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秋波想斷珠垂血

  燈籠擦身而過,那女子神色漠然,看也不看相思一眼。相思隱約覺得那背影與蘭葩有些仿佛,但她似乎對周圍的一切毫無知覺,如在夢中般自顧向前行。

  夢遊?

  相思擔心她深夜一個人到甲板上會有危險,也不敢貿然驚動,於是悄悄跟在她身後。

  上了甲板,那女子倚著船舷,站了一會,突然掩麵抽泣起來,聲音有些沙啞。借著月光,相思看見她帶著厚厚的麵紗,卻是空蟾。

  她哭了一會兒,抬頭眺望遠處森黑的波濤,將手中的燈籠扔下海去。燈籠就在夜空中燃燒起來,像一個火球,轉了幾圈就熄滅在海上。

  這時空蟾幽幽的長歎了一聲,拉著欄杆,似乎要躍下海去。

  "不要!"相思喊出聲來,衝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手。

  "別碰我。"空蟾瞬時已經把手抽了出來,緊緊掩住麵紗,神情頗為厭惡。

  相思低頭看著自己的手,笑道:"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妙手空空,在我不知不覺中,就抽回去了。"

  空蟾哼了一聲,側開臉去,良久才道:"以後世上再也沒有此人。"

  相思搖頭道:"我隻是不明白,有什麽樣的事情,是非要靠自盡來解決的。"

  空蟾冷笑道:"我看你是富貴日子過得太無聊了,管這些閑事!"

  相思溫和一笑:"無論你怎麽說,除非你告訴我是為什麽要尋短見,否則我決不能把你一個人扔在這裏。"

  空蟾久久注視著她,一字字道:"是不是我說出來,你就可以不攔我,讓我去死了?"

  相思還是微笑著,道:"如果你能說服我那的確是不得不死的理由,我就不攔你。"

  空蟾冷哼一聲:"懶得理你!"揮手就是一掌向相思當頭拍去。

  相思沒想到她居然說動手就動手,稍稍讓得慢了些,空蟾的掌風從她發際擦過,而空蟾的身體卻一借力,飛一般地向欄杆外飆去。

  相思愕然,她求死之心居然如此堅決!手上再不容怠慢,猛地向她腰間絲帶上一探。空蟾一回頭,手上竟然多了柄匕首,刀光匹練一般揮下。

  就在匕首就要斬上相思手腕上的一瞬間,一道青光從相思衣袖中飆出,正打在空蟾手中的匕首上。隻聽砰的一聲,匕首脫手飛出,一直墜入海中,就連空蟾整個人都似乎給青光打得飛了回去,重重地落到甲板上。

  空蟾從地上躍起,難以置信地看著相思。她雖然不以武功見長,然而既然能成為天下第一的神偷,武功絕對壞不到那裏去,尤其是輕功。

  然而如今她居然不能越過相思的阻擋。

  她似乎惱羞成怒,搶前一步就是一陣強攻。若說剛才她還隻是想甩開相思,自己跳下海的話,如今卻招招都是在跟相思拚命。

  她的出手快得簡直不可思議,一瞬間九十三式的"六瑤手"已經使完,瞬時又已變式為指,駢指如風,向相思諸處大穴點來。

  她用的竟然是小極樂天主人獨傳秘技極樂銷魂指。如今天下會用這種武功的人不會超過五個,而她卻已經用的有了相當的火候。

  相思臉上始終帶著一抹淺淺的笑意,在她的進逼下一步步向往後退著。然而空蟾聲勢雖盛,卻始終不能攻入她身旁三尺內。

  她已看出空蟾這些古怪的武功似乎也是到處偷來的,實在很雜。

  過了不久,空蟾的呼吸就急促起來,手上也慢了很多。相思止住了後退,卻也不急著搶攻,隻隨手化解著她的招式。

  空蟾又支撐了一會,猝然住手,胸口起伏不定,一半是累,一半是氣惱。

  突然,她掩麵跌坐在甲板上,似乎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伏地啜泣起來。

  相思憐憫地俯下身子,在一旁默默看著她。

  又過了好一會,空蟾歎息了一聲,抬頭道:"我本來是不想上這艘船的。"她看著遠方的海波,自言自語般地說了下去:"我聽說楊盟主帖約華音閣主,決戰雪域神山崗仁波吉峰頂,這是武林中數十年一遇的大事,我無親無友,樂得看看熱鬧。來到劉家港住店的時候,卻遇到了一位赴會的高人。"

  相思道:"誰?"

  空蟾搖搖頭:"我也不認識,那人戴著麵具,身旁有兩個弟子,武功都很高,自己卻讓人看不出深淺。最讓我驚訝的是他身上帶著的一把短劍。"

  空蟾的眸子透過層層黑紗,也放出光澤來:"我一生中經手的寶物無數,卻還沒有見過這等的利器。我生性好強,越是難得之物,越要它歸為己有,於是夜晚就偷偷潛藏在他的房間,準備下手。無意中聽到他和弟子的對話。一個弟子問他為什麽不買下大威天朝號,而要租另一艘十幾天後才能出海的客船。他回答說,此番出海,大威天朝號絕無善終。他還提到船上有一扇怪異的屏風,後邊藏著七張天竺古畫。這七張古畫上凝結著無數冤魂,和一個非常恐怖的秘密。我還待要聽下去,他一揮手,就隔空掀開了我藏身處的簾子。原來他早就發現了我。"

  相思若有所思地道:"這樣的人,當今江湖上也應該不多了。"

  空蟾道:"所以我很明白我不是他的對手。本來我這樣的身份,被人捉住了就該當任人宰割,也沒什麽好說的。但是他卻對我說要和我打一個賭,如果我贏了,就把那短劍送給我,如果我輸了,就用它來廢掉自己這雙手。我若是想逃,無論躲在那裏,他都能把我找到。"

  相思道:"他要你做什麽?"

