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

  人生,是由一連串偶然的鏈條構成的,如果你不慎更動了中間某一個鏈環,人的命運就會變成另外一種樣子。

  淩叔華與繪畫結緣,便是六歲那年不經意間在牆上塗鴉時,被前來拜訪父親的天津商會總理、山水畫家王竹林看見,才向她的父親舉薦拜師學畫的。

  而這個如同做著莊周夢的小姑娘,因著蝴蝶的出現,她的目光也為之明亮起來。

  繪畫是愛的激情,靈魂的低語,用線條和色彩通過心靈底部的光芒,去照亮那命運之途的未來。

  卻因蝴蝶夢生涯。

  一個至純至誠的夢境,便成為她藝術生涯的開端,啟動了她命運的另一扇門扉。

  從故鄉金鼎回到北京後,叔華的身體一直不好,姐姐們開學時,她便在家裏玩耍。一天下午,她沒有玩伴,就又跑到院子中間花園的小山上觀看西山的風景。這是一個睛好的天氣,陽光燦爛,秋風徐徐,在天海之間,西山朦朧著一種婉約的含蓄之美,她癡癡地望著,時光在鍾聲裏慢慢地淡遠著。她站在那裏,仿佛成了那座山的影子。

  寂寞的時候,叔華便從小山下來,拿起一隻炭棒,在雪白的牆上畫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一麵牆上畫滿了山水、樹木、白雲和小鳥,她越畫越想畫,記憶中的一切緩緩地從她的手下流出。她幻想,她的雲朵,她的小鳥,能夠縱身飛去,在天地間遨遊,而那白雲和小鳥,仿佛從她夢中飛來,不要被陽光融化掉。

  不知什麽時候,王竹林先生站在了她的背後。

  “有老師嗎?”

  “我隻是畫著玩。”

  “畫得不錯,很有天分。我去跟你爸爸說,不讓你學畫太可惜了。”

  王竹林(1857—1939)

  王竹林是父親在天津商務公所時的同事和朋友。母親李若蘭曾與她說起過王竹林的身世。他本名王賢賓(1857—1939),天津縣人,鹹豐七年生,與她父親年齡相仿,早年經營長蘆鹽務和商業,捐河南補用道,買賣做到京津一帶,北京房山有他的煤運公司、華勝燭皂廠,是一個有著不小產業的商紳,也是一位有名氣的畫家。

  但她母親沒有想到,王竹林晚節不保,天津淪陷後,他參加了日偽組織,任“天津物資對策委員會委員長”。一九三九年在家中被刺而死。

  光緒二十九年(1903)五月,淩福彭督辦天津商務公所的時候,王竹林任董事,他們共事一年半。天津商務總會創辦時王竹林被推舉為總協理,那時候,商務總會辦報紙、修鐵路、辦學校,他的工作異常出色。隻是這一年運氣不佳,因“楊翠喜借款案”被彈劾,停職了幾個月,閑暇的時候,常找淩福彭聊天。

  叔華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王竹林來到父親的書房,她擔心因塗抹了白牆惹父親生氣,走到門口就停了下來,扶著門扉站在那裏。

  王竹林

  向淩福彭講了叔華繪畫的事,並建議叔華從現在起開始學畫。

  淩福彭聽後又驚又喜。他一生工詞章,愛書畫,早就盼著子女中有這樣的人才。他當即讓叔華拜這位山水畫家王竹林為師:“快過來給老師行禮。竹林兄,以後她就是你的學生了。”

  淩福彭又順手拿出一瓶威士忌,倒了三杯,遞給叔華一杯說:“來,敢喝嗎?你先敬老師一杯。”

  王竹林端起酒杯說:“先祝賀你有這樣福氣的女兒。”

  第二天,王竹林來的時候,給叔華帶來畫筆、彩墨和一大卷宣紙。他在淩福彭大書案上作畫,邊畫邊教叔華如何調色、運筆和賞畫。他說:“你學畫山水,第一要懂得山水的性情脾氣,等到你懂得它性情脾氣的時候,你就會猜到它什麽時候要笑,什麽時候會發愁,什麽時候會打扮起來,什麽時候會生氣,什麽時候它會假裝不理人。到你真的懂得山的脾氣,你就會下筆瀟灑自如了。即使不照古人畫法,你也可以自成一家。”

  他先勾線、麻皴,再設色、點苔,一幅山水畫在腕下漸漸清晰起來。

  叔華靜靜地看著,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王竹林的手和筆。

  淩福彭對叔華學習繪畫特別看重,以後常帶她到收藏家那裏看畫,有客人來時,也讓她與哥哥淑桂作陪吃飯。他把繪畫看作是淩氏家族的一件雅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