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野迥遙聞羽箭聲

  殘陽遍地,破碎的大地浸出鮮血般的顏色。

  沉悶的號角聲伴隨著一聲聲鼓點,將整個大營驚醒。

  那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寂靜,被一點點喚醒。

  十萬大軍,迅速地拿起刀劍,站立成整齊的隊形,一列列自營帳中走出。他們的神態剽悍,軀體精壯,每一位都是轉戰千裏的精兵。每一動舉手,每一踏足,都會鼓蕩起一股悍烈的殺氣。

  這樣的軍隊,足以讓任何敵人膽寒!

  十二隻護衛金帳全都帳門大開,十二位土默特首領在把汗那吉的率領下,緩緩走到大帳之前,排成兩列。他們都穿著精鋼打造的鎧甲,上麵鑲嵌著黃金的花紋,顯得威武豪邁。隨即,中央金帳的氈布被迅速地卷起。

  金頂氈帳變成了一隻巨大的傘,俺達汗箕踞於大帳正中央,英武的麵容上盡是一片肅然。

  戰鼓轟然震響,十萬精兵倏然刀劍出鞘,一齊怒號道:

  “參見大汗!”

  遠處的大青山嗡然回鳴,這一聲萬人狂嘯足以令天地變色!

  但轅門正中所站的那個人,卻一動不動。

  他單薄的身子裹在一襲黑色的鬥篷中,顯得那麽孤單。

  他的麵貌被鬥篷遮住,看不清楚麵容。但那靜靜而立的從容,卻不因精兵十萬、王者威嚴而更改。

  這一切,無不宣示著,他就是荒城的統帥,他亦有足夠的力量,擊敗多羅土蠻部的兩次進攻。

  俺達汗麵容不怒而威,盯著那人,似乎想從緊緊遮蔽的鬥篷下,看出他的底細。

  十二土默特首領,也一齊盯著那人。

  他們心底浮起淡淡的驚訝。自從十年之前,就在沒有人能在俺達汗麵前,如此從容。

  盯著那黑色的身影,他們的喉嚨忽然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那是戰火的滋味。

  黑色的身影默立片刻,慢慢向俺達汗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沉悶的鼓聲似是為他的動作做著注解,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十萬精兵的心坎上,令他們的熱血緩緩沸騰。他們不由得緊緊盯住那人的身影,似乎隨著那人的迫近,一場慘烈的戰爭即將展開。

  他們的身軀微微顫抖著,感受到一陣燥熱。他們的手心開始發幹,喉頭艱難地鼓動著,似乎要渴飲鮮血的滋味。

  這一切,隻不過因為一個人,一個雖看不清麵目,但卻顯得單薄、纖瘦的身影。

  此人何德何能,竟敢獨自前來,對抗十萬大軍的殺陣?

  輕輕地,黑色人影住步。

  他站在十二土默特首領的中心,距離俺達汗隻不過七步之遙。

  這位置,本是死地。十二土默特首領無一不是軍功卓越之人,悍勇絕倫,他們若是一齊出手,天下罕有人能全身逃脫。

  何況,十萬精兵的目光所集,也正是此處。站在此地,不僅要承受整座兵營的壓力,還要直麵俺達汗。

  這草原上唯一的王者。

  鬥篷靜靜不動,似是跟俺達汗對視著。

  俺達汗忽然發現,自己雄獅般的王者之威,竟不能令他折服。

  俺達汗若是大青山,黑色人影便是黑河。大青山雖雄闊蒼茫,卻不能止住黑河的萬古流水。

  俺達汗目光逐漸森冷。

  第一次,他的心底升起了那麽強烈的渴欲。

  他本想招降荒城統帥,為自己效力。但現在,他隻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殺了他!

  殺了他!

  他要用此人的頭顱飲酒,飲幹草原上最辣的烈酒!

  他要用此人的骨骸為杖,刺入金頂汗帳的巨柱,讓他永遠臣服!

  他要征服這個人!

  就算十萬精兵盡皆葬送,他亦要征服這個人!

  腥鹹的欲望在他心底升起,他禁不住感到一陣躁動!

  這時,那人緩緩抬手,將鬥篷取下。

  十萬精兵,十二土默特首領,俺達汗,都不禁在這一刻停住了呼吸。

  他們要看看,這位敢孤身進入蒙古兵營、傲然麵對大汗、率領荒城百姓對抗蒙古鐵騎的人,究竟長得什麽樣子!

  是長得虎背熊腰、還是三頭六臂?

