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鄉遠征人有夢歸

  女子輕輕咬起嘴唇,在刺耳的箭風呼嘯下,她的麵容是那麽柔弱,又是那麽倔強。

  她亦不知如何躲過這必殺的一箭。

  突然,她的肩膀微微一痛,俺達汗的第一箭刺在木樁上,箭尾的翎羽割破了她的衣衫。女子麵上忽然升起了一絲驚喜,她猝然低頭,側身,貝齒已咬住了釘在木樁上的箭尾,猛一用力,箭尾被拉得向一邊橫開。

  女子雙目微閉,仔細聽著頭上墜落的箭羽的破空之風。

  緊張,讓她的額頭沁出一層薄薄的冷汗,粘住了鬢邊顫動的散發。

  伴隨著刺耳的呼嘯,長箭貫空而下。

  女子猛然一甩頭,口中含著的箭尾倏然彈出,也帶起一陣尖嘯,啪的一聲響,跟空中飛墜的利箭撞在一起。

  箭尾立即碎裂,但那支利箭也被彈得斜斜偏開,擦著女子的身體而過,砰地入大地。

  這一箭射得奇,躲得險,直到箭尾全都沒入泥土,圍觀的十萬精兵方才自瞠目結舌中醒悟,忍不住爆發出一陣轟然喝彩!

  他們隨即意識到,這對他們的大汗是多麽不敬,不由得勃然變色,紛紛伸手,捂住了嘴巴。喝彩聲立即悶啞了下去,變成了一片“唔哦”之音。

  大營之中,尷尬無比。

  女子慢慢站直了身子,臉色蒼白如紙。夕陽殘紅下,一縷鮮血從她唇邊浸出,將她清麗的容顏鍍上一抹夭紅。

  一如山中初曉,第一朵蓮花綻開,玉白花瓣上返照出淡淡霞光,紅白交映,極為動人。

  她微微喘息,似乎尚未從這一箭的驚心動魄中回複過來。

  這一箭,當真可稱絕殺,若非她號稱中原暗器第一高手,聽音辨形的功夫天下第一,早就死在這一箭之下了。

  俺達汗也是麵色驚變,呆呆看著女子,一時無話可說。

  若不是自己的第一箭射在木樁上,這女子縱然有通天的本領,也無法躲過第三箭。若是自己第一箭就用第三箭的手法射出,若是自己第一箭不射在木樁上……

  難道這就是天意?

  自己射出的第一箭竟然救了這女子!

  俺達汗終究是當代梟雄,這些意念在腦中一閃而過,隨即哈哈一笑,道:“輪到你了!”

  他舞起手中的金背鐵胎弓,傲然看著女子。

  既然她能接自己三箭,自己難道就不能同樣接三箭?堂堂草原大汗,豈會讓女子手下留情?

  那女子緩緩抬起弓、箭,目光凝視著俺達汗。

  她竟無法從這位大汗臉上,看到半點恐懼。她不由想起了遠在天邊的那個人。也許,這位大汗跟他一樣,都是真正的英雄,從不會有任何畏懼。

  為何,英雄總是高高在上,不肯將眼光稍微降低一點呢?

  他看不到近在身邊的她,大汗也看不到近在身邊的百姓。

  這世上,不僅僅有功業、富貴,還有生命、貧窮。她不知道什麽更珍貴,她隻知道,她想盡力保護看到的一切。

  她從來不是個能從整個大局思考的人,她隻為眼前看到的痛苦而痛苦。

  如果可以,她希望那些英雄們,也能低下隻注視著青天的目光,看看她,看看近在身邊的痛苦。

  她輕輕握著手中的弓箭。

  “第一支箭。”

  暮風陡然變得寒冷,十萬甲兵的目光盯在她手中羽箭上,呼吸都要停止。

  他們已不敢再輕視這位女子。

  這個嬌怯的女子,卻仿佛得到了神明的庇佑一般,纖弱的身體裏,藏著無法揣測的力量,助她一次次躲過必殺之劫。

  她的這一箭,又會帶上怎樣的秘魔之力?

  是否會帶起滿空鮮血,是否要讓他們目送一顆巨星的隕落?

