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向大光明歌行

  2005年10月26日晨,北京大霧。我坐海航7147次飛機飛往成都,8:10的飛機晚點,到成都市已近中午。住在這裏十三年的表哥大民因工作會議沒能來接我,表嫂接過我手中的衣服行李,坐上表哥安排的專車,開往西二環路附近的齊力花園,表哥大民住在那裏沒幾年,我和他卻已五年多未見了。2000年年底他去伊拉克路過北京,我送給他一盤趙傳的新專輯,他走時候忘記了帶。我心裏時不時牽記著他。

  大民哥和我一起長大,長我五歲,中學時代品學兼優,獎狀成打,喜報無數,擔任班長職務一直到大學畢業,是一個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的學生,是我少年時代第一偶像!表哥是正經八百的八十年代大學生,有理想有抱負,有毅力有恒心,學習方法靈活,作息時間有度。小時候我在姑姑家住時,常看到他下晚自習回來獨自鑽進小屋在昏暗的燈光下繼續學習,然後一大早起來鍛煉身體,從我們家鄉的場部直跑到十四隊再返回家裏,吃飯,上學。學校離家很遠,表哥堅持步行上學。日複一日,年複一年,那條路留下了表哥堅實的足跡,教室和操場留下了表哥堅強的身影。多年後我也來到同一所學校學習,卻難以找到他昔日的痕跡,揮汗如雨,驕人成績,我和我的偶像民哥,隻能是貌似,其實是神離。

  天空雲量較多,這是成都典型的盆地氣候使然。高速路上的車窗外掠過的大平原、立交橋,進市區的樓擠樓,車輦人,城市的感覺其實都是差不多的。現代化的交通工具縮短了人類居住地的空間距離,我第一次坐飛機,在半天內就從京城到達了蜀地,我在車裏回味高空飛翔的欣喜,那雲海茫茫,變化奇幻;刺眼的太陽光釋放著無雲霧遮掩的大光明,朵朵雲絮如棉,風吹雲走,雲氣掠機窗而後;偶見地表峰巒疊嶂,河道如綠綢一帶,或若銀練蜿蜒。我心似飛機所行的雲上天空一般明朗空曠,我意欲投身於無限的大光明之中不願回返。耳根不適,提示我飛機降落的信號,原來這一次出行是為了觀賞九寨之水,雲桂之山。

  表哥的房子是近200平米的複式結構,這可能是他出訪英國之後的新居。民哥中午下班回來看我,人在壯年的他在我眼裏似乎沒有以前那般健壯。孩提時的我對高大的民哥隻有仰視,長成後平視的角度才讓我發現他的清瘦,依然黝黑而健康。我與他簡單的交流就能達成很深的默契,表哥很懂我的意思,這是我們曾經共同成長、親密相處的見證。在一大群堂哥表哥之中,我和民哥的關係是最好的,因為我從小就崇拜優秀的人,敬畏業績不凡之人。民哥每每見我也一樣高興,上廁所時都叫著我。“大偉不許走,和我睡!”睡覺時我們頭腳倒置通鋪睡,起床後他幫我係鞋帶,我看他拉拉簧,他向我展示結實健美的肌肉。他送我回家時總是拉著我的手,緊緊握著我的小手的那雙大手,充滿溫情和愛意……這一次,他開著自己剛買的北京現代汽車把我送到武侯祠,這是我來西南的第一個旅遊景點。

  我和表哥少年結義,十歲我就懂得要為表哥做事,我把節省下來的幾十塊零用錢寄給在上海機械學院(隸屬上海交大)讀書的經濟上並不寬裕的表哥,後因地址寫錯此舉未成,但表哥和姑媽都是明白我的心意的。十張嘎新的五元紙幣要寄給表哥,那時一個大學生一個月的生活費也不過60元錢。武侯祠裏有桃園三結義的故事,我隻在關羽麵前立定拜了拜,表示我崇尚節義,但卻蔑視皇權。對於莽漢和懦夫,我常常不屑於提及他們的名字,莽漢猶可愛於懦夫,有時候懦夫也會愛上莽漢,莽漢表麵服務或是心底鄙視懦夫,一樣的愚蠢,一樣的可笑。諸葛亮不可笑,他是智者,人們來祭祀他也為了祈求智慧。重讀“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出師表》,令我心襟鄭重,平生一縷對羽扇綸巾的仰慕之情。太假,其實我對許多曆史人物都不曾有過自己的定論,何消遑論敬仰與唾棄呢?

