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北上

  北京,我們來了!

  男男、佳佳對北京的向往和對未來事業的夢想讓他們一刻也等不了了。剛過完春節,他們就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準備行動了。佳佳本來還猶豫,要不要把房子先留著,先去北京看看,如果可以站住腳,再回來清理雜務。男男堅決地否定了,他這次走,就沒有給自己留後路,他是要破釜沉舟的。最後佳佳退讓了,他們把房子退了,把買的小家電、鍋碗瓢盆、被褥等統統處理了,送人的送人,變賣的變賣。大年初八,他們踏上了北上的火車。

  “親愛的旅客朋友們,本次列車的終點站北京站馬上就要到了。北京是中國的首都,擁有悠久的曆史和豐富的文化遺產……”隨著火車廣播的音樂聲響起,車廂裏喧鬧了起來。

  男男推了推還在昏睡的佳佳,“醒醒,馬上到了。”

  佳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著窗外隱約的街景,自言自語地說:“哦……終於看到首都北京了。”

  男男跟佳佳,拖著三個死沉死沉的大箱子,隨著人流走出了北京西客站。微紅的天邊剛剛灑下一絲陽光,北京西客站幾個霓虹燈一閃一閃的,映襯著男男興奮的臉龐。兩個人站在西客站的人行天橋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眺望著火車站門前的大馬路,一眼望不到頭,路燈支起兩條流連的光帶,延伸到北京的深處。佳佳推了推男男的胳膊問:“男男,你說那邊是不是天安門啊?”

  男男搖搖頭說:“不是,火車站離天安門遠著呢。”佳佳沒來過北京,男男上重點高中的時候,學校組織過一次來北京旅遊,所以在兩個人中,男男裝出了一副熟客的樣子。其實,那次旅遊是旅行社統一安排的,男男當時也還小,隻是跟著隊伍走,根本沒過腦子,哪記得什麽路。

  冬季的北京是非常冷的,兩個年輕人的興奮很快就被凍僵在了天橋上。佳佳哆哆嗦嗦地問男男:“我們現在去哪兒啊?”

  男男也傻了。他們在家光顧著憧憬了,太多現實的問題都沒考慮。到北京住哪兒啊?男男搓了搓手,想了想說:“我們先找個小賓館住下吧,然後抓緊找工作,北京這麽大,我們要先找工作,找到工作後,在單位附近找個住的地方,才比較好吧。”

  佳佳點點頭。於是,兩個人拖著三個大箱子又走下了天橋,沿著西客站附近找住的地方。

  他們一下天橋,就有一個胖胖的婦女拿著個牌子走上前問:“大兄弟住店不,幹淨衛生還便宜。”

  男男停下腳步,看了看胖女人手中的牌子——京西賓館。男男怎麽恍惚記得聽人說過這個賓館,好像是部隊的,還不錯的地方,就問:“多少錢一天?”

  “二十五元一個人,你們兩個五十元一天。”

  “是按人頭的?床位?”

  胖女人打量了一下麵前這對情侶,猶豫了一下,說:“你們也可以不住床位的,有單間的,八十元一天,有電視的。”

  佳佳聽了沒多想就說:“我們去看看吧。”

  胖女人忙不迭地拉過一個箱子說:“對啊,住不住先去看看。”

  男男覺得看看也沒關係,也就跟了上去。

  三個人走了五分鍾,來到西客站後邊停著的一輛破麵包車旁,胖女人把手裏的行李一把扔了上去,回身招呼男男他們:“來,上車,開車帶你們去賓館。”

  男男沒上車,警惕地問:“為什麽還要坐車啊?很遠嗎?”

  胖女人說:“遠倒不遠,這麽冷的天,拖著這麽多行李,多辛苦啊,我們專門給你們找的車,上來吧,多暖和。”

  男男看看佳佳,佳佳沒覺得什麽,先上了麵包車,男男伸頭往裏看看,看到裏麵已經坐了兩個外地來的人,就也沒說什麽,把行李搬上車,自己坐了上去。

  胖女人一把把車門關上,扭頭走了,男男趕緊伸出頭問:“哎哎,怎麽不走啊?”