  山巒靜寂,夕照無言。

  突然,“砰”的一聲輕響。

  漫漫微塵在暮色中散開,從她纖細的指間隕落。

  卻是她輕輕用力,將羽箭折為兩截。

  軍營中響起一陣驚哦之聲,沒有人能想到,她竟然會將羽箭折斷!她不應該在驚險躲過三箭之後,以同樣的方式去取敵人的性命麽?

  俺達汗也是一驚。他死死盯住這個女子,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陣震撼。

  自從他膺汗位以來,就沒有人能讓他震驚過,而這次,他的心跳卻無比劇烈。而引起他如此震驚的,卻是一位女子。

  她躲過自己三箭之後,竟然將手中的箭折斷。

  冰狼死鬥的規則早就說的很清楚了,兩人同時出手,將箭射向對方。他們就像兩頭冰上凍結的狼一樣,一定要鬥到有一方死掉才行。他,跟他以前的對手,都是奉行這條規則的。多年戰場上習得的經驗告訴他,如果他想活下去,就一定要殺死對手。

  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這個女子,卻放下手中的箭,輕輕折斷。

  “第一支箭,請大汗下次決鬥時,亦能折斷手中的箭。”

  俺達汗冷冷一笑。

  折斷手中的箭?

  那不過是婦人之仁。

  他眼前浮現出一幕,那是他七歲的時候,他拿著自己的小刀小箭,獨自去打獵。他迷失了路,走到了大黑河上。那是冬天,雪下得非常大。他又饑又渴,循著大黑河走,希望能找到他的族人。

  這時,他遇到了一頭狼。那頭狼也又饑又渴,冰封的寒冷幾乎剝奪了它所有的生機,它渴望能得到一點食物,延續生命。七歲的孩子,與饑餓的老狼,相遇在冰麵上。俺達汗沒有逃,因為他知道,這頭狼不會放過他。他血性中的凶悍之氣讓他麵對這頭狼,毫不退縮。

  一人一狼在冰麵上整整搏鬥了一天,終於,俺達汗將匕首刺入了狼腹。當滾燙的狼血湧入咽喉時,他知道,他一定能活下去。他靠著這頭狼的血肉,終於撐到找到族人的那一刻。

  從那以後,他就再不相信什麽溫情。

  在他的眼中,這個世界永遠飄著白色的雪,他永遠踏在嚴寒凍結的冰上,對麵是一頭雙眼血紅的老狼。他必須要殺死它,才能夠生存下去。

  他不停地決鬥,終於,殺死了一頭又一頭狼。

  他走到了今天。

  要他折斷手中的箭?

  俺達汗冷笑。

  婦人之仁。

  女子抽出第二支箭。

  這次她該射出了吧?

  砰。

  第二支箭同樣被折斷。

  滿營士兵鴉雀無聲。他們很迷惘,眼前的一切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按照以前的慣例,這樣的決鬥應該在慘叫聲中進行,必將有一方死去。他們將會在鮮血飛濺中大聲歡呼,歌頌俺達汗的勇猛。

  這次卻絕不一樣。

  “第二支箭,請大汗記住一句話,未射出的箭,才是最強的。”

  這是她以前聽一位哲人說過的。當時她並不明白這句話的含義。但此刻,手握這支箭,她恍然大悟。

  征服,並不一定要將對方打得灰飛煙滅。戰爭的最高境界,乃是不戰而屈人之兵。就如這支箭,如果不用射出去,就能令敵人拜服,那不是最好的麽?

  這句話,俺達汗也聽過。

  那不過是中原腐儒讀死書的無病呻吟而已。

  箭若不射出,怎會令別人懾服?

  不殺得他灰飛煙滅,他又怎會臣服於蒙古鐵騎的威嚴之下?

  俺達汗冷笑。

  中原妄稱大國,就是被這些腐儒弄得沒了陽剛之氣,這等言論大行其道,才至於積弱難返。這個天下,應該是勇猛善戰的蒙古人的天下。

  我若手中有箭,一定要將它射出!

  第三支箭,輕輕執在柔荑般的手指上。

  她會折斷它麽?