  這一刻,大帳中一片沉寂,隻有那悶啞的鼓聲,仍在嗡嗵嗡嗵地響著。

  宛如一陣清風吹來,鬥篷委地而落,一頭青絲隨風張開,映出一張微帶憔悴的芙蓉秀麵。

  三軍將士,不由得一陣驚呼脫口而出!

  這位力抗千軍的神秘統帥,竟然是位女子!

  最為吃驚的,是俺達汗。

  “啪”的一聲輕響,他踞坐的台案,竟被他的雙手生生拗斷,塵屑紛飛!

  但,這亦不能形容他心中的驚駭。即便大青山一夜夷平,黑河之水突然斷流,也未必能讓他如此驚訝。

  他死死地盯在女子的臉上。

  違逆他之威嚴,兩度盡殲多羅土蠻部鐵軍的,竟然是位女子?

  就是這位女子,竟然統率著荒城螻蟻一般的百姓,打敗了他的數千鐵騎?

  這怎麽可能?

  他的目光化為雄鷹,攫住那女子的麵容。

  這是一張清麗而寧靜的臉,上麵帶著淡淡的疲倦。秀發飄揚,略顯憔悴的眉宇中透出中原女子特有的柔婉,然而,也許是受了草原風雲的洗禮,她之柔婉中,帶了些堅強。她的身上穿著一襲水紅色的衣衫,看上去十分破舊,卻精心縫補過,整潔、幹淨,一絲不苟。

  那一抹水紅就靜靜站在十二土默特、萬千精兵中,是那麽突兀,卻又是那麽寧靜。

  她秀眉皺起,透出淡淡的憂傷,卻隻為關注蒼生的苦難,絲毫沒將近在咫尺的刀劍放在眼中。

  這份神態,已讓俺達汗認定,她就是對抗自己大軍的荒城統帥。

  但,他仍無法相信,就是這麽柔婉的一位女子,兩次打敗了他的軍隊。

  他可以接受那是一位梟雄,一位好漢,一位或陰騭或深沉或雄豪或粗野的男子,卻無法接受是位女子,尤其是如此柔弱的一位女子。

  同樣的驚駭、懷疑也出現在兵營中每個人的臉上。十二土默特首領中,有幾位臉上甚至露出了嘲弄之色。

  女子,隻能跟牛羊為群,她們手無縛雞之力,能夠做得了什麽?

  若不是俺達汗在場,他們一定會衝上前來,大聲喝叱,命令她滾回荒城去,換個爺們出來答話。

  但俺達汗麵沉如水,隻是箕踞在大帳正中,深深盯在女子的麵上,不發一言。

  他麵上陰晴變化,卻有著一絲肅穆。

  正是這絲肅穆,讓十二土默特首領赫然想起,正是這位女子,率領著什麽都不會、什麽都不懂的老弱流民,將他們的精兵打得落花流水。

  他們不由得收起了嘲弄,麵容也隨之鄭重起來。

  這女子絕不簡單,難道她會什麽巫術不成?

  否則,她嬌怯怯的身子,怎能讓幾萬流民如此信任?她又如何能率領他們打敗蒙古鐵騎?

  一時大營中又充滿了悶塞的寂靜,隻有那水紅的裙裾,在風中淡淡搖擺著。

  良久,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傳聞俺達汗虎踞草原,天下無敵,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她的聲音宛如流鶯清囀,極為動聽。聽在俺達汗耳中,卻有些不舒服。

  他微哼一聲,冷冷道:“我之名聲如何,不是世人之毀讚所能影響。尊駕此來何意?”

  女子靜靜看了他一眼,俺達汗的麵容一片肅穆,看不出任何表情來。

  ——果然是一代梟雄,縱然麵對的是一女子,也絕不有半分輕視。

  女子道:“小女子率荒城兩萬百姓,與大汗十萬精兵,對峙於城下。圍城數日,兵馬勞頓,為避免雙方無謂死傷,特孤身前來,請與大汗一戰定勝負。”

  一戰定勝負?

  大軍兵臨城下,她和她率領的流民已被逼入絕境,又有什麽資本,來與他一對一決勝?

  俺達汗冷笑,揮手指向帳下整飭的大軍:“我一聲令下,即可將荒城夷為平地,又為何要與你決戰?”

  此言一出,十二土默特首領皆忍不住笑了起來。

  在他們眼中,這個提議的確是極為可笑。他們已占盡優勢,舉手之間,即可將這個女子和她領導的流民化為灰土,又為何要來與她做這樣的糾纏?

