是要退休的、要生娃的,或者什麽也幹不了的關係戶在裏麵混日子。由於最近幾年體製改革,電視台有了一些跟其他媒體和外界溝通的業務,才進來了一個年輕人,吳勝利。雖然不忙,但外宣中心偶爾還是有工作的,這才與台裏報備了用人需求,招聘了杜男男。

  杜男男算了一下,外宣中心平均半個月能有一件像樣點的工作,其他大多數時間就是坐在辦公室喝茶看報紙。蘭叔身體不好,三天兩頭請假去看病。宋姐孩子小,經常來單位點個卯就無影無蹤了。杜男男跟吳勝利是比較準時的值班員,兩個人的大部分時間就是看報紙。早上一到,報紙已經塞在門口的報欄裏了,兩個人一劈為二,開始津津有味地看,看完互換,這樣上午的時光基本就度過了。下午如果還沒事,報紙會被看第二遍,從報紙中縫的征婚,到不孕不育小廣告,都能被勝利津津有味地看個遍。屋子裏唯一的電腦不能上網,隻是做文檔處理用的,電視台也不允許裝遊戲,IT部門會不定期抽查,所以勝利看過兩遍報紙後,會調出win97自帶的掃雷或者紙牌遊戲玩。如果有幸四個人都在,且心情都不錯,他們就會組織個地下牌局,偷偷摸摸地打牌。杜男男過這樣的日子,經常會湧出自責和恐懼,難道要一輩子這樣混日子嗎?即便是混日子,自己可不是台聘,是沒有編製的,如果有一天人員調整,自己毫無疑問會是第一批下崗的,等到那時候何處會是自己的歸宿呢?

  轉眼就到了2001年2月,離春節不到二十天了。年底外宣的雜活工作還不少,杜男男他們著實忙了一陣子。這天下午,杜男男接到通知,台裏要發過節費了。發錢哪有不高興的,杜男男滿懷期待地來到了財務室。

  出納在裏屋,門口已經排了幾個人,男男按順序排在了後麵。前麵幾個人邊等邊聊:“杜總和你說今年發多少了嗎?”

  “廢話,有哪個領導會和你說這個,你好意思問嗎?”

  “嗬嗬,去年兩千五百塊,今年總不能比這個少吧。”

  “不應該吧,今年台裏收入還不錯,比去年低可不成。”

  “嗯,少了咱去台長家靜坐。”

  “好,你先去,我在樓下給你放風。”

  “去你的!蠢貨!”

  男男在後麵聽得差點笑出聲來。不過聽到說年終獎有好幾千,他還是內心一陣歡喜。他甚至都考慮好了給爹媽和佳佳送什麽禮物了。

  “下一個!”隨著出納的一聲呼叫,男男走進了財務室。

  財務室不大,出納在外,會計在裏屋。男男看了一下,有個年紀不大的女孩正在給另外一個人填寫表格,那剛才叫他的,肯定就是另一側的,一個五十歲左右的老出納了。

  “你好林大姐!”男男禮貌地問候了一聲。財務室就那麽幾個人,男男雖然接觸不多,但天天聽勝利、蘭叔和宋姐聊八卦,他是知道這個出納大姐的。

  隨著他的問候,林大姐抬起頭,從老花鏡上頭的縫隙裏,看著這個陌生的麵龐,“你叫什麽?”

  “杜男男。”

  “哦……”林大姐一邊喃喃地嘀咕著杜男男的名字,一邊開始翻閱厚厚的名單表。一頁一頁,也許是歲數大了,動作比較遲鈍,足足翻了有一分鍾名單,但都沒有找到男男的名字。杜男男不得不伸長了脖子探過桌子幫著看。

  從前到後又翻了一遍,林大姐皺起了眉頭,又問了一遍:“你是哪個部門來著?”

  “外宣中心的。”

  林大姐再次把花名冊翻到了外宣中心,用指頭指著名字一個一個念出聲來:“老蘭,宋姐,勝利……沒有你啊?”

