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十五章 刺殺

先更一章,今天還有一章,不過一會可能要出門,時間待定。

********************

被龍血神槍正麵衝擊的許植再無剛一出現時候的翩翩風度,就算有靈能護身,他身上大半的衣服還是被巨大的衝擊波撕爛,變得衣不蔽體。再加上身上密密麻麻數百道血淋淋的傷口,可見受創之重。

許植搖搖晃晃的直起身來,似乎想說什麽,一張口就噴出半口血來,頹然的單膝跪下,猛烈的咳嗽起來,顯然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龍血神槍安靜的插在地麵上,槍杆如血,孫起將槍拔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來到孫起的身前。

孫起手腕一抬,槍尖抵在了許植的下巴上,微一用力,逼迫著許植隨著槍尖抬起頭來。

“你服氣嗎?”孫起冷冷的道。

許植本來還想硬氣一點,可龍血神槍抵在喉頭,隻要孫起微微一用力,就能奪去他的性命。

如果說之前許植不相信孫起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藏匿起屠龍匕,現在他已經徹底的信了。孫起眼中那兩道藍幽幽的光證明他已經瘋狂了,他就算是為了屠龍匕而和全大陸為敵,許植也不會覺得奇怪。

“你的武道遠超過我,我服氣。”許植字斟句酌的道,他雖然怕死,可若是為了活命而丟掉農家的尊嚴,他寧可去死。畢竟他那個農家家主的哥哥也不是個好脾氣的人。

“很好。”孫起大笑起來,“那就給我滾回去,告訴你許行知,屠龍匕丟掉了,等找回來自然會給他送去。”

“什麽時候才能找回來?”雖然還在龍血神槍的壓迫之下,許植還是語氣強硬的問道。

“那我可不知道,或許明天,或許五年十年……”孫起道。

“你……”許植大怒,可剛一開口,就感覺到槍尖逼近了一點,刺進了他的脖子。

“再多說一句廢話,我會把剛才那些話刻在你的屍體上,讓你的手下帶回去。”孫起眼中精光閃爍,帶著一種嗜血的瘋狂。

許植感覺到槍尖上的逼人殺氣,又看到孫起眼中那奪目的光彩,不知怎麽覺得通體生寒,竟然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看到許植的模樣,許植得意的一笑:“好了,你可以滾了。記得帶上你的人。”

孫起說罷收起了龍血神槍,負槍而立,冷冷的望著許植。

許植勉強的站起身來,回身一望,見鷲長老和豹長老狼狽不堪,狼霄斷了一隻胳膊,武道弱些的手下更是遍體鱗傷。

如此殘破的陣容,當然沒辦法再跟兵家討要屠龍匕,許植甚至懷疑農家那些眼中露出恐懼的戰士們是否還有勇氣再拿起兵器。他心灰意冷的長歎一聲,一瘸一拐的招呼殘部,慢慢的向城外退走。

農家的人很快散去,隻剩下妖獸和兵家的人在對峙。猛獁巨象此刻才好不容易的爬起來,雖然個頭比孫起要大上幾十倍,可看到孫起轉身望過來,卻噔噔的退後幾步,眼中充滿了恐懼。

其他的妖獸早就爬了起來,大多數也都帶著傷,再也沒有之前的殘暴凶狂,比起農家那些戰士們更加的懼怕孫起。

“蛇三清,你大哥活的還好嗎?”

蛇三清本來藏在瓦礫堆裏裝死,忽然聽到頭頂傳來冷冷的問話聲,它嚇的魂不附體,抬起頭來,就見龍血神槍正冷冷的指著它的頭。

此刻再想裝死已經是不可能,蛇三清哆嗦著爬出來,卑躬屈膝的道:“饒命啊……”

孫起用槍挑起蛇三清臉上的白布,嘖嘖道:“被月星邪打成這樣子,蛇三清啊,你這幾百年都活到狗肚子裏去了?”