  俺達汗嘴角挑起一絲戲謔。

  那是她最後的機會。錯過它,她將一無所有。

  女子執著這支箭,她忽然感到一絲寒冷。那是北國的風,吹在她的臉上,吹起滿頭秀發,滿臉疲憊。

  她忽然想起,她肩負著多重大的使命。

  這支箭,將決定著荒城兩萬百姓的生命。她猶豫了一下,手指用力。

  “啪。”

  箭斷為兩截。

  “第三支箭,能否請大汗許給蒙古人民一個手中無箭的未來?”

  她誠懇地俯身,向俺達汗一禮。

  手中無箭?那樣的蒙古人民還有什麽未來?

  俺達汗正要冷笑,心中卻忽然湧起一陣莫名的觸動。

  女子麵容淡淡的,夕陽最後的光芒垂照在她臉上,沾滿著疲憊與灰土的麵容,上有著淡淡的水紅。不知是她的衣裳所引起的反射,還是陽光本來的顏色。

  俺達汗忽然覺得,天地之間空曠無人,唯有這位女子,在殷殷述說。

  天地山川,無上功勳,忽然間,變得那麽寂寞。當他站在它們之上時,他宛如蒼茫的雄鷹,站在冰山之上,俯瞰著嶙峋的山川。

  那時,他感到一陣徹骨的寒冷。

  而這位女子,宛如一道陽光,隻要靠近,就會溫暖。

  冰川,在陽光下,會被照出七彩的顏色。沒有陽光的冰川,卻是那麽暗淡。

  他的目光,像被吸引一般,緊緊注視在女子身上。

  他的思想,也忍不住跟隨著她的話一起波動。

  ——折斷手中之箭。

  ——未射出的箭,才是最強的。

  ——一個手中無箭的未來。

  會有麽?

  會有這樣的未來麽?

  會有一天,蒙古人民不用再征戰,就能夠獲得他們想要的一切?

  他的目光忍不住抬起,盯在士兵身上。

  那一刻,他忽然感到,他的士兵是那麽的蒼老、疲憊。

  他們跟隨著他,像冰原上的雪狼一樣,一次次死鬥著。他以前看到他們時,看到的是功勳、榮耀,但現在,他看到的,卻是鎧甲縫隙中擦不幹的血汙,以及戰士鬢發掩藏下、草原風沙磨出的皺紋。

  有多少年,他們沒有解甲回家了?

  有多少次,他們親眼看著同伴倒在自己身側?

  有多少回,他們頂著冰雪行軍,在軍令的嚴逼下去尋覓勝利?

  這是一隻鐵軍,但卻是疲憊的鐵軍。

  十萬精兵一齊沉默不語。他們的眼中,都有著隱隱的感傷。

  這個柔弱的女子,這個看上去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這個敵軍陣營中走出來的女子,卻無比了解他們,為他們說出了心底深處的渴望。

  他們疲憊了,每個經年作戰的心疲憊了。隻不過這疲憊被功勳與軍號淹沒了,隻有在這個時刻,才被慈柔地觸及。

  一觸及便滿眼淚水。

  整個大營靜默無語。

  咯,羽箭的碎片落在地上。

  女子靜靜等著俺達汗的回答。

  許一個手中無箭的未來。

  俺達汗似不敢再看女子一眼。

  他忽然憶起,多年之前,當他還是個孩童時,他曾許下一個同樣的理想。

  他要讓蒙古士兵不必再征戰、死亡。他要讓他們永享幸福,卻不用再受戰爭的折磨。

  但,隨著他漸漸長大,手握兵權,他逐漸忘掉了這個誓言。

  也許,是因為他發現,現實的殘酷,蒙古一族無法拒絕戰爭。

  如果他停下戰爭的腳步,蒙古將會迅速被吞沒、消亡。這個民族,如果不再戰鬥,他們將會死去。他隻能一次次化作冰上死鬥的老狼,帶著他的士兵戰下去。逐漸殘忍、冷酷。

  功勳,隻是最華麗的外衣,俺達汗知道遊牧民族的辛苦,他知道他們疲於一年又一年供養著龐大的戰爭機器,忍受著戰爭的破壞,承受親人別離的痛苦。

  至少有兩成的族民,掙紮在餓死凍死的邊緣;三成的族民,他們放牧的收獲絕大部分要交歸公有,成為戰爭的補給。

  征伐的勝利,版圖的開拓,對這些人們來講,無法獲取任何好處,隻會是最虛偽的榮耀。

  這一切,俺達汗作為領導者,知曉一二。雄才大略的他,每次念及此事,都會感到一陣痛苦。但他相信,隻要蒙古的兵勢再強一些,他就可以滅掉南朝,統一全國。那時,一切都會不同。