  杜男男心裏一沉,難道年終獎沒有我的啊?這工夫,那個年輕的出納聽到了林大姐的話,扭過頭來說:“林姐,你看看新力的單子,應該是外派的吧。”

  林大姐聽了這話恍然大悟,連忙從旁邊又拿出了另一份名單,就一頁紙,上麵有一些手寫的名字。林大姐從上麵很快地找到了杜男男的名字,頭也沒抬地對杜男男說:“簽個字吧。”然後把單子推到了杜男男麵前。

  杜男男拿起筆,看到自己的名字後麵,赫然寫著兩百元。巨大的落差還是讓他心裏一陣失落。他一邊簽名,一邊掃了一眼單子上的名字,好多都是跟他一起今年招聘進來的應屆生,他又快速瀏覽了一下這些名字後麵的數字,最多的是三百,絕大多數是兩百,心裏五味雜陳。他禮貌地謝過了林大姐,默默地退出了財務室。

  因為心情不好,杜男男走得很慢,回到辦公室門口,他聽見勝利正在嚷嚷:“……對啊,憑什麽啊,世傑還比我晚來一年,都發了四千塊,我才三千塊,怎麽老整這事啊?”

  男男又聽到宋姐的聲音:“得了得了,人家是業務部門,是主力軍,又是丁主任的外甥,你能比嗎?”

  “那也不能差這麽多啊,真沒轍……”裏麵吵吵鬧鬧,男男已經沒心情偷聽了,他悄悄地轉過身,走下了樓梯。

  晚上下班,回到了出租房,佳佳已經開始做飯了。男男沒說話,把包放在了床上,一頭紮在枕頭上,悶頭不語。佳佳在簡易的煤氣灶上炒青辣椒,嗆得一陣咳嗽,“你幹嗎呢?去幫我把窗戶打開。”

  男男沒有動,佳佳感覺到了異樣,回頭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男男問:“你怎麽了?生病啦?”

  男男沒說話,翻了個身。

  佳佳把菜炒好,把火關掉,擦了擦手上的油,走到床邊,摸了摸男男的額頭問:“發燒了?”

  男男慢慢地推開佳佳的手,歎了口氣,悶悶地把今天發獎金的事情給佳佳說了一遍。佳佳一聽,火爆脾氣上來了,大聲說:“憑什麽呀,幹活你最多,每天你上班最早,下班最晚,到年底發那麽點錢,人家都發那麽多,還有沒有公平了?”

  男男苦笑了一聲說:“說那有什麽用,你再怎麽幹,也是編外合同工,人家都是事業編製的,體製內的,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佳佳也頹廢地跌坐在床上說:“咳,我也知道,但真的有點不平衡。憑什麽呀,我們也不比別人差,不比別人笨,為什麽就要低人一等啊?”

  晚上,兩個人悶悶地吃完了飯,洗漱完畢,躺在床上看電視。突然,佳佳坐起來,對男男說:“男男,要不我們去外邊闖闖吧,離開北方市。”

  男男眼睛也一亮說:“我其實這幾天一直想這個事來著,但沒敢對你說,你也有這個想法?”

  佳佳撓撓頭,捋了一下頭發說:“我其實之前就想過,但你有了電視台的工作,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現在看,電視台的工作也不過如此,那咱倆為何不去闖闖啊?”

  男男忽地坐了起來說:“真的,我其實都快受不了,每天都閑著,不是看報紙就是打牌,要麽八卦聊天,我覺得自己現在退化得厲害,我真害怕這樣下去會成為第二個吳勝利,從一個生龍活虎的大學生,漸漸退變成為一個混日子的老油條。”

  “我也是,”佳佳歎了口氣,“上次卓燕跟我談,讓我辭職,我還在猶豫,現在想想她說得也對,我這麽年輕,在這個小破公司耗著有什麽意義?我明天就去找她,讓她幫我操作一下,多拿一個月工資,我就走。”

  之前佳佳跟男男說過公司的破事,雖然佳佳刻意隱去了老板多次對她的暗示騷擾,但男男對這個公司的印象還是變得很壞。今天他聽佳佳這麽說,趕緊點點頭說:“對對,我支持。”說完,男男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我們明天都提辭職吧,我們還年輕,要是不給自己點機會,老了一定會後悔的!”