  空蟾道:"偷東西。"

  相思道:"什麽東西?"

  空蟾的聲音裏流露出幾絲怨恨:"屏風。"

  相思早料到她上船來是有所圖,但卻沒想到她圖的竟是這扇不祥的屏風!

  她疑然問道:"傳說中,這扇屏風已和古船融為一體,你又怎麽可能把它拿走呢?"

  她譏誚的看著相思:"用藥剝下來。他要的隻是七幅古畫。"

  相思道:"你已經試過了?"

  "是的,"她長歎一聲:"可惜我沒有料到,這艘船上不僅有惡鬼邪魔,還有更可怕的東西。"

  相思不解地看著她,道:"你是說什麽?"

  空蟾的肩頭不住抽動,喉嚨裏咕噥了幾聲,卻始終沒有說出來。一雙手死死地摳住欄杆,指甲和木欄間發出咯咯的脆響。

  相思默默地站在她身旁,耐心地等她平靜下來。

  森寒的月光細雨一般灑落在她們之間,遠處的海麵上傳來微弱的風聲,如泣如訴。

  突然,甲板的另一側響起一陣腳步聲。就見莊易挽著那張後羿神弓緩緩走了上來。

  相思皺了下眉頭,她此刻最不願見到的就是這個人。

  空蟾似乎更加不想。她猛地從地上站起來,一時站立不住,足下還打了一個踉蹌。

  相思下意識地去握她的手。

  空蟾卻掙紮起來,用力將她甩開,跌跌撞撞地往樓下跑去。

  相思在她身後道:"這雙手既然有勇氣結束自己的生命,為什麽不能用它們找出凶手呢?"

  空蟾一瞬間已不見了身影,相思回過頭,卻發現莊易正神情漠然地看著自己——或者是自己身後。

  相思臉上的神情冷淡下來,道:"莊先生這麽晚了,到甲板上來做什麽。"

  莊易轉過臉去,將一拳加在額頭上,眼睛卻直直地迎著清寒的月光望過去,道:"看天。"

  相思抬頭看了看天空,黑夜寂靜,渺遠的蒼穹空曠得連一顆星都沒有。

  隻有一輪慘白的滿月。

  再回頭時,隻見他那隻手正在額頭緩緩揉著,指縫間透出一股熒熒藍光。他整個手掌竟被那層奇異的藍光照得透亮,骨骼經脈都分明可見。仿佛他手中握著的是一粒能洞穿六界的明珠。

  那是闍衍蒂的眼珠。

  他站在夜風中,臉上帶著種古怪的神色,將那對眼珠捂在額頭上,用力往下揉。

  難道他真的想把那對從鳥屍上取下的眼珠嵌進自己的身體裏?

  深藍色的黏液從他額上點滴而下。

  海風把濃黑的夜色漸漸覆蓋在他身上,而他身後的海麵騰起一些細小的浪花,浪花的邊緣就在一種微漠而明顯可見的粉紅色中發亮。一股奇異的腥臭就在這些粉紅微光中彌散開來,似乎無數的怨靈就要破水而出。

  相思頓時覺得胃裏一陣收縮。她轉身從舷梯上跑下甲板,然而那種血腥的氣息似乎仍在身後追逐著她……直到如今她給卓王孫講起來的時候,仍然忍不住恐懼得想嘔吐。

  卓王孫目中神光一閃,道:"他當時的神色正常麽?"

  相思搖頭道:"我也說不清楚,我根本不敢看他的臉……"

  "因為,他當時一直在笑!"

  卓王孫道:"在笑?"

  相思猶有餘悸地合上眼道:"是,他在不停地大笑。"

  卓王孫略作沉吟,道:"好,你現在就跟我上甲板去看一看。"

  相思剛答了聲"是",眉心又是一陣鑽心的刺痛。

  卓王孫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沉聲道:"怎麽回事?"

  相思無力地搖搖頭:"我不知道,最近總是這樣。"

  卓王孫皺起了眉頭,從脈象上來看,她的體質毫無異樣,而真氣卻在不住地由眉心處外瀉。而這種情形也絕不可能是由於傷病或中毒。她的內力已近於一流高手,這種疼痛襲來的時候,竟絲毫不能抵抗。

  也許還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中邪。

  或者說,她的身體正在被某種東西逐漸占據。

  卓王孫駢指往相思眉心一點,一股溫和的內力緩緩送出。

  而相思卻躲開了。她睜大了雙眼,好像從他身後的虛空中看出了什麽,喘息著道:"先生,不要管我,快去看小鸞……她有危險。"

  卓王孫注視著她,恍惚之間,她的神情竟和星漣有幾分相似。

  難道那一滴進入她眉心的血,帶給了她部分預言的能力?

  又或許,還不僅僅如此。

  那一夜,小鸞的病情果然突然惡化。

  卓王孫一直在小鸞的床邊守候到次日淩晨,誰也沒再提起上甲板的事。

  後來才知道,這也許是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大威天朝號唯一的機會就這樣隨著清晨的冷月一起,永沉海底。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