蛇三清諂笑著道:“兵家武道強悍,神兵天下無敵,我這點微末的妖術哪裏是對手。”

“你方才不還得意的說起幾十年前那一場大戰嗎,不是還說我爹爹輸的很慘嗎?”孫起冷笑道。

“我……我那是胡說八道。”蛇三清已經抖的不成樣子。

“算了,我和你姐姐也算有舊。”孫起歎了一口氣,眼神中的暴虐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竟然有一縷閑愁。

“就是就是……我姐姐還常常提到你老人家呢!”蛇三清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刻大聲的道,就差沒搖起蛇尾乞憐了。

他話音未落,龍血神槍一抖,蛇三清慘叫一聲,左半邊臉上的肉被槍尖給挑的血肉模糊,和右邊被打爛的半爿臉恰好對照。

“哇啊啊啊……”蛇三清的慘叫聲傳出去很遠,疼的滿地打滾。

“看在你姐姐的份上,就饒了你的爛命。回去告訴蛇九幽,我很快會去大沼澤拜訪,感謝它今日的大禮。”孫起朗聲笑道。

“唔……我會的。”蛇三清爬起來,蛇身一扭,就已經躥出去好遠。它竟然連手下的妖獸都不招呼,先跑遠了。

眾多妖獸慢慢的退卻,想跟蛇三清一起逃走,卻聽孫起冷哼一聲道:“誰允許你們走的?我隻放過它一個,其他的都要死!”

兵家的戰士早就等著這句話,他們高舉著兵器,朝著妖獸們一擁而上,轉眼間就形成了一邊倒的屠殺局麵。

孫起眯著眼睛看了看,對身後的蕭詰摩道:“這裏交給你了,一個也別留。”說著一招手,龍血神槍化作一團血紅色的流光,衝天而起,投入內城之中,不知去向了何方。

蕭詰摩,令狐夜和厲九陽一起躬身,等孫起慢慢騰騰的走進內城,這才轉身大聲道:“一個不留!”

兵家的戰士們受夠了窩囊氣,短短半個晚上,百兵城就被糟蹋的不成人樣,繁華富庶的集市滿目狼藉,無數的民房被燒成灰燼。大部分戰士的家都遭了殃,他們自然不會對妖獸們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妖獸幾乎已經喪失了信心,可是看到孫起離開,又重新燃起了求生的欲望,在幾隻巨獸的周圍圍攏起來,拚命和兵家的戰士們對抗著。

兵家戰士的刀劍真氣流光溢彩,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的光暈,其中還有人已經達到了靈能的境界,藍色的靈能光花閃爍奪目,每一次擊中都有妖獸的性命被奪去。

妖獸們用妖術和怪異的招數對抗著,它們且戰且退,希望能從西門逃脫。而猛獁巨象和四隻巨型妖獸更有驚人的力量,並不是普通的兵家戰士能夠擋住的。

“阿紫,我們去幫忙。”墨霖對妖獸深惡痛絕,看到猛獁凶悍無比,獠牙掃蕩起來,將幾個兵家戰士打翻,他心中戰鬥的血液就沸騰起來。

“蕭長老在,你不適合露麵。”令狐紫低聲的提醒道。

墨霖本來雀躍的心一下子就涼了,方才的激鬥讓他忘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可令狐紫的話又把他拉回到現實之中。他望了眼正在指揮作戰的蕭詰摩,心知若是被他看到,隻怕會惹出許多的麻煩來。

“既然這樣,我就先走了。”墨霖道,“芊芊和楊離已經離開百兵城了,我是半路上看到妖獸的大軍來襲,才特地回來通知你的。”

令狐紫直到此時才知道來龍去脈,她怔怔的看著墨霖,一時哽咽起來。

“你……你真是太傻了。”

“他們估計已經走遠了,我要是不快點趕路,隻怕追不上。”墨霖笑道,“現在局麵已經控製住了,不過你還是要小心點。”

令狐紫使勁的點點頭:“你路上也要小心,回村子之後記得給我來信。”

“好。”墨霖微笑著道,“希望明年能在試煉賽上看到你。”

距離兩人不到五十步的地方,妖獸和兵家的戰士們浴血苦戰,而城牆的角落陰影下,兩人卻四目相對,似乎身在另外一個世界之中。

“快走吧,晚了的話或許還會有變數。”令狐紫指著城牆根,給墨霖指了一條比較安全的路。

“多保重。”墨霖衝令狐紫點點頭,沿著城牆根大步的離開,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令狐紫望著他離去的方向,悵然若失,渾然沒有發覺不遠處一雙閃著寒光的眼睛正懷著憤恨的望過來。

△△△

墨霖在內城的城牆暗影下走出數十步,城門處的廝殺聲就已經漸漸的淡去了。

令狐紫指點的這條小路要穿過不少的民居,一路走來,墨霖看到不少被燒成白地的房屋,裏麵的百姓不知哪裏去了,或許死在了戰火之中,或許是逃掉了。

身為一個墨者,維護和平兼愛非攻的思想早已經在墨霖的心中根深蒂固,看到百兵城裏的無辜百姓遭受到這樣的傷害,墨霖的胸口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般的難過。