  胖女人頭也沒回道:“稍等一會兒,我再找幾個人一起走啊,等幾分鍾就行!”她邊走邊小聲嘟囔,“就你們這幾個人哪行,油錢都不夠……”

  男男跟佳佳在車上又等了十多分鍾,遠遠看見胖女人又帶著四個外地人走過來。胖女人招呼著他們上了車,才心滿意足地坐在了麵包車的副駕駛位置,招呼司機:“開車!”

  麵包車伴隨著哐啷哐啷的噪聲上路了。七扭八拐,來到了一個七八十年代建造的小區裏,嘎吱停下了,“到了,走走,我帶你們去房間看看,可幹淨了。”

  男男跟其他的幾個人大包小包地拉著行李跟隨在胖女人身後,走進了一棟居民樓,居民樓地下室入口處用塑料板子做了個招牌——京西賓館。

  “是這兒啊?地下室啊?”男男驚詫地問。

  胖女人一臉的不屑說:“對啊,有什麽不對?”

  “不是,我怎麽記得是個正規賓館啊,怎麽改地下室了?”

  胖女人撲哧笑了說:“大兄弟,你說的是中央電視台邊上那個?你要是住得起就去啊,我可不攔著你。”說完,帶著其他的人徑直往地下室走去。

  男男站著沒動,佳佳走過來,拉了他一下說:“走吧,來都來了,去看看吧。”男男無奈地跟著佳佳走進了地下室。

  這個地下室非常大,空氣中充斥著一股濃烈的黴味,拐來拐去到處是房間。胖女人先帶大家到了一個屋子,打開門,男男他們一看,裏麵擺了四張鋼絲床,有一個桌子,桌子上有一個暖壺。胖女人介紹說:“這就是二十五元的床位。不想合住的還有單間,在這邊。”說完走到另一間屋子打開門,男男他們湊過去一看,屋子大小一樣,隻不過是兩張床,多了一個櫃子,桌子上除了暖壺,多了一台快報廢的電視機。

  “這是八十元的,你們小兩口住這個比較合適。”胖女人對男男他們說。

  “這環境太差了,一股黴味。”旁邊有個來看房子的大姐皺著眉頭說。

  這會,胖女人沒有了在西客站的溫柔,一臉的不耐煩說:“又要省錢又要住好的,哪兒那麽多便宜事啊?”看幾個人都在猶豫,就下了最後通牒,“住不住?住的跟我辦手續去,不住的趕緊出去,哪兒涼快哪兒待著。”說完走向了前台。

  來的幾個人有不講究的,不說什麽跟著走了,剩下一個大姐和男男兩口子。佳佳瞅了瞅男男問:“你說住嗎?”

  男男二話沒說,拎著箱子就往外走,佳佳趕緊跟了出來。

  男男跟佳佳這會兒骨頭還是硬的,因為工作這大半年,佳佳他們兩個省吃儉用存了有三幹塊,正所謂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其實,如果是男男一個人,他可能就住下了,但有佳佳在,他不想讓佳佳受委屈,所以堅決不住地下室。

  他們兩個出了小區,沿著馬路開始找賓館。走了快二十分鍾,才看見一個賓館。走進去一問,一天一百二十元,上樓看了一下,是個正規的標準間,兩張床,有暖氣、熱水器、電視,屋子還不錯。也是太累了,他們便付了兩天的房費,決定住下了。

  在門口吃了點飯,回賓館洗了個熱水澡,一身的疲憊逐漸消去,再加上住的是還不錯的賓館,兩個年輕人不由得興奮了起來。他們打開電視,看到了好多在北方市看不到的頻道,躺在軟軟的床上感覺特別舒服。男男正拿著遙控器調電視,佳佳偷偷地從背後鑽到他懷裏,纏著他的腰。男男一手調電視,另一隻手熟練地伸到了佳佳的衣服裏,準確地捉住了那對小白兔。揉捏了一會兒,佳佳開始撒嬌哼唧起來,男男假裝沒聽見,揉搓得更加歡快。佳佳終於忍無可忍,一把把男男推倒在床上說:“你好討厭啊。”

  激情過後,兩個人相擁而眠,雖然屋子有暖氣,但不蓋被子還是不行。佳佳蜷縮在男男身上說:“我冷,賓館的被子呢?”

  男男起身在屋子裏搜了一下,從櫃子裏找到了兩個被子,便拿了出來蓋上,還不忘豔羨地說了一句:“賓館就是講究,被子都放櫃子裏,不放床上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