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章 千年古屏塵迷滅

  闍衍蒂的血雲正沉沉籠罩在大威天朝號上,卓王孫卻一早帶著步小鸞去遊賞海景了。待船一靠岸,兩人就上了陸地。

  這一帶的沙子是乳白色的,沿岸長著不少矮矮的椰子樹,零零星星的椰子散落在地上,被白沙埋了一半,海波一洗,顯得越發鮮亮起來。

  白浪互相追逐著向天邊而去,海鷗懶懶地劃水飛過。

  步小鸞抱著膝,坐在沙丘上,白色的裙子被風微微吹動,似乎是從海水的陽光中浮起的一朵白雲。

  海潮越來越高,快要浸到她的鞋子,卓王孫示意她起身,她卻搖搖頭,迎風唱起歌來。從來沒有人教過她唱歌,那歌中也沒有完整的曲調或者一句歌詞,隻是斷斷續續著一些單純的音符。

  卓王孫想起了華音閣中一個故事:大唐年間,一個眼波帶著北極光色彩的女孩,乘著冰舸,輾轉來到了萬裏以外的中原。她像冰雪一樣美麗,但是自幼生活在荒島,隻會鳥獸蟲語,不懂人言,對人更是毫無機心。後來她遇到了當時的華音閣主。他初見她的時候就承諾要給她一座冰雪的宮殿,讓她永遠不受任何世間之物的點染。後來,他為她拋棄了二十年常人不可想象的富貴,伴她回到荒島,用餘生所有的日子去實踐當初的承諾。

  現在的小鸞幾乎和她一樣,人世間的任何一點點東西,哪怕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都會玷汙了她的心。

  步小鸞唱著唱著,突然豪興大發,脫了鞋,就要走到海裏去。

  卓王孫一把抓住她:"小心打濕衣服。"

  步小鸞偏著頭一笑:"曬曬就幹了。"

  卓王孫輕輕拍了拍她的頭,憐惜地微笑道:"就這麽一點點,我真怕你被海水衝走了。"

  一句玩笑,小鸞卻有些害怕,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認真地想了想,道:"你在沙灘上牽著我,不就行了?"

  卓王孫隻有任她,一手拉了自己,一手拾起裙角,小心翼翼地走在水中,海水溫柔地拂著她赤裸的膝蓋,也托起那散在水中的衣帶。她的小手溫暖而柔軟,緊緊地握著卓王孫,蕩漾的波光中,仿佛隻是一個太陽光和水汽邂逅而生的幻影,隻在被卓王孫握在手中那一刻,才具有了形質和生命。

  她偷偷看了一眼卓王孫,突然輕喚了一聲:"呀!"頓時蹲了下去,握住水中的腳踝,鼻子上皺起許多痛楚來:"咬到我了……"

  卓王孫立刻過來,伸手往水下一探,小鸞倏的連他那隻手也抓住了,在水中脆脆地笑著:"你的衣服不是也全濕了嗎?"

  卓王孫把她抱到岸上,從她纖細的小腿上輕輕摘下了一隻年幼的海星,問:"疼麽?"

  步小鸞伸出一隻拳頭,揮了揮,眼睛笑得像兩彎月亮,道:"一點也不疼。"

  卓王孫靜靜地看著她,這個動作實在是太熟悉了。

  十幾年來,步小鸞每月都要喝下數種劇毒的藥液,身上紮滿數百隻銀針。尤其每月一次要承受卓王孫向她體內灌輸的內力,更是奇痛難當,但她隻是安安靜靜地躺著望著他,等他收功起身,替她擦滿頭的冷汗時,她就會衝他揮揮拳頭,笑著說一句:"一點也不疼。"

  這次浮舟海上,也算是為她而度的一個假期。卓王孫寧願自己的笑容再溫和一點,為這個多病的少女能多享受一點人間的幸福。

  隻有在她麵前,他才不是天下無敵、威嚴肅穆的華音閣主。

  他隻是哥哥,她的哥哥。

  卓王孫正在沉吟,步小鸞突然發現了那顆海星隻要受到外力就會蜷縮成一團,她興奮地用手將它在沙地上撥來撥去。

  卓王孫摘了兩根椰樹枝,兩人一路在沙灘上走著,一路像趕陀螺似的趕著那隻海星。步小鸞看著那隻海星在地上越團越圓,突然道:"它好像我吃的一味藥啊!"