“妖獸如此肆虐,希望巨子能夠和六大世家一起想辦法消滅。”墨霖心中想著。

至於農家和兵家之間關於屠龍匕的爭鬥,墨霖卻不願意去想,畢竟在他的心目之中,七大世家一直以來都很神聖。就算**裸的內訌發生在眼前,墨霖還是相信其中有誤會。

墨霖幾乎已經能看到西門的輪廓了,大概是兵家的戰士們都在內城門口圍殲妖獸,這裏空蕩蕩的不見單個人影。隻有零星的屍體可依舊在肆虐著的火光。

雖然看不出什麽危險,墨霖還是安全第一的潛行到城牆根下,順著牆根前進,盡量讓身體都隱藏在城牆投下來的暗影中。

走出十幾步,城門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出城,墨霖忽然覺得頸後冰涼,一種難以言表的壓力湧上心頭,他的心噗通噗通的飛快跳起來。

在身後的某個角落裏,似乎有一條毒蛇在吐著信子注視著。

墨霖全身的寒毛瞬間的炸開來,危險的感覺如同一根芒刺,死死的釘在他的後心上。

不敢轉身,甚至不敢動,墨霖的背上滿是冷汗。身後有什麽危險在慢慢的靠近,越來越近,墨霖甚至已經能感覺到兵器上的殺機,可他卻知道萬萬不能輕舉妄動。

敵人在暗,不知虛實,這種時候隻能保持冷靜,否則一旦自亂陣腳,就隻有死路一條。

身體裏的真氣默默的流淌著,點亮著體內的明點,墨霖在等待對方的出手。他已經想好了幾種應對的辦法,隻要他能夠完全的施展出貓鼬撲擊的威力來,絕對有把握讓對方吃驚。

對方顯然並不打算隱藏蹤跡了,那種致命的壓迫感非常囂張的傳遞出來,濃濃的殺機將墨霖包圍住。

“決不是一個人。”這是墨霖的判斷,這種判斷來源於直覺,墨霖也不知他怎麽會擁有這種直覺。

盡管看不到也聽不見,更沒辦法探測敵人的真氣和靈能,可墨霖就是有這樣一種直覺,似乎那是天生就存在於他的身體和意識之中。

“嗡……”微弱的聲音響起來,盡管周圍的環境很嘈雜,火舌吞沒木料發出的劈啪聲讓人難以集中注意力,可墨霖卻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一點。

那尖細如牛毛的飛針在空中劃過一條直線,瞄準的是墨霖的後心。一旦鑽進人體之中,細小的飛針會順著血液流進心髒之中,到那時,就算是醫家的家主親自出手,也絕沒可能救活。

“終於來了。”此刻墨霖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驚慌,反而有點如釋重負。他喜歡直截了當的戰鬥,而不是這種僵持局麵的下的對峙。

隻要戰鬥一開始,墨霖立刻就興奮了起來。之前擊殺妖獸沸騰起來的血液在一瞬間重新達到沸點,墨霖閃電般的揚起陽刃,並不用回頭,完全依靠聽覺和身體快速的反應,猛的揮刀,不偏不倚的將飛針打飛出去。

飛針射出的同時,兩道人影同時向墨霖猛撲而來,一個手中提著把影影綽綽的暗青色的長刀,另外一個則用的是一柄勢大力沉的狼牙棒。

“南橫飛嗎!”看到狼牙棒的主人那矮胖的身影,墨霖就瞬間明白了一切。

暗青色長刀刷的劈下來,墨霖先後退卻,刀光在他的身前掠過,揚起一道弧光。

這醒目的兵器和蕭歸雁的白鶴一樣,都是仿製品,不用猜也知道是厲飛虎的“碧磷”。雖然絕不如厲九陽的碧磷玉刀那麽厲害,可墨霖應付起來也覺得十分的吃力。

躲開了碧磷,南橫飛的狼牙棒淩空擊下,力道十足,帶動著勁風呼呼咆哮。

墨霖就地一滾,好像鼬一樣的腰部用力拱起來,手中的陽刃就如同鼬的爪子,鋒利無比的刺出去,正好刺在南橫飛那肥臀上。

南橫飛怪叫一聲,重重的栽在地上。墨霖跨上一步,陽刃舉起來要刺,背後嗡嗡聲又響起來,三根飛針激射而來,逼得墨霖揮刀自救,南橫飛這才連滾帶爬的逃開,算是暫時保住性命。