  十歲時我什麽樣,如何作為,也許二十年後的今天我還那樣,如此作為。變化之大也莫論,我不能拒絕成長。二十年後我來到西南天府之國,見到十歲時仰慕的民哥,他的笑容凝固在二十年前,二十年後我們有各自大相徑庭的生活走向,彼此已無多少共同語言。身為軍事研究單位副主任的表哥工作繁忙,少量的交流中得知表弟第四本書賣得艱難,第五部書賣得緊俏,歡喜和歎惜都難在他無動於衷的臉上些微感知。我確定他心裏記住了,因為他是個重情心細的男孩,握著揉搓著生氣的媽媽的手安慰她,躺在姑姑的懷裏拱崽兒撒嬌……哦,過去!又是過去!我們不能老生活在回憶裏,表哥還要生活,表哥還要奮鬥;我還在旅遊,我還要走。從武侯祠出來直接斜插進旁邊的民俗一條街錦裏,這裏有茶樓、酒吧、店鋪、墨坊,吃的玩的,看著走著,我的感覺不強烈,我的心情很悠然。

  到成都的第二天我去杜甫草堂,把不能或不便向表哥陳述的文學主張向詩聖杜甫略陳一二。這裏環境清幽,綠竹成蔭,在便道、溪水旁躑躅,沒有香煙繚繞,沒有車馬喧囂,一種文人的境界簡潔而樸素。參觀金沙遺址,看展廳裏保持原貌的出土文物,聯想杜工部晚年在這裏的清苦生活,我們離得很近。瀏覽詩聖生平行止,想杜門家學淵源和坎坷經曆,靠近杜子美和李太白的蠟製塑像,我們離得不遠。詩聖和詩仙的千古情誼令我神往令我感歎,令我振奮令我追想。我在兩位文學老前輩之前久久不願離去,我在現實和浪漫之間徘徊遊離,我在杜甫和李白之間無所適從,無以言表。當我大聲警告低俗女賓不要用手指指戳先人鼻梁時,我感覺李白、杜甫是我心中的聖人,是我的親人,是我敬愛的永不死去的人;而我呢,一個到處流浪的自由文人,是他倆的學生?傳人?我覺得我連“文人”的字眼都不配了,我算什麽呢?

  杜甫草堂遺址是否是古人的真實遺存,這旅遊景點是否太過人為的雕飾,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來過詩聖曾經駐足生活的浣溪水邊,我已經以我的長時間行走表達對文學先輩的無比尊重,以我長時間的行走表達我對文學的忠誠和獻祭,盡管走的姿態不那麽鄭重和沉重,走的方式不那麽文雅和堅定。但我會走下去,邊走邊唱,自己為自己拍巴掌。

  事實上在文學的路上我不孤獨,至少有忠實讀者和親朋好友的勉勵。在成都工作的大學同班同學請我吃飯,她一直都在照顧我,她心裏一直存留一份過往歲月的真誠感動:當她成為我們班上新一任團支書感到茫然和委屈時,我無意間說出的支持她的話。當年的感動還不止這些,我把它一一寫進了書裏。她看過我九月份的新書後,用溫柔的話語打動我沉靜下來的心扉:“相識十年,畢業後相隔六年又見,好浪漫!兄真乃牛人,期待你的下部書早日麵世。用靈魂寫作的人最接近上帝。”我仍在用生命寫作,寫作生命文學。