  佳佳也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挽住男男的胳膊說:“嗯,走著瞧吧,我們的未來一定棒棒的!”

  兩個年輕人圍坐在床上,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憧憬著。對未來的希望讓他們開懷大笑,而對未來的不確定又讓他們緊張不語。聊著聊著,兩個人困了,佳佳趴在男男的胸口,本來是閉目休息,卻漸漸地睡著了。男男撫摩著她的頭發,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城市的燈光映紅了半邊天,卻依然不能遮蔽月光的皎潔。他靜靜地看著月亮,暗暗地下定了決心:就這樣吧,給自己無悔的青春一次綻放的機會吧。

  第二天,男男早早地來到了辦公室。看著這熟悉的環境,一股傷感之情湧上心頭。他默默地把自己的座位收拾好,又把大家的桌子都收拾了一遍,慢慢地坐回自己的位置,等待大家的到來。

  過了半個多小時,勝利來了。他推開門,手裏捏著報紙,一邊專心地看,一邊用腳把門關上,突然看到了什麽,興奮地說:“哎哎,你看啊,咱們副市長被雙規了!去年?月還來過咱台裏視察工作,我還見過呢!咳,你說這當官的啊,今天高高在上,明天說不好就掉下來了,官越大,摔得越狠啊。”

  勝利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過了幾秒鍾,發現有點不對,才抬起頭看了看男男問:“咦,你怎麽不說話啊,不舒服?”

  男男搖搖頭,黯然地笑了笑說:“勝利哥,我今天想跟大家告別了,我想辭職。”

  勝利張大了嘴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男男問:“你說什麽?”

  男男看著勝利,抬高了嗓音說:“我不想幹了,勝利哥,我想去北京闖闖。”

  勝利呆呆地看著男男,半天沒說話。過了一會兒,他站起來,走到男男邊上,慢慢地說:“咳,男男,其實我不用問你為什麽,我當然知道。我也跟你有相同的痛苦,說實話,我這幾年不下十次想過跳槽,每年同學聚會,看著同學們突飛猛進的變化,我這辭職下海的衝動一股一股地往上湧。”說到這兒,勝利下意識地抽出一根沒有過濾嘴的煙,叼著嘴上,忽然發現不能抽,就收回了拿打火機的手,接著說,“我這是沒什麽好機會,如果有,我一定不會放過的。”

  男男默默地聽著,雖然平常勝利跟男男關係很好,但這種推心置腹的話從來沒說過。男男一直以為勝利本身就是個保守派求安穩的人,沒想到他跟自己一樣有痛苦和掙紮。

  勝利停了一下,接著說:“你想好了要去北京?”

  男男點點頭。

  勝利想了一下,回到自己的座位,拿出筆記本和筆,寫了點什麽,又走回來,把紙條交給男男說:“這是我大學一個寢室的哥們,我們關係不錯,他畢業去北京開廣告公司了,你要是有什麽急事可以找他幫忙,我會提前給他打電話說一聲的。”

  男男接過來,上麵寫著一個名字:範德彪,後麵是一個電話號碼。男男心頭一熱,感覺特別溫暖,他抬起頭感激地對勝利說:“謝謝勝利哥,將來你要是出差什麽的到北京,一定找我玩啊。”

  勝利拍了拍男男的肩膀,欲言又止,笑了笑說:“一定的,你先去,說不定哪天我也追隨你而去了呢。”

  男男點點頭。

  兩個人正聊著,宋姐來了,得知男男要走,驚訝得不得了,拉著男男開導起來:“再不好這也是電視台,多少人擠破頭要來,北京你無親無故,工作競爭那麽激烈,根本沒法生存的,年輕人千萬別衝動……”