碧磷的刀身上帶著幽幽的鬼火,映亮著厲飛虎的臉,他雖然用黑布罩著臉,可根本就隻是掩人耳目而已,動作一大,黑布揚起來,整個臉都露出來。

墨霖打飛了飛針,身影已經被鬼火罩住,他身體後仰出一個匪夷所思的角度,隨即猛地彈起來。

就如同彈簧被拉伸到極限然後放開手一樣,墨霖利用腰力將身體繃直,巨大的加速度配合上古怪的招數,讓厲飛虎目瞪口呆。陽刃以他來不及反應的速度格開碧磷,猛地刺進他的胸口。

墨霖一擊得手,立刻抽刀。陽刃拔出來,帶出一股血箭,厲飛虎張大嘴巴,想叫卻叫不出來,頹然倒下。他的胸口猛烈的起伏了幾下,口中吐出血沫來,眼看是活不了了。

沒有時間考慮殺死厲飛虎的後果,墨霖往地上一滾,一把將厲飛虎的碧磷奪在手中,隨即丟了出去。

碧磷和飛針撞在一起,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丟出碧磷的同時,墨霖也將懷中的微型機關弩掏了出來,瞄準飛針襲來的方向,連續的扣動著扳機,將機關弩裏剩餘的二十支弩箭全數傾泄出去。

飛針的主人顯然沒料到墨霖有這一手,暗影之中悶哼一聲。墨霖不給他任何的機會,跟隨著弩箭的飛行軌跡猛衝過去,就見羅天正想要把肩頭的弩箭拔出來。

看到墨霖靠近,羅天狂吼一聲,顧不得肩上的傷,右手一拈,射出一排飛針來。他樣子五大三粗,性格也粗豪暴躁,可使用的卻是飛針這種細小的暗器,倒是出乎墨霖的意料。

陽刃一橫,刀刃當在胸口前,一排飛針全都射在刀刃上,倒射出去。

不等羅天再發第二波飛針,墨霖手腕一抖,明亮的力量讓他拋出陽刃的勁道非常的剛猛。距離不到五步,陽刃脫手而出,正中羅天的喉嚨。

鮮血四濺,羅天不敢置信的仰天倒下。他的喉結被打碎,陽刃切斷了他的氣管和頸部動脈,血如同噴泉一樣的湧出來,將他的生命力迅速的帶走。

耳後風聲呼嘯,墨霖一閃,狼牙棒上的尖利鋼釘刮到他的手臂,立刻刨出一道深深的傷痕來。

墨霖飛身撲到羅天的身旁,一把將陽刃拔出來,回身麵對南橫飛。

南橫飛臉上的黑布早就掉了,露出肥碩的胖臉來,他氣喘籲籲的同時,還帶著絕望的惶恐。

本以為三個人突然出手刺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墨霖,再把他的死安在妖獸或者農家的頭上,可沒想到墨霖竟然反客為主,先後殺掉了厲飛虎和羅天,這嚴重摧毀了南橫飛的自信。

一擊不中,再看到羅天仰躺在地上,脖子上有個觸目驚心的巨大傷口,南橫飛簡直要崩潰了。他望向墨霖,就見他的眼眸之中一片血紅,似乎帶著嗜血的愛好。

“哇啊!”南橫飛轉身就跑,隻想遠離墨霖。

墨霖當然不會放他離開,南橫飛本來就身體肥胖跑不快,P股上還挨了一刀,速度更是慢,被墨霖三兩步就追了上去。

“不……不要殺我!”南橫飛見墨霖追上來,大聲的叫嚷起來,手中的狼牙棒瘋狂的掃出來,卻對墨霖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脅。

一低頭閃開狼牙棒的攻擊,墨霖身形一閃,滑到南橫飛的側後方,陽刃從下而上的一挑。

南橫飛慘叫一聲,左肋下被墨霖這狠狠的一刀給剖開來,連皮肉帶內髒都受到重創。他跌跌撞撞的又往前躥出兩三步,一頭栽倒下去,再也爬不起來了。

連殺三人,墨霖雙目赤紅,兀自不滿足。他四下看去,確認再沒有人,這才不舍的將陽刃上的血跡拭去,塞回腰間。

三人全都沒有了呼吸,第一個斃命的厲飛虎的身體已經有點冷了。他兀自不甘心的瞪大眼睛,似乎對被殺懷著憤恨和不解。

“人不殺我,我不殺人。人若殺我,我必殺人。”墨霖對著厲飛虎道,伸出手去,將他的眼睛闔上。

站起身來,墨霖做了個深呼吸,讓自己的內心放平靜下來,快步的從西城門溜出去。他要盡快的遠離事發地,否則無論真相如何,這三具屍體都會讓兵家和墨家的關係陷入冰點。

墨霖沿著大路的邊緣一路向西而去,隻要有風吹草動就躲進路邊叢生的灌木中去。也不知道奔出去多久,空氣中忽然傳來血腥味,這讓墨霖立刻警覺起來。

閃身躲進路旁茂密的灌木中,墨霖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方才那要命的直覺又湧上心頭,而這一回他根本判斷不出是什麽危險來臨。因為一種幾乎要把他的脊柱壓斷的巨大壓力劈頭蓋臉的擠壓而來。