  這次西部之行計劃主要遊覽九寨、西藏和漓江,順便走訪成都周邊的幾個景點。都江堰是市內旅遊之後的第一站,走高速40分鍾即到。都江堰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同樣的60元門票對兒童、老年人、軍幹部、殘疾人全免。這裏景色清幽,山水相依,美麗傳說和曆史故事使它成為四川腹地有代表性的人文景觀。當年李冰父子“深淘灘,低築堰”的六字傳鑒仍為後世所延用,代表大禹治水至當代抗洪人民的智慧。但凡曆史的豐碑總會使人蕩氣回腸,在濃蔭道上,在伏龍觀,在寶瓶口,在魚嘴,在鐵索木橋,在二王廟,在玉壘關,在曆史與神話的演繹長廊,我邁出懷古思今的蹣跚節奏。風景如畫,人在畫中。

  休息一天,與弟弟的同學在繁華熱鬧的春熙路上品嚐精美多味的成都小吃,這是每到一地我的慣常作為。看足球、聽音樂、吃美食、寫文章,是我很長時間的四大惡好,前兩項已變得輕微,後兩項愛得更加幹脆。我特別喜歡特色地方美食,尤其甜食小品,能提供給我長年出汗的消耗能量。民哥在百忙中請我吃了一回地道的四川火鍋,我一點都不能吃辣,也不習慣火鍋的麻油佐料。相比之下,大學同學請吃的粥底火鍋更合我的胃口。這是我第一次用粥熬海鮮、蔬菜、肉食吃的火鍋,伴以鮮啤,乃一大饕餮豐鯗,那噴香爽口的粥味至今還存留在我的記憶之中,讓我很是期盼,涎水長咽。

  10月30日早晨五點,我起床洗漱,六點出發抱團去九寨溝,這是我此行的重頭戲。旅遊大客沿山路十八彎向上攀爬,逆岷江而行,一路上風險山水讓我稍有領會蜀道之難。車行到半路上突然沒了汽油,這是愚蠢司機的低級錯誤,後來他還向遊客們耍車技示威。導遊承受了相應的責難,趕緊去前方找油帶過來,導遊真成了“倒油”。我在想,為什麽此行會遇上令人窩氣的司機,為什麽帶隊的都是男導遊?

  男導遊介紹了九寨溝景區的“五絕”:翠湖、疊瀑、彩林、雪峰、藏情。我渴望去西藏,渴望去豬慕狼馬瘋,但我在九道拐之處就有高原反應,惡心,欲嘔,腹內很不受用,我怎麽能去高海拔處瘋,怎麽能去珠穆朗瑪峰?哦,那雪域高原的誘惑,那就是青藏高原!

  10月31號早晨,我身穿灰白色羽絨服,背著青綠色帆布包,心懷激動地開遊九寨溝。車上行,風景依稀掠過:蘆葦海、火花海、臥龍海、樹正群海、樹正瀑布、犀牛海、下、上季節海及兩個藏民聚集區樹正寨和則查窪寨。最高處,清涼空氣,胸中有義——敬愛的人,我現在在九寨溝,這裏風光秀美,風情百轉。我是一路風景一路歌!現處海拔3102米的長海,祝你生日快樂,永遠美麗,紮西德勒!我在上坡下梯前,安靜地環顧四方,尋找可以攙扶我一下的友善臂膀。可是我的求助信號被一次次的回絕,到底沒能遇上一個有緣的人,我隻能靠自己攀上爬下了。

  九寨溝原是藏民的幾個村寨聚居地,藏民們沒見過浩瀚廣渺的大海,即把這裏的天然湖泊叫做海。形似孔雀開屏就叫孔雀海,常有熊貓出沒故名熊貓海。熱情野性的藏族同胞對漢人開發他們美麗的家鄉是否情願,他們是否願為異鄉人獻上潔白的哈達,隻見秋日的九寨像一個冷美的姑娘,她的芳容沁人心脾。