  卓王孫道:"是七毒冰蛤。"

  步小鸞眨眨眼睛,道:"它被我打得好可憐,還有我每個月吃的那些蟲子……哥哥,我不想吃它們了,放了它們好麽?"

  卓王孫將目光轉向海天之間一抹淡紅的彩雲,輕輕歎息了一聲:"小鸞,我不會再逼你吃藥的,以後也用不著吃了。"

  "為什麽?"小鸞漆黑的眼睛突然閃亮起來:"哦,是不是我的病好了?是不是?"

  卓王孫輕聲道:"是的,好了。"

  步小鸞蒼白的皮膚下邊頓時升起兩朵幸福的紅暈,喃喃道:"真的?"

  卓王孫默默地看著她,拂開她額角的一縷亂發:"你不是一直想長大嗎?現在可以了。"

  步小鸞嚶的一聲,撲到他懷中:"那我是不是可以長高了?"

  "對,你不是老羨慕你秋璿姐姐長得很高嗎?你會和她一樣的。"

  "不止……"她抬起淚眼,笑道:"我要和哥哥一樣。"

  卓王孫看著她,眼中的笑意卻有些苦澀。

  步小鸞踮起腳尖比劃了一下,興高采烈地轉了個圈,突然又停了下來,似乎想到了什麽,低頭扯著衣帶,不再說話。

  卓王孫輕輕托起她消瘦的下顎:"小丫頭又怎麽了,怕長得太高,撐壞了我的房子?"

  "我看見秋璿姐姐曾養過許多小貓小狗,小的時候,也很喜歡的。但長得大了,就拿去放掉,扔掉……她說,東西總是小的時候可愛,長大了,就沒用了,沒人疼了。"

  她眼巴巴地望著卓王孫,兩條淡淡的秀眉緊緊擰在一起。

  那淡淡的哀愁讓卓王孫心一疼,他把擁她入懷,注目遠方,心中默默道:"無論什麽時候,無論什麽擋在麵前,我都不會放棄你。"

  步小鸞安安靜靜地依在他懷裏,像一隻睡著了的貓,還輕輕打著呼。

  卓王孫抬起頭,海麵上雲蒸霞蔚,一片瑰奇。

  "小鸞,海蜃。"

  步小鸞站直了身體,但見遼闊的大海上,五彩的雲霞輕輕懸浮著,烘托出隱隱約約的宮殿花園,和海波一起,微微動蕩著。

  "那是哪裏啊?"步小鸞揉著眼睛,嘴裏嘟嚕著道。

  "是大蜃吐氣的幻境。"卓王孫望著遠方,悠然一笑:"不過,我倒是仿佛曾經去過似的。"

  "也帶我進去好不好?"

  卓王孫笑道:"大蜃吐完氣,這些宮殿就消失了,倒是找不著的。"

  "消失?這麽漂亮的宮殿為什麽會消失呢?"