  女子並不羞惱,隻微笑道:“聽聞草原之上,大汗之箭術為當世第一。小女子自幼習箭術,慕大汗之名甚久,今日得見真容,英武更勝所聞,故想請教一番,不知大汗肯否賜教。”

  俺達汗冷冷看著她,心中升起一絲冷笑

  跟我較量箭術?她不知道我五歲時就能百步穿楊,十一歲便號稱箭術天下第一麽?蒙古人長於騎術、箭術,俺達汗更是其中翹楚,單以此二者而言,縱然是中原武林高手,也非其敵手,自然不懼任何挑戰。

  他心中雖然思量,麵上卻是絲毫不動聲色:“你若勝了,要求何物?”

  他這麽輕易就答應下來,倒有些出乎女子的預料。

  她微呆了呆,才答道:“我若贏了,我想求大汗讓荒城變成一座自由之城。”

  她柔婉的聲音續道:“自此以後,荒城永不入一位蒙古騎兵。”

  俺達汗並未猶豫,道:“好,我答應你。”

  那女子道:“若是大汗贏了呢?”

  俺達汗目光倏然抬起,他的雙目掠過女子的時候,兩眸中爆出一絲寒芒,但隨即便沉靜了下去。蒼涼的天空,映在他的眸子中,他仿佛一隻巡行天下的雄鷹,千裏大地,都在他足下。

  他似是說給那女子聽,又似是在輕輕歎息:“我要天下。”

  女子怔了怔。

  俺達汗傲然一笑,道:“我富有天下,何所求不得?”

  他傲然立起,偉岸的身形就宛如雄獅一般,抬步跨過身前破碎的桌案,走到女子麵前:“我答應與你比試,隻不過想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他沉聲道:“箭來!”

  十二土默特首領親自遞上鐵脊黃金弓,俺達汗大步率著女子向校場走去。

  無論駐紮在什麽地方,大營中一定會辟出一塊平整之地,作為練兵之用,是為校場。而校場之中,一定會有演練箭術之地,俺達汗就站在此處。

  他看著女子靜默地拿起一隻弓,忽然笑了笑,道:

  “我們來一場冰狼死殺。”

  此言一出,十二土默特首領一齊震驚,齊聲道:“大汗,不!”

  俺達汗渾然不理,雙眸注視著那女子,淡淡問道:“你,敢不敢?”

  冰狼死殺?

  女子第一次聽到這名字,呆了一瞬,問道:“那是什麽?”

  俺達汗麵上浮出一絲殘忍的笑意,道:“相距十丈遠處,立上兩根大木樁,決鬥的兩人連腰帶腿綁在木樁上,每人帶三隻箭,一張弓,同時出手,互相向對方射擊,直到一方死去為止。這種方法,宛如冰上的兩隻狼,四足都被冰粘住,絕無半點退縮的餘地,隻能將一方咬死,所以叫做冰狼死殺。”

  他緊緊盯住女子的雙眼,緩慢道:

  “你,敢不敢?”

  他沒有如願從女子眼中看到慌亂或是害怕,那女子隻是沉靜地想了想,道:“好,我接受。”

  十二土默特首領齊聲道:“大汗,不可!”

  俺達汗傲然一笑,道:“你們的大汗,難道膽氣還不如一女子?替我擊鼓!”

  嗡嗵,嗡嗵,嗡嗵。

  悶啞的鼓聲再度擊響,卻是死亡之聲。

  萬千精兵,陳列在兩旁,俺達汗與那女子麵對麵站立著,由兵丁用鐵鏈將他們的雙腳、腰腹緊緊地綁在木樁上。

  他們每人手中,是三隻箭,一張弓。木樁將他們雙腿束縛住,無法躲,無法閃。

  冰狼死鬥,他們會像是兩頭冰上相遇的餓狼一般,一直鬥到有一方倒下來,死去。

  俺達汗靜靜地望著十丈遠處,那個柔弱的女子。

  他對自己有著極強的信心。已經有十一位英雄豪傑,倒在了他的箭下,冰狼死殺,他還從未輸過。

  荒城的傳奇領袖、敢於忤逆他王者之威的女子,便是他的第十二位獵物。

  想到一會將殺掉她,俺達汗心中竟有一絲不忍。

  如果她是位男人,就好了,歸順他,他便可以給他一萬精兵,讓他創立功勳,成為蒙古大汗帳下第一勇士。

  可惜她是女子。

  可惜她是女子!

