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巧治悍婦

  這一篇要講的是一對夫妻的情感趣聞,他們與本書隻寫古代名人軼事的宗旨相差得太遠,最起碼的,他們連姓名都沒有流傳下來,更別說是名人了。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是沒有資格入圍的,但他們的故事看後就特別想笑,“笑”果十足,不寫實在可惜了。這個故事出自名著《藝文類聚》。唐建國初始,唐高祖李淵命當時名臣歐陽詢、裴矩、陳叔達編寫此書。話說在東晉時代,京師建康有這麽一對夫妻,丈夫做什麽的,書中沒說,隻說他是“士人”,也就是讀書人,從後文來看,他的家境還是可以的。既然史上無名,按老規矩,男的稱為“某先生”,女的稱為“這婆娘”或“那婆娘”。

  先說這位士人的老婆,這婆娘長得如何不得而知,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她是個醋壇子、母老虎、河東獅,反正是個難纏的主兒。一般來說,但凡家裏有河東獅的,男方多數是性格比較內斂和修養比較好的:隨你仰天長嘯,我自裝聾作啞,眼一閉也就過去了。

  既然這位先生讀過書,想必涵養是不差的,麵對老婆的獅子功,估計也是能忍則忍。但這招對付他這位活寶老婆顯然不靈,這位姑奶奶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她不僅嘴上功夫了得,拳腳功夫也是不賴,隻要母老虎醋勁一翻上來,對著老公,輕的罵你個口吐白沫。如果覺得罵還不過癮,幹脆擼起袖子,按倒丈夫,騎在丈夫身上就是一通好打,打你個小橋流水嘩啦啦。

  要說這先生也夠倒黴的,平白挨老婆嘴上罵、手上打不說,最傷他自尊的是,姑奶奶為了不讓他外出偷腥,想出來一個絕世妙招。她找來一根長繩子,把繩子的一頭係在丈夫的腳上,一頭自己手裏攥著,不禁得意地笑:“小樣,看你往哪兒跑!”隻要她高興了,手一動繩,丈夫就得乖乖地過來,聽姑奶奶的指示,真是爽死了。

  姑奶奶倒是爽了,老公可不答應了。哲人說了:“不自由毋寧死!”對人的懲罰,最重的是死亡,其次就是限製自由。好端端的一個大男人,被老婆欺負成這樣,換了誰,都難以忍受。這位先生自然對老婆的倒行逆施極為不滿,但懾於母老虎的拳腳,他隻是敢怒不敢言,背後吐口水罷了。

  一個大老爺們兒天天就這麽被老婆跟寵物狗一樣地拴著,傳出去,他以後還怎麽在爺們兒堆裏混?總要想辦法對付那婆娘,讓她知道自己的厲害,否則,這輩子沒安生日子過了。

  要說人家到底是讀過書的,眼珠一轉,辦法就有了。有次先生趁婆娘不在身邊,偷偷地聯係上了一個老巫婆,老巫婆見有生意上門,自然高興,客戶是上帝嘛。這先生先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告訴了老巫婆,然後附耳授以密計:“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老巫婆一聽嘴都笑歪了,這辦法可真絕了。

  話說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不論是公老虎還是母老虎,概莫能外,某先生的計策雖然妙,但必須等老婆打盹的時候才能下手。果然,沒過多久,機會就來了。有一天那婆娘肚裏的瞌睡蟲作起怪來,慢慢地,婆娘就睡著了。某先生斜眼一瞅,大喜,急忙解掉腳上的繩子,跑到茅廁(雅一點的說法是洗手間),把繩子拴在事先藏在茅廁裏的一頭羊的蹄子上,然後竊笑著翻過茅廁的牆,溜了。

  過了一會兒,那婆娘醒了,隨手一拽繩子,想把寵物丈夫拎過來,再給他上一堂深刻生動的思想教育課。大約過了幾秒鍾,婆娘傻眼了,被她拽過來的不是她朝夕相處的丈夫,而是一頭陌生的羊,那頭羊的後麵,還拉了一地的糞球。

  羊?丈夫?她丈夫是一頭羊?這頭羊是她的丈夫?天啊!沒看錯吧?她狠狠揉揉眼睛,定神再看,還是羊。這下可慌了,剛才拴的明明是丈夫,絕不會錯啊。婆娘急了,立刻叫來和她家有業務往來的老巫婆,請巫婆給她解疑釋惑,仔細分析丈夫和羊之間的辯證關係。

  這老巫婆早就被那先生給收買了,哪會和她說真話,裝模作樣地在羊身邊轉了幾圈,表情沉重地告訴婆娘:“唉,造孽啊!”然後問婆娘:“夫人是要聽真話,還是要聽假話?”