  那時的蒙古人民,才會真的放下手中的箭,永遠幸福、美滿。

  但,真的如此麽?

  南朝是這麽容易滅的麽?中原兵多將廣,幅員遼闊,雖然有梵天大神之助,但也必然是血戰多年才有結果。

  這期間,他的子民怎麽辦?他們會幸福麽?富足麽?

  就算戰爭結束,南朝真的滅亡,他們就一定會幸福麽?富足麽?

  俺達汗無法給出答案!

  隱隱約約地,他感受到一陣迷茫,多少年來,他一直秉承著一顆鐵血的心。而這個女子,卻如一道光,讓他忽然憶起了那個遙遠的理想。

  那時,他是那麽年幼,他用孩子般的眼光看著這個世界,許下的每個願望都那麽美好。

  今日,他的心,卻早已冷酷、現實,不相信童話。但這個女子,卻讓他那顆王者的心起了變化。

  ——也許她真有辦法,能許一個手中無箭的未來?

  俺達汗麵色沉重,任由土默特首領將自己鬆綁,迎回大帳。

  那女子也被引入大帳,她站在俺達汗麵前,靜靜地等著吩咐。

  她的姿態不卑不亢,並沒有催促俺達汗。因為她知道,大汗答應了的事,就一定會做到。如果他想賴賬,那麽她催促也沒有用。

  荒城,是否能成為一座自由之城?

  她的眉頭微微蹙著,這個目標近在咫尺之時,卻讓她忽然無比牽掛。

  俺達汗盤坐在大帳正中央,仰頭灌下一大杯葡萄美酒,跳動的心緩緩靜下。

  他沒有說話。

  他,始終是一位王者。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為整個王族考慮。他不應該有私人的感情,他應該永遠都以大局為念,永遠都冷酷、殘忍。

  這麽多年來,他學會了舍棄。為了整個王族,他可以舍棄任何東西。他知道,這才是一位真正的大汗應做的事。他,屬於整個王族,而非僅僅是一個人的大汗。

  他的麵容逐漸冷酷。

  他在等待。

  良久,把汗那吉昂首入賬,跪倒在地,厲聲道:

  “把汗那吉獻俘於大汗!”

  他的衣甲上滿是鮮血,簇新的鮮血。

  女子驚恐起來,忍不住挺直了身子。

  俺達汗一笑。他的笑容中竟有些殘忍的味道。似是不經意般,他的目光掠向女子。

  “你贏了,荒城,從此是一座自由之城。”

  女子的心砰砰跳著,她心底泛起一陣強烈的不祥預感。

  俺達汗沉默著,似是用沉默譏嘲著女子。

  “但是,荒城,從此是一座空城。”

  女子發出一聲悲吟,衝出了大帳。

  大帳之外,是滿營甲兵。

  刀劍出鞘,冷森森地架在俘虜的脖子上。這些俘虜,全都帶著傷,帶著痛。

  每一個她都認識。他們看到她的時候,暗淡的眼眸中突然射出驚喜的光芒,似乎隻要她在,他們就一定能得救。

  但,她又如何救他們?

  她抬頭,遠遠看去,荒城中升起一陣烽煙。

  這座沒有城牆的城池,已被攻破。

  就在她跟俺達汗進行冰狼死鬥的時候。

  ——她若勝了,便不會有任何一騎兵馬踏足荒城。可正在勝負未分時,荒城已然淪陷!

  如此,他不算背信。

  可她又如何向這些跟隨她浴血奮戰的百姓交代?

