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買粉公子和賣粉女郎

  這個故事實際上和上一篇《巧治悍婦》是同一種類型,即故事中主人公都默默無聞,連名稱也沒有留下,但卻同樣出自大家手筆。《巧治悍婦》出自歐陽詢手筆,而這篇故事出自《幽明錄》,《幽明錄》的作者也不是等閑人,就是編撰傳世名著《世說新語》的劉宋臨川王劉義慶。

  故事的主人公都不是大腕,隻是些跑龍套的群眾演員,這篇故事雖然有些玄乎,但在邏輯上還是能說得通,而且情節也非常精彩。雖然該篇不適合“名人”這個標準,但還是忍不住寫了,群眾演員也有演技出眾的。草叢中往往藏龍臥虎,不要小看草根,草根裏麵最容易出人才。嗬嗬,廢話不多說了,下麵進入正題。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地有家富商,姓什麽不知道,叫什麽不知道,做什麽買賣的不知道,但我們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家富戶人丁不旺,夫妻倆隻生了一個兒子,再無子女。夫妻倆對這個寶貝疙瘩疼愛異常,小少爺就是要天上的星星,老爺太太也會架起梯子爬上去給摘去。

  慢慢地,這位小公子在父母的寵愛嗬護下長大了,雖然沒有什麽正式工作,但他老爸是大款,這份家業早晚是他的,還找什麽工作?

  小公子在家中也沒事可做,就經常上街閑逛,看看打拳的,耍猴的,賣大力神丸的,玩累了就回家,吃飯、睡覺,然後躺在床上數星星。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且說這一天,公子照常上街,漫無目標地溜達,能看的差不多都看過了,沒什麽意思,公子覺得乏味,準備回家。突然,公子呆住了,眼睛直勾勾地望著前方。

  前方發生了什麽?其實也沒發生什麽,公子看到的隻是一個賣粉的小攤,小攤前站著一個女孩子。這女孩長得真漂亮啊,但見:黑鬢兒,細彎彎眉兒,光溜溜眼兒,香噴噴口兒,直隆隆鼻兒,紅乳乳腮兒,粉瑩瑩臉兒,輕嫋嫋身兒,玉纖纖手兒,一撚撚腰兒……(權引到這裏,同學們想看全文,請閱《水滸傳》第四十四回:“錦豹子小徑逢戴宗病關索長街遇石秀”)。

  公子雖然從小嬌生慣養,吃穿不愁,但在感情上還是一片空白,今天見了這小娘子,魂都飛了。公子越看越喜歡,世上居然還有這麽勾人魂魄的女孩子!公子決定從此不再看打拳耍猴賣大力丸了,他一定要和這小娘子成就好事,鴛鴦雙飛,白頭偕老,海枯石爛。

  不過公子知道自己和人家素昧平生,如果直白地告訴女孩喜歡她,還不把姑娘嚇跑。公子有辦法,他來到攤前,從懷裏掏出錢來放在攤上,對賣粉的女孩說道:“娘子,稱點粉。”

  賣粉的這個女孩也沒在意他,隻當是個尋常買粉的客戶,低著頭稱好了粉,包好後遞給公子。公子也不說話,拿起粉就走,邊走邊淺聲低唱:“軟膿膿肚兒,翹尖尖腳兒,花蔟蔟鞋兒……”

  第二天,公子起了一個大早,飯也沒吃,屁顛顛地又跑到了賣粉攤前,姑娘果然還在。公子還是那句話:“娘子,稱點粉。”姑娘稱粉,打包,收錢。公子的戰略意圖非常明顯,就是打著買粉的旗號,慢慢地接近小娘子,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可以手拉手了。

  姑娘見有人買她的粉,當然高興,但一連過了三個多月,姑娘發現這個男孩天天來買粉,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他買粉做什麽?做粉絲?姑娘耐不住好奇心,在公子又一次買粉的時候,邊給他裝粉,邊問:“這位公子,我能不能知道,你天天在我這買粉,是做什麽用的?”