  我在溝裏坐旅遊觀光大巴從五彩池到諾日朗中心瀑布,感覺拉肚後的狀態仍沒調整過來,有疲累困頓之意。仍然飲食不好,跑肚拉稀;繼續坐車至原始森林,遙望麵前的雪峰在光芒照耀下莊嚴靜默,甫歇後車行至《英雄》的拍攝地點箭竹海,一路步行下走,經過熊貓海、熊貓海瀑布、五花海、珍珠灘、珍珠灘瀑布,看綠色的、墨綠色、藍色、深藍色的水,那涼意悠悠,那清澈見底,誠也信“九寨歸來不看水”。從鏡海下行到老虎海再度步行觀景,四個餘小時的秀色飽餐,景在心中已無變化,始覺“九寨天堂”的虛謬訛傳。

  心若不強名,妄情從何起?晚上觀看藏羌民族歌舞晚會,180元的貴賓票使我得看藏女子之美和羌族小夥的驃悍。藏族女子對戴眼鏡的男士尤為刮目相看,認為他們是有學問的人,能看到四頭犛牛。原來按藏俗男子娶妻前要為女方家裏放養三年犛牛。我戴眼鏡不假,但我不準備為漢藏和親獻童子身,因為我有愛人,我的愛因種在來生。前前無始,後後無終。

  有求皆苦,知足常樂。佛說得失:有失必有得,得失不相等。佛說因果:有果必有因,因果毫不爽。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佛教的一切精神重在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從當下做起。修禪方法是“二入四行”。二入即理入和行入;四行即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稱法行。修禪悟道不是為了一己的安定清閑,一己的自由自在,而是菩提心所發的四弘誓願: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能修正法,能證正果,能行正義,信願行在於破執。修行佛道的整個過程就是一個破執的過程,先破我執,後破法執。聖教弟子通過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達觀般若波羅蜜。般若本來是真知,是最高的智慧。緣起性空州雲無,乃佛教最高的哲學理念。

  聽靜夜之鍾聲,喚醒夢中之夢;觀明潭之月影,窺見身外之身。

  11月2日,十月初一,我如夢方醒。生命向自然淪陷,忘記紛飛的誓言。我覺醒後下午在昭覺寺皈依佛門,法號寬亙。“寬亙”,寬大之寬,不嚴厲不苛求;亙古不變之亙,時間或空間上延續不斷。符合我信恒寬容處世之道,法號也與我的筆名歡喜係緣……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四十四祖寬亙。無量壽佛,你真敢說!

  豈非迷悟之自殊,何有聖凡而彼此。雲遊文殊院,1800年的曆史,正在修繕部分側殿。文殊菩薩是我們屬兔人的保護神,也是我們文人的庇佑者。我頂禮參拜,虔誠禱告,並許願要到五台山遊曆文殊菩薩的道場。佛菩薩啟示俗家佛弟子寬亙:止息苦樂憂喜、人我是非諸緣,寬饒別人也寬宥自己。戒(足),定(身),慧(目)——防止煩惱無明妄想的產生,果斷固執偏信頹廢的業力。身、口、意三業中,文人因口造業,自當審慎妄語:誑言、綺語、惡口、二舌;自該加持四攝:布施、愛語、利行、同事。

  三星堆,古蜀文化是不同於中原文化的巫文化,我驚歎於古人的創造力和想象力。參觀兩個博物館,看古蜀人的文明創造,銅器、玉器、漆器、金杖、搖錢樹、生產工具、生活用品、王侯將相奢侈品及隨葬品……樂山大佛,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刻佛像,又稱淩雲大佛,麵容大苦凝重,莊嚴肅穆。船上全覽,“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浩歎造化的鬼斧神工和人類的神奇偉力。船擺橫渡,可見一仰麵朝天的巨大臥佛躺在岷江和大渡河之中,形貌可辨,為佛教聖地又一天然景觀。圓滿波羅蜜,彼岸到、到彼岸。彼岸就在此岸,極樂世界就在娑婆世界。眾生心態不能安靜平衡、瀟灑自如的根本原因就是我們有分別之心、好醜之別、取舍之念。念力強大者往往偏執緊張,內心不得喜樂自在。