  男男一直聽著,等宋姐說得差不多了才說:“宋姐謝謝你,我知道可能會有困難,但你讓我去試試吧,趁著我還年輕,還能經得起摔打,如果我這輩子都沒闖過,我怕我老了會後悔的。”宋姐又勸了一陣,看沒什麽效果,就說了些關照和貼心的話。

  蘭叔快中午才來,得知男男要走,隻是愣了一下,馬上恢複到平常,隻是對男男說:“年輕人闖闖也好,闖闖才知道世界是個什麽樣。”上午很快就過去了,宋姐拉著大家一定要為男男送行,中午在電視台後麵的“湘鄂情”請男男、勝利和蘭叔大吃了一頓。

  下午,男男把打好的辭職報告拿出來,準備去人力部門提交。路過三樓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了劉麗。兩個人入職後算是老熟人了,偶爾中午會一起吃飯聊天,劉麗偶爾有什麽好吃好玩的,也會給男男玩玩嚐嚐,兩個人關係一直不錯。劉麗不怎麽來上班,男男不確定她來了沒,但今天是重要的日子,他還是直奔劉麗的辦公室去了。

  到了辦公室門口,他探頭一看,自己運氣不錯,劉麗在。他敲敲門,劉麗一回頭,看到他,表情有點驚訝,因為男男很少來辦公室找劉麗。劉麗起身出來,笑著問:“哎喲,今天真稀罕,上班的時候來找我,想玩我的PSP了?”

  男男擺擺手,沒說話,把劉麗引到了樓梯拐角,看看旁邊沒什麽人,才說:“劉麗,我今天辭職,我不幹了,我想去北京發展。”

  劉麗呀的一聲叫出口來:“你瘋了?為什麽啊?你才幹多久啊,你不知道電視台是要慢慢熬的嗎?”

  男男趕緊做出了“噓”的手勢,小聲說:“不是的,我確實覺得這樣的日子太沒勁了,我想去闖闖,學點東西,這樣的日子我怕我會越來越懶惰。”

  劉麗氣鼓鼓地看著男男,半天沒說話。男男沒想到劉麗反應這麽大,也有點不知所措。

  過了一會兒,劉麗說:“我知道,你對工資待遇不滿意,可電視台是有嚴格製度的,不可能破例,你隻能慢慢來,包括你轉編製的事,我都跟我爹說過了,我爹說你至少幹兩年,然後台裏有機會,不是沒可能的,一旦轉事業編製,你就是鐵飯碗了,北方市這樣的好單位能有多少,你怎麽不珍惜啊?”

  劉麗機關炮似的轟得男男插不上話,他隻好聽著。等劉麗說完了,他笑笑說:“我知道你也是為我好,就當我年輕魯莽吧,你也讓我摔打摔打,我不出去栽跟頭,怎麽知道你說得對呢?嗬嗬。”劉麗也笑了,無奈地搖了搖頭。

  劉麗想了想說:“你等我一下。”然後轉身飛快地跑進了自己的辦公室。沒一會,她跑出來,手裏拿了個手機,“這是我爹以前的一個舊手機,他不用了給我用,我剛換了個新款的,這個給你吧。”

  男男拿過來一看,是個摩托羅拉的翻蓋手機,雖然有點笨重,但他知道這個手機當年新買的話要兩萬左右。男男趕忙遞回去說:“不不,這也太貴了,我不能要,我有傳呼機,我們能聯係上的。”

  劉麗把眼睛一瞪命令道:“拿著!一個破手機跟我推來推去,我們家這種破東西多了,你不要我就扔了!”劉麗一把將手機又塞回了男男手裏。

  男男看看手機,其實他心裏早就渴望有個手機了,隻是自己不舍得買而已。他是了解劉麗的性格的,劉麗不是那種假惺惺好客套的人,她說的做的都是真心的。看她這麽堅定,又想了想,人家家裏也是真的不在乎這些東西,自己如果去北京,有個手機,找工作會方便很多,就沒再推讓,隻是堅定地說:“今天下班,我請你吃飯,必須的!”