“這到底是怎麽了?”墨霖心中驚疑不定,有生以來他還沒未有過如此的感覺。就算是孫起方才那驚豔一槍也沒有如此巨大的壓力,可眼下他卻好像小腹裏著火了一般,而脖頸下麵也炙熱起來,帶來撕裂一般的疼痛。

“難道是關節疼要發作了?”墨霖努力的保持著真氣在體內的流暢,也默默的進行著金剛誦念,希望能夠平息紛亂的心緒,振作起來。

不過這一切都沒有用處,似乎空氣中有什麽讓人癱軟的**一般,墨霖覺得身體變得軟綿綿的,他想要挪動一下雙腿,這才發現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了。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會這樣!”墨霖驚訝莫名,他確定自己沒有受傷也沒有中毒,更不會是突發的疾病。

可究竟是什麽樣的力量會如此影響身體,墨霖根本摸不著頭緒。就在他努力想要控製身體站起來的時候,一陣微弱的聲音傳來,墨霖知道有人來了。

三個身影由遠而近,很快來到附近,隨著他們的靠近,墨霖覺得身體越來越軟,體內越來越燙,脖子下方一小塊肌膚滾燙起來,一道熱量從那裏開始滲透進身體,在體內鑽來鑽去,好像一隻不聽話的小蟲子在吞噬著內髒。

墨霖知道古怪的原由一定在來者的身上,可惜他動彈不得,也開不了口,隻能瞪著眼睛盯住他們,希望他們盡快的離開。

可那三人偏偏就在距離墨霖不遠的地方停下來,那是一片小樹林,算是比較隱蔽。

三人當中有一個身材很矮小,背上背著一件巨大的兵器,從輪廓上來看似乎是個巨大的斧子,看起來很是古怪。

墨霖看到那人的身材和兵器,腦海中立刻掠過一個名字來。他心頭一凜,立刻屏住呼吸,盡量的將身體藏在灌木裏,不敢發出任何一點的動靜。

“送到這裏就行了。”那矮小的黑影道,聲音有些蒼老憔悴。

另兩人恭恭敬敬的鞠躬道:“長老,前路危機重重,請你一定要多多保重。”

“多謝你們。”矮小黑影道,“此去路途遙遠,神兵留在我身上太過危險,還請你們帶回去。”

說著,矮小黑影伸手將背上背著的巨斧取了下來。那巨斧簡直和他的人一般高,看起來分量也極為的沉重。

那兩人伸手過去要接,巨斧卻忽然的翻轉起來,鋒利的斧刃在兩人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麽的時候就已經將他們攔腰斬斷。

兩道血泉噴湧而出,兩人變成了四截,上半截的身體落在地麵上,居然還沒死透,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其中一個竟然還有餘力,掙紮著問道:“為什麽……”

沒有回答,迎來的隻是巨斧的落下,斧背砸落下來,將兩個頭顱打的稀爛,徹底斷絕了他們的生機。

擊殺了兩人,矮小黑影重新將巨斧背在身上,審慎的四周打量了一番,確定沒有人在窺探,這才飛身而起,人影在田野裏閃動兩下,便消失不見了。

“這是怎麽回事?”看那人飛快的走遠,墨霖覺得身上的壓力漸漸減弱,可雙腿還是軟的。

墨霖已經確定那人定是魯平,看他辣手滅口的樣子,難道真的是私自偷走了屠龍匕?

這樣看來之前的猜測倒是冤枉了兵家。

可魯平為什麽要偷走屠龍匕?如此一來,他就成了七大世家共同通緝的敵人,在這片大陸上與七大世家為敵的話,那除了去大沼澤投奔妖獸一族,隻怕再無活路。

“難道是他和妖獸勾結的?”墨霖覺得自己抓到了問題的關鍵。

如果不是魯平事先和妖獸勾結,妖獸又怎麽會恰好在這個時候來攻城呢?正是因為兵家,農家和妖獸的三方大混戰,才給魯平製造了逃走的機會,這一切似乎都證明魯平和妖獸之間的聯係。

雖然沒有更充分的證據,可墨霖心中已經認定了自己的猜測。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