  卓王孫歎道:"太美的東西,多半不會長久,彩雲易散琉璃脆,這也是天意難違。"

  卓王孫從自己口裏聽到"天意難違"這四個字,不由怔了片刻。

  很早以來,他要殺的人,從沒有一個能活在世上;他要留的人,也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帶走。

  步小鸞當然也一樣。

  直到如今,可以說天下或許還有他不曾想到的方法,但絕對沒有他不曾嚐試的方法。多少年來,他用盡奇方異術,控製小鸞的成長,才勉強躲過死神的追殺,將她挽留了十四年。

  然而,步小鸞的病情卻終於到了神醫束手、無藥可用的地步。他果斷地停掉所有控製小鸞成長的藥物,將她帶在身邊。一方麵是希望能在海外遇到奇跡,另一方麵,也是希望能好好陪伴她度過這段最後的日子。

  於是,這個終年不見陽光、與藥物為伴的女孩,終於有了一段可如普通少女一樣,行走、嬉戲、歡笑的日子。

  這日子是那麽美好,卻又是那麽短暫,就如夜晚的優曇,要在刹那間綻放盡一生的芳華。

  之後,便是零落。

  卓王孫看著她,一聲輕輕的歎息。至今他仍認為一切所謂天意,不過是無能為力者的借口。而他,卻是那種製定天意的人。

  可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麽會在步小鸞麵前說出"天意難違"這四個字。

  難道,強如他也終有認輸的一天麽?

  他的心中泛起一絲淡淡的痛楚,將目光移向了遠天。

  不過,步小鸞是不會在意這些的,她綻顏笑道:"等我長大了,我要做一件事。"

  卓王孫道:"什麽?"

  步小鸞看著他,想了想:"我能不能先不告訴你?"

  "好啊,小丫頭長大了總會有些心事的。"這時,遠方隱隱傳來大威天朝號的汽笛,看樣子是要起航了。

  卓王孫拉起她:"該回去了。"兩人一起向海岸走去。

  那時已是金烏西墜,兩人身後一帶斜陽,也融融地化入水中。

  那時的陽光,是那麽美好,宛如將要失去的一切。

  隻存於記憶。

  來到船下,但見四周斜曛爛漫,可大威天朝號正上方,一堆墨雲,垂垂如山,直壓下來,一圈雲障,在船身四周,圍成鐵壁。這種天氣,真是畢生罕見。

  然而,這一點怪異,比起他們上船之後所遇到的事情,就算不上什麽了。

  回船時已是傍晚時分,船上一片漆黑,走廊兩邊房門全部緊閉,一種迫人的氣息就沉沉壓在大威天朝號的每一個角落上。

  ——那是一種垂死的氣息。

  卓王孫帶著步小鸞,無意之間又已行到船尾屏風處。

  船尾有燈。地麵不時發出幾聲有節律的"噝噝"輕響。

  一點暗紅的燈光下,前幾日見到的那個雙髻小姑娘正在打掃船尾,卻似乎十分忌憚,匆匆掃了兩下,就要離開。

  "站住。"卓王孫道。

  小姑娘嚇得全身一顫,抬頭看了他一眼,摸著胸口直跳腳:"嚇死我了,原來是天朝公子……您叫奴婢有什麽吩咐?"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掃:"你打掃船艙就是這麽打掃的嗎?"

  小姑娘喃喃道:"這個,公子是說……"

  卓王孫微微一笑,道:"那座屏風已經落滿灰塵,你為什麽不但不擦洗,反而慌慌張張,唯恐躲避不及,你怕什麽?"

  "沒有,沒有……"那小姑娘惶恐地擺了擺手:"我,我不敢打掃。"

  她焦急地四處看了看:"公子,蘭葩小姐病了,你放我走吧,我不想呆在這裏了!"

  卓王孫道:"出了什麽事?"

  小姑娘捂著臉啜泣起來,斷斷續續地把上午莊易射殺闍衍蒂的事講了一遍。

  卓王孫沉吟了片刻,道:"這樣,我會去看望她的,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麽這麽怕這扇屏風。"

  小姑娘低下頭,道:"蘭葩小姐買船的時候,我聽司禮監的一個小太監說,其實這屏風,是當年三保爺爺一下西洋的時候,從天竺國重金買來的。說是買來,中間的經過卻很離奇,為此死了不少的水手。屏風上邊原來是七幅天竺古畫,那畫……"

  小姑娘的聲音顫抖起來,似乎不敢再說下去。

  卓王孫道:"畫上有什麽?"

