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2

  民國二年(1913)八月晚些時候,淩叔華等從日本神戶回到淩福彭從北京遷居天津(今河北區)新大路無線電後的家。

  民國初年的淩福彭

  一月中旬,袁世凱下令革除舊製,各省最高執政官為民政長,下設內務、財政、實業和教育四司。直隸先後由馮國璋(兼)、劉若曾擔任。根據參議院通過的清室優待條件,淩福彭受袁世凱委派,到遵化為清室續修東陵。李若蘭告訴叔華說,袁世凱考慮她的父親在布政使任內損失了不少錢財,修皇陵可是個肥缺。言外之意從那裏可找回些補償。

  淩福彭知道,天津是他任天津知府、直隸布政使的舊地,有廣泛的人脈和良好的教育條件,於是便在天津(今河北區)新大路街購地建了一幢中西合璧的二層洋樓,四麵豎起圍牆,室內配置了歐式和中式兩種不同風格的家具。至於多餘的爛泥地,他便差人把它填平,賣給了那些開發商。李若蘭帶著幾個女兒從北京來天津團聚,因為少了四個孩子,天津的家也少了些往日的吵鬧,多了些生活的安靜。

  早在十年前袁世凱便下令開發河北新區,範圍是東沿京奉鐵路(今京津鐵路),西至北運河(今海河),南起金鍾河(今金鍾河大街),北抵新開河。此外,還要求六個月把墳塋遷完,一年內填平坑塘,二十個月建起新屋,建築標準每畝不低於一千兩白銀。同時規劃南自金鋼橋,北至河北新火車站的大經路(今中山路),並以此為軸線,建成與之相平行的二經、三經、四經、五經路(即今二馬路至五馬路)。又借《千字文》之天、地、元、黃、宇、宙、日、月東西交插的多條“緯”路,使得新區形成經緯縱橫,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

  為解決交通不便,光緒二十八年(1902)一月,在天津北邊的京奉鐵路又增設了河北新站(今北站);同年十一月,在南部舊城廂通往河北新區的金剛鐵橋完工,取代了原來的窯窪浮橋。此外,又建了由法租界通往老龍頭火車站的老龍頭鐵橋和金湯橋(原來是浮橋),新區內還開通了通往老城廂和意、日、法租界的有軌電車,尤其是這三座鐵橋的建成,大大方便了天津市海河兩岸的交通。

  隨著新區的建成,袁世凱的直隸總督衙門也從保定遷來天津辦公,地址在金剛橋西北側、東臨大經路附近(原海防公所);淩福彭的知府署衙門亦遷到大經路中段路東的署址(今中山公園西)。

  這些開發,天津府是當然執行者,淩福彭再熟悉不過,這恐怕是他再次來天津築樓建屋的原因。另外去東陵比之北京也較為便捷,從新大路街到北站上火車隻有300米之遙。

  警察局長是淩福彭舊屬,關照也是他份內的事,加之淩福彭不常在家,剩下的全是些女人孩子,便在附近增設了派出所,加強安全和服務。電話局長也不甘落後,很快拉線進屋,給家裏裝上了電話。不太理想的是,這裏離火車站太近,火車的轟鳴聲和房子的潮濕給一家人平添了新的煩惱。

  一切安頓下來之後,李若蘭把注意力很快轉移到淑萍、叔華、淑浩的就學上來。

  一天,李若蘭找到一位畢業於北洋女子師範學堂的老師,來輔導三個女兒(淑萍、叔華、淑浩)的入學考試。當這位老師得知她們幾個在家庭教師那裏已學過古文、數學和中國曆史,便決定讓她們直接參加直隸女子師範學堂入學(插班)考試。

  接下來,姊妹幾個按照老師的安排,進入入學考試前的準備。

  一陣秋風過後,給津門大地鍍上一層萎蘼的蒼黃。

  鳥聲斂聲而去,迷迷茫茫的黃,地老天荒的黃,統治了這個世界。隻有天空弄雲的鷹,訴說著一種存在,一種慰籍,在廣袤的天海間遊蕩。蘆葦和茅草再也挺不起腰脊,順著風的方向,搖曳著曠野最後的亮色。

  淩叔華走出院子,向北拐上一條小路,便是村野。她停下腳步,幽幽地站在那裏,等待著那些窮苦人家的夥伴。

  在老師輔導淩叔華入學考試的日子,她不時走出院落到郊外玩耍,那鄉間生活,成了她生命中唯一樂趣。

  一天下午,幾個窮孩子來到墓地,都是八九歲的小孩,後麵還跟著四五歲的小不點兒。他們劃著火柴點燃幹草。風一吹,火苗便迅速升騰起來,像一條火蛇上下躥動。孩子們追逐著火苗,興奮地呼喊,好玩極了。火苗熄滅時,他們看看散在各處的黑色灰燼,又顯得很為沮喪。

  一個高個女孩看到叔華站在那兒看他們,便問:“你也點一根兒。”

  叔華笑了笑,接過火柴,點燃幹草。叔華和孩子們跟著火苗一步步向前走,她看著那一張張被火映得通紅的小臉,她指著一個孩子說:“你看他的臉色紅的跟燒雞似的。”

  一個女孩兒說:“燒雞是什麽味兒,我從來沒吃過。”

  另一個女孩兒說:“一定好吃,我在食品店裏見過。”

  一個男孩兒對叔華說,他奶奶告訴他,頭年燒草,第二年草會長得更好。

  一個女孩兒說:“我爸媽都埋在這兒。姐姐說他們走時穿得很少,冬天會覺著冷,燒火能讓他們暖和暖和。”

  叔華說:“世間沒有鬼,那是老師在課堂上講的。”天真的叔華,心裏感到歉疚,她意識到剛才不該說那句話。

  那個女孩兒眼裏閃著淚花說:“照你說我媽永遠不會回來看我了。”

  一個男孩兒提議:“來,咱們玩遊戲吧,不說這些了。”

  女孩兒問:“玩什麽遊戲?”

  男孩兒說:“今天我們玩開火車。”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