  劉麗沒說什麽,笑著點點頭,又交代了一句:“你去買個卡,先充一百塊錢,裝上就能用了,記住,第一個電話要打給我哦!”

  男男來到人事部,遞上了辭職報告。人力資源的工作人員一查資料,知道是外派公司的人員,多一句挽留的話都沒說,直接就蓋章了。男男以為還需要幾天辦手續什麽的,才發現自己跟台裏沒有任何關係,當天把辦公用品資料什麽的交接了一下,就可以離職了。他多少有些失落,但也真正看清了自己在電視台的地位,悻悻地苦笑了一聲。

  從電視台辦完手續出來,男男頓時覺得輕鬆了很多。他掏出手機,給佳佳打了過去,“佳佳,我手續辦完了,你那邊呢?”

  男男聽到佳佳正在收拾東西,周圍有點嘈雜,佳佳壓低了聲音說:“嗯,我這邊也很快,都辦完了,多補了我一個月的工資,給的現金。”

  男男笑了笑,“不錯,多拿一個月工資。”

  佳佳也嘿嘿笑了笑,小聲地說:“晚上我們去吃點好的吧,慶祝一下?”

  “哦,”男男停頓了一下說,“今天不行,我這不是要走嘛,晚上請幾個關係比較好的同事吃個飯,畢竟同事一場。”

  “哦,都誰啊?”

  “咳,還不就那幾個人。”男男多了個心眼,他怕佳佳吃醋,故意含糊了一句,隱去了劉麗的名字。

  佳佳倒是沒有多想,爽快地說:“好吧,你去吃吧,聽你這麽一說,我也要請我的幾個小姐妹吃一頓,那晚上我們自己安排吧。”

  掛了佳佳的電話,男男又給小六的尋呼機發了個信息,想說一聲自己辭職的事,但沒動靜,他又發了好幾遍,都沒回話,男男有點生氣,這家夥一天到晚幹嗎呢,真掙大錢去了,連哥們都不理了?

  佳佳辦完手續,抱著自己的一個紙箱子費力地走到門口,卓燕正好從洗手間出來,看到佳佳,關心地問:“東西都帶齊了吧?”

  佳佳點點頭,用下巴指了指箱子說:“嗯,都在這兒了。”說完,仰起臉充滿感激地對卓燕說,“燕姐,真謝謝你幫我。”

  卓燕搖了搖頭說:“沒什麽大不了的,將來發達了想著點姐就行了。”佳佳點點頭。這工夫,電梯來了,卓燕把佳佳送上電梯,做了個打電話的姿勢,“有空常聯係!”佳佳努力地把臉從紙箱背後伸出來,嗯嗯地答應著。看著電梯門緩緩地關上,停頓了幾秒鍾,卓燕收起了剛才的笑容,轉身闊步走進了辦公室。

  卓燕走到辦公室中央,環顧了一下,同事們基本上都在,她抬起手啪啪啪拍了幾下說:“大家停一下,我和你們說幾句!”大家聽後都放下手裏的活,直起身子抬起頭,看著卓燕。

  卓燕抱著手臂,冷冷地環顧了一下四周說:“你們看到了,今天是佳佳在這個辦公室的最後一天,”她往前走了幾步,抬起右手比畫著說,“你們知道,我為什麽要把她給開了嗎?就因為她沒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卓燕的表情變得凶狠起來,她指了指大家,“我們是一個企業,你們都是來打工的,不好好幹自己的本職工作,有事沒事跑去老板辦公室說些有的沒的,勾肩搭背賣弄風騷,搞得辦公室烏煙瘴氣,成何體統!”卓燕啪地一拍桌子,嚇得鄰近坐著的幾個同事一哆嗦。