  小姑娘用力搖搖頭,道:"不知道,因為……"她的聲音低了下來:"因為,凡是看過這幅畫的人都瘋了。"

  卓王孫道:"瘋了?"

  小姑娘道:"是,瘋了,全都瘋了。"

  卓王孫沉吟片刻,道:"看過畫的人都是什麽人?"

  小姑娘道:"水手、太監、船客……無論是誰,據說隻要看這屏風一眼,就像被人用釘子給釘下了,再也挪不開眼睛,半個時辰之後就手舞足蹈,失心瘋了。"

  卓王孫打量了那幅屏風一眼:"那現在的竹林七賢圖是怎麽回事?"

  小姑娘道:"是另一個畫師畫上去的。據那個小太監說,三保爺爺在的時候,屏風上搭著萬歲賜的黃緞子,屏風還好好的,從來也沒有做過祟。可三保爺爺走的時候,禦賜的緞子就跟爺爺一起歸西了。這一下,邪氣再也沒有人能鎮得住。好多人就這樣莫名其妙地發瘋了,還有好多水手被嚇得投海自盡……這船都成了鬼船,再沒人敢上。後來有人想把這屏風抬走,可是……"

  她頓了頓,道:"可是……在抬的那天,這扇屏風已經在船上生了根!"

  步小鸞嚇得"啊"了一聲,搶白道:"胡說,屏風又不是樹,怎麽能在船上生根?"

  小姑娘驚懼的擺了擺手:"我沒有騙你啊,它真的長在船板上了!一扇屏風,十幾個彪形大漢都沒能抬得分毫。回去之後,卻發現所有人的腰都被震傷,不久就全都死了!從此再沒人敢提屏風的事。"

  "直到一年前,朝廷要重修大威天朝號,主持者一麵封鎖消息,不讓屏風的事情外瀉,一麵暗中重金懸賞,尋找解決屏風的辦法。可是賞金一直加到了一萬兩,卻仍沒有一個人應征。最後,主持官員都要放棄了,終於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畫師自告奮勇而來。他說當年他父親就是被這屏風給活活嚇死的,如今他子孫已成人,寧願不要賞金,也要收服屏風上的妖魔,為父報仇。"

  小姑娘說道這裏頓了頓,深吸口氣,低聲道:"於是他在上船那天晚上,用針刺瞎了自己的雙眼。"

  步小鸞"啊"的一聲尖叫,卓王孫輕輕把她摟在懷中,問:"然後呢?"

  小姑娘道:"然後他僅僅靠著記憶,用厚漆在那七幅古畫上邊蓋上了竹林七賢圖。也許是邪不壓正,也許是這個畫師的勇氣感動了上天,從那之後,屏風果然就沉寂下來了,但是人人都很怕它,害怕哪一天裏邊的妖魔就會破壁而出,重見天日。"

  卓王孫微皺了下眉,正要再問什麽,隻聽有人道:"先生、小鸞,我找了你們好久。"

  兩人回頭一看,正是相思。

  她走上去握住步小鸞的手,深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然而,殘留的驚惶還是壓製不住地從她臉上透出。

  卓王孫看著她,道:"我已經知道闍衍蒂的事。"

  相思猝然合眼,搖了搖頭,道:"遠不止這樣。"

  卓王孫臉色微沉,擺手示意她暫時不要談及此事:"等我把小鸞送回去。"

  當他拉起小鸞的手,回頭看時,發現剛才那小姑娘已經不見了!

  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見過這個小姑娘。

  不知道她是平空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上,還是真的被那屏風上的妖魔拉回了畫中?