  她腦海中不禁響起了她離開時的話語。

  “相信我,我再回來時,一定會帶給你們自由。”

  但現在,荒城就在眼前,她卻永遠無法回去。

  荒城中的百姓,全都做了俺達汗的階下囚。

  他怎能這樣!

  女子發出一聲悲鳴,身子忽然化成一團風,衝進了金帳。

  錚然聲響,一柄劍自她手中閃現,劍風颯然,如青鶴飛舉,托著她冉冉升起,攻破純白色的大帳,向帳內撲去。

  這純白色,是天下最汙穢的顏色。

  把汗那吉眼中閃過一陣驚恐,他一聲呼喝,命令士兵護住俺達汗,隨手掣出腰刀,一刀向女子劈去!

  女子不躲避,不還擊,甚至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把汗那吉一刀斬下,片片水紅灑落,女子已如穿花之蝶,飄墜到俺達汗麵前。

  清鶴劍飛舞,向俺達汗當頭斬落。

  俺達汗巋然不動,緩緩為自己斟著下一杯酒。

  他的話,每一個字都如一記重錘,擊中女子的心房。

  “我若死去,他們必將全部為我殉葬!”

  劍風倏然止息,哐啷聲響,清鶴劍脫手墜落。

  女子無助地跪在地上。

  她所有的堅強、鎮定、從容都隨著這柄名劍一起隕落。荒城百姓浴血的麵容在她眼前浮動,化為最淩厲的刀斧,一寸寸淩遲著她的心。

  她雙眸抬起,卻已沒有了當初對抗俺達汗的沉著:

  “究竟怎樣、究竟怎樣你才能放過他們?”

  俺達汗停住手上的動作。

  他自上而下,凝視著這個女子。

  數日前,正是她,率領著一群烏合之眾,對抗他十萬大軍。讓這座廢棄的城池,差點成為他累累功勳中唯一的恥辱。

  片刻前,也是她,裹著一襲黑色鬥篷,孤身走入他的營帳。以羸弱之身,抗逆他王者的尊嚴。

  而如今,她終於褪去了一切堅強、勇敢、莊嚴。回歸為一束五月新蓮,柔弱得讓人隻想毀去。

  但她體內又藏著那麽多力量,輕易能觸及別人的心。

  她能夠掃盡那些荒涼與寂寞麽?她能否破解王者之困惑?

  俺達汗的目光,鎖在她孱弱的肩上。

  他冷冷道:“我要你,做我的奴隸。”

  女子驟然一驚,雙眸抬起,驚恐地看著俺達汗。

  俺達汗的目光沒有半分退讓:“用你自己,來換他們。”

  女子頭垂下,隨即倏然抬起。

  “隻要我留下,你就會放了他們麽?”

  俺達汗淡淡笑了笑。

  “隻要你一日在我身邊,荒城便一日是自由之城。”

  女子緊緊咬住嘴唇。

  她的姿態,她的言談,都與他見到過的女子完全不同。在他的威嚴下,她們隻有驚恐,隻會將他當作王者來仰望、侍奉。但她,卻隻身站在危城前,抗逆著他的目光,那麽柔婉,那麽慈悲,也那麽堅強。

  握箭挽弓的那一刻,夕陽靜靜照她的臉上,她就像是握著蓮花降臨的天女,給這個蒼涼的世界,帶來幸福、寧靜。

  她折斷三隻箭,卻將它們插入了王者的心中,造成永遠無法磨滅的痛。

  “為我斟酒。”

  女子靜默地捧起酒壺,卻久久沒有斟下。

  不知為何,俺達汗心中有淡淡的刺痛。他竟有一陣莫名的衝動,幾乎立即命令把汗那吉將荒城的百姓全都放了。王族的未來算得了什麽,這一刻,他隻想成全這個女子眼中的淒楚。

  但他壓抑住了自己的想法,冷冷地注視著女子。

  她,隻是他的俘虜。

  “你叫什麽名字?”

  他從未問過女人的姓名,正如他從未這麽鄭重地對待過任何一個女子。

  “……相思。”

  俺達汗輕輕頷首,等待著。他知道,她一定會將葡萄美酒,斟入他的酒杯。

  一名偏將悄悄走了進來,跪秉道:

  “啟稟大汗,國師重劫求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