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5

  那兩年,為推行清廷“新政”,淩福彭不僅身兼數職。而且調動頻繁。他曾“護天津道,並代理津海關道篆,河工洋務”。那時直隸在“保定設有讞局,為通省刑名總匯,遇有疑難重案,督飭局員,悉心推鞫,務得真理,民不含冤,獄無留滯”。光緒三十二年(1906),淩福彭繼上一年署保定知府後,實授保定知府,一度搬家到保定居住,姐妹們無事時,就跑到官邸花園去玩,至今她仍留有四姊妹在花園假山上的合影照片。但沒有多久,“因天津交涉事繁,仍調暑天津府篆,以資熟手,並令督辦自治局,總理高等審判分廳,以為立憲基礎”。

  淩叔華四姐妹在花園假山上的合影

  這一年,清王朝實行了司法改革,改刑部為法部,專掌司法行政;改大理寺為大理院,為全國最高審判機關;並設總檢察廳,為全國最高檢察機關。同時又令各省分期籌設各級審判廳。

  淩福彭回天津後,一麵製定審判章程,一麵籌辦審判廳。同年十一月,《天津府屬試辦審判廳章程》在《北洋法政學報》第十期上刊出。這個章程分四編一百四十六條,成為全國第一個地方性試辦審判廳的法規,同時還製定了《天津府屬試辦審判廳員弁職守》等法律文件。第二年三月,在淩福彭主持下,天津率先在全國設立天津高等審判分廳和天津地方審判廳,同時又在縣鄉設立鄉讞局四處,負責審理天津府、縣的民事和刑事案件。淩福彭又從留日法政學生中挑選了一批辦事人員,使司法人員開始專業化。

  淩福彭也親自開庭審理犯人。

  開庭時,叔華姐妹偷偷躲到法廳的屏幕後邊偷聽偷看。她記得父親審案時總是穿上滿清的官服,公堂裝飾著鮮紅的窗簾,中央是一張大桌案,上麵放著用黃緞子包著的官印,旁邊是毛筆和硯台。父親身後站著許多黑黃製服的兵士,帽子上綴著紅纓。文官身穿朝服,按官階大小站在一側,整個大廳給人一種肅穆莊嚴之感。犯人依次過堂,如不抗辯,便讓其在供狀上簽字,不會寫字的就畫個紅十字。父親審理案件也像平時一樣愛笑,他那溫文爾雅的微笑,給犯人增添了交待罪行的勇氣。父親有時提醒犯人,狡辯是沒有用的。當然,父親也有發怒的時候,有一次怒叱一個扯謊的犯人時,姐姐竟被嚇哭了。父親遭擾後並沒有責怪她,說她還小,不該待在這種地方,錯全在讓她來這兒的大人身上。父親還對叔華姊妹們講,對於犯人總要給他們有生還的機會,這是他能做的唯一的事,即使毫無價值。

  有一次,李若蘭跟叔華姊妹們講,一個全區最漂亮的小媳婦,害死了她的婆婆,審案時企圖哄騙父親緩刑。後來父親對三媽說那個女人的確漂亮時,三媽說話不注意,傷了父親的自尊,他把剛衝好的一杯熱茶全潑到三媽的新衣上。三媽是個性子剛烈的女人,當晚就吞了鴉片,全家人嚇壞了,趕緊請了附近醫院的大夫來救治,才沒有發生危險。後來叔華試著問父親:“那女犯是不是個美人?”

  父親說:“我看她算是個美人,但那是水中月,鏡中花。盡管我很喜歡這朵花,可不至傻到那個程度,這就是你三媽的錯。”

  一九○六年八月二十九日,袁世凱委任淩福彭和翰林院金邦平籌辦天津自治局,這是“新政”的內容之一,也是直隸城鄉最高地方自治領導機關。天津自治局成立後,下設法製、調查、文書、庶務四課,“有督理二名,參議三名,法製科員三名,其他科員二名,書記若幹名,分掌多項事務”。同時還在天津初級師範學堂設立了地方自治研究所,研究其學理法則,令天津府七縣派紳董五十人入所學習,為期四個月,學後一律發給文憑,為地方自治宣傳憲攻製度,開啟民智做準備。

  在這同時,天津還成立了由官、紳、商、學等四十六人組成的自治促成會,仿照日本自治法規,製定了《試辦天津縣地方自治章程》,使之活動有法可依。光緒三十三年(1907)八月十八日,天津地方自治議會經過選舉宣告成立,李士銘任議長,王邵廉任副議長。

  袁世凱派人前去祝賀:“今日為天津議會成立之日。可為天津賀,並可為直隸全省賀,不但為直隸一省賀,可為我中國前途賀!”