  卓燕氣得一鼓一鼓的,豐滿的胸部險些要將白襯衣扣子崩開,“我今天把佳佳開了,其實也是給你們一個警告,公司要發展,靠的是大家勤勤懇懇地工作,不是歪門邪道,誰心思要是不放在正地方,”卓燕從佳佳的桌子上拿起她曾經的工牌晃了晃,“這就是前車之鑒!”說完一鬆手,佳佳的工牌啪地被摔在了桌子上。

  晚上,杜男男請劉麗在北方市一個著名的西餐廳吃了頓西餐。這是他第二次吃西餐,第一次是劉麗請的他,今天算是一並還上了。坐在浪漫的小包間裏,半躺在鬆軟的沙發上,大廳裏傳來鋼琴美妙的音樂,這種環境特別容易讓人放鬆。杜男男內心有點愧疚,他和佳佳兩人從來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出去吃飯最多就是火鍋。他想著,什麽時候自己也能輕輕鬆鬆地請佳佳來這種地方吃一頓。

  男男端起紅酒說:“麗麗,敬你一杯,真心謝謝你這小一年對我的照顧啊。”

  劉麗也端起杯子說:“謝也要有個誠意啊,幹了!”男男頓了一下,二話沒說仰起脖子把酒喝了。

  劉麗哈哈笑了起來說:“好啊,終於爺們一回,平常沒見你喝過灑。”

  男男擺擺手說:“我真的不會喝酒,一喝酒就想吐。”

  劉麗也抬手把自己的紅酒喝了,然後把杯子倒過來說:“看看,我可沒欺負你,我也幹了啊。”

  男男拍拍手說:“你真的比我能喝……我聽說胖人體內好像什麽酶比較多,能分解酒,喝不醉的。”

  劉麗用手指著男男的鼻子說:“你說什麽,誰胖子?”

  男男這才意識到說錯了話,馬上告饒:“不好意思哈,我是說健康的人酶多,喝不醉啊,哈哈。”

  “少廢話,來不及了,你自己再罰一杯!”說完又給男男倒了大半杯紅酒。

  男男看看杯子,一咬牙說:“好,為了表示對你的感激之情,我幹了!”說完又一仰脖喝了。

  劉麗這才露出笑容,她攥了一下拳頭說:“我一定要減肥成功,到時候,你就後悔吧!”

  男男正悶頭喝酒,沒太注意她說什麽,劉麗看著男男通紅的臉龐,眼神突然變得柔弱了許多,目光中流露出一種別樣的溫情。男男閉著眼睛,頭暈暈的。

  “你還好嗎?”劉麗問男男。

  男男睜開眼睛說:“我喝酒真不行,頭暈得厲害。”

  “頭疼嗎?”劉麗說著,從對麵的沙發起身坐到了男男這邊,用手摸了摸男男的額頭。

  男男猛然清醒了很多,他趕緊坐起來說:“還好還好啦,喝點水,一會就緩過來了。”劉麗沒有動,依然坐在男男身邊,看著他。男男隻是頭暈,並沒有真的醉,這異樣的氣氛他立刻就感受到了,隻是一時也不知該怎麽做。

  男男坐直了身子,探頭看了看桌子上的菜說:“麗麗你吃啊,還剩了好多呢。”

  劉麗看看桌子說:“我不吃了,你剛才還說我胖呢。”

  “哈哈,我沒說啊。你不吃我就打包了,我們家還有一口子呢,這牛排她都沒吃過呢。”

  劉麗站起來回到自己的沙發上,撇了撇嘴說:“這點出息,給人家帶剩的,改天請人家吃一頓啊。”

  “俺們不能跟你比啊,這一頓就吃掉我們一個星期的夥食費,吃不起啊。”

  “小氣樣吧,得了,我請你們行了吧。”

  “別別,今天無論如何我請你啊,親妹妹。”男男回頭衝包房外喊,“服務員,打包,埋單!”

  坐在回家的出租車上,男男從後視鏡裏看到那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身影站在車後,直到變成一個小白點,久久沒有離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