  “廢話,要聽假話請你來幹嗎?我的錢不是白給的。”婆娘沒好氣地說。

  “好!那我就直說了,這頭羊確實是您的丈夫,因為夫人平時經常對丈夫使用家庭暴力,所以祖宗神靈發怒,將郎君變成一頭羊。”巫婆忍著笑說道。

  巫婆剛胡扯完,那婆娘可受不了了,這羊果然是丈夫變的,這可如何是好?難道以後自己要天天摟著一頭羊睡覺?傳出去豈不是讓街坊們笑掉大牙,婆娘越想越委屈,抱著羊號啕痛哭,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對自己平時的暴行進行認真而深刻的檢討,態度非常誠懇。其實她是非常愛丈夫的,她雖然平時醋勁比較大,但從另一個角度說,這正說明她對丈夫的愛,她是因為愛所以吃醋。

  她正哭著,巫婆又說話了:“夫人,您也不必如此悲傷,辦法還是有的。”

  婆娘一聽,眼睛一亮,急問:“有什麽辦法快說,隻要能讓我丈夫變回來,讓我做什麽我都願意。”

  “祖先也說了,隻要以後您不再打罵郎君,對他溫柔一些,郎君就能變回來了。還有,夫人必須帶著全家老小到房中齋戒七天,拜祭祖先,我再作法,將郎君變回來。”巫婆繼續糊弄人。

  婆娘為了讓丈夫還陽,立刻應承下來,召集家中老小,備了祭物,開始祭拜祖先,巫婆在一旁向祖先靈位祈禱:“眾神在上,夫人已經自悔自責,敢請眾神念她心誠,將郎君變回來吧。”跟真事似的。

  老巫婆讓眾人閉上眼睛,靜候佳音,其實是趁空把羊牽出去,然後打出暗號,早就藏起來等消息的那位先生見狀大喜,搖頭晃腦地就出來了,走到婆娘跟前。巫婆又一聲大喝:“神靈有驗,郎君已複原形了。”

  那婆娘睜眼一看,羊果然不見了,丈夫卻笑眯眯地站在眼前,不由得大喜,急忙撲到丈夫身上,又哭了起來。邊哭邊問丈夫:“我可憐的丈夫啊,這幾日做羊的日子不好受吧,真是委屈你了,以後我再也不敢對你使用家庭暴力了。”

  那先生一聽差點沒笑出來,繼續裝下去:“是啊!這幾天吃草吃得我經常拉肚子,現在還難受呢。”婆娘以為丈夫確實受了苦楚,不禁又是一番痛哭。既然丈夫變回來了,這事就算結了,一家人和好如初,那裝神弄鬼的老巫婆平白得了雙份工錢,更是笑得合不攏嘴,揣著錢走了。

  先生見自己的妙計果然收到了奇效,心中那個爽啊,以後再不會過寵物狗的日子了,那日子可真不是人過的。可還沒過多久,他老婆的毛病又犯了,有次對丈夫稍不如意,擼起袖子,又準備對丈夫實行家庭暴力,再惹老娘生氣,今天讓你嚐嚐老娘的母老虎神功。

  先生可嚇壞了,這婆娘怎麽說翻臉就翻臉,他可是嚐過婆娘老拳的滋味,那滋味可比吃草難受多了。先生情急之下,突然又想到了上次那路變羊的招數,幹脆趴在地上,抬起頭,學起羊叫:“咩……咩……”

  這招真管用,母老虎果然被嚇住了,光著腳就跳了起來。眼見得丈夫又變成了羊,她知道自己的暴行又惹怒了祖先神靈,這回她可領教神靈的厲害了,為了以後不至於和一頭羊睡在一張床上,她隻好誠惶誠恐地跪在地上,向祖先神靈發誓,以後再也不敢毆打丈夫了,乞求神靈再給她一次機會吧,和羊睡覺的滋味,她想都不敢想。

  丈夫見狀,心裏直誇自己聰明,早些想到這好主意,也不至於吃那些打了。先生站了起來,抱著老婆就哭:“姑奶奶,以後您老人家還打我嗎?”

  婆娘哪還敢啊?從此,婆娘對丈夫溫柔有加,醋勁被徹底根治了。當然她倒不是怕丈夫,而是怕摟著羊睡覺。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