  風景峨嵋我在一日內匆匆遊盡,多是坐在車上、索道上、過山火車上看雲霧繚繞的山和樹。雷洞坪以下的景致幾乎沒有看,也就無法說出峨嵋之秀秀在何處。隻有整體感覺,隻有高處體驗,拜佛燒香,香氣氤氳。這裏是普賢菩薩的道場,我沒看到他在佛光中現身。

  世間無相即實相,無相為體,無念為宗,無住為本。我無住,馬不停蹄地去奔下一站。九寨歸來刮去了我的連鬢胡子,我的法力賢侄一進家門就讚道:“表叔好帥噢!”民哥笑著接過話來:“你表叔本來就很帥。”民哥的情感方式是內斂的,不飾張揚的,他常在沉默中為親人做到一些事情。尤其為我這個表弟,提示我過去的事情不要再去思量分別,“念念中不思前境”。無念不等於沒有念頭,而是沒有分別之念。我和表哥分別五年,他做了爸爸,我還在飄泊。也是分別。

  五欲:財、色、名、食、睡;五蘊:色、受、想、行、識;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塵:色聲嗅味觸法;了知。分別。簡擇。決斷。自行化他,利樂有情,大行大願,四攝六度:布施度慳貪,持戒度毀犯,忍辱度嗔恚,精進度懈怠,禪定度散亂,般若度愚癡。等觀音之慈心,行普賢之願品。

  這次獨自旅遊時間的安排上有些前鬆後緊,致使遊覽長江三峽、青城山的計劃泡湯。11月7日早五點四十,我坐殘疾人的專車去趕飛往桂林的CA4323次飛機。飛機從成都雙流機場抵達桂林兩江機場,這邊的導遊是一個生於84年的東北小夥,他做傳銷來到本地,已經在語言和各方麵融入本地。他和我們旅遊團的專車司機用當地方言交談,我聽起來如聽越南話。男導遊先領我們去虞山公園品茶,領略南方文士茶道,後逛土特產商店和高新水晶產業,這是導遊正常收入的非標準來源。同行的27個旅友除我之外都是四川人氏,說話薩子麽,吃飯辣子油。我對他們的語言和習慣頗能接受,因為我家在東北時的鄰居就是四川人,其中有我童年時的夥伴和第一個朋友,我叫他小民哥。四川的旅友們一口一個稱呼我為“王作家”,我謙虛地說,我不是作家,是作者,或者更謙遜地說,是文學愛好者。他們仍然作家長作家短地議論我,招呼和照顧我和他們一起吃不堪斯辣的川菜。午飯後又逛了一個祭祀舜帝的公園。在桂林的第一天就這樣結束,入住長城飯店二人標間,晚飯自理,我吃了男導遊推薦的桂林米粉,寬打腸胃。安逸啊,好安逸!

  廣西人把朋友叫“狗肉”,我們這群外地狗肉第二天一早發車陽朔,在船上遊覽精品漓江線路。漓江的水真綠啊,漓江的水真清啊,漓江的水真少啊,因為正逢漓江的枯水期。桂林的山水十裏畫廊,據說盡在陽朔一段,九馬畫山傳播著周總理的才智美名。船在行進,山清水秀,讓人說不出的愜意。此生沉淪,此身墮落,我心依然執著。我終於從北國來到江南,進入課本又跳到現實。漓江,寄托了我多少憧憬多少渴盼,而今真的到了,桂林山水甲天下,也許就成了一種過譽的宣傳。是甲天下還是假天下,學佛信佛的人不應再執著分別。拍下秀美的江南景致,連同狀態和心態都極佳的我,給北京的狗肉講,給昔日的狗肉看。照片上美景層層,唯獨景中人麵目猙獰,隻能請諸友寬貸了。