  回到房中,相思整理了一下思緒,緩緩道:"從甲板上下來,我覺得頭暈眩得厲害,不知不覺睡著了。恍惚中,覺得海上略有些風浪,空氣很潮,海風的聲音若有若無,窗外月色卻分外明亮,床前就像結了一層冰。"

  "過了一會,我似乎聽到遠處傳來一種沉悶的聲音,一聲接著一聲。開始我還以為是有人在走動,後來發覺是有人在敲擊什麽。似乎十分費力,但動作卻很緩慢,好像把什麽有節奏地故意舉高,又放下。我一瞥更漏,已經是酉時三刻,覺得有些奇怪,誰會在這時不緊不慢地敲著東西呢?"

  "於是我拿了蠟燭,向聲音的源頭走去。"

  "聲音來自黃二房間,但我記得,那明明是一間空房。當我走到門口時,那聲音猛然停了。"

  "房門口有一點燈光,一條白色的人影正背對我而立。我嚇了一跳,鼓起勇氣問了聲:'誰?'那人回過頭,卻是楊盟主。他並不驚愕,隻淡淡地問我,這麽晚了為什麽到這裏來。"

  "我定了定心神,問他剛才有沒有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他點了點頭,並抬手指了指房門,問我想不想進去看一看。"

  "我一時也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他回頭看了一下門鎖,袍袖輕輕一帶,門吱的一聲打開。一陣冷風旋來,我手中的蠟燭頓時被吹滅,屋裏一片漆黑。我剛剛想退出來,他已經點燃了隨身火折。"

  "一點微光之下,房間空空蕩蕩,哪裏有什麽客人,連家具陳設一切俱無。然而,就在房間的正中,孤零零地橫放了一個半人高的長方形櫃子,上邊罩著一層厚厚的黑布。他什麽也沒講,走過去一把把罩布揭開。燈光移近,裏邊,裏邊……"

  相思說著倒抽了一口涼氣,道:"裏邊是一口棺材。"

  卓王孫略微沉吟道:"黃二房間在剛剛起航的時候還查看過,裏邊什麽也沒有,現在卻運上來了一具棺材,倒有幾分意思。"

  相思惶然道:"是,真的是一口棺材……楊盟主還拿著火折仔細將這尊棺木照了一次。他說:'我們剛才聽到的,應該就是是釘棺木的聲音。但是,這些釘子卻已長滿了鐵鏽,木頭也有水泡過的痕跡,明顯不是剛剛釘上去的。'"

  "不是釘棺木的聲音!"

  相思深深呼吸,將他的話惶惑地重複了一次。仿佛方才那無比詭異的一幕又重現在眼前。

  那時,一暈火光時暗時明,四周卻黑得不見五指,隻有陰濕而腐敗的氣息在船艙深處,緩緩滋生、蔓延。

  ——那有節奏的敲擊聲,若不是從外釘死棺木,難道卻是在從內開啟棺木?

  那一刻,她仿佛能看到剛才有什麽東西就蹲踞在棺木上,手中舉著奇形怪狀的長撬,不緊不慢地挖掘著。

  又或許,這柄長撬被握在棺木中一隻腐敗、枯瘦的手中,正用它一點點破棺而出……她再也無法說下去,紅潤的嘴唇已經蒼白,微微顫抖著。

  卓王孫道:"楊逸之呢,他做了什麽?"

  相思深深吸了口氣,道:"他要揭開棺木!"

  卓王孫道:"他揭了沒有?"

  相思搖頭道:"沒有,我攔住了他。無緣無故開棺,是對死者是大不敬,人死為大,我勸他還是不要造次,何況如果屍主知道,恐怕也不會甘休。"

  卓王孫道:"那麽後來呢?"

  相思道:"後來他讓我回房休息,而且,他最後對我說了一句——他讓我最好多和你呆在一起,還說這艘船上有些東西,要多加小心。"

  卓王孫道:"他自己也回房了?"

  相思道:"是,但是就在我向向舷梯口走去的時候,聽到身後又傳來極其輕微的腳步聲。我以為還是他,回頭一看卻是一個黑衣女子提著燈籠,緩緩往甲板上走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