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老太婆棒打小鴛鴦

  在明末清初人鄒樞所作《十美詞紀》中記載了一個非常動人的故事,故事的男主人公就是鄒樞本人,而女主角則是一個叫如意的才女。這個故事講的是鄒樞和自己的丫環如意因詩詞結緣,互相傾慕,眼看著就要成就一段美好姻緣,卻被鄒樞的狼外婆給生生拆散了,強行趕走了如意。

  鄒樞是吳江(今江蘇吳江)人,字貫衡,出身名門望族,家世富豪。鄒樞的生卒年不詳,有說他是明朝人,有說他是清朝人。不過從《十美詞紀》中的序來看,此書作於清康熙二十年(1681),而且書中還記載了陳圓圓的事跡,至少說明鄒樞晚年生活在清朝,他的出生日期應該在明天啟年間左右,所以稱明末清初人比較合適。

  鄒樞家裏有錢,所以他的命運實際上一開始就已經注定,年少讀書,然後參加科舉,混個進士,至於以後在官場上混得如何,那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不知道鄒樞早年父母雙亡,還是有別的原因,他從小是被外婆養大的。

  鄒樞的外婆很疼愛這個外孫,視若掌珍,疼愛異常,含在嘴裏怕化了,放在手上怕飛了。在鄒樞十五歲的時候,外婆不知道通過什麽手段,在外麵花了二十五兩銀子,買了一個漂亮的小丫頭。這小丫頭名叫如意,長得國色無雙,氣質絕人。

  外婆把如意送給了鄒樞,當然不是讓他尋歡作樂的,而是給他端茶送水、掃地抹桌子的。外婆為了方便外孫讀書做功課,就在寢室另蓋了一間書房,讓鄒樞沒事就在屋裏念書。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路給你鋪好了,走成什麽樣那就要靠自己了。

  這時鄒樞雖然隻是個小孩子,但他讀書還算用功,經常搖頭晃腦、之乎者也,外婆看了也滿心歡喜。鄒樞剛開始也沒在意如意,雖然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對感情已經朦朦朧朧有了感覺。

  有一次鄒樞在書房念完書,想放鬆一下,隨便抽出了一本《西廂記》。翻了幾頁,鄒樞大吃一驚,書中居然有人用紅筆寫著點評,前幾天這書還幹幹淨淨的啊,這是誰寫的?鄒樞又拿出《花間集》翻了翻,上麵也有朱批。

  鄒樞覺得很奇怪,這書房基本上沒外人進來過。鄒樞想來想去,能經常進書房的,除了丫頭如意再沒別的人了。

  難道是如意寫的?她一個端水打雜的丫頭,怎麽會有這般高深的學問?鄒樞覺得有必要問清楚,就把如意叫到身邊,把書給她看了看,然後問她:“如意,你實話告訴我,這兩本書上的批注是不是你寫的?”如意沒說話,隻是抿嘴微笑。

  鄒樞頓時明白了,就是她寫的,她的含羞淺笑就是最好的回答。鄒樞也笑:“我知道一定是你寫的,我就覺得你與眾不同,敢點批《西廂記》,沒點墨水是不行的。你一定讀過很多書吧?”

  如意這時已經收起了淺笑,麵色哀淒地說道:“回公子的話,奴婢本是城南陸織戶的女兒,七歲時就被賣到了顧家。顧家主人見我聰慧可人,就讓我跟他一起讀書。後來家裏來了一個姓沈的女先生,她很喜歡我,就經常教我寫詩吟詞,奴婢於詩詞一道,也算略通一二。”

  鄒樞哦了一聲,覺得還有些不明白,又問:“你在顧家好好的,怎麽又跑到我家來了?”

  如意被戳到了痛處,不禁輕聲啜泣起來:“因為顧家主母生性好妒,見我漸漸大了,怕我勾引顧家主人,就趁著主人去杭州辦事的時候,強行把我賣掉了。是老太太出二十五金把我買來,這才到了這裏侍奉公子。”

  鄒樞弄明白了如意的身世,一個小女子年齡這麽小,卻有著這般複雜坎坷的經曆,實在讓人心疼。鄒樞突然想到了什麽,沒說話,在書匣子中翻了翻,果然翻到了一紙辭章,牌子是《生查子》,鄒樞輕聲地念了出來:

  妝罷倦臨帷,燕語鶯聲寂。誰與伴香奩,一卷花間集。瑣細製芙蓉,旖旎薰安息。枉自足風流,沒人個憐惜。

  鄒樞這時已經情竇初開,加上他也略解詞意,知道如意已經對他產生了好感。臉上不禁一紅,笑了起來:“你的詞力是很好的,能否把此詞送給我做個紀念呢?”如意含笑點點頭,鄒樞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謝,把這首詞收藏了起來。