  漓江漂渡,是來桂林的旅遊核心。月亮山,大榕樹,其實是相對單薄的文化想象景點,是旅遊公司的應付伎倆,或是黑導遊的昧心節流。之後來到自費項目的竹筏漂流短段漓江,導遊從我們報名的旅友中一人回扣30元,加上竹筏上兩個“劉三姐”其中一個的公鴨嗓子異性挑逗,山歌水妹成了噪音汙染和視覺疲勞,再好的山水也不能盡心享受。我們遊不盡興大呼上當,這是後來怒斥21歲男導遊的一個緣由。我佛慈悲,我不生氣,以後還是自助旅遊來得痛快和隨意。

  當天住在陽朔的名人酒店,晚上由當地農民帶著我們幾個私自額外加“遊”的旅友去看《印象劉三姐》。紅色,藍色,綠色,銀色,構成張藝謀的視覺衝擊力。山為背景,水是舞台,民眾是演員,歌舞即勞動。

  世外桃源,刻意模仿《桃花源記》的自然奇觀,故意的文人灑脫故事和侗族舞蹈表演,蓄意的尋訪墨寶和曆史知識,有意的山水田園,使我沒有寬展自己的感官,寬縱自己的欲望,在並不寬綽的時間裏,在並不寬曠的地域裏,寬暢情懷,寬舒心境。身處“逃緣”,心即菩提,任何的塵勞妄想、世事物欲都無法侵蝕進來。

  11月10日我自己遊覽了象鼻山公園。象鼻山是桂林市的城徽。下午我第三次坐飛機,耳朵已無不良感覺。雲層之上是大光明,萬米之上萬裏晴空。我沒買保險,飛機失事家人得不到撫恤金,我還是求菩薩保佑,平安如意。其實不用我求,偌大的中航飛機上定有福澤深厚之人,我們這些緣淺福薄之人因他們的被庇佑而得以間接保全。那摩十方常駐三寶,天公地道。兩江匯入雙流,晚七點佛弟子釋寬亙順利回到成都表哥家,金錢仍然寬用。

  10.26—11.12——十八日西南之行,我在武侯祠想你,我在杜甫草堂想你,我在九寨溝想你,我在去黃龍的路上想你,我在昭覺寺和文殊院想你,我在樂山大佛前想你,我在峨眉山上想你,我在去桂林的飛機上想你,我在陽朔想你,我在返回成都的天上想你,我在返回北京的火車上想你……我想你,你是我心中的大光明,我想你,你是我的愛,是我要走的道路,是我最終的歸宿……我想你,阿彌陀佛,我想你……

  11月12日上午十時,成都開往北京的T8次列車載著心滿意足的我踏上歸程。我開玩笑地發短信告訴親人:“親愛的人,今天是你27歲生日,為兄在豬慕狼馬蜂祝你生日快樂,紮西德勒!告訴爸媽吧,我今天兩點回家給你過生日好不好?”為今年的生日,弟弟花五千多元買衣服“低調”處理,我花五千元去旅遊“奢侈”慶祝——這就是我們親哥倆的不同,選擇和生活不盡相同。那天下午兩點,我回到清河的家。北方風硬使皮膚變得粗糙,水土不服,臉部有輕微卻煩躁的疼痛和不適感,顏麵的重要。牙齒裏出外進,也伴有輕微疼痛和不適感,器官的重要。告別29歲的三十歲的人啊,伴以弟弟醉酒的嘔吐,母親生氣的眼淚,愛人粉碎的誓言。佛祖開示寬亙居士:苦還是要受的,無論人在什麽地方,在幹些什麽——處事有何定憑,但求此心過得去。立業無論大小,總要此身做得來。

  西部之行結束,到家就踏實了。從九寨溝到中關村,剛出溝又進村,然後繼續賣書掙錢,然後再出去玩,然後再賣書,再玩……淨土即此方,此方即淨土。圓融無礙,靈明自如。啊!生活是多麽的美好!

  快樂就是別人跟不上你的節奏

  煩惱憂愁早已遠遠拋在你身後

  所有的機會

  都不需要小心翼翼再去強求

  記住這每天每夜

  你要永遠感到你很自由

  你的愛情從不需要天長和地久

  你的決定從不需要任何理由

  蔚藍的天空為你開放

  幸運就在你的四周痕跡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