  姑娘這麽一問,公子的臉立刻紅了,他哪裏是在買粉,根本就是近距離偵察敵情。姑娘既然問了,公子一想,還是說實話吧,便把心思全都抖了出來:“我坦白,我交代,自從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的心兒醉了,魂兒飛了。你就像冬天裏的一把火,溫暖了我這顆本已經拔涼拔涼的心,我無比沉痛地發現,我已經愛上了你。其實我買粉根本沒地方用,隻是借著買你的粉,天天能看到我的心上人兒,我就滿足了。”

  說完,公子害羞地低下頭,其實他不是害羞,而是害怕,怕姑娘當場翻臉,指著鼻子臭罵一頓,然後大呼:“救命啊,有人劫色了!”

  這回輪到姑娘傻眼了,臉紅了,害羞了,仰天長嘯了。沒想到這個小公子居然看上了自己,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他會用這麽可愛的方式來追自己,要不是自己主動問,可能再過幾年,他都不會說出:“我愛你。”

  這樣可愛誠實的小夥子,姑娘倒還真沒見過幾個,不由得有了幾分好感。姑娘暗中也打量過他幾次,這小夥子長得很漂亮,而且感覺人品也挺好。姑娘也對公子動了情,這樣可心的美男子打著燈籠也找不著,現在既然送上門了,那還客氣什麽。

  這姑娘可真夠開放的,她笑著對公子說:“難得你有這片癡心,我其實也很喜歡你,也許我們前世有緣。這樣吧,你說你家住在哪裏,明天晚上,以三聲貓叫做暗號,聽到暗號,你就出來接我,我們好好聊聊。”

  公子一聽,激動得差點跳起來,沒想到這姑娘如此開通,讓他又驚又喜,忙點頭應承下來,揣著一包粉跑回了家。回到家後,公子茶飯不思,掰著手指頭盤算著時間,開始無限美好的暢想。

  轉眼就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公子吃完晚飯,就回到自己的寢榻上,豎起耳朵聽暗號。果然沒多久,三聲嬌滴滴的貓叫聲傳來,公子大喜,急忙從榻上跳下來。打開門一看,那姑娘正趴在牆頭上朝裏探望。公子看四周無人,踮著腳出來,把姑娘從牆頭上扶了下來,拉著姑娘的手就進了屋。

  關上門,公子激動得把姑娘攬在懷裏,顫抖著說道:“感謝上蒼,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我不是在做夢吧?”姑娘笑了笑:“不是在做夢,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了嗎?”隨即,姑娘和公子幾番纏綿,共赴雲雨。

  可正在情濃之時,公子卻突然動也不動了,竟就這樣死掉了。姑娘一時不知所措,這讓人發現了,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怎麽辦?還能怎麽辦,姑娘穿好衣服,慌慌張張地翻過牆頭,跑掉了。

  她倒是痛快,溜了,可第二天當小公子的老爸老媽來叫兒子吃飯,卻發現兒子一絲不掛地死在了自己的榻上,如同晴天霹靂,老兩口抱頭哭做一團,他們家就這一個兒子,以後誰來給他家傳宗接代啊。

  哭有什麽用,人死不能複生,隻能歎他命薄,還能說什麽呢?當下就準備後事,可公子的老媽在收拾兒子的遺物時,卻意外地在他的一隻箱子裏發現了一百多包粉。

  太太雖然不知道兒子的具體死因,但她能確定這些粉和兒子的死一定存在某種聯係。太太立刻帶上家人,拿著這些粉到街上挨家挨戶地查。果然當她來到那位姑娘的賣粉攤前,把包裏的粉和攤上的粉一比較,一模一樣。

  太太明白了,原來是這個小狐狸精害死了兒子,那還有她的好果子吃?太太一把揪住了強裝鎮定的姑娘,帶著淒厲的哭腔喝道:“你這個狐狸精,為什麽要害死我的兒子,你還我的兒子來!”