  天津地方自治短時間獲得成功,它雄長大陸,比隆三代,迅展全國。由此直隸替代湖南,成為全國地方自治的模範省。

  過了一段時間,王竹林告訴淩福彭,他已恢複了天津商會的職務,要回天津去,建議讓叔華拜宮廷畫師的繆嘉蕙為師。

  淩福彭說:“我看她不一定會教小孩子。”

  王竹林說:“真不教也沒關係,我的意思是讓叔華去看去聽。讓她見識一下丹青高手,不光看她如何作畫,還要看她日常生活的一切,言談舉止,藝術趣味,以及一切與畫有關的東西。這樣,即使不畫一張畫,她也會成為丹青高手。”

  淩福彭說:“你是真想讓你的學生成為一個丹青高手?那好,就照你說的做。”

  王竹林說:“我真心希望她成為一個丹青高手,而不是一個畫匠。”

  王竹林去後,淩福彭給叔華講了這位女畫師為人和故事。

  繆嘉蕙,字素筠,雲南人。光緒中葉,慈禧太後傳諭選繪畫命婦,那時被選進宮的有兩個女畫家。一個是王韶,號冬青,浙江人,另一個便是繆嘉蕙。

  繆嘉蕙既工花鳥,又能彈琴,字也寫得很好,且能善體聖意,深得慈禧青睞,置諸左右,成為終身侍候慈禧太後的女畫家。

  慈禧太後在宮中作畫時,宮女們跪著平托畫具、顏料伺候,繆嘉蕙在一旁“指點”。有一次,慈禧在畫仙鶴時喃喃自語:“這仙鶴的腿總是畫不好。”繆嘉嘉會意,立刻畫一隻仙鶴的腿奉上去。慈禧見了,很高興地進行臨摹。

  繆嘉蕙為人也很好,上自後妃,下至宮監,對她都很親密,常稱她繆師傅或繆太太。她曾特意畫了一幅武則天的畫,《金輪皇帝袞冠臨朝圖》獻給慈禧,深受賞識。從此以後,慈禧太後賞賜給王公大臣的花卉扇麵,大都出自繆嘉蕙的代筆。

  繆嘉蕙除給慈禧太後作畫外,自己也常作應酬筆墨,京師畫店也時有她的字畫出售。除月俸銀二百兩外,出售字畫也是一筆豐厚的收入。她不僅給兒子捐了個內閣中書,而且還在後海醇王府旁邊買了座房子。

  過了幾天,王竹林和淩福彭說,他安排好了,帶叔華去見繆嘉蕙畫師,至於是否收為徒弟,要等見了麵再做決定。

  那時候,要建立師生關係,學生要給老師送禮。淩福彭為拜師的事準備了一隻大紅箱子,裏麵有衣料、山珍海味,錢裝在一個大信封裏。

  李若蘭給叔華穿上新棉襖,戴了一頂過年時才用的棉帽。

  那一天,在軍谘府任職的表哥馮耿光也來了,他和王竹林帶叔華去拜會繆嘉蕙。

  繆嘉蕙見到叔華和她的習作非常高興,對叔華寄予了厚望,希望她將來成為一個大畫家。這是她第一次對著眾人誇自己的學生。

  後來淩叔華回憶說,與繆師學畫,非常令她沉醉,心裏總是充滿抱負和誘感。淩叔華在天津女師上學,繆嘉蕙給她的侄兒寫信時,常詢問淩叔華的情況。

  淩叔華沒有辜負繆嘉蕙的期望,終於成為她最得意的弟子。

  童年時代的淩叔華,還拜另一位專攻山水的畫家郝漱玉為師。

  郝漱玉學問極好,似乎有些懷才不遇,終日鬱鬱寡歡,但她訓徒極嚴,要叔華每天至少畫兩幅山水交她修改。

  有一次淩叔華說:“我看過的山水全畫完了,怎麽辦呢?”

  郝漱玉說:“哪裏會畫得完呢?古人說畫山遠近不同,四時不同,畫一山莫可盡悉,要畫出山的異同,不是一日之功。畫山沒有窮盡,繪畫也沒有止境,孩子,那是一輩子的事啊!”

  郝漱玉的話,不僅給童年叔華學習繪畫以深刻啟迪,還幫助她成了一個終生愛山的癡迷者。

  一次汪洋恣肆的揮舞,一次金蛇繞日的塗鴉,透露了她生命深處的天賦之光,而王竹林慧眼識珠,點石成金,跨過時間的長河,鍍亮了這個多夢女孩兒的金色童年。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