  從此鄒樞和如意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經常在一起討論文學,當然表麵上還要裝裝樣子給老太婆看看,公子讀書,丫頭端茶,老太婆也沒發現什麽不對。就這樣,他們過了一年多的快樂時光……

  有一天晚上,鄒樞讀書讀乏了,就喝了一點酒,如意照例在身邊伺候。鄒樞感覺有些醉意,朦朦朧朧地看著淡素如菊的如意,心下更醉了三分。鄒樞借著酒勁,笑著對如意說:“如意,我現在詩意漸濃,想作首《西江月》,我們合作一回吧,我說上句,你接下句,如何?”如意知道公子想考考她,這有什麽,張口就來了。

  鄒樞定了定神,用手指著紗燈,說出上句:“金粟初垂一穗。”然後笑眯眯地看著如意。

  “銅壺已報三更。”如意說完,笑了起來。

  鄒樞輕聲叫好:“如意所對實是妙品,我再來一句:梅花繡帳影搖燈。”

  “可是芳魂未定?”

  如意剛對完,鄒樞這邊已是癡了,眼直勾勾地看著如意,世人竟有如此可人兒。才情雖比不得李清照,但和朱淑真還是可以比一比的,鄒樞這時非常感謝外婆慧眼識珠,給他找了這麽一個天下無雙的女孩兒。

  鄒樞搜腸刮肚,正準備再接下句,這時外婆在外屋看到書房的燈還亮著,心想天這麽晚了,孫兒怎麽還不睡?就隔著窗戶叫鄒樞:“夜貓子,都幾更了,快點睡吧,明天再讀吧。”鄒樞聽到外婆在叫,不禁有些臉紅,衝著如意一笑,算是向如意表示一下歉意,今天不對了,明天吧。如意也笑,給鄒樞道個萬福,走了。

  不過第二天鄒樞和如意對沒對完《西江月》,鄒樞沒說,想必應該是對上了。鄒樞漸漸感覺已經離不開如意了,沒事時就和如意吟詩弄詞,並把他們之間的唱和都寫下來,然後放到書匣裏。

  鄒樞覺得和如意在一起的時光特別愉悅,那是一種單純的、毫無雜質的快樂,是人一生中永遠都不可能忘懷的。鄒樞希望能和如意長期交往下來,雖然他是主人,如意隻是丫環,但他不在意這些。

  他是不在意,可有人在意,就是鄒樞的外婆。老太婆知道鄒樞和如意之間的事情也是一個意外,有次鄒樞的哥哥沒事貪玩,趁鄒樞和如意都不在書房,賊手賊腳地溜進了書房,四處亂翻,結果在書匣中翻出了他們寫的唱和詩詞。這小子實在不像話,自己知道就算了,他居然把這些詩詞都拿到外婆那裏,讓外婆欣賞欣賞。

  老太婆一看,什麽?外孫居然和一個丫頭T情取樂,寫下這些在她看來非常肉麻的東西,簡直要氣死她了。老太婆盛怒之下,立刻把鄒樞找來,指著鄒樞的鼻子,劈頭蓋臉好一頓臭罵:“你這個不成器的東西,是不是氣死我你才高興?我辛辛苦苦拉扯你,是希望你能上進,用功讀書,學些聖人治致之道,將來考取功名,我臉上也榮光。你倒好,居然迷上了這些末道小科,和這個小狐狸精成天鬼混,你這樣對得起誰?”老太婆夠悍的,罵得鄒樞大氣不敢出,他能說什麽?惹翻了這個老太婆,他是別想好了。

  老太婆知道不能再留如意在這裏了,弄不好,真把孫兒的前程給耽誤了。為斷絕孫兒的癡心雜念,老太婆決定趕走如意,不過當初她是花了二十五兩銀子買的如意,現在得想辦法把這本錢撈回來,不然就虧大發了。

  正好杭州有個官宦人家想娶一房姨太太,四處打聽有沒有好姑娘家。這事讓老太婆知道了,這正是個機會,立刻派人聯係上了這位冤大頭,把如意許給了他。這位老爺也派人來看過如意,確實是傾國傾城的絕色,很合他的意,這筆生意就做成了。

  到了約定的那天,杭州方麵來人接如意過門,鄒樞眼睜睜看著他的紅顏知己就這樣被可恨的狼外婆給賣掉了,痛哭流涕,可他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那種痛不欲生的滋味,隻有他自己,不,還有如意,隻有他們二人才明白。

  如意知道她和鄒公子的緣分到此也盡了,從此天涯各自,永世無相會之日!在臨上轎的那一刻,如意含著熱淚,把自己經常用的繡花汗巾打了幾十個小結,深情地望著鄒樞,用力把汗巾扔到已經哭成淚人的鄒樞身上。如意不發一語,轉身上轎,開始她人生的另一段未知的旅程。

  轎子漸漸遠去,其他人都散了,隻有鄒樞還癡癡地矗立在風裏,麵對杭州的方向,無語。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