  姑娘知道這回躲不過去了,其實她哪有心害公子,隻是公子自己沒挺住。姑娘一邊哭,一邊把他們之間的前因後果全都坦白了,希望太太不要冤枉好人。可她的話太離奇了,聽起來像在編故事,太太哪裏肯信,扯著姑娘就到了縣衙,擊鼓鳴冤,她要為兒子討一個公道,人不能就這麽白死了。

  縣上首富的公子和一個賣粉女郎偷歡,結果致使男方死在床上的案子立刻轟動了全縣,許多人都放下手中的活計,圍在縣衙門口看熱鬧,雜七雜八的說什麽的都有。

  太太當場要求縣令大人治該女子的罪,一命償一命,不然她不會善罷甘休。那位姑娘辯解了半天,也沒人相信她的話,一怒之下,她站起來大聲對堂內的人說道:“有什麽了不起的,不就是一條命嗎?我給就是!不過我有個要求,在我死之前,能再看公子一眼,讓我和他說幾句心裏話,然後我就上路。”

  姑娘這話說得堂堂正正,縣令也覺得有理,便讓富戶太太著人回家把公子的屍體抬到縣衙。很快,屍體就抬了進來,放在地上。

  姑娘看著地上那具冰冷的屍體,回憶起昨天他們的那段風流往事,以及公子以前的點點滴滴,不禁動了情,扶屍大哭:“蒼天!汝待我何薄,待公子何忍?公子,我本希望和你成就一段美好姻緣,沒想到你殘忍地拋下我先走了,卻讓我百口難辯。也罷,該著我的氣數已盡,無話可說,隻是希望上天有靈,明白我的心,我何曾想害過你?”

  姑娘正哭著,突然感覺她懷中的屍體有動靜,嚇得一把鬆開屍體,跳到一邊。這時縣衙內外的所有人都發現了異常,屏住呼吸看動靜。公子的胸部起伏,接著有輕微的喘息聲,慢慢地,公子睜開了眼睛,竟然坐了起來。

  “詐屍!”不知道是誰尖著嗓子叫了一聲,縣衙立刻炸開了鍋,滿場嘩然。姑娘愣在當場,他沒死?公子的父母一看兒子居然活了過來,激動地上前摟住兒子,又哭又笑。

  其實公子根本就沒有死,當時的狀態在現代醫學上稱做假死,公子在與姑娘交歡時特別亢奮,一時沒控製住情緒,大腦缺氧所致,呼吸、心跳等生命特征十分衰弱,包括姑娘和公子的父母都沒有仔細觀察,以為他真的死了。

  公子醒來後,發現自己到了縣衙,裏外好幾百人,到底發生了什麽?便問老媽。太太便把昨夜至今天的經過都告訴了兒子,公子這才明白是怎麽一回事,沒想到自己的一時昏厥,卻險些害了他的心上人兒。公子站起來,走到姑娘麵前,一把抱住了姑娘,淚流滿麵,姑娘也緊緊摟住他,哭了起來。

  等他們情緒穩定之後,公子擦了擦眼角,當著縣衙裏外眾人的麵,把他們從認識到昨天晚上約會的經過,詳詳細細地都說了出來。這時眾人才明白,姑娘並沒有說謊,大家都冤枉了她。太太很慚愧,知道自己錯怪了姑娘,但也暗自慶幸,如果不是姑娘這麽一鬧,兒子真的恐怕救不過來了,真是天意!

  這樁離奇的案件,到此真相大白,縣令大人當場宣布,公子有情,姑娘無罪!都回家去吧,至於外麵看熱鬧的,好戲看完了,一哄而散,各自發財去了。

  回到家後,公子立刻稟告父母,想娶這位賣粉的姑娘,結成夫妻。老爺太太最心疼兒子,見兒子還了陽,謝天謝地還來不及呢,自然就爽快地答應了下來。然後這家人開始準備,選了個好日子,公子和姑娘喜結良緣,一對可人兒,共浴愛河,從此永不分離。

  據可靠史料記載,他們的婚姻非常美滿,子孫滿堂,白頭偕老……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