  俺達汗輕輕歎了口氣。

  弓似霹靂弦驚!

  完全沒有任何徵兆,二十石的金背鐵胎弓被他拉成滿月狀,一箭向女子射去!

  俺達汗對自己的箭術極有信心,他這一箭射出去,就算是壯年的牯牛也能透體而過,何況是這個小小的女子!

  冰狼死鬥,最大的特點就是兩人都被綁在木樁之上,連腰帶腿被固定得緊緊的,隻有雙手跟上肢可以活動,用以引弓射箭,卻無法躲避。這種鬥法,往往是死亡之爭,勝負在一瞬間就已分出。兩人同時出手,到底誰能占到先機,就在於誰的出手更快、更準、更狠!

  而俺達汗這一箭,弦音才動,就已飆射至女子麵前!

  蒙古草原第一射手的頭銜,果然名不虛傳!

  哪知女子纖腰一折,身子柔若無骨,倏然自中間折下,向一旁閃去。俺達汗這一箭直取她胸口,奪的一聲響,箭簇狠狠紮入木樁中,沒入了一大半。

  女子身子一折,貼著箭身站了起來,讚道:“好箭法。”

  猛然眼前光芒閃動,俺達汗第二箭已出手!

  這一箭,對準她的小腹而來。被綁在木樁上,她能夠憑借柔軟的身軀閃開頭、胸等處,可腰身已被緊緊捆縛住,射向小腹之箭便絕無閃避的可能。

  這一箭,必取她的性命!

  俺達汗傲然一笑,並不去取第三支箭。

  勝敗已定,他的敵人,將會在下一瞬,變為屍體。

  他,就是那隻永會獲勝的冰狼。

  這一箭,如雷電怒轟,比第一支箭來勢更強、更快、更狠,幾乎隻是精光一閃,便毒蛇一般噬到了女子身前,連讓她拔弓射箭的空隙都沒有!

  這,又豈能不是必殺之一箭?

  那女子大吃一驚,似是沒有料到俺達汗之箭竟來得如此之快!間不容發之際,她右手突然探出。

  她手中是一張鐵背弓。這一探出,鐵背弓立即便搭上了雕翎箭的箭頭。女子輕輕一拗,其手法精妙之極,火光電石之間,那柄雕翎箭已被撥得橫了過來,狠狠砸在她肋下。

  無論多利的箭,橫過來之後,就不過是一枝木杆,不再具有殺傷力。但蘊含在箭身上的強猛力道,卻宛如大銅錘一般,砸中她的身體。

  一口鮮血噴出,她眼前一花,幾乎昏了過去。

  她咬著牙,死死支撐著,孟天成臨行前度給她的真氣已消耗了大半,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支撐到三箭結束。

  但荒城百姓那愁苦而絕望的眼神在她麵前閃過,她心底仿佛升起了一股隱秘的力量,支撐著她慢慢站直,凜然麵對著俺達汗。

  俺達汗眼中閃過一絲訝意,似是想不到女子竟然有如此精妙的武功,憑著鐵背弓之一撥,化解了他必殺的第二箭。

  他雙目中露出肅然之意,有些讚賞,又有些可惜。這時,他才真正將女子當成他的敵人,再無半點輕視。

  他冷冷道:“若能接住我之第三箭,荒城便由你作主!”

  他猛然一聲長嘯,雙臂突然抬起,那隻箭發出一聲嘶嘯,筆直向高空射去!

  直上三千裏!

  跟著宛如流星飛墜,隕石轟落一般,向著女子頭頂轟然落下!

  這一招,乃是俺達汗專門為冰狼死鬥練就的絕殺!

  這一箭的關鍵,在於一個準字。一箭出手,必將對準對方的頭頂百會穴落下!就算上身可以挪移躲開,但利箭落下,腰腹不能躲閃,仍是一死。而身子被固定在木樁上,頭無法仰起,看不到箭從何處落下,更不用提怎麽招架了!俺達汗箭術驚人,早就練成不用看就能朝空發箭、命中敵人頭頂的絕技,這一箭,可以說是配合冰狼死鬥的絕殺,絕沒有人能躲過!

  女子麵容微微變了變,顯然,她也知道這一箭的淩厲,就算拚盡了全身力量,也無法閃得過去!

  箭風呼嘯,直落了下來!

  這一箭,必將先貫穿女子之腦顱,跟著轟下,射穿她胸腔、腑髒,帶著她的骨、她的血、她的肉釘入大地中,作為對梵天大神的獻祭。

  這一切,無可避免。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